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开在拉美乡村的“新学校”之花 | 第三届LIFE教育创新峰会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2019年5月,奕阳教育集团董事长张守礼老师随21世纪教育研究院参访了哥伦比亚五所采用新学校(Escuela Nueva)模式的乡村学校。

  6月14日,张守礼老师在第三届LIFE教育创新峰会“深圳之夜”上与大家分享了此行的所思所想:哥伦比亚新学校模式的生长土壤是什么?《学习指南》何以成功?如何规模化?

  以下为演讲全文,我们一起思考。

  从拉美的生态来讲,其特点即其悠久的民族主义传统,民粹主义往往会导致威权和专制政府的出现。而哥伦比亚是拉美的第一个民主共和国,政治上自由主义倾向较强。在哥伦比亚,81%的民众信仰天主教,城乡的人口比例是7:3——城市化程度较高,这个也与其历史左翼和民粹主义没有那么发达有关。哥伦比亚国土面积是110多万,大概相当于七个山东,人口4900万,相当于中国所有的幼儿园在园儿童数量。人均收入大约5800美元,所以哥伦比亚从经济指标来讲是略低于中国的。

  本次行程我们一共参访了五所学校。在波哥大和新教育基金会做交流后,飞到亚美尼亚(Armenia)参访了三所学校,紧接着坐了三个小时的车程,在位于哥伦比亚西部的第三大城市卡利(Cali),参访了两所在典型山区里的学校。

  

  ▲哥伦比亚地图,描箭头的为本次访学的路线。

  在村小访学期间,我个人的观感是相当颠覆认知,因为这是一种全新的学校形态,这种新的学校形态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在其他国家见过,我是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一种农村学校。

  它的特点第一是普遍的小规模。 从学生人数和教师人数来说我们参观的五所学校里面最大的是78人,剩下平均都是20、30人,还有15个孩子的,所以它是绝对的小规模学校。

  第二是大复式。 从学前班到小学五年级基本上都是在一个教室上课,我们小时候也在乡村学校上课,我们高几年级也有复式,但跟这个复式完全不一样。

  第三是全科全年段教师。 所有的科目,所有的年段就是一个教室,一个老师负责,一个教室又容纳了这么多年级。这种学校形态确实非常少,大家知道美国也是全科教学,但是它是分龄的。

  

  ▲哥伦比亚新学校生态

  这种学校的学习第一主要是自学,这么小的规模,这么多年龄的孩子都在一起,这么少的老师,在我们看来这个学校是难以正常运作的,但它的秘诀是什么呢? 以学习指南为载体的自学。 主要是自学,活动里面有70%-80%全是自主学习,同时我觉得新学校的倡导是站在现代教育的一个高岭上倡导教育的,就是我们说的全人教育,社区、自治、领导力、公民教育,这些在整个新学校实践里面都是非常突出的。

  如果我们从这五个中,单独拿出一个因素来可能在各处都有,但是我们把这五个因素放在一起的话我觉得它确实是颠覆我们的认知的。 同时在里面走你就会反复的想新学校的生态,它的一般性的样态,比如说老师少、规模小、大复式,这种模式跟新学校倡导的教学方式,学生的自学和自治这两者之间是相互影响和塑造的,有A和B都是不行的,它是A和B相互塑造的,同时这个结构是套在一起,所以这是它最大的魅力所在,不是它在某一个点上,而是整个系统是完全是一个不一样的系统。

  杨东平老师也解释过他们的学习指南,学习指南更多的是一种学习能力、学习模式的探讨。 在新学校模式里面其实是通过四个要素的整合,课程、管理体制,社区融合,培训支持。通过这四个因素整合,然后促进以学生为中心,互相协调激发的协作学习,灵活调整的学习节奏,教师角色的转变,学校与社区的联系,民主意识,男女平等,现代的价值观教育。通过这些来培养现代儿童,促进整个哥伦比亚民主和平发展,这是新型教育运作的完整模式表达。

  

  基于王甘老师考证,新学校模式有两位重要的奠基人,一位是有革命新意识的奥斯卡校长(Oscar Mogollón),他使用一种新型学习模式,混龄课堂里学生按照各自的进度自己学习,把抽象概念操作化并运用到生活中,同时培训学生的公民素质,这是《学习指南》雏形;另一位是来自美国的一个志愿者(Beryl Levinger),1976年她到拉美支教,参加农村项目时她就深感当地学习的无效,也就是我们常看到的传统课堂占主导的方式,她就把奥斯卡校长的那套东西移植到拉美去,推广到十几所学校中。

  我们也看到过比较早的版本,第一版没见过,但是80年代、90年代版还是看到一些。所以实际上《学习指南》起点挺高的,在我看来它就是某种IB课程的民间版,自学版的IB课程,从70年代开始这么做,所以从它整个的课程发展历史来看我觉得它还是站在一个非常高的起点上。

  

  ▲较早版本的《学习指南》

  《学习指南》涵盖6个学科,数学、语文、社会、科学、技术和伦理,覆盖了9个年龄段,所以它是6*9应该是54个。但是它第一个级别是4本,应该正好是50本。教师只有一个一般性的教师指导手册,没有一个教案,每一个分龄,比如3年级、4年级没有单独的教案,只有一本教学指南。

  哥伦比亚新学校的课程模式

  在这个课程的考察中,我认为比较突出的特色是这五个:

  

  第一是以学生自学为主的学习方式;

  

  第二是高度的结构化、标准化的内容与灵活性的兼容。 自学”大家会联想到高度标准化的、一个模式化的、程序化的东西,但是这个课程模式中你会看到它在学习节奏的掌握和整个学习的过程中是非常灵活的,不会因为老师的水平不同有太大的波动,也不会因为教学进度人为的拉快或者拉慢去改变它

  

  第三是书本知识和生活技能的结合 ,就是生活教育,这与它农村的社区和一般的生活教育是高度统一的

  

  第四是课内学习与家庭社区参与的统一

  

  第五是学习能力培养与价值观教育并重。

  学习指南课程样例

  给大家看一个课程的样例:《安全清洁的水源》。大家注意我们看到教师在什么时候出现,教师在哪个环节干什么,因为自学为主,老师指导为辅,老师什么时候出现给学生支持,这其实是它的关键。

  

  

  

  高质量的培训和持续性的教师支持是新学校模式得以持续性良性发展的保障。在中国做一个课程推广是相当难的,为什么?因为除了要有好的材料和内容之外,还需要大量的专业化服务支持。但我个人看来,可能是因为这个《学习指南》太成功了,他们给这些学校服务支持的频率和强度让我大吃一惊,在我们中国的课程服务来看可以忽略不计,老师大概也都是自学的。

  《学习指南》何以成功?

  第一,约束催生了创新 。我们越是在面临资源约束的时候,越是要用创新的方式去解决它。我们在解决一个问题的时候也是一样的,它可能是一个系统解,需要很多题来解,但是一定有一两个关键的解,是杠杆率高的,我认为它就是一个杠杆的解,她用学习内容的革命来带动整个乡村教育的发展,我认为她找到了这样一把钥匙。

  第二,从研发来讲在课堂上看到结构与自主的平衡。 自学和自我探索的学习,其实是建立在一个精密设计的结构里面的,如果没有这个结构就没有自主,我认为这点就是新学校学习指南的特点。

  第三,如果你把它视为一种农村支教,它是大幅度给乡村教师减负。 它的意思是 不要迷信教师,不要过多把精力放在他们身上。 薇奇·科尔波特讲你就按规定动作来,时间长了规定动作做完了,就能优化它,优化完了你就能内化,我们老是想把乡村教师培养成特别优秀的,培养名师等。她跟这个模式完全是不一样的,我觉得她是一种很好的反向思维。

  第四,是它跟应用环境之间把握了很好的度,就是适应和改造。 一方面它适应了当时普遍的需求,但是它没有说我简单的就满足了需求,而是用一种全新的方式,把农村整个的样态都改变了。我刚才讲的五个要素,如果没有新学校这种方式大规模的介入可能他们也跟我们一样,也寄宿制,也是大规模,所以我觉得这是学习指南的一些思考。

  

  新学校课程的启示

  对中国的教育工作者来说,尤其是小学和初中阶段,中国也有一些探索的教材,比如天下溪。我觉得它的优异之处有几个方面。

  第一,这套教材并不是简单着眼于生活教育或知识学习,而是关注学习能力的培养。 杨老师讲到尽管表现出来他在非认知层面上的各种因素,但实际在认知方面他们还是非常重视的,在这方面没有懈怠。在这种学习规律基础上以教材为指引,引导学生发现问题,研究问题,讨论问题,回答问题,这种设计实际上把学习的天花板拉的特别高,所以学生并不是通过填空答题,而是沿着一条精心设计的路径在不断拓展着自己的学习空间。

  第二,教材简单易懂,逻辑清晰,对学生自学有非常好的支持性。 从阅读材料大家都可以看这种层层递进性,另外问题的设计是基于陈列式策略的培养,这也是当成它的课程的非常重要的方向。问题和挑战的难度适宜,每个层级对学生提问的问题非常精准,对那个年龄段孩子的认知特点和发展水平的把握非常好。比如像《安全清洁的水源》这一课,第一阶段、第二阶段、第三阶段,与教师,然后与同伴、家人,这样层层递进。

  第三,学习方式的精心编排保证了学习行为的可持续性 。他们提问角度的多变,但都跟真实生活,小孩子的生活经验紧密相关,这是他们避免学习倦怠的方式。同时小组合作,师生之间的协作互动能够调节学生注意力,我觉得这是他们做的比较好的地方。

  最后,也是最难能可贵的,是“新学校”课程从设计之初,就综合考虑到了学生、社会、政府、教师、成本等方面,不止将创新的教育理念融入到课程设计中,也基于这样的课程内容,架构起完整的、可持续的、可复制的推广及运营模式。 成为惠及500万学生的教育革命。新学校模式为我们提供了课程与推广机制整体设计并贯彻实施的绝佳案例。

  哥伦比亚新学校模式为什么会成功?

  在新学校里面,新学校这么有名,这么成功,它因为什么呢?我个人觉得大概有三个方面。

  第一,哥伦比亚社会环境发展不足,但足够自由和开放,同时由于70年代内战的原因,农村的发展是特别凋敝的,这两者是非常大的需求推动,所以它能够做这么多。 其实它客观上扮演了 民间教育部 的角色,或者是民间语文统编教材的决策,这种是在特定的环境和特定发展阶段的需要推动,离开这个环境它的效果就会打折扣。

  第二,这个模式确实是用一种创新的方式,引领了一场乡村儿童的学习革命,和乡村学校模式的创新。 如果要改变势必要颠覆,这个模式完全是重建了整个乡村的儿童学习模式,这点我觉得是整个信息化模式中非常有利的、工具化的支撑。

  第三,是社会精英的力量。 任何事情都是人干的,如果离开薇奇·科尔波特这个人可能也很难做成,巴西、墨西哥和其他国家就没有这么一个人,我们叫她拉美教育公益一姐。我们现在见到她已经70多岁,已经不是她精力最好的时候,但是她全程跟着我们在参访,一句话可以形容她: 小到村长,大到总统全能搞得定的人,执行力超强,而且精力旺盛,价值观非常鲜明、坚定,这是绝对的社会精英。

  可能在教育部的工作资历和在美国的教育经历影响了她,因为这期间国际组织,尤其是世界银行给了她很大的支持,我觉得在这方面也起到很大的作用,同时她的先生也是一个社会学家。

  

  ▲左下角的这位帅哥,也是世界银行的一个专家。

  如何规模化?

  在24000多所学校里面,新学校模式覆盖了19000多所,这差不多相当于是全覆盖了。中国的公益也都在讨论规模化问题,这两年尤其是讲规模化比较多。关于规模化从新学校来看我觉得有几点思考。

  第一,可复制和复制的速度取决于需求和应用环境。 没有风口的事硬推是推不起来的。

  第二,低成本。 在哥伦比亚国家里面薇奇·科尔波特说一共就这点学习指南两个孩子用一本,一个学校15个孩子,七套八套,理论上就够了。她说这个钱他们都不出,而且课本是循环用的,课本学生用,但是写东西是自己有作业本,不在课本上写。在现在的发展环境和教育里面去讨论低成本的标准是什么,我觉得这是一个特别有意思的事,是产品成本还是制度成本,是交易成本还是组织成本?我觉得在中国这种产品成本约束多半是伪命题,是自我设限的问题。

  第三,易操作。 这些年也加上苹果手机的普及,我们整个教育公益中有一种教育服务产品化的倾向。这种产品化也带来了一个问题,大家是持续在产品上做减法,努力把更复杂的功能塞进一个特别简单的小样里面去,我觉得这是错的,易操作要让对象做到易操作,恰恰是你要做的特别丰富、复杂。你都那么简单,其实就把这个问题踢给对象了。

  最后,我觉得公益规模化不是既定的话题,不一定非要这么干,我们要看它的应用领域、场合和条件。

  对我们乡村教育的思考

  我们中国的乡村教育,为什么在相似的发展水平下表现出完全不一样的样态?我觉得是目前乡村教育投入产出比仍然很低,学习方法变化不大,没有显著创新。

  乡村学校的整个形态和社会变迁的态势脱节,跟整个社会的流动人口、留守儿童问题也脱节,那么我们期待学校能够来解决这些问题,它是否承担得了。

  哥伦比亚的大环境不是应试的,不像我们非常焦虑,同时我们也要反思我们的义务教育体制。我认为,在中国尽管教育技术还没有应用到一线,但是最缺的是自由和公平,同时还有教育权和选择权。我们更重要的是超越教师、教学而营造一个健康的教育形态。

  一点浅见,不一定对,大家批评指正,谢谢!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0 参与 1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21世纪教育研究院

21世纪教育研究院

头像

21世纪教育研究院

21世纪教育研究院

562

篇文章

338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