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到卖股买房时刻?专家支招2019下半年如何资产配置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历史不会简单地重复,但总是押着相同的韵脚。

  在过去的十年,尤其是过去五年,金融造富的神话层出不穷。2014年到2017年这一轮经济周期中,掘金的战场不断轮换,从债市、股市到实体资产再到现金资产避险,这里有财富飞升的大好机会,也存在财富湮灭的可能性。

  金融资产会随着经济周期有规律的轮动,如何在经济周期的不同阶段做好大类金融资产的配置,踩准节奏顺势而为成为了投资者的必修课。

  7月18日晚8点,如是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宋赟做客“市界老友记”栏目第7期,通过回顾历史逻辑,为2019年下半年的资产配置指明方向。

  

  以下内容为宋赟口述,经市界编辑整理。

  一、中国式资产配置极简框架

  过去大家比较习惯用美林时钟来刻画周期的轮动。首先是把经济划分成衰退、复苏、过热和滞胀四个阶段,然后根据经济的各个阶段建立资产配置的这种策略。这是一套基于美国体系的结构化的理论,对中国的投资者不一定适用。

  一方面,我们现在正处在经济增长的减速换挡过程中,经济周期的波动可能并不像模型中那么明显,比如说很难出现经济过热的情况;另一方面因为中国的政策经常发生调整,而且影响力比较大,所以说各经济周期的轮动可能会有一些反复,和国外的规律也并不一致。

  所以我们是更倾向于用资产的表现来划分周期,大体是分为四个阶段,分别是债券为王、股票为王、实体为王和避险为王四个阶段。

  二、每类资产都有上涨的机会

  我们先来简单的回顾一下2014年到2017年这轮周期中各类资产的表现。

  (1)债券为王

  2014年11月降息之前表现最好的资产是债券。

  利率全年震荡下跌,十年期国债收益率下行了近100个BP,主要原因是2014年经济下行和货币政策转向宽松,2014年二季度有两次定向降准。

  表现排名第二的资产是股票,股票的行情从7月之后开始出现。

  2014年实体资产表现非常差,房价平均跌了5%左右,南华商品指数全年跌幅17%。

  由于这个阶段债券的表现最好,我们称它是债券为王的周期,进入这个阶段的标志是衰退初期的定向降准。

  (2)股票为王

  2014年11月降息之后,市场就进入了股票为王的阶段。

  2015年,经济整体处在衰退的后期,出现了比较严重的通缩,政策也是在持续的强力宽松。全年共有四次降准,一次定向降准和五次降息,而且有多重的改革措施出台,比如说国企改革、中国制造2025和逐步放开融资平台参与地方政府的PPP项目。但是钱没有流向实体经济,反而流向了资本市场,造成了非常严重的资产价格泡沫。

  股市从2014年11月降息到2015年的6月高点,大概涨了一倍多,其中成长股是表现最好的,成长指数涨了大概200%,但是在衰退后期的股市牛市,通常是来得快,去得快。2015年,很多人卖房卖车加杠杆炒股,最后都亏得血本无归。

  债券市场在2015年也有很好的表现,十年期国债在2015年从年初开始下降了80个BP。

  房地产市场中,宽松政策是从2014年的“930”新政开始的,2015年的房地产政策也是继续的松动,“330”新政、“930”新政都连续地降低了首付比例,地产政策达到史上最宽松。结果是核心城市的房价开始躁动,北京,上海的全年涨幅20%左右,深圳涨幅接近40%。

  (3)实体为王

  2016年,短周期经济触底反弹,然后就进入了实体为王的周期,这一年商品和房地产的表现,整体上优于股市和债市。

  商品市场,在供给侧改革和实体经济复苏的推动之下,从2015年年底开始触底反弹,南华商品指数在2016年的全年涨幅超过50%。

  房地产政策继续宽松,核心城市的房价大幅上涨,一线城市全市涨幅23%,非核心城市也结束了下跌的态势。

  相比之下,债市和股市的表现就没有那么惊艳了。

  股票市场经历了2016年年初的熔断之后,在周期股的带领下开始了波折的复苏之旅,从年初的2638的低点到年底,沪指涨幅约15%。

  债券市场在2015年经历了牛熊转折,2015年的股灾时,银行这些大型的金融机构失去了股市配资这一类“无风险资产”。然后不得不集中配置债券类资产,这种影响一直持续到2016年,导致投资利率债在前三个季度还能维持正收益。但是随着金融步入严监管周期,十月底市场遭遇了“债灾”,十年期的国债收益率到年底上行了40个BP。

  (4)避险为王

  2017年,实体资产的表现仍然优于金融资产,但是无论是商品、股市还是房地产,性价比都有所降低,而且会出现结构性的变化。

  商品市场,农产品优于工业品;股市向消费品板块转移;房地产市场的牛市向非核心城市转移;债市表现最差,进入了最绝望阶段,2017年的十年期国债收益率上行了将近90个BP,我们称这个阶段是避险为王阶段。

  所以总结下来,一轮周期里,几乎每一类资产都会有上涨机会,但是债券和现金类资产的收益会相对比较低,大宗商品又是高杠杆,风险太大,不太适合个人操作。

  真正能产生超额收益又相对稳健的好机会,其实只有两次:第一次是在衰退下半场买股票,比如说2014年;第二次是衰退后期到复苏的初期买房地产,比如2015年。

  三、2019,不能简单地重复先炒股后买房

  2018年,中国经济步入短周期下行期,政策从年初开始转向,1月第一次定向降准,全年4次定向降准。商品市场整体表现疲弱,南华商品指数全年下跌6%;利率债开启牛市,十年国债收益率全年下降65个BP。

  显然,2018年是债券为王阶段。

  2019年,又进入了短周期经济衰退的下半场,按照历史经验,应该是股票资产表现最好,所以说今年股市有机会是在预期之中的。

  但是超预期的是,这次的行情比上一次更加来去匆匆,上证综指今年涨了30%就拐头向下。现在大家普遍面临的问题是,股票为王的周期是不是结束了,现在是不是又到了2015年炒完股再买房子?

  这种关键的位置,我们判断是目前股票周期还没有结束,实体周期还没有开始,2019年,不能简单地重复2015年先炒股后买房的策略。

  首先是现在的时机还不对,从以往的规律来看,衰退后半期到复苏的初期,是买房的最佳时间。但是目前来看,经济还处在下行的后半场,政策的宽松依然相对稳健,没有出现类似于2015年那样连续降息、PPP、专项建设基金和地产政策大幅宽松的这种大招,所以说现在周期还是处在股票为王的阶段。

  虽然说2019年的上半年社融数据有所改善,已经进入了筑底阶段,但是按照以往经验,新增社融规模同比相对于PMI具有一定的领先性,尤其是在触底反弹的阶段,大概领先于PMI指数1~3个季度。

  这意味着目前短周期经济还处在下行期,最早会在年底到明年的年初出现反弹。

  第二,即使到了时机,这次也不会一样,房地产不会像上一轮周期那样暴涨。因为从政策上来看,房地产政策定调已经发生了基本的变化,过去是全国统一刺激去库存。现在是“房住不炒”,“因城施策”,所以不太可能搞之前那样级别的宽松。

  但是政策宽松只是经济的结果,背后的逻辑实际上是房地产已经进入了一个新的长周期,人口老龄化导致刚需放缓,持续的高投资导致供应过剩,持续的上涨也导致房价严重地脱离老百姓的收入水平,这些都意味着房价上涨的动力正在逐渐的减弱。

  长期来看,有人口吸引力的核心城市,房价还会继续上涨,但部分收缩型的中小型城市房价可能会停滞,甚至下跌。

  所以说,先炒股后买房就一步实现财富自由的时代已经过去了。这不只是针对2019年,更是针对未来的十年。

  长期来看,资产配置的逻辑已经发生变化了,逐渐的从价格投机转向价值投资,从快钱转向了慢钱。

  四、2019年下半年,各类资产怎么走?

  首先,股市的性价比已经不是很高。

  A股市场的盈利现在还处在下行的尾部,会抑制市场风险偏好的抬升。本轮的政策宽松的力度受到强监管的限制,很难有大幅的宽松,而且年初的估值修复已经将全年的空间用的差不多了,从估值上看,目前上证综指和创业板的估值都已经接近了2010年以来估值的中位数,股市的性价比已经不是很高了。

  第二,我们判断债券市场会结束上半年纠结的走势,重新走牛,有比较高的配置价值。

  虽然目前是在股票为王阶段,但是股市的行情在上半年已经得到了比较充分的体现,股债风险溢价已经有所下降,类似于2015年下半年的股债关系。

  债券市场的长端利率走势主要是由基本面决定的,现在中国的短周期经济还没有见底,而且全球的货币政策宽松周期的开启,也为国内的政策留出了比较多的空间,利率仍然有下行的余地。

  第三,我们判断黄金大概率还有机会。

  黄金价格的影响因素比较复杂,一方面黄金是比较重要的避险资产,经济衰退和危机的爆发会对黄金形成利好,另一方面,国际黄金又是由美元定价的,美元贬值一般会对应着黄金价格的上涨,所以对黄金价格的判断是依赖于经济、美元、还有一些风险事件的判断。

  下半年我们判断全球经济进入衰退是一定的,主要的经济体美国、中国、欧洲和日本,都还会处在短周期的下行阶段。

  从黄金的另一个主要影响因素——美元来看,美国和欧洲在短周期的节奏上并不同步。欧洲经济是在2018年第一季度就进入了下行期,现在PMI已经跌到了50枯荣线以下。

  美国的经济在2018年第四季度才开始出现下滑的迹象,现在PMI仍然有51.7。未来随着美国经济的加速下行,其他国家的经济逐渐进入到筑底的阶段,美元将进入贬值的区间。美联储加息预期升温也会使美元贬值来得更早一些,所以短期来看,美元指数存在下行压力。

  这两个条件都利好黄金。

  第四,我们判断人民币汇率不会破七。

  汇率的影响因素,主要是市场化因素,也就是两国的经济差异、货币政策差异和其他因素。

  国际关系的缓和对汇率的影响会大幅减弱,中美的汇率会逐渐的向市场化因素的定价回归,随着美国经济步入下行期和美联储降息的临近,中美基本面和货币政策的差异会逐渐减小,甚至存在美国经济差于中国经济、美国宽松力度强于中国宽松力度的可能。

  所以说人民币汇率存在一定的升值空间。

  市场经历了几次的波折之后,汇率对冲击会越来越不敏感。同时,央行银行对于汇率稳定的管控力度并没有减弱,虽然没有直接入市干预,但是通过发行离岸票据回笼离岸市场人民币的频率在加快。因此我们判断人民币汇率实质破7的可能性不大。

  最后,大宗商品目前的基本面偏弱,但有可能出现流动性驱动的短期机会。

  商品市场的主要影响因素是基本面和风险偏好,今年上半年全球经济处在共振下行的区间,但全球的货币政策宽松周期在逐渐打开,流动性的逐渐改善助推了风险偏好的回暖。所以商品中的风险资产在一季度普遍收益领先。从二季度开始,基本面的逻辑又再次占了主导,商品的收益很快就被抹平,指数重新回到下行的趋势。

  下半年,我们判断全球经济仍然会处在加速下行的阶段,从基本面的角度是继续利空大宗商品的,但是美国、欧央行的降息预期上升,可能会有流动性改善驱动的大宗商品的短期机会。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7 参与 60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机器人大战

科技发展的产物。

头像

机器人大战

科技发展的产物。

1015

篇文章

2286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