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 | 高淳老街,慢城漫笔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点击上方 “社会科学报” 关注我们

  

  

  “慢”不仅仅是指一个人生活的节奏,还关乎一个人的生活态度和品行。

  

  原文 : 《慢城漫笔》

  作者 | 青岛 柳士同

  图片 | 网络

  去年秋天,读旅美作家夏婳女士的散文《从佛顶宫到高淳老街》和《慢城的雨,慢城的蟹》,方知苏南靠近皖南的高淳(现属南京的一个区),是个非常适合休闲的好去处。说来也怪,上个世纪的七十年代我曾卜居江南十年,之后的四十年里,也经常游走与勾留南京、镇江一带,却从未在意过高淳,在我的印象里,它还不如它周边的溧水和溧阳呢!可恰恰就是这么一个不引人注目的小地方,2010年11月27日,被“国际慢城联盟”认证为 中国首个“国际慢城”

  

  好个“慢”字!回想自己这一生,整天忙忙碌碌的都不知干了些啥,如今已年近八旬,步子是该慢下来了。于是,在今年“烟花三月下扬州”的时节,我径直去了高淳。当我坐着出租车去预订的客栈时,即开始领略到“慢城”的感觉:街道干净且清静,行人车辆都不多,一路上都没听到鸣笛之类的嘈杂市声。令我惊诧的还有身边的女司机,竟不知我要去的客栈在什么地方,都开了好一会儿了她居然一直没打表!问她,她坦然地告诉我,她过去是开黑车的,还不习惯打表。她让我放心:“没关系的,到地方你看着办,给个起步价也行。”莫非慢城养成了她这随意的“慢”性格?我只好对她说,客栈就在老街附近,你载我去老街好了。

  

  老街被称作“金陵第一古街”,是江苏省保存最完好的古建筑群。此街建于明代,经明清两代修建,形成一条800多米长的一字型商业街,如今大约有300多家经营各种美食特产的店铺。就我这些年造访的各地“古镇”“古街”之所见,无不游客如织,熙熙攘攘、热闹非凡。可我徜徉在这淳溪古街时,整片街区却是意想不到的清静。正值下午四五点钟,按说正是家家顾客盈门的时候,可许多店铺已开始上门板打烊了。

  待游览了一圈之后,以胭脂石横中青条石镶边的老街上,就只有我一个游客。真还有点不适应,便回到下榻的“花涧堂官溪人文客栈”——在这个到处都是几星级酒店宾馆的时代,“客栈”这个称呼不禁给人以恍若隔世的感觉,仿佛走进了金庸和古龙的武侠小说似的。

  老街渡口临水有好几家客栈呢,其中花涧堂最有名,三层楼阁,四面环水,出门绕过九曲长廊,穿过廊桥再走过一座石桥就是老街了。“花涧堂”在北京杭州等许多城市都有酒店,但高淳的官溪人文客栈可以说别具一格。从第二天在餐厅用早餐的情形看,宿此的客人并不少,可整个客栈从白天到夜晚,竟安静得什么声音都听不到。客房宽敞明亮,透过落地玻璃窗可以将窗外的景色一览无余;还可踱到阳台上去远眺,绝不像如今许多城市的酒店,楼上客房没有阳台不说,窗户也只泄开一小道缝,生怕客人有意或无意坠楼了。一楼除了客房之外,还有许多可供休闲的厅室,品茶、饮酒、读书、独坐,随意得很。总之,在这儿你可以把生活的节奏放得很慢很慢,或者说,在这儿你不由得就会把生活的节奏放得很慢很慢。据说老街夜晚还有戏曲演出,可这客栈的氛围实在让我不想再挪动了。

  

  回想过去的岁月,咋就过得那么匆忙呢?再看看今天的人们,更是风风火火,似乎比别人慢一拍就没自己的份儿了。可快了就能得到你想要的吗?就如走马观花,马跑起来,怕是什么花也看不清了吧,还谈何观赏呢?工作也是如此,慢城的要求是“绿色生活方式”,尽量保留“传统手工作业”。许多发达国家,手工制品之所以价格昂贵,道理就在这里。当然,也不可一概而论,否则机械化、电气化、数字化岂不是“化”错了?强调手工作业不过是对一味追求速度和数量的一种反拨,而这种反拨在当下显得格外必要。

  说到这儿,不由想起作家这个行当(也包括学者、画家等),这些人怎么也得用手工作业吧?即使在电脑上打字,也得一个键一个键地敲。就算手法熟练,一小时敲两三千字,甚至可以口述,让语音通过软件即刻转换成文字,可如此操作,把几千几万几十万个字连缀起来就能成为著作吗?写作乃是在长期体验和积累的基础上,通过大脑的酝酿与构思,并认真地斟酌、推敲,一字一句地写下来,再反复加以修改、润色,这才能最终完成一部作品。然而,当社会越来越浮躁,越来越急功近利时,我们的作家早把这些丢在脑后了,诗人一晚可以写上十几首诗,小说家一年就能写出几十万字的小说,学者的论文更是一篇接一篇地登在“核心刊物”上,甚至上百万字的这“史”那“史”的,突然就横空出世了。那种“披阅十载,增删五次”的写作,怕已令人不齿,只要能变成铅字拿到稿费和版税就行,不雇人代笔、不东拼西凑地剽袭就算不错了!急于求成难免粗制滥造,所谓“成就”,把水分全挤出来,还能剩多少干货?

  

  从这个角度来讲,“慢”不仅仅是指一个人生活的节奏,还关乎一个人的生活态度和品行。国际慢城的八大公约之一,便是“保护与维持纯净的自然环境”;那么,对于生活在这种环境里的人来说,是否应该“保护和维持纯净的天然人性”呢?这样,城与人才匹配才和谐嘛!印第安人的古谚云:“别走得太快,等一等灵魂。”尤其像我们这代人,急匆匆地走了几十年,走了大半辈子,是该放慢脚步等一等灵魂了吧?让心灵沉静下来,把思绪梳理一下,时不时地调整一下自己的心态和脚步,不是很好吗?

  文章原载于社会科学报第1666期第8版,未经允许禁止转载,文中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报立场。

  社会科学报

  做优质的思想产品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跟贴 跟贴 2 参与 2
© 1997-2020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社会科学报

社会科学院主办社会科学报

头像

社会科学报

社会科学院主办社会科学报

2552

篇文章

11085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