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行也发冬天论,深度分析银行业前景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01 楔子

  招行也发冬天论,矫情还是肺腑之情。

  最近有篇文章,是招行内部平台发出的公开信,应该是招行人员所作,名为《招行离冬天还有多远》,在媒体广为流传。这篇文章认为,银行没有专利壁垒和供应链壁垒,几乎没有品牌壁垒,只有一点特许经营权可凭依,随着行业形势的变化及互联网金融等的冲击,未来难以适应生存。

  这篇文章谈的是招行,并且涉及较多关于战略、组织等管理方面的内容。其中很多的分析和观点,既反映招行当前的境况,在某种程度也是整个金融行业的境况和焦虑共识。

  笔曾经在一篇《吐槽|除了平台和地产,金融还能做什么?除了金融我们又能做什么的》(点击可查看)文章中,以一种稍带调侃的笔调行文,描绘当前金融行业在经济大势变化下的遭遇,以及在转型过程中的困境,突出从业人员在此剧变之下的茫然与无助。该文旨在引起同行的情绪共鸣,就专业问题没有过多展开。在此文中,笔者将更多进行专业分析。

  刚看到这篇文章时,我初步印像就是觉得招行太过矫情。毕竟,招商银行是中国最为优秀的金融企业。我本人也一直都是招行的忠实客户,对于招行的文化、品牌、实力等都非常认可。难道连招行都要进入冬天了吗?

  根据招行的财务报表数据来看,招行各方面的指标,无论是规模还是质量,都是股份制商业银行中最为优秀的。单从财务状况来看,招行的日子不但不难过,反而是太好过了。

  这样处境优越的企业,居然有与其实力状况明显不符合的悲观论调加之于身,这让那些身处水深火热的其他金融同行及实体企业,情何以堪。这种行径,就跟很多考试之后声称要过科的学霸,到头来却每门得A+一样,令人“鄙视”!

  02 在银行躺着赚钱的时代,招行有多优秀

  从21世纪初期以来,中国经济进入有史以来最为高速发展的起飞阶段,银行业也在此阶段突飞猛进。

  行业很多年里都保持着资产规模和利润规模高达两位数的增长,净资本回报率也长期维持在两位数的水平。在一个资本存量达到如此体量的行业里,企业平均能够获得如此高的资本回报率,简直可以说是一个奇迹。这根本无法用市场经济原理全部解释。

  难怪银行赚钱赚得连自已都快不好意思。记得当时有个股份制银行行长,自称银行业的日子过得太好了,是在躺着挣钱。引起行业共鸣与实体“仇恨”。

  很多商业银行在银行业躺着都能挣钱的环境中,自身获得超常发展。尤其是像招行、中信、民生、兴业等股份制商行,更是一日千里,从原来的名不见经传,到如今成长为巨无霸和世人皆知的国民品牌,影响力深入到国民经济生活的各个方面。

  反观证券公司,一直被寄希望于成为中国的投资银行,在21世纪初期还曾与这些银行平分秋色,到如今已经不可相提并论。当前整个证券行业的资产规模和利润规模,估计也只相当于一个招行的水平。

  招行是中国银行业这几十年中表现最为优秀的银行。从招行的股价表现来看,其实力和发展,也深得资本市场乃至整个行业的认可。尤其是在当前金融行业遭遇去杠杆寒潮,出现结构分化的形势下,招行表现尤其靓丽。

  单就股价而论,招行可谓一骑绝尘。股价从2009年年初的25元左右,上涨到当前约37元。而在同期,上证指数由2500点,上涨到当前的3000点。远远超过同期指数涨幅。

  下面再列举招行2019年年中的几个基本财务数据指标。

  项目

  收入

  利润

  净利润

  总资产

  金额

  1383

  649

  506

  71938

  增幅

  9.65%

  10.09%

  13.08%

  6.64%

  从数据可以看到,无论是规模还是质量,招行都排在股份制商业银行前列。在银行业整体规模增长乏力的时候,增长数据也令人满意。尤其难能可贵的是,在当前风险暴露的宏观形势之下,招行的不良贷款率为1.24%,下降0.12个百分点,不升反降。

  我曾和市值管理行业的专家交流,他曾提到,诸多银行业内高管,都已经不把招行当作对标学习的对像了,因为招行已经具备不可复制的资源禀赋,不可学,也学不了。这个论断有点过于神化招行,姑且听之。但是业内对于招行优秀的推崇,由此可见一斑。

  03 银行业赚钱的核心是制度红利,或已消失

  然而,招行的优秀毕竟是建立在银行业整体良性高速发展的基础之上的,而银行业的发展又很大程度建立在制度红利的基础之上。当潮水退去,才能知道谁在裸泳。

  在顺境表现优异的公司,能否经受住逆境的考验,并且借助逆境拉开与行业竞争对手的距离,是评价一家企业是优秀还是卓越还是伟大的重要标准。

  中国银行业之前的整体表现,显然不能够用市场经济原理来解释,因为市场机制下,在充分的竞争之下,行业必然出现优胜劣汰和结构分化。之前几十年里,几乎所有的银行,除了自己作死的少数特例,大多数银行都大赚特赚,日子过得相当不错。银行业的行业整体,都得益于制度红利。

  具体而言,包括:

  一是货币创造的特许经营权。

  在当前的银行货币体系之中,商业银行的部分准备金制度,加之商业银行对于支付结算业务的垄断,使得商业银行掌握了货币创造权。货币创造权,部分掌握在中央银行手中。而通过货币派生,商业银行创造的货币在数量上是中央银行的5-6倍。

  从金融本质来看,金融业最为核心也最为赚钱的行业,必然是货币创造。这也符合大众的金融常识。

  在中国特有的金融环境中,银行的货币创造权更为可贵。这是因为国内的证券公司目前没有自己的账户体系,也没有通过国外资产证券化那样形成新型货币体系。这使得商业银行几乎完全垄断了货币创造权以及通过支付结算业务沉淀的廉价资金。

  后来有互联网金融企业借助第三方支付,嫁接公募货币基金,构建起了新型的货币体系,分流了银行的廉价资金,一时成为银行业的“公敌”。后面终于诸多政策出台,对于这类业务进行打压限制。

  本结构化金融公众号后续将推出《新货币论》系列文章,从货币创造权的角度入手,分析现代金融体系的各类业务与竞争,有兴趣者可以关注。

  在新货币论中,笔者推断,一切金融竞争,最终都是货币创造权的竞争。

  因此,银行业在我国一支独大,一枝独秀的根本原因是银行垄断了货币创造权。这一货币创造权的垄断铁幕,已经被互联网金融局部撕开,而真正的全部破除来自于 资产证券化形成的“第三方支付-公募货币基金-公募债券基金-资产支持证券-信贷资产”的新型货币创造链条

  这一链条在美国,在互联网金融还未出现的情况下,曾导致银行业出现“金融脱媒”现像。美国银行业占金融体系金融资产规模的比例从上世纪70年代资产证券化初期高达60%,到如今已不足20%。即是明例。

  未来,在当代高度发达的IT技术支持下,支付结算这种金融行业的基础设施类业务,完全可以完全由中央银行进行。各经济主体通过直接在中央银行开立账户,跳开商业银行体系,技术上完全可行。此举将打破商业银行在支付结算体系的账户优势,当前很多数字货币体系的构建设想,都已有此类内容在其中。

  货币创造权的垄断被打破,这才是导致包括招行在内的商业银行集体产生焦虑的根本原因。

  对于银行业而言比较幸运的是,中国的包括现代货币体系在内的现代金融体系并没有出现,或者很难出现至不可能出现。

  这种银行业的幸运,却是金融业的不幸。

  二是在资本稀缺的经济高速发展时代,竞争压力较小,低风险业务仍有高利差

  银行业完全垄断货币创造权,只能保证银行来相比金融其他行业有高度的竞争优势。然而银行业的高利润,还有一个重要原因,那就是高利差,尤其低风险业务的高利差。

  从日本的金融模式来看,日本同样是没有发展出现代金融体系,货币创造权乎由银行业高度垄断。然而,日本银行业表现不如中国同行的重要原因是日本的低利率环境。在此环境中,利差少得可怜,自然无法支撑银行的烈火烹油的优质生活。

  中国的高利率以及银行业在高利率之下的高利差,最主要的原因是中国之前处于高速发展的阶段,在此阶段中,资本相对稀缺,具备很高的回报率。

  相同的情况,日本也曾经体验过。比如,稻盛和夫在其一本书中,就曾经指责过日本的商业银行收取5%贷款利率,放贷赚钱太过容易,压榨剥削实体经济。

  5%的利率放在中国,如果有民营企业可以获得,价格好的都让人认为企业老板收买了银行家或是给银行家发工资了。

  关于给银行家发工资的梗,来自笔者曾在财新上见到的一则新闻,即某国内大型地产企业,为其先参股后控股的商业银行高管发放工资。此种奇闻,真是让人大开眼界。古有无功不受禄,今则无责不发薪。

  笔者从事平台地产融资业务多年,在业务开展遭遇困境之时,也多有给平台企业领导发送红包发奖金的冲动,想想沈万三曾给朱元璋部队发放军饷的僭越之举的下场,才一时忍住。

  话归正题,在中国完成原始资本积累之后,资本回报率下降,实体经济利润创造不足,自然无法为包括银行业在内的金融业提供高的收益。如无例外,中国利率将不可避免一路下行。在此过程,银行的高利差将会失去。日本、中国香港地区、中国台湾地区,已有先例。

  当然,美国也有专攻中小企业融资和个人消费者金融富国银行,也能赚取相对较高的利差,利差水平甚至高于国内银行平均水平。然而,这种利差建立在相对较高的风险之上,且中小企业融资和个人消费,所花费的人力物力及管理成本,和大型企业融资的成本,完全不是一个量级。

  国内之前平安、民生银行发展中小企业融资受挫,已是前车之鉴,还是后事之师?

  三是利率管制,政策强制的行业共谋定价,获得低成本优势

  当前国内的利率市场化仍然没有完全实现,尤其是存款利率没有放开。很多银行从业人员反对利率管制,认为限制了其业务开展。

  其实,正是利率管制,使得银行业避免了在负债端的残酷竞争,使得银行获得了低成本的资金。

  国外大部分反垄断法,都对行业企业联合定价,操纵市场予以禁止,违背者将受重罚。利率管制,则可以被认为是政策允许并且是政策强制的联合定价。

  当前国内金融市场,银行间市场拆借利率、同业利率、银行理财利率(预期收益率)基本上已经实现了较高程度的市场化。随着金融行业的进一步开放和市场化改革的推进,利率完全市场化只差一步之遥。银行由于利率管制所得到的低成本资金优势将会进一步弱化至消亡。

  四是资管业务的监管套利

  前面分析指出,银行业的优势主要来自于垄断货币创造权。然而,银行的货币创造,需要支付一定的成本。 这一成本就是巴塞尔协议要求的资本金。

  巴塞尔协议要求银行为其持有的风险资产,提供相应的资本金。在贷款创造存款的货币创造模式之下,银行体系只有持有贷款才能创造存款(也即货币)。然而持有贷款,银行就必须提供资本金。这就使得银行的资本回报率受到限制,资产负债表扩张也受到约束。

  然而,中国银行业近十年以来,尤其是自2012年金融自由化以来,部分银行通过理财这一特殊的业务,进行监管套利。部分理财业务之前的资金池运作,期限错配等违规操作以及业务开展中独立性缺失和刚性兑付的现状,使得在会计实质上,银行理财根本无法出表,应与存贷款一视同仁计提资本。

  然而,之前的监管政策,使得银行得以豁免此类资产的资本要求。银行业因此而获得巨大红利。

  自2018年以来,资管新规推出,对于银行理财等在内的各类业务按照现代金融监管理念进行监管,这一制度红利几近消失。

  04 银行如何转型: 当前对于投资银行理解的偏差

  银行业种种优异形势和制度红利都在逐步消失。在很多人眼里,行业整体已是明日黄花。很多银行都在思考转型。

  如何转型?有无前景?说易行难。

  银行业的转型与发展,更多的取决于中国经济整体发展的形势。如日本,在经济处于失去的二十年之中,银行只有佛系生存。转型找死远不如抱朴守拙,等待老死善终。

  笔者曾参加过一次中日结构化金融论坛,和日本银行业朋友简单交流下来,发现日本除了三大银行还在开展业务之外,大部分中小银行的业务只有吸收社区零散资金和购买日本国债、美国国债或是拆给其他金融机构这种简单的模式。那是一个小型活动,来了不到二十家日本银行,或许不一定有足够的代表性或全面性。然而,也能粗略感知日本银行的佛系人生。

  中国当前的经济发展形势,和日本的有天壤之别,银行业还有其他可能。银行转型努力的另一个方向,是美国式的投资银行。国内有几家商业银行很早就提出要打造轻资本的投行业务。

  然而,根据笔者对资产证券化业务和现代金融体系的研究,投资银行根本不是轻资本行业。我们国内对于投资银行的理解,普遍出现偏差。这种偏差或许是受到国内证券公司业务开展的影响。偏差的结果,就是将大型投资银行与精品投行的商业模式混淆。

  实际金融运行中,国外的真正发挥起证券化业务核心企业作用的大型投资银行,如高盛、摩根士丹利,都具备非常庞大资产负债表,资产规模都在万亿美元之巨。放在国内,资产规模和招行处于相同水平。

  银行乃金融之母,根据现代金融的统一模型,投资银行和商业银行,没有本质区别,都是一个套利(关于此观点,结构化金融微信公众平台之前有一篇:《大资管业务的统一模型与有效监管探讨》,有相关讨论,有兴趣者可以关注)。

  根据此模型,投资银行和商业银行只不过是在资产端和负债端所受到的限制各有不同而已:

  在资产端,投资银行可以投资股权,资产端的灵活度要远远高于商业银行;

  根据有效监管原则,投资银行的负债端则要受到比商业银行更多的限制。投资银行无法面对公众募集资金,更多依靠债券市场同业市场以及证券抵押市场来获得资金。自然,投资银行也不巴塞尔协议对于资本金的要求约束。

  在投资银行的负债来源中,证券抵押市场最为关键,正是通过证券抵押,投资银行获得了可以与商业银行相竞争的成本优势。

  投资银行与商业银行的成本竞争,是从商业银行和资本市场的商业模式的角度来理解资产证券化,这可以看作是资产证券化的最深层次的原因。

  按照结构化金融理念,投资银行某种程度上可以视为是对商业银行的一种特定合成! 是华尔街利用金融技术,复制的商业银行。这一复制的驱动力就是巴塞尔协议。

  国外投资银行的兴起,与巴塞尔协议的推出,在时间上高度吻合,这绝对不是一个巧合。

  考虑到在中国,银行通过监管套利或股本融资,可以有效突破巴塞尔协议的防线。这在某种程度上意味着,投资银行这种特定合成的商业银行,缺乏经济意义上的有效激励。

  商业银行仍然是未来十年内最好的金融模式。

  联想到最近德意志银行遭遇重大业务挫败,声称要重新回到传统的商业银行业务。德意志银行之前曾经大力从商业银行转型投资银行,也曾辉煌过,如今兜兜转转回到原点,中间损失惨重。

  这一案例,能够给予中国金融何种启示呢?

  可以说,发展包括投资银行、股权市场、资产证券化等在内的现代金融体系是一个系统工程,如无更大体系的支撑和各种因缘巧合,单就其中任何一件事物,都未必能轻易在中国生根成长。

  笔者在2013年写作《资产证券化与结构化金融》一书时,曾对中国的现代金融体系抱有极大憧憬甚至盲目乐观,而如今则相对理性。

  05 金融行业人员的方向选择

  前面分析,商业银行与投资银行这两类商业模式,本质上并无区别,引发两种模式分庭抗礼的重大制度是巴塞尔协议的资本要求。

  在金融混业之下,商业银行与投资银行的业务高度重合,单就商业模式而言,不存在谁优谁劣。

  投资银行的出现,只能是中国金融顶层设计的结果。市场主体强行转型投资银行,或许并非良策。

  未来商业银行的真正出路并非商业模式,而是业务领域方向,从传统的对金融治理能力要求较低的公司金融、政府金融、地产金融转向 新兴的对金融治理能力要求更高的消费金融、小微金融、科创金融等

  然而,这种业务新旧更替的时代,过程中间会存在很多反复和波折。很多情况下,传统业务和新创业务,谁优谁劣,并不取决于业务自身,而是取决于更高层面的经济大势和国家政策。

  往往是领先市场过早,拓荒者成为先烈,获后市场过多,追赶者难入其门。在此阶段,金融行业需要认清现实,判断形势,明晰战略和把握节奏同样关键。

  本文作者宋光辉 联合行业专家在成功举办 50+场 线下培训、 11年以上 业务实操、 14本译著 以及 实地调研上百家金融机构业务 的基础上录制的《中国的资管业务大全》系列PPT视频课程,欢迎观看。

  ↓↓↓戳此码收听↓↓↓

  

  *******************************************

  【课程报名】请联系小博老师:13031092356

  ****************************************************

  

  码字不易

  支持一下呦!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2 参与 2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博志成地产研究智库

深度解读房地产行业政策及热点

头像

博志成地产研究智库

深度解读房地产行业政策及热点

830

篇文章

167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