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一则小故事《十月》 :我们像红枣牛奶一样甜的爱情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至于赵陈远那厮跟我同龄,但是莫名的整个人都像是个大孩子,他的父母我基本没怎么见过,大都是他自己一人生活。

  至于我跟赵陈远的故事就此展开。

  他是医学院实习生,姑父是他的导师,加上我的病,自然而然将他安排成了我的看护医生,一直待在我身边照顾我。

  他是个沉默寡言的人,每次跟我待在一起都是沉默着,基本不说什么话,一说话都是问心情啊,食欲什么的。

  他喜欢坐在窗边看书,就静悄悄的,什么也不说,但是说句实话,我挺喜欢这样的他,感觉起来就是安静乖巧,像个邻家大男孩,给了我极大的安全感。

  他虽然话不多,但是时不时就带我出门,我拒绝出门,他就请了姑妈来说服我,我是在陌生的慌,对于陌生的事情完全没有尝试的欲望,但是姑妈来说的话,我只能勉强答应,带着小豆包一起去,我以为他会带我们去游乐园之类的,但是却只是去了个安静人少的茶间,虽是个陌生的地方,但是好在人少,感觉也还好,后来的故事太多,但是她的日记里写的说印象最深刻的一个便是有一段,她写的深情并茂,但是到最后却出人意料的伤感。

  

  她写道:

   我们约好在小溪边见面,正值十月的风,夏季风已经慢慢退却燥热,上北的风还是暖暖的,就算是十月,上北,因为在海边的缘故,我们将去放风筝的愿望是可以实现的。

   我站在溪头,见到赵陈远的时候,他穿着简单的白色T恤,泛白的牛仔裤,手中拿着一只大雁的风筝,可能因为跑得太急的原因,他额头冒着汗,远远地就朝我挥手,恍惚间都觉得风中飘着都是赵陈远衣服上淡淡的皂角香,你都忍不住对那个笑得灿烂的少年裂开嘴角,那时候的宋一一是连微笑都藏不住的那样的宋一一。 放风筝的整个过程我都不太记得,说句实在的实在没注意,注意的是少年反复拨弄线轴,细长的手指有收有放,然后嘴角浅淡的笑,他的手指十分好看,不知道是不是学习钢琴的原因,总觉得就算只是看到他的手指,都能感觉到他弹奏的钢琴曲,缠绵在我的耳畔,我还在出神的时候,他已经来到我的面前,他过来略显紧张地将线交到我手里,说:“天气真好”,我点头,刚才的出神有些纳闷,我将线拿在手里,学着他的样子,收收放放,心情大好的开始跑起来。

  临近黄昏,我回到家中,明明天气很好,明明温度适宜,但是我却感觉浑身冰冷,精神恍惚中回来倒头就睡,胃里绞着疼,我呼呼热气,难受的摸摸肚子,肠胃炎犯了。 我拿掉额头热热的毛巾,略显乏力,还是挣扎的起来喝了口水,然后睡下,无意间看到赵陈远送的镜子中的自己,因为疼痛的原因,镜中的自己脸色发白,嘴唇都干的裂开了,皮像干燥的像八十岁的妇人,我急忙闭上眼。

  这样的宋一一太丑了。 果然,看到丑丑的我,做噩梦了,我做了个光怪陆离的梦,梦到赵陈远好好地站在田埂上,眉眼含笑,阳光温润,却在下一瞬间,将冰冷的利剑刺向自己,吓得我双眼惊恐的醒过来。

  

   我醒过来的时候,勉强下床拉开窗帘,外面的天空灰蒙蒙的,点点繁星倒也不显得单调,我看看墙上的钟表,五点多一点,实在疼的睡不下,也好像是疼的的有点糊涂,我整个晚 上都难受,他居然睡得下,女生,就是有各种理由生气,没有原因,也有原因。 但是我确实想喝他煮的汤,略烫的牛奶加上红枣和构杞凑在一起莫名其妙的香味,每次喝完,不知道是不是冰糖的作用,总觉得烧的口干舌燥遇到牛奶和冰糖的温情连自己都觉得似乎好多了。

   我在想的时候已经在柜 子上的座机上拨通他的电话,电话通了好几声,都没有接,这无疑是火上浇油,正准备挂的时候,他那边接通电话,却没有声音传过来,有的是轻轻的呼吸声,他在睡觉,我生病他居然睡得下,想到我脾气就 上来了,肯定是生病人就会变得娇气,我没好的冲他发脾气:“我生病, 你居然睡得下,睡死你,挂了” 还没挂断的时候,他那边带着没睡醒挣扎的朦胧声急忙回我:“别,别,醒了,十五分钟就到”然后听到他似乎是下床的声音,电话还在通话中,他似乎...从来没有挂过我的电话,我有些闷闷的挂断电话,躺在窗台下的躺椅上等他来,胃里疼的睡不下,翻来覆去,感觉似乎胃更疼了。 无聊看看钟表等他来,迷迷糊糊又睡下了。

   我是被咚咚的敲门声打断的,做什么梦不记得,也或许本就没有做梦,但是刚刚糟糕的心情似乎是好一点了,我起身开门,见到他手里拿着红袋子,脚上还穿着人字拖,走廊的灯光微黄,看不出是个是冻着了,似乎是匆忙的,但是他住的地方到姑妈家十五分钟都是多的啊。 我没理他,开门后自己又回到躺椅上,十月的夜里,还是泛着微凉的。他稀稀疏疏换鞋进门,轻手轻脚,姑父姑妈都睡了,他边换边说“枸杞没了,我现买的”,然后进我屋拿了一个小毯子,丢在我躺椅上,拿着红袋子进了厨房。 那,那时间差不多,又似乎差很多,他住的地方离卖枸杞最近的阿伯家似乎挺远的。我拢拢小毯子,蜷缩在躺椅上,这里正好能看到他在厨房忙碌,他穿着的是上午的白T,他,冷不冷? 看着怪冷的。

   赵陈远似乎很擅长做这东西,不知道是不是孰能生巧的原因,我第一次生病的时候他煮的似乎又没有这么好喝,时间又似乎没这么短,他也好像没这么会这么会切菜,又似乎没这么会掌控火候的时间。 我之前的病倒是好了,但是后面却又得了肠胃炎,反反复复的,也并不知道赵陈远是什么时候学会的做汤,也不太记得是什么时候喝他做的汤,但是时间感觉是挺久了。

   他每次做汤,空气中都会泛着冰糖的甜味和枸杞略涩的味道,相互碰撞,莫名心情慢慢转好。他的手指骨节分明,拿着汤勺,不停忙碌,搅动牛奶,放下红枣,他站在边上等待牛奶烧开后放下剩下的材料,然后耐心等待在一旁,眼神专注,蒸汽陇上,他轻颤一下睫毛,像小天使的翅膀一样,噗嗤噗嗤的。而他的嘴唇薄虽十分好看,但是有人说,嘴唇薄的人很薄情,我缩着脑袋,撇撇嘴,真为他以后的女朋友着急。

   牛奶滚开,厨房热气笼罩,他的脸若隐若现,他伸手掀开盖子,因为蒸汽突然冲出,他慌忙缩回被蒸汽烫到的手,那样子,又一次出现在我的眼前,他有些受惊,我恶作剧的催促,扯着嗓子低低喊了一句:“好了没啊 ?一会儿就疼死了”,他回头看我,我一脸病态的缩在椅子上,他复杂的看了我一眼, 不自然扭头回去,闷闷的说:“马上, 马上。”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的手已经没有时时在揉肚子,我闭着眼感觉一下,似乎,感觉没那么疼了,厨房发出轻轻咚响,勺子和瓷碗碰拉的声音,在夜里显得异常和谐,然后他的脚步声渐渐清晰,将碗放在离我最近的小桌上,发出小声的咚,我睁开眼刚好对上他,他今天来就一直要说些什么,欲言又止,我知道,但是他不想说我就不想知道。 他伸手同时试探我和他的额头,他的手可能因为刚刚端碗的缘故,比起之前,热了许多,也可能因为他手烫的缘故,我的脸也慢慢烧起来,呼吸都有此灼热。

  

   他撇回手,说:“看来还没好,有些烫”,顺手将桌上的碗推向我,将沙发上的另一床小毯子甩给我, 在柜子里认真找东西,那是平时装药的柜子。

   他蹲下身仔细的样子让我一时之间忘了神,意识过来的时候,急忙喝一口汤,却因为汤太烫灼了舌尖,不得不吐吐舌头。 他熟练找到我平时的药,仔细数着颗数,然后半晌沉沉出声:“我今日下午就看你不太舒服,想晚些时候带东西过来,然后阿伯不在家,我下午过来的时候,没人开门,叫你好些时候”。 我撇撇嘴,低头小心喝了口汤,汤热热的顺着喉咙滑下去,温暖了整个消化道,他将数好的药递我,我也乖巧配合吃下,口腔时充满药的苦味,我急忙喝一口甜甜的汤,眼睛却落在他的食指上,那上面已经有些比较明显的疤,细细小小的,盘盘交错,肉色,像及了小虫,我缩一下脑袋,眼睛可能是刚刚被吓到的原因,有些干涩,我急忙眨眨眼,转移视线。 后来的几天,每天早晨和晚间时候空气都能闻到冰糖甜甜的味道,他放得不多,我有蛀牙,怕我牙疼。我有时偷偷吃几颗他的冰糖,那蛀牙小虫都咬得我不得安生。

  未完待续。。。

  (注:图片均来源于网络,本文章属于小编原创,请勿转载)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3 参与 6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叶蜜猪

每日一则小故事,短篇小说世界

头像

叶蜜猪

每日一则小故事,短篇小说世界

35

篇文章

12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