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故事——人算不如天算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神童转世”的诱惑,让人邪念顿起,且看“蓝田大法”如何巧惩恶人……

  王义宝

  1。 这个客人很诡异

  山东、江苏交界处有一座大山,名叫五莲山,山上有座文殊寺,山下有个村子叫龙湾头,龙湾头山清水秀,人杰地灵。

  村前大道边,有一家“好客客栈”,客栈老板姓蓝,四十刚刚出头,胖胖的身体,大大的脑袋,慈眉善目,一双眼睛笑起来眯成一条缝,让人不由得想起五莲山文殊寺院里的弥勒佛。

  这天,客栈里来了一个外地客商,没有车辆行李,没有随从陪侍,操着一腔南方口音,说是要住宿。客人自称姓陈,是个员外,家在五莲山南边的苏北,这次出来主要是游山玩水,寻朋访友的。

  可奇怪的是,这位陈员外住下后,每天早晨吃了饭,就自带干粮出去游玩,一直到天黑时再回客栈,回来时灰头土脸、一脸疲倦,像是长途跋涉归来。

  客人的异常行迹引起了蓝老板的注意,他暗中叫来伙计阿丁,如此这般吩咐一番。

  第二天,陈员外刚刚走出客栈,阿丁随后就跟了上去,一直尾随在陈员外身后,想看看他每天出去到底在做什么。

  陈员外一出门,蓝老板悄悄开了陈员外的客房,偷偷进门检查起来。陈员外行李不多,只是在床边角落里孤零零地搁着一个丝绸包袱。蓝老板走上前去,打开包袱一看,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里面竟然包着一个瓦罐,罐里放着满满的骨灰!

  出门游玩,带着个骨灰罐干吗?这实在是天下奇闻!蓝老板满腹狐疑,不动声色地退出了房间。

  再说阿丁,尾随在后,见那陈员外出了客栈,不上集市,不逛店家,却是直奔五莲山而去,而且只选人迹罕至的地方转悠,每到一处,就四下观望,好像是在寻找什么东西似的。

  阿丁接连跟踪了三天,都是如此。到了第四天中午,阿丁正趴在草堆里,偷偷窥视,正在这时,只见陈员外回过身子,大声说道:“朋友,出来见个面吧,一连跟了几天,想必累坏了吧?”

  阿丁十分尴尬,慢吞吞地走出来,说他家主人也是为了陈员外的安全,才吩咐他保护员外的。说着,阿丁不解地问道:“在下有一件事想请教陈员外,您天天到这深山老林里来,难道是在寻找什么?”

  陈员外没有马上作答,他示意阿丁坐到身边,说:“看你为人实在,我就告诉你事情的缘由吧。”

  陈员外说,他的老家就在五莲山脚下。有一年,五莲山一带闹饥荒,陈员外祖上只好携妻带子外出逃荒,后来辗转到了苏北定居,并创下了一份家业。到了他这一代,陈家庄园在苏北已经远近闻名,陈员外的父亲年老以后,把家业交给儿子打理,自己吃斋念经,一心向佛。三年前,老人一病不起,临终留下遗言:“咱老家山东五莲山,人杰地灵,宝刹文殊院千年香火不绝。我死后,你要想尽一切办法,带我回到家乡,把我葬在文殊院附近,让我死后能天天听到文殊院里的钟声,这也是一种慰藉啊!”说完,老人家与世长辞。

  陈员外是个孝子,不敢违背老人的遗愿,只好背着父亲的骨灰,千里迢迢而来。可是,把父亲葬在哪里呢?这里的人又怎么会让一个外乡人在山上竖碑建墓?几经思量,陈员外决定找一个天然的墓穴,这才在“好客客栈”住了下来,一岭一岭地寻,一涧一涧地找。

  说到这里,陈员外长叹一声,说道:“我几时才能让父亲入土为安啊?”

  阿丁被陈员外的孝心打动了,说:“陈员外,您若是有用得到我的时候,尽管吩咐。” 阿丁回到客栈,把陈员外来五莲山的缘故禀告了蓝老板,蓝老板听了,觉得儿子尽孝道,那是人之常情,也就不再多疑了。

  这头事情刚完,那头事情又来了:农历三月初三,是蓝老板的父亲故去一周年的忌日,这一天,蓝老板请下了文殊院六六三十六位僧人在家中做功德。黄昏时分,只见一位行者先来点烛烧香,打动鼓钹,歌咏赞颂。随后,文殊院的智真长老摇动铃杵,念动真言,发牒请佛……蓝老板和伙计阿丁站在一边,端着点心、茶水伺候。

  就在这个时候,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原本在这里做功德的是三十六个僧人,眼睛一眨,居然成了三十七人,多出了一个和尚!因为其他僧人都闭目默念,不看四处,所以全都没有察觉。刚开始时,蓝老板并没有注意到这个和尚,后来看到他了,又见他一个劲地向自己使眼色、打招呼,正愣着,却见那和尚站了起来,朝厅外走去。蓝老板沉吟片刻,便随后跟着,一路走了出去。

  这个时候,天色已暗,黑暗之中,两人来到一间屋前,那僧人举手于胸前,说:“阿弥陀佛!施主万勿惊疑,且听贫僧一言相告—当今天下刚定,百废待兴,我受文殊菩萨之命,在五莲山下寻找执莲童子,代菩萨为天下百姓行事,为臣文能治国、武能安邦。今日是令尊一周年祭日,过后就该找个归宿,五莲山文殊院后面的山崖上,有一个水莲洞,水生莲,莲生子,菩萨会让执莲童子转世蓝家的。”

  这一番话,说得蓝老板眼睛都直了,心口“扑腾扑腾”跳个不停:什么,眼前这僧人竟然是文殊菩萨派下来的神仙?他要让我父亲的亡灵转世成为菩萨的执莲童子?蓝老板顿时又喜又忧,喜的是他蓝家后代有望成为文能治国、武能安邦的国家栋梁;忧的是该怎样把父亲的骨灰送上山崖?他怯生生地问:“水莲洞有十几丈高,我怎么送父亲上去?”

  僧人说道:“只要把骨灰拌上黄泥,做成泥丸,用弹弓弹射上去就可。记住,天机不可泄露。”僧人说毕,飘然而去……

  2。 偷梁换柱

  俗话说“隔墙有耳”,谁都没有想到蓝老板和那僧人密谈的地方,正是陈员外的客房。外面和尚念经,声音传来,多少有点打扰,但人家在做佛事,又不好多说,于是陈员外早早熄了灯,上床睡了,但没睡着,这一番执莲童子转世的“天机”,被陈员外听了一耳朵!

  第二天中午,陈员外便偷偷请来阿丁,备下好酒好菜,一番觥筹交错之后,陈员外说了执莲童子转世的事情,要阿丁帮忙。

  阿丁一听,禁不住打了一个“咯噔”:事情再巧不过了,陈员外正在找地方安置父亲的骨灰,而蓝老板父亲的骨灰至今保存在蓝家祠堂里,近日准备下葬,自己又是蓝老板的心腹,他一定会把下葬水莲洞这事托付给自己,只要使个掉包计,将陈员外父亲的骨灰下葬到水莲洞里,水生莲,莲生子,执莲童子不是转世到陈家了吗?

  可是,蓝老板待我毕竟不薄啊,我十几岁死了爹娘,要饭要到好客客栈,是蓝老板收留了我,我哪能忘恩负义、以怨报德?这念头一起,阿丁猛然又想到自己前几天对陈员外说的话—“有用得到我的时候尽管吩咐”,话都这么说了,如何推脱?阿丁左右为难、难以决断,陈员外察言观色,见阿丁犹豫不决,便从枕边拿出一个用红布裹着的小包,轻轻放到阿丁跟前,说:“你年纪不小了,这是一百两银子,你拿去买房娶妻,剩下的当本钱做个买卖。”

  陈员外苦苦相求,阿丁最终还是允诺了他的“掉包计”,一切按计划行事。

  第二年春天,蓝老板喜从天降,老婆给他生了一个大胖小子,取名叫“蓝田”。这天,正是蓝田的百日大庆,客栈里所有的客商都被蓝老板邀请到客厅喝酒,就在这时,一辆马车远道而来,在“好客客栈”门前停下,从车上下来一个人,正是陈员外。

  陈员外来干吗?上次掉包后,过了一些日子,他老婆便生下了一个儿子,这孩子天生失聪,对世间一切全都懵懵懂懂的,陈员外这下可奇怪了:难道这就是转世的“执莲童子”?可怎么看都是一个呆子呀!陈员外百思不得其解,就再次来到“好客客栈”,想弄个水落石出,可奇怪的是,到了客栈,以前和蓝老板形影不离的阿丁,突然不见了,陈员外心里不禁一个“咯噔”……

  按照当地风俗,百日酒宴开始前,要举行孩子抓东西的仪式,那形式和“抓周”一样,以此昭示孩子的志向和前程。一块红绒布早就铺在地上,家人准备了胭脂盒、布老虎、弓箭、锄头、毛笔、戥子等众多物件,蓝夫人把孩子放到红绒布上,任他随意抓取。

  那场景可热闹了,只见蓝田慢慢朝前爬着,费力地绕开弓箭、老虎,躲开锄头、胭脂,朝着毛笔,急着爬去。一会儿,孩子伸出那稚嫩的小手,一把抓起毛笔,在绒布上来回划着,周围立刻响起一阵热烈的掌声,宾朋中有一位七十多岁的老秀才,他不住地点头,感慨道:“蓝田,蓝田,以后定是前程无量!”

  一旁的陈员外,看着眼前的蓝田,长得天庭饱满,地阁方圆,虽然刚刚出生百日,却朝气十足,灵气活现,再想想自己那呆头呆脑的傻儿子,不禁长吁短叹,闷闷不乐。

  酒宴结束,客人们陆续离去,陈员外刚回到自己屋里,却有人敲门,一看,竟是蓝老板。

  蓝老板一进门,便从身上取出一个红布裹着的小包,放到了桌上,随后双膝落地,长跪不起:“万望陈员外宽恕在下治家不严之罪……”

  原来,去年那个中午,阿丁见陈员外可怜,又加上喝了几杯酒,就答应了陈员外要他“掉包”的事。回去以后,阿丁越想越觉得对不起主人,第二天,就想把银子和骨灰罐退回,不料到了客房,陈员外已经离去。陈员外见阿丁办事实在,又收取了一百两银子,心想他一定会把事情办好,为了避嫌,便匆匆离开了客栈。接着,事情的发展果然如陈员外所愿,蓝老板把安葬父亲骨灰的一应事宜都交给阿丁打理,阿丁看到蓝老板对自己这么信任,更觉得对不起主人,于是便把事情的真相全盘供述。

  最后,蓝老板说:“我把这一百两银子和令尊的骨灰一直保存在我的内室,时时留意,一刻不敢懈怠,现在终于物归原主了。想想这几年我真糊涂,只顾自己的生意,忘记了阿丁已经长大成人,自从这事发生后,我就给他置办了几亩地,盖了三间房,让他娶了个老婆,自立门户了。”

  陈员外听到这里,恼怒不已:怪不得蓝家的孩子聪明伶俐,自家的儿子呆如木鸡,原来骨灰没有掉包,“执莲童子”还是转世到了蓝家啊!他长长地吐出了一口粗气,无可奈何地摇摇头,说:“蓝老板,你是真爷们,你要是不告诉我,我就一直被蒙在鼓里了!”

  当天夜里,据蓝家的仆人禀报,从陈员外的房间里不时地传出一阵阵醉后呕吐的声音,和恨声连连的呻吟:“姓……姓蓝的,我……我一定会回来的……”

  3。 两个女人

  一晃一年过去,这天,“好客客栈”人来人往,喜气洋洋,少爷蓝田今天周岁大庆,按照习俗,这次该“抓周”了,真是奇了怪啦,那个蓝田,竟然还是抓了那枝毛笔,那玩意儿,一般孩子谁会喜欢?宾客们自然还是说了一箩筐的恭维话,蓝老板喜不自禁,大摆宴席,答谢前来祝贺的亲朋好友。

  快开宴的时候,一辆竹篷马车从远方徐徐而来,在“好客客栈”门口戛然而止,驾马车的伙计跳下车来,挑开敞篷的布帘,恭敬地说:“客栈到了,请夫人们下车。”说着,他伸出胳膊,小心翼翼地从马车上扶下两位二十多岁的少妇。

  蓝老板正在门口恭候那些前来贺喜的客人,他在一旁看见了这两个少妇,眼睛都直了:一个短衫长裙,身材窈窕,好像嫦娥出宫;一个穿红披绿,柳眉杏眼,仿佛七仙下凡。她俩轻移莲步,姗姗而来,走到蓝老板面前,道了个万福,问道:“看来今天是客栈大喜之日?”

  蓝老板笑容可掬,连忙说:“今天是犬子周岁,特摆下几桌酒席,凡是今天来住店的客人,一律免费入席,哈哈……”说着,他把两位少妇请进厅堂,邀请入席。驾马车的伙计找到账房先生,为两位少妇办好借宿事宜,就匆匆离去了。

  前来“好客客栈”贺喜的女眷不少,两位少妇入席后,很快和一桌上的女客熟悉了,两人告诉大家:她们是苏州的刺绣妹子,一个叫大巧,一个叫小巧,听说山东的剪纸漂亮,就前来学艺,准备把剪纸手艺带回苏州,开一家剪纸店。她们已经在附近几个县城跟随一些民间艺人学了几个月,学会了七八分,听说五莲山景色秀美,她俩就来到这里,准备一边练习技艺,一边看看山水。

  两位少妇的来意,蓝老板很快知道了,他垂涎她俩的美色,平日里就在一些生活小事上讨好她们,慢慢的,客栈老板和两个女客之间熟悉了起来,她们这一住就是两个多月,白天出去游山玩水,晚上回来研习剪纸。

  有一天晚上,蓝老板走到小巧房间门口,只听到里面有一阵阵水声。房门虚掩着,蓝老板从门缝里一瞧,看见小巧在洗澡,门缝很窄,看不清楚。蓝老板像被钉子钉住了一般挪不动腿,他恨不得把门再推开一点,好看个明白,他正想把脸往门缝上靠,忽然,屋里响起了小巧的声音:“当心门板夹了眼睛!”

  蓝老板惊得一下扑在门板上,门被撞开,身体向前冲去,跌跌撞撞,竟滚到了地上,小巧撒着娇说道:“有贼心没贼胆的东西,偷看人家女人洗澡,算什么男人!”一句话把蓝老板挑逗得如百爪挠心,他扑进屋里,一下压在小巧身上,小巧顺势吹灭了屋里的蜡烛……

  从这以后,隔三岔五的,蓝老板就到小巧房里幽会。

  这天,五莲山庙会开始了,大巧、小巧赶庙会,走到半路,大巧一下崴了脚,走不了路,只好叫了马车独自回店。这个时候正好大家都去赶庙会了,店里人少,蓝老板就像猫儿闻着了腥,一下闪进了大巧房中,搂着大巧亲热起来……

  就这样,蓝老板把大巧小巧一网打尽,他自以为享尽了艳福,谁想到这人世间的事还真难料,自古强中还有强中手,大巧和小巧这两个女人,她们此番来五莲山,既不是来学剪纸的,也不是来游山玩水的,而是受陈员外之命,别有所图……

  4。 冤家对头

  转眼到了秋天,大雁南飞,马车又来,伙计跳下车来,结完账,把两位少妇请上马车,匆匆离开客栈。

  陈员外这番苦心设计为的是啥?其实,他为的还是“执莲童子”转世那档子事,既然现在“执莲童子”转世到蓝家去了,那好,他就从蓝家沾点仙气、福气、灵气,于是他纳了两房姨太太,假作苏州的刺绣妹子,稳坐钓鱼台,等蓝老板上钩。

  果然,到了来年夏天,陈员外的两房太太分别生了一个大胖小子,大的叫陈东,小的叫陈西。兄弟俩都天资聪颖,饱读诗书,不过从相貌上说,陈东相貌堂堂,陈西却丑陋多了,弟弟虽然长得不济,但文才十分了得,从小到大,出类拔萃,竟在乡试中名列榜首。

  兄弟俩长到十八岁的时候,正值京城大比之年,陈员外决定让文才略逊一筹的哥哥陈东前去小试锋芒,他老谋深算,让陈东比别的考子早几天进京,临走之前,他对陈东说:“你的文才比弟弟还差几分,更不用说到了京城,山外青山楼外楼,高手更多,我听说山东有个叫蓝田的,你不要小觑了他。为父教你一个计谋—你到了山东境内,每到一处旅店,离开后务必在墙上留下这样一句话……”说完,他在纸上写下一行字,交给了陈东。

  第二天,陈东背起行囊,踏上了赶考的路,晓行夜宿,奔京城而去。没过几天,就进入山东地界,陈东记着父亲的话,每到一处旅店,就在墙壁上留下这样一行字—“天下文人才子多,最怕蓝田小哥哥”,落款“陈东”。

  过了几天,全国各地的考子陆续在京城汇集,他们住到了旅店里,很多人都议论纷纷:蓝田是谁?陈东又是谁呢?

  其实,蓝田也进京来了,他很快知道了这事,觉得满腹狐疑,四处寻访,终于打探到了陈东住在哪个旅店,可没等他去找陈东,陈东倒先找上来了。

  那是开考前一天,陈东找到了蓝田借住的旅店,他一进房间,见了蓝田,纳头便拜,说:“我赶考离家前,家父病危在床,一个化缘的和尚到我家说,要想家父病愈,只有冲喜。所以,我这次考试的成败,关系到父亲的安危,恳请哥哥务必让我一次。”

  蓝田被陈东的孝心感动,答应了他的请求,蓝田想了想,说道:“我可以让你,但是其他考子未必会让你呀!”

  陈东说:“我只听说蓝田哥哥文才了得,至于别人,我能应付。”

  见陈东这么说,蓝田便不再言语了。

  到了考试的时候,蓝田执笔在手,面对着铺在眼前的一张白纸,真的是为难了。按理说,如果只是要让陈东,那他也可以得到陈东之后的名次,问题是他的心眼太好了,一心想着帮陈东,但又不知道考到什么样子,才能既帮了陈东、又不至于让自己落第,心中无数,于是一让再让。

  那一天,大考揭榜,陈东高中榜首,而蓝田却名落孙山。

  蓝田默默地回到家乡,准备三年后再考。蓝老板听儿子说了进京赶考的经过,念叨着“陈东”这个名字,好像回味出点什么了。

  三年一晃就过去了,陈员外的小儿子陈西久等的这一天终于盼来了。其实,三年前他就应该去赶考了,可他听从了父母的劝告,把机会让给了哥哥,避免了亲兄弟之间的自相争斗。

  这一年,陈西进京了,大比结束,他果然高中榜首,位居第二的,则是三年前落榜的蓝田。

  这一年,公主恰逢十八妙龄,要从两名考子中选一人招为驸马。当朝皇帝开明,让女儿自主选婿。

  入夜,皇宫内明烛高悬,鼓乐喧天,御厨准备了一桌山珍海味,宫女伺候着玉液琼浆,让陈西和蓝田对桌饮酒。也就在这个时候,窗外出现了两个身影,那是公主和皇后,两人在窗外偷偷向内窥视,正暗中相亲呢。

  陈西面目丑陋,身体猥琐,而坐在对面的蓝田,却是一表人才,器宇轩昂,陈西自己觉得不是竞争对手,再看着眼前的一桌子好酒好菜,想到这也许是最后一次在这么好的地方享用这么好的东西了,于是就大吃大喝起来。再说蓝田,看着陈西狼吞虎咽的样子,心头不由升起一丝厌恶,于是就双眉一皱,把头歪到一边……话说细节决定一切,就是这么一个细节,从此改变了蓝田的人生道路!

  酒席上,陈西、蓝田各自想着心事,窗户外边,可急坏了皇后和公主娘俩,看看陈西,虎背熊腰,能吃能喝;瞅瞅蓝田,细嚼慢咽,动作迟缓。公主拿不定主意,看脸蛋,还是蓝田顺心;看身体,要算陈西强壮,公主无奈地望着母亲,作不了主。皇后呢,她考虑得则十分实际、实在、实惠,她想的是,长个好模样有什么用?又不好啃两口,即使好啃,咱皇宫里能啃的什么没有?还是身体重要,瞧这蓝田,这么好的饭菜放在面前,还皱眉头、歪脑袋,一看就是胃口不好,胃口不好是不会长寿的,咱家女儿可万万不能守寡!

  皇后把自己的想法对公主说了,母女一合计,当即决定选陈西为驸马,于是第二天张贴皇榜告示天下:苏北考生陈西高中状元,招为驸马!

  蓝田怎么也想不到公主会看上陈西,回到旅店,又气又恨,吩咐店小二端上酒菜,自斟自饮起来。一壶酒下去,不觉沉醉起来,所有往事猛然涌上心头,愤极伤怀,于是便挥毫在白粉墙上写道—

  老天不公平,

  公主不长眼。

  金枝伴拙夫,

  羞煞俺蓝田。

  写完,蓝田放下笔,又连饮了几杯,一头倒在床上,酣然大睡。

  朝廷那边也还有事呢,为了抚慰蓝田,皇帝派内侍宣召蓝田进宫,钦封蓝田为翰林学士,并赐绸缎一匹,黄金百两。可内侍来到旅店,已经人去室空,看见的只是留在墙上的文字。内侍不敢怠慢,赶紧将墙上的字抄在纸上,回复皇上。皇上看后大怒:“此人恃才孤傲,让他回家好好反省一下也好。”

  5。 制定法律

  蓝田一气之下回到老家,闭门不出。蓝老板看到儿子岁数已大,就托人给他找了一个贤惠的媳妇,让他安心继承自己的家业。

  蓝田不甘心这么默默无闻,当时,国家百废待兴,全国没有健全的法律,社会混乱无序,蓝田决心凭借自己的才华,用自己的心血,为国家制订一部法律。从此,蓝田一头钻进书房,谢绝亲朋好友的来访,闭门研习,几乎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春天过去是夏天,夏天过去是秋天,蓝田忘记了昼夜,忘记了四季。

  这天,妻子到蓝田书房送饭,走到院子里,看见邻居家的枣树上结满大枣,红透树枝,一根树枝还伸过了墙头。她想起丈夫从春天钻进书房就没有出来过,不仅感慨万千,她顺手摘了一把大枣,放在蓝田书桌上:“你看看这都什么季节啦?”

  蓝田编制法律已经到了痴迷的程度,他抬头望望妻子,不解地问:“什么季节?”

  妻子埋怨道:“你从春天坐到这里,现在都到秋天了。”

  蓝田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秋天来了,我的法律也快完成了。”正说着,他忽然看到桌上的红枣,便问妻子:“我家栽过枣树?”

  妻子说:“我看你都忘记了时间,刚才看到邻居家的枣树伸过墙头,这才顺手摘了一把,提醒你有多长时间没有出门了!”

  突然,蓝田把脸一板,问道:“人家答应你摘他家的枣啦?”

  妻子“扑哧”笑了:“一把枣还得人家允许?你真是编法律编傻了,何况是他家的树枝伸到咱家院子里了!”

  蓝田没有再说什么,急忙去翻阅自己编写的法律,他翻到了《民事法》,找到第22条,朗声念道:“私自采摘他人作物,戒板脊杖五下。”念完,蓝田不由分说,拿起书桌上的戒板,喝令妻子跪下,随即又撩起妻子的衣服,在她的脊背上狠狠打了五下。打完,他抚摩着妻子的脊背,心疼地说:“我制订了法律,首先就要严以律己,哪怕是面对自己的亲人,也要严格执行。”

  妻子眼泪汪汪:“你这是何苦呀?”

  第二年的春天,蓝田编制法律的大事终于完工了,他根据现实生活的需要,制订了《赋税法》、《考试法》、《婚姻法》、《青苗法》、《赡养法》、《民事法》、《丧葬法》等多部法律,洋洋洒洒十几万字,内容丰富,包罗了国家职能部门和百姓生活的各个方面。

  由于劳累过度,蓝田积劳成疾,书写完后一病不起,他觉得在这个世界上的日子不多了,临终前,便请求妻子帮助完成一件大事:把“法”和“律”分开。

  妻子听了,懵懂不解,蓝田告诉她:“所谓‘法律’,其实是包含了两个部分。我死后,你要把所有的律条和我的尸身一起放进棺材,埋进坟墓,然后你背着大法进京,在皇宫门前叫卖,一定会有人购买你的大法,所得银两,也能维持你和孩子往后的生活了,如此,我的心愿也就实现了。”说完这些,蓝田双眼一闭,离开了人世……

  6。 京城卖法

  按照蓝田的遗愿,妻子处理完后事后,便带着蓝田编制的书,风雨兼程,进京卖法。

  那一天,妻子到了京城,她急急赶到皇宫前,把一部部大法摆在路边。妻子触景生情,想起丈夫为了编制这几部法律,呕心沥血,夜以继日,最后撒手西去,不禁声泪俱下,她一声声地叫卖着,如泣如诉。

  路人闻声聚集而来,很多人前来围观,也有一些读书人,蹲下身来,翻看这些书,他们一边看,一边赞叹:“这些法,要是被国家利用,那该多好!”

  蓝田的妻子进京卖法的事在京城引起了轰动,这消息不久就传到了皇帝的耳朵里。

  这天,蓝田的妻子被宣入朝,皇帝看了那一部部大法,龙颜大悦,对群臣说:“你们看看,治理国家,多么需要这样的法,你们整天拿着国家的俸禄,却赶不上一个落第文人能为朕解忧!”说完,他对宰相说:“这些法,朝廷全部买下,此女子以后的生活,朝廷全部给与照顾!”

  皇帝说着,乐滋滋地打开第一部《赋税法》,细细一看,顿时大吃一惊,里面只有总的条目,没有具体律条,皇帝问道:“这法律怎么只有法没律?”

  蓝田的妻子答道:“丈夫临终嘱咐,所有律条都陪葬了。”

  皇帝沉吟道:“法律需要健全,只有法没有律条,怎么执行?”

  这时,为了讨好皇帝,驸马陈西跪下启奏:“臣愿和此女一起去蓝田的家乡,掘开坟墓,找来律条。”

  一听说要打开丈夫坟墓,蓝田妻子号啕大哭:“我宁愿吃糠咽菜,也不许你们惊扰地下的丈夫,这法我不卖了。”

  蓝田的妻子这么一嚷,把驸马弄了一个措手不及,皇帝也无言以对,文武百官全都面面相觑。

  看到眼前的尴尬局面,有一个人憋不住了,他就是陈西的哥哥陈东,他如今已官至殿前太尉。陈东出班奏道:“山村泼妇,金殿之上竟敢出尔反尔,欺君之罪,岂能饶恕!”

  皇帝把头轻轻一摇,说:“看在蓝田制定法律有功的份上,赦此女无罪。”

  陈东又奏道:“臣愿带领一班人马押解此女,和驸马一起去找来律条。”

  这时的皇帝,急于想把蓝田制定的律条寻来,和“法”相配,成为完整的法律,于是立刻准奏,急令翰林学士草诏一道,命殿前太尉陈东为钦差,陪同驸马前往山东五莲山。

  陈东、陈西兄弟俩领了圣旨,辞别皇帝,带了数十人,押着蓝田的妻子,离了京城,取道山东,这一天,终于来到了五莲山脚下。

  当地百姓听说皇帝钦派大臣来取蓝田编制的法律,围观的人群如潮涌一般。在陈东、陈西兄弟俩的指挥下,很快,坟墓挖开了,棺椁打开了,取出了所有的律条,连夜进京,进献皇上。

  皇帝如获至宝,翻着所有律条,与每部大法一一对应,每部法律内容具体,解释详实,执行方便,皇帝开心呀,不住地夸奖:“多么实用的东西呀,你们看看,蓝田不仅把活人的一切写进了法律,还顾及到了死人的利益……”说着,他打开《丧葬法》,递给站在一边的宰相,“爱卿,给朕读读。”

  宰相不敢怠慢,接过《丧葬法》,大声读起来,读了“总则”又读“第一条”,这第一条说的是—“黄泉路上无老少,人死后以入土为安。阴阳两隔,恩怨两清。世人有保证逝者安静的权利和义务。本国境内所有墓群、坟茔以及长眠地下所有逝者均适合本法……”

  宰相读着读着,突然疙疙瘩瘩、吞吞吐吐,喉咙口像是被什么塞住了一样,皇帝正眯着眼,津津有味地听着,见宰相如此这般,便睁开眼问道:“怎么啦?”

  宰相为难地说:“这个……那个……”

  皇帝一拍龙案:“接着读!”

  宰相硬着头皮读道:“掘人坟墓、开人棺椁者—死!”

  当时,战乱刚刚平息,掘坟盗墓时常发生,皇家陵墓首当其冲,偶尔抓到一些盗墓贼,因为没有法律可依,最后只好释放。皇帝正为这事恼怒着呢,所以听到这里,他一拍龙案,大喝一声:“好!盗墓挖坟,发死人的财,杀!”

  就在这个时候,陈东和陈西站不住了,浑身像筛糠一般,蓝田的坟墓,可是他们挖开的呀……

  皇帝刚才一声断喝,也是心情所至,现在看到陈家两兄弟在一旁浑身颤抖,这才想到了麻烦所在,可皇帝金口玉言,当着这么一些大臣的面,哪能改得了口?犹豫再三,斟酌良久,最后还是一声令下,命侍卫把陈东、陈西推出殿外按律行刑。

  就这样,陈东、陈西成为蓝田大法的第二个试法人,当然,第一个是蓝田的妻子,她因为摘了邻居的几颗大枣,被戒板脊杖了五下……

  故事说到这儿,再接着开始的话题,读者也能慢慢地回味过来了。其实,所谓的“执莲童子”之说,不过是故事的一个由头罢了,陈员外挖空心思要借蓝家的所谓“风水”,心术不端,手段不正,到最后还是祸及子孙、后患无穷……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2 参与 2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故事会

国民刊物《故事会》从小看到大

头像

故事会

国民刊物《故事会》从小看到大

1652

篇文章

72571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