上海要求特斯拉年缴税 否则收回土地使用权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特斯拉每年必须支出18%的全年销售额,才能在中国政策的巨大红利下,通过上海工厂实现扭亏为盈。

  7月30日,特斯拉在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交的一份最新季度申报文件中披露,该公司就特斯拉上海工厂的土地使用权,与上海市政府签订了为期50年的经营租赁协议。同时,从2023年底开始,特斯拉上海工厂每年必须缴纳3.23亿美元(约22.3亿人民币)的税收,如果无法满足这块土地将被政府收回。

  据了解,上海超级工厂是特斯拉全球布局的首个海外大型生产基地,而选址初衷就是为了能够在中国这一最大汽车市场借助政策优惠,占据重要的市场份额,从而以更低的生产运营成本实现最终盈利。如今,随着特斯拉上海工厂逐渐完工,投产规模以及战略规划都成为外界关注的重点。

  不久前,特斯拉首席执行官马斯克(Elon Musk)将中国工厂产能目标由每周3000辆Model 3汽车的原计划下调至1000-2000辆,以至于其对中国的承诺受到各方质疑。而根据此次公布的协议,特斯拉需要在未来5年内完成对上海工厂20亿美元(约140.8亿人民币)的投资,这意味着尚未盈利的特斯拉在中国市场仍将面临不小的压力。

  22亿纳税额占2018全年在华销售额18%

  作为中国新能源汽车开放外资股比限制后的首个落地项目,特斯拉上海工厂早在去年就开始受到政策红利的“保驾护航”。

  2018年6月,发改委和商务部共同发布了《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2018版)》,文件在原有规定“汽车整车制造的中方股比不低于50%”的基础上,增加了“除专用车、新能源车外”一项,为特斯拉在华投资彻底清理了障碍。

  此次公布的22.3亿纳税额,在外界看来,似乎对特斯拉有些苛刻,事实上,对比2017年上海前100名企业纳税数据就能发现,特斯拉的税收标准仍在享受着中国政策的红利。

  资料显示,2017年上海市百强纳税总额合计为4427亿元,平均每家企业44.26亿元,上汽集团、上海烟草、交通银行分别以912亿元、885亿元、332亿元名列前三。其中,有9家企业纳税总额在100亿元至913亿元之间,有35家企业在10亿元至100亿元之间。

  由此看来,特斯拉22.3亿元的纳税额相当于上海全市企业中50名左右的纳税标准。这对于一家大型跨国车企特别是电动车领域的头部企业而言,并不是一件难事。以此前特斯拉公布的国产Model 3车型预售价32.8万元为例,大约销售6707辆车便可支付一年的纳税额,相当于2018年全年在华销售额的18%左右。

  今年上半年,特斯拉在全球共取得109亿美元的销售收入,相比去年同期的74亿美元,增长了近47%。而作为最重要的市场之一,特斯拉在中国的表现同样增速明显。数据显示,1-6月,特斯拉在华销售新车收入为14.7亿美元,同比增长42%。

  尽管营收情况与预期还有一些差距,但增长的销量也使得特斯拉对中国市场保持信心。特斯拉在报告中表示,“我们相信即使我们的实际车辆产量远低于我们预期的数量,资本支出要求和税收目标也是可以实现的。”行业人士认为,以马斯克长期以来的野心来看,为尽快实现盈利,这些税收、投资等方面的巨额支出似乎并不值得一提。

  6000万研发资金被砍 削减各方成本以求盈利

  多年来,马斯克一直热衷于线下直营店模式,通过不断开设服务中心和连锁商店来增加特斯拉的销售量。然而,由于营收亏损一直未有好转,特斯拉不得不以削减成本为由关闭世界各地的众多零售店。

  不过,关闭门店似乎并没有预想中的削减成本,提振公司的盈利能力,反而仍在持续亏损。根据特斯拉公布的财报数据,今年第二季度,特斯拉营收63.5亿美元,不及此前市场预期的64.3亿美元,净亏损达到3.89亿美元。而该季度业务重组支出费用也高于去年同期,达到1.17亿美元。

  今年3月,特斯拉宣布关闭线下门店至今,马斯克也多次改变主意,试图挽回进一步的亏损。从关闭全部门店到关闭一半门店,如今又回到原点:继续增加特斯拉的实体店和服务中心。特斯拉方面称,因关闭门店这一措施,公司损失了大约4880万美元。而为了弥补这一损失,特斯拉甚至放弃了部分研发资金。

  在此次公布的报告中,特斯拉表示,“在2019年第二季度,由于我们放弃了进一步的研发工作,确认了4700万美元与知识产权研发相关的减损,以及减少了1500万美元的相关设备费用”。马斯克在致股东的季度信中透露,他和首席财务官正在简化公司运营方式,专注于扩大生产地区和可持续生产现金流。

  目前,特斯拉已将2019年资本支出目标从20亿美元下调至15-20亿美元之间。截至第二季度末,特斯拉持有50亿美元现金和现金等价物。行业分析师认为,不管是财务数据还是季度报告,都不可避免地暴露了诸多疑问,尤其是关于稳定增长以及将之转换为利润这方面的能力问题。

  利润下滑、高管辞职 特斯拉面临内外双重压力

  自2010年6月上市以来,特斯拉从未实现过全年盈利,每个季度的业绩仍不稳定。2018年下半年扭亏为盈,但好景不长,今年上半年又出现了新的亏损。尽管第二季度营收相比去年同期增长58.67%,但大幅增长并未给特斯拉的亏损带来积极影响。数据显示,特斯拉第二季度净亏损为3.89亿美元,归属于普通股股东的净亏损达到4.08亿美元。

  由于营收、盈利均不及分析师预期,在第二季度财报发布后,特斯拉盘后交易股价下跌近14%。特斯拉方面则表示,下半年公司仍然有望实现盈利。预计电动车销量将在下半年持续增长,目标在今年实现36万至40万辆的销量。不过前6个月累计销量低于全年预期的一半,意味着特斯拉需要在剩下两个季度中都销售至少10万辆才能够达到目标。

  事实上,特斯拉的压力不仅仅体现在业绩方面,包括管理层在内的人事动荡也降低了特斯拉部分投资者的信心。

  众所周知,Autopilot半自动驾驶功能是特斯拉在自动驾驶领域的关键,而在过去几个月中,Autopilot的研发团队至少有11名成员相继离职,原因则是马斯克不满研发进度,与该团队之间产生了各种矛盾。

  除了关键团队成员,特斯拉高层人才也在逐渐流失,仅在一个月的时间内就有三名高管选择离开,包括特斯拉内部和外部工程副总裁史蒂夫麦克马纳斯(Steve MacManus)、欧洲副总裁简欧米克(Jan Oehmicke)以及弗里蒙特工厂负责所有汽车制造的生产副总裁彼得霍霍丁格(Peter Hochholdinger)。

  在最近的一次电话会议上,马斯克宣布,公司联合创始人兼CTO JB Straubel即日起离职,出任公司高级顾问。作为与马斯克一同创立特斯拉的JB Straubel,不仅是特斯拉核心电池管理技术的发明者,同时也负责多项车辆技术和工程设计方面的工作。此次离职虽然没有完全离开特斯拉,但也从侧面说明了公司内部确实存在矛盾。

  从降低中国工厂产能目标到多名高管离职出走,不难看出特斯拉正面临着内部外部多方面的压力。在外界看来,特斯拉上海工厂的快速进展以及中国市场销量的不断增长,特别是中国政府给予红利政策,对于特斯拉实现规模效应降本增效、扭亏为盈至关重要。而如何按照既定的规划逐步落实,显然是特斯拉目前最需要考虑的问题。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12 参与 100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汽车预言家

关注汽车产业将要发生的故事

头像

汽车预言家

关注汽车产业将要发生的故事

2267

篇文章

3346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