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正处级公务员不想干了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摘要

  中青评论

  知识分子一直都有着“兼济天下”的理想追求,希望能够给老百姓的生活带来一些变化,在历史的天空中留下一丝印记。但其实,这是一条极其艰辛的道路,毕竟,做一个人的工作简单,但要做一个群体、一个城市的工作,太难太难,你必须得时刻寻找“最大公约数”。

  

  朋友H在凌晨时分给我发来一条信息,只有简单几个字:我不想干了!沉吟许久,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好,最终只能选择忽略这条信息,装作没看见!

  H是一位公务员,很优秀,不到40岁就位居实职正处级岗位,在旁观者看来,可谓前途无量。但是,我却深知他的不容易,也能理解其“不想干了”背后的深深无奈。

  这两年,因为工作关系,我俩曾共事过一段时间,经常朝夕相处。要讲的是,在这里,“朝夕相处”不是一个形容词,真的是经常性地泡在一起,没有上下班的概念,没有白天、黑夜的概念,比跟自家老婆待的时间多多了,一起吃苦受累,一起不眠不休,一起迎难而上。

  实话说,在认识包括他在内的这群同事之前,我对公务员的印象,多少还是有一些偏见,总觉得这个群体,简直爽得不要不要的,事少钱多生活安逸,张口闭口都是让人讨厌的官腔。但是,真正走入他们的工作生活中后,才发现至少在我的目力所及范围内,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前些年,我在一家颇具实力的都市报媒体工作,因为市场竞争的巨大压力,大家必须每天铆足了劲儿往前跑,一刻都不能松懈。但到了机关工作后,我经常给同事说的一句话却是,你们的劳动强度,比我在报社大多了啊!事实上,不单是我这样认为,有一天,腾讯的工作人员晚上11点去办公室对接工作,看了我们忙碌的工作状态后说:“你们太厉害了,比我们压力大多了。”

  

  “不在最好的位置上睡觉”“事不过夜马上办”“认真认真再认真”……这不是“鸡汤”,而是机关的工作日常。之所以这么拼,希望升职、获得更大的平台,固然是一个原因,但更重要的是,我们所有的调研结果、决策建议,都会成为影响城市发展和民生福祉的关键因素,容不得丝毫马虎、丝毫懈怠。

  这种高强度压力之下,首先崩溃的一定是身体。比如我,以前一年到头几乎不生病,但到机关工作了半年后,感冒就成了家常便饭,而且往往要“缠绵”近一个月才能好。同事中,颈椎、腰椎有问题的人,更是比比皆是。

  最近一年多,因为工作压力大,加上身体出了极大问题,朋友H总时不时地跟我说“不想干了”,但过几日,总会强制性地忘掉烦恼,挣扎着重新出发。他不是没有去处,几乎每年都有企业高薪挖他,如果去了,日子肯定会“滋润”许多,但是抱怨之后,继续“吃苦受累”。

  看似矛盾挣扎,却各有定数、各有缘法。《天龙八部》中段誉说,“各有各的缘法,慕容兄与阿碧如此,我觉得他们可怜,其实他们心中,焉知不是心满意足?”去年,我也曾有过几次去知名企业赚高薪的机会,辗转反侧、犹豫不决中,便向私人关系极好的主管领导倾诉,他只说了一句话:“你要想好你要什么”,便不再多说。

  西谚有云:“欲戴皇冠,必承其重。”不矫情地说,公务员这份职业,其实跟其他职业一样,都有喜有乐、有雀跃有挣扎,既有让人艳羡的地方,也有很多人不了解的痛苦,就像一个围城,“城里的人想出去,城外的人想进来”。

  比如,刚到机关的时候,我就经常会为一些“官大表准”的事情不爽,但时间长了,又不得不承认,离开了这套“规矩”,很多事情还真干不成。唯一的区别是,遇到了充分讨论基础上的“官大表准”,你会很服气,但如果遇到了蛮不讲理的“官大表准”,你会很无奈。

  几千年来,知识分子一直都有着“兼济天下”的理想追求,希望能够给老百姓的生活带来一些变化,在历史的天空中留下一丝印记。但其实,这是一条极其艰辛的道路,毕竟,做一个人的工作简单,但要做一个群体、一个城市的工作,太难太难,你必须得时刻寻找“最大公约数”。

  撰文/庭燎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出品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360 参与 3960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中青评论

中国青年报即时评论

头像

中青评论

中国青年报即时评论

1724

篇文章

10722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