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租公寓爆仓,比P2P爆雷还厉害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毕业季来临,职场“新鲜人”一一走出校园,住房租赁市场也迎来了一年一度的旺季,但曾饱受年轻人喜爱的长租公寓却成了“弃子”。

  自去年爆雷潮、甲醛房、针孔摄像头等引爆公众信任危机的事件以来,已有超过20家长租公寓品牌相继“阵亡”

  就在前几天,上任不到两个月的万科长租公寓事业部总经理薛峰离职,各大房企也开始剥离长租公寓业务。这些无不显示出这个行业生存之艰难。

  

  2018年,自如公寓相继爆出甲醛门、针孔摄像头事件

  曾经备受追捧的长租公寓市场突然陷入沉寂,大起大伏背后,它还能“飞”起来吗?

  01

  背上贷款去“流浪”

  “谁能想到,我租个房,没得住就算了,还连累征信记录受影响!”曾经的爱公寓租客小关向《南风窗》记者抱怨。

  2018年4月,上海“爱生活·爱公寓”的运营公司上海歆禺房屋租赁有限公司因资金链紧张,破产倒闭,成为了长租公寓中第一批“阵亡”的“战士”

  小关是万千受害者之一。

  她回忆,签约爱公寓后,工作人员说只有通过“元宝e家”这个线上平台才能缴纳租金,才能“押一付一”,否则只能“押一付三”甚至“押一付六”。

  急着入住的小关听信了工作人员的安排,用手机绑定了“元宝e家”。

  没想到,这成为了她的“噩梦之源”。

  入住几个月后,房东突然找上门来,说已经两个多月没收到房租,要求她立刻搬走,否则就换锁

  

  小关试着联系爱公寓,想终止合同,退回押金,但回应她的只有电话中的忙音和无人回复的管家微信

  最终,押金没等来,却等来了催债信息。

  所谓“元宝e家”其实是一种小额贷款——爱公寓以租客的身份信息向“元宝e家”贷出了一年的房租,而租客每个月上交的房租,其实是在偿还“元宝e家”的租金贷。

  征信记录马上就要逾期,这笔钱要不要还呢?

  包括小关在内的数千名租客试着联系贷款方“元宝e家”,希望解绑贷款,但迟迟没有回音。

  房东收不到房租,要求租客搬离,租客们既失去了安身之所,又要偿还欠款

  

  爱公寓的倒闭绝非偶然。一个爱公寓跑路了,千千万万个“爱公寓”纷至沓来

  2018年下半年,杭州鼎家、深圳鱼悦公寓、北京昊园恒业等数家长租公寓品牌资金链相继断裂。

  甚至,上海寓见公寓——一家有着雷军加持、资产规模超300亿、开业时房源就超过2万个的“明星”品牌也难逃爆雷命运。

  短短一年内,近16家或大或小的长租公寓品牌“阵亡”,情况急转直下,长租公寓顿时从香饽饽变成了鸡肋

  但时间的指针拨回到两年前,那时的长租公寓可不是这个“凄惨”模样。

  02

  “雷”,早已埋下

  2016年,是长租公寓“元年”。

  这一年,国务院提出建立租购并举的城镇住房制度,加快发展专业化租赁市场。同年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也提出加快机构化、规模化的租赁企业发展。

  一系列支持住房租赁的政策出台,长租公寓成为一只飞起来的“猪”

  2015年,金地、阳光城、银城、德信率先进入长租公寓市场。

  2016年,万科、朗诗等多个房地产商闻声而动,龙湖、碧桂园、远洋、佳兆业等大型房产企业也陆续进场。

  两年时间,长租公寓运营商接连崛起,政策的春风裹挟着资本列车呼啸而来。

  

  随后的2017年,“房住不炒”写入十九大报告,强调租购并举;2018年,政府工作报告重申“房住不炒”。此后,全国40多个城市发布相关政策,推进租赁市场的发展。

  各路金融资本也按捺不住,纷纷抛出“橄榄枝”。

  “0首付租房”、“芝麻信用分超过600即可免押金租房”,京东、支付宝相继杀入租房市场。

  眼见大势浩荡,新城、融创等老牌房企也相继宣布进入长租公寓领域。至此,国内房企TOP 50中,有近一半企业布局长租公寓业务。

  看似前景可期,但不甚清晰的盈利模式给长租公寓埋下了一颗“雷”。

  

  长租公寓的盈利模式其实很简单,就是以租金为主,就目前的市场情况来看,每个项目本身都是盈利的

  但是,机构、品牌商并不挣钱。因为长租公寓的中后台成本很高,高管团队、IT体系、营销、办公,这些都要花钱。

  轻资产模式要靠量去撑。所以,长租公寓的品牌商们来不及想盈利的事,只顾着做大,把量跑起来。

  换言之,在扩张和起步阶段,长租公寓只能依靠不断融资及签约大量房屋抢占市场先机。可一旦房屋空置率变高,资金池缩紧的后果也将变得无法想象

  我爱我家前副总裁胡景晖曾坦言:“长租公寓爆仓,一定比P2P爆雷更厉害。”

  没成想,一语成谶。

  

  我爱我家前副总裁胡景晖曾喊话长租公寓要注意爆仓,后被辞退

  03

  寒冬将至

  步入2019年,阴霾持续蔓延。除了长租公寓品牌不断爆雷,房地产业的整体融资也迎来寒冬。

  先是监管加强,住房租赁融资规模远不如前。后是朗诗、远洋等大型房企相继传出将剥离旗下长租公寓业务。

  万科总裁祝九胜坦言,“长租公寓要赚钱很难。”

  

  万科总裁祝九胜在2018年8月的中期业绩发布会上就曾坦言长租公寓的盈利模式要赚钱很难

  长租公寓发展至此,这个曾经的资本宠儿已急速跌落谷底,近日乐伽公寓疑似跑路事件则再度成为印证。

  7月14日,乐伽公寓合肥分公司人去楼空,3000多名租客“房财两空”。乐伽公寓虽发出官方声明,称仍在运营状态,恐慌却持续蔓延。

  “说出来我自己都不信,同一个坑,我居然跳了两次。”陷入乐伽风波的小林说。

  一开始,他以为只是合肥出事了,但越看越不对劲,杭州也有人被房东赶,小林怎么都联系不到业务员,他这才感觉大事不妙。

  恐慌情绪蔓延下,乐伽公寓的大量租客申请退租。但不出意料,电话打不通,业务员不回微信,现场工作人员只有一句答复:“大家再等等

  

  乐伽青年公寓辟谣声明

  小林说,这是他第二次被长租公寓“坑”。

  前一次,业务员在合同到期前就将他的房子转租给了别人,他申请退款后也是一拖再拖,还没个结果,第二次租的房子就又栽了。

  小林代表的,是无数租客对长租公寓的失望。

  回顾这场投资狂欢,不管长租公寓是走向沉寂抑或回归理性,年轻的租客们都已成为了牺牲品

  但如“围城”一样,受够煎熬的租客们巴不得马上远离这个大坑,但仍有人对长租公寓满怀期待。

  三年洗牌,这个曾经的“金蛋”,还能再抢救一下吗?

  作者 | 九桑桑

  排版 | CHISHAN

  南风窗新媒体出品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5 参与 11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南风窗

中国政经第一刊。

头像

南风窗

中国政经第一刊。

270

篇文章

2739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