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故事——一手原始股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白送一手原始股,不要白不要,白要谁不要?那要了之后呢……

  鹿鸣

  1。 赠 股

  203所是个研制生物医药的研究所,这一天,所长办公室的门“哐”的一声被推开了,不用说,开门的一定又是孟舒教授。所长高景扬抬头一看,果然,孟舒怒气冲冲地瞪着他,大声质问道:“你现在完了没有?”此前,所长高景扬一直说在忙,看来这一回终于把孟舒惹急了。高景扬放下手中正在玩“空当接龙”游戏的鼠标,哭笑不得地对孟舒说:“我没有完,而且永远也不会完!”

  孟舒这次没有关门退出去,而是气汹汹地走过来,将辞职报告重重地拍到了高景扬面前,他也觉得自己刚才的话不太好听,于是语气略有些缓和:“不管你完不完,先给我签了字吧。”高景扬拿起辞职报告看了看,又抬头瞥了孟舒一眼,只见孟舒气鼓鼓的,也不正眼看他,只是逼着他签字。

  前些天,孟舒承担的科研项目完成了,谁知,在往上报的时候,所长高景扬竟然成了成果的第一署名者。其实,这本来是件习以为常的事情,谁让高景扬是所长呢?不知为何,这一次孟舒竟然发作了,闹得很厉害,又找上级又找法院的,还磕磕巴巴地和高景扬吵了好几次。高景扬在全所大会上申斥了他几句,孟舒当场就撂了挑子,非辞职不可了。

  高景扬看着眼前这个书呆子一样的教授,嘴角露出一丝得意,他当即批准了孟舒的辞职申请,还皮笑肉不笑地说:“孟教授,你终于可以把自己卖个高价了!等你发了大财,可别忘了,是我成全了你。” 孟舒冷眼看了看所长,一言不发地拿过高景扬面前的纸笔,“哗哗”大笔一挥,写了几个字,随后郑重地签了名,递给了高景扬。

  高景扬接过一看,忍不住笑了。只见上面写着“原始股一百股”,还签了“孟舒”的名。这举动,简直就像小孩子过家家,高景扬不由得冷笑了起来,孟舒一本正经地说:“别笑,会有厚报!”厚报?还是后报?这句话好像很有深意,孟舒的表情也是异乎寻常的怪异。没等高景扬问清楚,孟舒就转过身去,义无反顾地走了。

  在203所里,孟舒和助手小况近来完成了一个科研项目,那就是利用蒲公英的茎叶提取物,来制造一种防止心脏房颤的药物,这个药物,孟舒将它命名为“欣安壹号”。

  在申报成果的时候,高景扬把自己的名字排在第一位。其他项目高景扬倒是无所谓,这个项目,已经有财团提出合作意向。名字排在第一位,作为第一发明人,会有不可想象的丰厚回报,也难怪高景扬赶走了孟舒后暗自得意,少了一个分享果实的人,还不是好事?

  2。 转股

  孟舒刚离开高景扬的办公室,他的助手小况,却在这时候走了进来。说起来,这次申报“欣安壹号”科研成果,应付上级的咨询,还有应付那场官司并且胜诉,全是小况的功劳。事先,高景扬把孟舒“主任”的位子偷偷许诺给了小况,还承诺尽快解决他的高级职称。于是,小况在关键时刻,一把火将孟舒的原始手稿烧得干干净净,让孟舒失去了所有物证;至于人证,小况是孟舒的助手,他却当庭证明所长高景扬才是第一发明人,孟舒自然败诉了。据说,这么一来,孟舒气了个半死。

  果然,今天小况踏进高景扬的办公室,是来问职务的事。高景扬立刻换了笑脸,因为“欣安壹号”的所有技术资料,目前都在小况的手里,高景扬至少眼下还需要小况,他满面笑容地对小况说:“小况,主任的位子是你的了。好好干,以后还会有更多的好事等着你呢!”说着,他目光落在那张原始股的纸上,一伸手,把纸推到了小况的面前。

  小况拿起来看了看,惊愕地瞪大了眼:“孟老头办公司了?送你一手原始股,好大的礼啊!”

  一百股股票称一手,面值一元也不过一百块钱,况且,为人处世窝窝囊囊的孟舒能办成什么大事?所以,所谓“一百股原始股”,在高景扬眼里,说到底,其实就是个儿戏,哪能当真?他便做了个顺水人情:“你那么稀罕,这份大礼就转送给你吧!”

  小况会做人,他可没把领导转送的这张纸当成儿戏,他小心翼翼地收了起来,郑重其事地对高景扬说:“这怎么好意思?谢谢所长。”一副很感恩的样子,他甚至还故弄玄虚地问高景扬:“要不,您给我出一份原始股转让协议?省得以后发生争议。”一句话把高景扬逗乐了,他伸手作势要把“那一手原始股”夺回来,小况却像宝贝一样地护着,哈哈大笑,跑走了。

  真的是好事多磨,以后的事情,并没有按高景扬设想的脉络发展,那个有合作意向的财团,不知怎么,突然对“欣安壹号”项目失去了热情,资金注入工作拖了一年,仍旧没有进展。高景扬和小况对他们展示了部分技术机密,也就在这个时候,财团却突然对“欣安壹号”的产品弱点提出了犀利的质疑,这个质疑,正中产品软肋。莫非他们背后冒出了高人?高景扬心中掠过一丝不祥的预感。

  常言说:福无双至,祸不单行。确确实实是这样。没过多久,有人告诉高景扬,孟老头真的办了一家生物制药公司,叫“孟舒公司”。据说,这新公司仅从表面一看就气势不凡、实力雄厚。高景扬愣了半晌,有些明白了:那个财团,一定是被孟老头撬走了,否则,他们不会对“欣安壹号”的缺陷那么了解。

  高景扬怀疑孟舒带走了203所的科研成果,否则孟舒公司不会这么快就成气候,于是,他就让小况想办法打探一下,看看他们的主打产品是什么。这天,小况打探回来说,孟舒公司的产品主治男性功能障碍,叫“牛弟”。高景扬鄙夷地“哼”了一声,很看不上这类东西。小况对高景扬的表情不以为然,他解释说:“所长,现在市场上这类产品十分吃香,国外很多公司都在竞相开发新产品呢!听说孟舒公司的牛弟,效果十分明显,而且安全,没毒副作用!”高景扬看了看小况,话里有话地说:“你对他们的了解好像很透彻!”小况嘟嘟囔囔地说:“这不是您让我打探的吗?”

  3。 寻 股

  眼看着203所的新成果出不来,老成果转让不出去,亏损越来越大,上级领导极为不满。这一来,高景扬急得坐卧不安,就在这时,一个漂亮的小姐来找高景扬。高景扬眼前一亮,笑眯眯地问她有何贵干,小姐说她姓梁,是孟舒公司的公关部部长,有件要事需要和高所长私下面谈。高景扬迟疑片刻,把“小梁部长”请进了办公室。

  两人在办公室里密谈良久,等小梁部长一离开,高景扬马上找来了小况,让他赶紧把孟教授的那张纸拿来。

  小况不解地问:“哪张纸?”高景扬带着责备的口气说:“就是那张写着‘原始股一百股’的纸条。”小况听了,说:“嗨,所长不是转送给我了吗?”高景扬立刻严肃地说:“开玩笑,那么重要的证据,我能随便乱送人吗?”小况又问那是什么证据,高景扬面孔一板,手指敲着桌子说:“孟老头蓄谋窃取203所的科研成果,那个原始股的纸条,就是重要证据!”

  小况为难地说:“当时,我们都以为是个儿戏,我早忘了随手放哪儿了……”高景扬摆摆手打断了小况的话:“别说‘我们’,那只是你个人的看法。无论如何,一定要给我完好无缺地把它找出来!马上!现在!”小况见高景扬这副神态,不敢怠慢,转身跑着去找了。高景扬不放心,也立刻跟了过去,到了小况的办公室,两人锁好了门,悄悄地翻箱倒柜,找了起来。

  可一直找到晚上八九点,办公桌上上下下,文件柜内内外外,所有的纸张都被翻来覆去折腾了好几遍,连一片纸屑都没有放过,可还是没见那张“原始股”的踪影。高景扬一屁股坐到了沙发上,喘着气绝望地说:“完了,泡汤了!”

  小况小心地问什么“泡汤”了,却见高景扬一言不发,眼睛直直地盯着办公室的门后—那门后似乎是贴着一张什么纸,随后,高景扬身手敏捷地跑了过去,哇,找到了,果然是那张写着“原始股一百股”的纸,原来,小况用胶水把纸牢牢地贴到了门后。

  这时,小况也走过来,刚要动手揭,高景扬一下把身体扑上去,护住了那张纸,他惊恐地喊道:“千万不能动,一揭就坏了!”可不是吗,贴在门上时间长了,纸张变得很脆,一揭可不就烂了?用水浸一下?也不行,怕字掉色。这可怎么办?小况说,既然找着就放心了,明天来了再想办法吧。高景扬却不放心,他一定要马上想办法把它弄下来。拍照?公证?两人想了好多办法都不行,高景扬最后决定明天再说,自己今夜留下来,现场保护那张纸。小况一听,只好主动要求自己留下来,让所长回家休息。高景扬的态度很坚决:“不行,事关重大,我必须亲自保护这份证据!”就这样,当天晚上,高景扬没有回家。

  第二天一大早,小况给高景扬买好了早点,赶到了办公室,一看,却见有两个木匠,正在小心翼翼地拆门。高景扬告诉小况:“昨晚想了一夜,终于想出了这么一个好办法。”木匠卸了门,又用手工锯,沿着那张纸周围的边框,把门板一点一点锯了下来。高景扬在旁边提心吊胆地指挥着,出了满头的大汗。

  门板锯下来了,上面粘贴的纸完好无损。高景扬捧在手里,连头上的汗都顾不得擦,就匆匆走了。小况看着锯得七零八落的门,不知所措地喊道:“所长,我的门—”高景扬头也不回地喊道:“找人重做吧!”

  4。 兑 股

  高景扬根据小梁部长留下的地址,匆匆赶到了孟舒公司,到了小梁部长的办公室,他打开了用报纸包好的那块门板,郑重其事地把它放到了小梁部长的面前。小梁部长惊奇地看着这块门板,不解地问:“这是怎么回事?”高景扬回答说:“高度珍视、避免被盗,是一种独特的收藏方法。你看—‘原始股一百股’,还有孟舒的亲笔签名,是不是真实可靠、保存完好?”

  小梁部长苦笑一下,无奈地说:“那好吧,只要出示了这张纸,那套高档别墅就是您的了,我现在就给您办别墅赠予手续,把房子交付给您。”

  只要出示原始股凭证,便可获赠一套高档别墅,这就是那天小梁部长找高景扬私下面谈的要事。

  那天小梁部长找到高景扬,说是孟总讲了,高所长是孟舒公司的原始股东,她此来就是落实这件事的。小梁部长接着解释说:“孟舒公司共有十一名原始股东,孟总买了十一套高档别墅,每位原始股东奖励一套。”高景扬听了心里暗暗一惊,会有这等好事?随即他想起来了,记得当时孟舒像耍孩子气,写了“原始股一百股”,还说“会有厚报”,原来真不是玩笑。

  高景扬在办公室没等多久,很快,小梁部长拿来了转赠协议、别墅领取表格以及别墅钥匙。在给这些文件签字的时候,高景扬犹豫了一下,他小心地问小梁部长:“我可以签我儿子的名吗?我准备把这套别墅给我儿子。”小梁部长摇摇头,语气决然:“高所长,那不可以!”

  手续办完了,高景扬对小梁部长说想见见孟教授,小梁部长毫不客气地说,如果没有预约,孟总一般不见客。

  5。 套 牢

  那套别墅有四百多平方米,是个独立的单元。车库、花园一应俱全,依山傍水、风景秀丽,高景扬看了感到非常满意。孟老头这个老学究,就是言而有信,送了他这么好的大礼,高景扬站在那套别墅里,自言自语地说:“管他呢,不要白不要,白要谁不要!”

  第二天,高景扬就从上层获知:孟舒公司有意兼并或者收购203所。得到这个消息,高景扬的心情很复杂,虽说现在203所困难重重,但它毕竟还拥有多项科研成果,一旦转化,效益应该还是很可观的。孟舒公司真的有意并购的话,至少应该让他们支付相应的代价吧?在所里的办公会上,高景扬慷慨激昂地表达了上述观点,可令人吃惊的是,竟然没有一个人附和他的声音。

  散了会,小况留在后面等着高景扬,等到只剩下他们俩,小况若无其事地悄悄问道:“所长,您的新别墅准备如何装修啊?”高景扬心里一惊,脱口而出:“什么别墅?”小况笑了笑:“所长还不知道吧?我们是邻居!”

  高景扬一时语塞,尴尬地看着小况,小况接着说:“其实,我和所长一样,都是孟舒公司非正式的原始股东,如果兼并成功的话,就会变成合理合法的原始股东!”这个暗示太明显了,高景扬一屁股坐到了椅子上,他结结巴巴地问:“所里还有谁是邻居?”小况话里有话地说,至少不止他们两人。

  没过多久,203所由于资不抵债,被孟舒公司顺利接收了。这期间,高景扬作为现任领导,在这件事上所起的作用自然不可低估。接收203所,私下里谁都知道,一定会给孟舒公司带来巨大的经济回报,孟舒也十分难得,给高景扬打来电话:“老高,欢迎加入孟舒公司这个大家庭!”

  没想到一切看似顺顺利利,实则不然。高景扬在给别墅装修的时候,有一天,来了几个送装潢材料的人,高景扬在送货单上签收时,那些人亮出了工作证,原来他们是纪委的,他们用这种方法取证来了,于是,高景扬被双规了。

  高景扬说,自己只是接受了孟舒送的一手原始股,好在价值不高,面值一元也不过一百元钱而已。纪委的人一声冷笑,质问高景扬:“孟舒办了一个生物制药公司,触及同业竞争,也违反保密条例。你作为203所的所长,原本可以起诉他,维护国家利益,可是你没有,为什么呢?还不是因为他送了你一手原始股?”

  纪委的人还告诉高景扬,孟舒公司的产品“牛弟”,其实就是“欣安壹号”研制过程中的意外收获。孟舒利用高景扬抢功这件事,成功地策划了一次“完美撤离”,同时也带走了“牛弟”这个有巨大前景的技术成果。还有,助手小况的纵火、作伪证,包括送高景扬一手原始股,都是孟舒计划的一部分。如今,孟舒公司已经上市,股价每股超过百元;而且,一手原始股经过几次高配送,现在已经是八百股了,价值已经达到十几万;况且,还有那套价值几百万的豪华别墅,纪委的人冷冷地说:“高景扬,你被套牢了!”

  高景扬双手揉了揉脸,痛苦地说:“想不到区区一手原始股,就把我害惨了!”纪委的人气愤地说:“你知道吗?比你更惨的,那就是这个国家。国家拿出了几百万、几千万、甚至几亿的科研经费,给你们搞开发,出了成果却成了你们自己暴富的资本。孟舒和助手小况,设计了圈套,利用你的失职成功脱身,悄悄带走了成果,然后堂而皇之招商引资、包装上市、接收203所,从而使他们窃取的技术合法化。你说你被害惨了,其实国家和广大纳税人,才被你这样贪图小利的庸才害惨了!”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2 参与 2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故事会

国民刊物《故事会》从小看到大

头像

故事会

国民刊物《故事会》从小看到大

1656

篇文章

72702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