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到犯罪就“精神病”,精神病是“免死金牌”?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最近的热点事件,似乎“精神病”的出镜率特别高:

  7月12日,国航CA4107航班从成都飞往北京时,一名自称“国航监督员”的女性乘客因有乘客在飞机滑行阶段玩手机而与他们发生语言冲突。后经证实,该女性乘客患有精神疾病。

  7月18日,红谷滩杀人事件嫌犯被公诉,据悉,犯罪嫌疑人万某弟持有“精神叁级残疾证”,需定期服药控制病情。红谷滩杀人事件的视频影像还历历在目,因为被害人实习律师的身份,律师群体对此事件更多了悲悯的情怀。

  

  7月20日,香港演员任达华在广东中山参加一场商业活动,被一名男子刺伤。后经中山市第三人民医院精神病学专家对嫌疑人进行精神检查和初步医学诊断,伤人者存在精神障碍(偏执型精神分裂症,俗称“妄想症”)。

  7月23日,国家卫生健康委表示,未来将加强严重精神障碍患者的登记报告率、治疗率、规范管理率。指出,社会对严重精神障碍的认识,包括家属、患者本身对疾病的认识还不够,有些不遵医嘱,状况好一点就随便停药,有些患者容易复发。

  我们看一下这些事件下面的评论,全都是表达对精神病人不承担刑事责任的不理解、不满甚至愤怒。那为什么法律会做这样不符合社会公众认知和期待的规定呢?

  在刑法中,要承担刑事责任,必须具备刑事责任能力,刑事责任能力包括辨认能力和控制能力,也就是说,你要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以及可以控制自己做或不做一件事情。那么,哪些人不具备这个能力呢?首先是未满十四周岁的未成年人,儿童的生长发育需要一个过程,在“懂事”之前,法律认为,儿童是没有辨别是非、控制自己不做错事的能力的。所以,一个8岁的小孩杀了人,是不会被抓去坐牢的,因为他还“不懂事”,法律不强人所难。发生在小孩子身上,可能多数人能理解,但发生在精神病人身上,大家就不能理解了。

  其实道理是一样的,真正的精神病人虽然看似成年了,但心智和未满十四岁的儿童是一样的,他自己并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也无法认识这样做的后果。从本质上来讲,被精神病人伤害的人是被害人,精神病患者自己也是疾病的受害者。如果他是正常人,他也不希望惨剧的发生。

  “精神病人在不能辨认或者控制自己行为的时候造成危害结果,经法定程序鉴定确定的,不负刑事责任。”法律作出这样的规定是有法理依据的。但为什么广受诟病,其实是因为在实践中出了问题。

  精神病患者和未满十四周岁的未成年人最大的不同在于,认定标准的不同。年龄是一个客观存在的数字,通过出生证明、户口登记、身份证等可以确定,虽然也有可能存在不真实的情况,但概率较低。但精神病,完全依赖于鉴定确认,精神病的鉴定不同于人身伤害类鉴定,有明确的标准、精密的仪器、相对客观的检测结果。据了解,目前的精神病鉴定,很大程度上取决于鉴定人的主观判断。而且,精神病的鉴定,发生于造成危害结果的行为之后,鉴定人事后的认定,如何能准确反映行为发生时,行为人是否可以辨认或者控制自己的行为。制度本身的设计没有错,但操作层面的诸多困难,会导致最终结果的不可信。

  尤其是在案发时“看起来”和正常人一样的犯罪嫌疑人,怎么突然就成“精神病”了?很难不使人产生精神病鉴定中存在权力寻租的怀疑。这样的案例发生多了,人们就会对“精神病”产生本能的反感。

  于此同时,大家关注的重点还在于,精神病人不承担刑事责任就算了,这样具有严重社会危险性的“杀伤武器”,怎么能放任其随意在大街上游荡呢?

  其实,法律是有精神病人强制医疗的规定的。刑事诉讼法专门用一章来规定“依法不负刑事责任的精神病人的强制医疗程序”。第三百零二条规定:实施暴力行为,危害公共安全或者严重危害公民人身安全,经法定程序鉴定依法不负刑事责任的精神病人,有继续危害社会可能的,可以予以强制医疗。但由于强制医疗程序关系到人的自由等基本权利,适用中也是非常严格的。

  所以,大家也不用过于恐慌,对于红谷滩杀人事件中的犯罪嫌疑人,即使因为精神病不承担刑事责任,大概率也会被强制医疗。

  但对于社会中相当多没有导致如此严重后果的精神病人,监护职责还是会落到家属身上。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发现,患有精神病的人群,尤其是非抑郁症的类型,多数属于社会底层,家庭条件困难,很难支付精神病院的住院及医疗费,最终迫于无奈,只能放任不管。

  现代社会,精神病患者的比例正在逐步提高,精神病患者给社会带来的各方面影响会越来越凸显。

  目前的司法现状,除了会出现“假装“精神病人逃避刑事责任的情况,还有一种情况,司法机关有可能为了不引起公愤,对于有可能属于精神病人的犯罪嫌疑人不做鉴定。我参与办理的一起故意杀人案,造成4人死亡,5人重伤的严重后果,引起很大的社会恐慌,但犯罪嫌疑人的种种表现,确实具有典型的精神病症状。最终,可能是基于社会稳定等各种原因,即使到了最高院死刑复核阶段,对犯罪嫌疑人进行精神病鉴定的申请仍然没有得到批准,犯罪嫌疑人最终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当然,这样的结果可能会被民众所认可,但却违背了刑法确立刑事责任能力制度的初衷,精神病鉴定领域的乱象最终会导致法律规定无法正确适用,司法判决无法产生社会公信力。

  社会对于精神病人的误解、偏见和恐慌,也会使精神病人陷入更加艰难的境地。最终,所有人都深受其害。

  声明:本文为原创作品,作者系知名法律博主“王小艳律师”,转载请注明来源。谢谢。

  想要第一时间看到原创文章?

  订阅“仰观俯察”就可以哦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跟贴 跟贴 2 参与 23
© 1997-2020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仰观俯察

个人独立自媒体,坚持原创

头像

仰观俯察

个人独立自媒体,坚持原创

422

篇文章

592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