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中国矿泉水厂在俄贝加尔湖畔死亡全记录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车卖了,往后也不打算再来了”!

  鞠国发在谈起往后在伊尔库茨克市的计划时这样说,言语中充满了失望和愤恨。

  伊尔库茨克位于俄罗斯中南部。从这里往东南80多公里,就是世界上最大的淡水湖——贝加尔湖。这个湖以水质好、存水量大而闻名于世。

  出于历史原因,中国人对贝加尔湖十分熟悉。鞠国发也不例外。他看中了贝加尔湖的名气,于是和另外两个合伙人在中国大庆成立了大庆贝加尔湖水业有限公司,在伊尔库茨克市对应成立了阿克瓦西伯有限责任公司。他们准备在贝加尔湖畔建设一个年处理15万立方米湖水的矿泉水厂。只是没想到,在取得了俄罗斯的全部资格手续开工建设投入3000万人民币后,这个水厂却被判了“死刑”。

  

  鞠国发的水厂(蓝顶白色建筑),位于贝加尔湖和一个小镇之间。

  乘风而起:水厂被列入当地优先发展项目

  2012年,伊尔库茨克所在的伊尔库斯克州吸引外国投资者考察项目。那一年,鞠国发43岁,正是干事业的年纪。凭借着敏锐嗅觉,他看上了贝加尔湖这个宝库。

  俄政府重视贝加尔湖生态环境,因此除了矿泉水厂等少数几个项目,一般湖边的工业项目都不会被批准。因此从最初考察到取得全部手续,鞠国发总共花了4年时间。

  所有手续、施工都是严格按照俄罗斯法律操作的。据鞠国发介绍,为了不破坏湖边生态,电缆没有使用电线杆,而是采用埋地的方式铺设;变压器则从意大利进口,“这种意大利变压器在使用时不需用油,是干式变压器。虽然很贵,但环保”。

  水厂建好后,不但能解决当地150人的就业,每年还能为当地带来大笔税收。因此一开始伊尔库斯克州对水厂项目非常支持,将这个水厂列入了州优先发展项目。“州里会主动派人来询问工厂建设进展,这也给了我们莫大信心”。鞠国发在回忆起那段“投资蜜月期”时,颇有些感慨。

  风云突变:舆论迫使官方转变态度

  一切似乎都很顺利。但谁也没想到。2017年,风云突变。俄罗斯某个网站开始出现“反对中国公司在贝加尔湖畔建设矿泉水厂”的签名活动,理由是担心“中国人会把水抽干”或者“对湖水造成污染”。

  

  俄罗斯民众抗议水厂建设。

  

  一名俄罗斯明星在莫斯科红场上抗议。

  实际上,俄罗斯专家经过测算,贝加尔湖水是可再生的。每年有多条河流流入。即使没有河流补充,工厂建成后连续不断工作158年,才会使贝加尔湖水面下降1厘米。这对于每年水平面自然波动在半米以上的贝加尔湖来说,根本构不成任何影响。而且矿泉水厂被认为是非常安全的项目,没有任何污染。

  最开始我们找伊尔库斯克州领导反映,鞠国发回忆说,当时州领导表示不要紧,州政府支持这个项目,让我们放心干。听到这一答复,我们放心了。从2018年10月份我们开始了水厂的大规模施工建设。

  但随着施工的进行,网上的签名活动愈演愈烈,引来大量俄罗斯媒体跟进,继而活动由网上转为了线下——大批民众集会抗议这一水厂项目。其中不乏俄罗斯知名节目主持人、娱乐明星的参与。此后舆论雪球越滚越大,越来越多人加入其中。据当时俄媒体统计,至2019年2月,全俄多个城市都出现了抗议活动。鞠国发的水厂一时成为众矢之的。

  这让我们始料未及,鞠国发说,2019年春节我都是在俄罗斯过的。“天天吃不下饭,愁啊!”

  比舆论更可怕的是俄罗斯官方态度的转变。2019年3月,俄总理梅德韦杰夫要求俄自然资源与生态部对水厂项目进行检查。此后,表态支持项目的那位州领导也在媒体上表示,需要对水厂进行彻底检查!

  暴雨袭来:水厂被叫停

  鞠国发很快迎来了环境部门的检查。鞠国发说,水厂所有手续均齐全。而且我们是矿泉水厂,怎么可能有什么污染,所谓的污水就是指冲洗矿泉水瓶和工人进车间前的淋浴用水。这一部分水全部排入了附近的库尔图克镇上的污水处理厂。“为此我们还自掏腰包更新了污水处理厂老化的设备”。因此鞠国发并不十分担心。

  但检查结果还是让他没有想到。据西贝加尔跨地区环境保护检察院的通报称,虽然水厂手续齐全,但俄罗斯联邦自然资源利用和生态管理局伊尔库茨克州分局批准的生态鉴定结论并未考虑到铺设取水管道用地范围内的珍稀植物分布情况,忽视了铺设取水管道用地是候鸟迁徙期重要的季节性栖息地这一因素。此外,施工过程中去除了土壤表面的肥力丰厚的土壤层。

  根据这一结论,当地一家法院判决水厂取得的国家生态鉴定结论作废,施工立刻停止。

  

  建设中的厂房,目前施工已经停止。

  

  法院仅用了三天就作出了宣判。大量的文件,法院都看过了?鞠国发带着心中答案愤怒的说。他说,所谓建设违规根本不存在。当时检查工地的人在水厂工地发现了两袋垃圾,又在一部挖掘机下面发现了有些漏油。“这些都是正常现象,施工工地上怎么会没有垃圾呢”?而土壤层也会在施工后回填。这些在设计中都已经做出规划。

  至于所说的珍稀植物,据当地人介绍,贝加尔湖畔曾经的确有一种名叫“Tridactylina kirilowii”的菊科珍稀植物。但此后随着伊尔库茨克市水电站建成贝加尔湖水位上涨,库尔图克镇附近早已没有了这种植物。

  雨后:起诉赔偿能否拿到钱?

  尽管在一审判决后进行了上诉,但并不意外的是,鞠国发又败诉了。

  鞠国发无奈地说,现在能做的就是起诉政府,要求赔偿。“毕竟是因为是他们为我们颁发了许可,我们才动工的”。

  

  鞠国发展示从俄政府获得的建设许可。

  目前鞠国发已经退掉了伊尔库茨克市区两间办公室中的一间,怀着渺茫的希望,准备着下一步起诉。“不知道结果如何,钱能否拿的回来”。

  现在水厂已彻底停工,空旷的工地上长着野草,不时能看到几条流浪狗从中匆匆穿过。

  鞠国发看着几年的心血付之东流,感慨自己还是太天真了。想不到政府颁发的文件说作废就作废了。“我还是不够了解俄罗斯,不了解这里的投资环境”。

  鞠国发曾经试图联系公关公司,举行新闻发布会,邀请专家对民众做出解释说明。但曾在网络上发文表示支持水厂项目的俄罗斯专家纷纷表示,文章可以引用,但本人不出席发布会。

  后记:

  实际上,部分俄罗斯媒体也曾经对这一事件进行了客观报道并认为事情并不简单。有几家俄媒体甚至直至点出一名俄罗斯寡头出于利益冲突充当了此事的幕后推手。

  这一事件对伊尔库斯克州也造成了难以估量的影响。《莫斯科共青团员》报援引该州经济部长的话称,这一事件“被政治化了”。这样的丑闻对(发展)国际关系并未产生好处。俄罗斯和伊尔库斯克州非常需要外国投资者参与的合资项目。这些项目有利于经济发展。

  在“近观俄罗斯”记者在水厂附近采访时,也听到了当地不同的声音。

  谢尔盖·金是一位朝鲜裔俄罗斯人。他在水厂工地担任施工经理。他说,这个小镇上除了警察、老师、公务员外,严重缺少工作岗位,年轻人外流严重。在水厂建设被判决停工后,他也组织了签名活动,支持水厂,要求恢复水厂施工,为当地提供就业。

  谢尔盖已经收集了约一百位居民的签名。但他的这一举动并未在报道大潮中引起太多关注。

  

  谢尔盖·金收集的部分签名。

  一位开车的俄罗斯司机在听到记者的来意时,主动要求带记者看看附近民众对“贝加尔湖生态环境的态度”。然后他把车开到了湖边的垃圾堆旁。他认为,这些垃圾堆足以说明其实没什么人真正关心贝加尔湖的环境。(完)

  

  贝加尔湖畔被随意丢弃的生活垃圾。

  近观俄罗斯,带你了解我们的北方邻居,关注一下吧!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跟贴 跟贴 0 参与 0
© 1997-2020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星星娱乐圈圈儿

娱乐圈纷纷扰扰,明星也有故事

头像

星星娱乐圈圈儿

娱乐圈纷纷扰扰,明星也有故事

1699

篇文章

467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