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年被骚扰20多次的女孩,长大后怎样了?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我今年20多岁,遭遇过20多次程度不同的性侵犯。

  算下来,几乎平均每年一次。

  第一次的时候我才7岁,最近的一次是昨天。

  7岁的那次,虽然事后证明当时没有发生插入式性行为,但却带给我长达十余年的迷惑、羞耻和愤怒。

  分享这些经历需要勇气,但还是想告诉有过同样经历的朋友,一切真的都会好起来。

  

  亲哥哥曾侵犯了我

  我出生在90年代的边疆小城,有一个哥哥,大我5岁。

  因为是偷偷生的二胎,我被送到姥姥姥爷家寄养了6年,回到自己家的第二年就发生了这样的事。

  那是一个周末的下午,爸妈不在,我12岁的哥哥在客厅看电视。

  我忘记是自己没有敲门闯了进去,还是他邀请我一起看,我只记得电视里的女人埋头在男人的胯间。

  我看不懂那是在做什么,但看着电视里赤身裸体的两个人,隐隐觉得羞耻。

  

  图/Giphy

  哥哥问我要不要也和他那样,我说不要。

  记忆里的下一幕就是我趴在沙发的靠背上,哥哥脱掉了我的裤子,趴在我身上蹭来蹭去。

  而我只一直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好了没有。

  这不是伴随暴力的性侵犯,肉体上我没有受伤,心理上我没有痛苦(痛苦是后来的),年仅7岁的我只是觉得迷惑,所以我选择告诉我的妈妈。

  遗憾的是,她并没有给我提供任何帮助和保护。

  我记得她大惊失色但又强装镇定的样子。她给了我2块钱,让我下楼去找小伙伴买糖吃,然后就去哥哥的房间了。

  回家后,一切如常,爸妈在做饭,哥哥在写作业,没有人再问我这件事。

  事情就这样过去了,我只得到了一个棒棒糖的安慰。

  

  图/Giphy

  我迷迷糊糊地长大,上了初中,真正的痛苦才正式开始。

  生物课本上教了基本的两性知识,老师讲到画着男女裸体的那一页时,底下的男生们嗤嗤地笑,女生则大多一本正经地红着脸。

  晚上的时候,我一个人躺在床上琢磨:

  人类生孩子就是用那个部位生吗?是我哥对我做的那些事情吗?他为什么要那样做,我们可是亲兄妹呀!

  应该不是的,人类生孩子不是用那个部位。

  那应该用哪个部位?胳膊腿肯定不可能,肚脐眼吗?或者咯吱窝?

  

  图/《信笺故事》

  如今回头看,我真的很想拥抱那个愚昧可怜的自己。

  为了缓解认知失调带来的痛苦, 骗自己说,生孩子是用肚脐眼,而我的哥哥没有侵犯我。

  到后来再长大些,班上的男生开始看小黄书,我也接触到各式各样的书籍。

  我再也没办法欺骗自己,只能承认了我的哥哥当时利用我的无知对我进行了侵犯,以及我的父母没有给我最基本的帮助和保护。

  我恨他们!

  

  图/《韩公主》

  伴随着这种羞耻和愤怒,我度过了非常痛苦的青春期:

  对同性朋友过分的依恋,对父母老师的不信任,对亲密关系的渴望与焦虑。

  我挣扎着成长,高三时发誓要离开家乡,凭着这一口气,我以全市前几名的成绩考上了全国前几名的大学。

  之后,参加社团活动,结识新朋友,泡图书馆,交男朋友,在一段段亲密关系里摸爬滚打,受伤了再爬起,参加工作,飞速成长……

  时至今日,我终于可以说,我走出了那段阴霾,它不再是我不能言说的痛苦,不再是我不能触碰的伤疤。

  

  我经历的20多次性骚扰

  除了年少不知事时的遭遇,从小到大我还经历了不下20次的性骚扰及性侵犯,可以归为下面几类:

  一类是厕所偷窥。

  高中时住集体宿舍,一个楼层有两个公用卫生间,卫生间的窗子外面是露台。

  那天晚上我上过厕所,回身去按冲水按钮,突然看到玻璃上一张人脸,吓得我魂飞魄散。

  发现我看他,那个男人竟然阴森地笑了。

  我飞快逃出去,和室友一起报告给宿管阿姨,但阿姨根本不信。我们只能提心吊胆地上了三年厕所。

  

  图/《玛德莲堕落少女》

  大学时上公共课,我突然尿急,一个人溜出去上厕所,正蹲着,隔着门缝看到外面地板上有一双手。

  我一起身,那双手也跟着离开了。

  我不敢开门。我害怕门外是个男人,一开门他就会捂住我的嘴把我扑倒在地;更绝望的是,我没有带手机,无法求救!

  僵持了有一分钟,厕所外面传来了几个同学说说笑笑的声音,我听到门口的脚步声——他走了!

  我长舒了一口气,心有余悸地走出去,看到走廊前面有个男人慢悠悠地走着。 听到我的脚步声,他回头冲我猥琐一笑。

  原来就是他!

  

  图/《可爱的骨头》

  后来,我把此事告诉班长,班长告诉辅导员,学校开展各种安全教育班会,还增加了巡逻人员。

  还有一次是读研的时候,依然是在厕所,只不过这次不是活生生的人偷窥,而是用针孔摄像头犯罪。

  在那层楼上课的是传媒和人文专业,女生多。我们发现以后,直接报告给学校保卫处,通过监控,不到一个礼拜就抓到了装摄像头的人,据说看起来老实木讷。

  另一类是公众场合露阴。

  

  图/Youtube

  要是有人露阴是图凉快或是其他,被我不小心看到,那我只能自认倒霉。但我遇到的可没这么简单:

  有追你逼着你看的——

  骑着自行车、电动车,露着小弟弟,追着你跑,发现你看他了就赶紧开始上下运动;

  有恨不得怼你脸上的——

  大中午河边遛狗,他对着你撸,狗子闻到草地上什么味道,死活不肯走,于是他就凑过来就对着你和你的狗撸;

  

  还有巧妙设计吸引你看的——

  学校两个校区中间隔了一条街,沿街停了一辆大卡车。

  卡车师傅看见你过来了,突然捂着肚子倒地。

  你急忙跑过去想救人,走到一半发现不对,“病人”正露着小弟弟猥琐地笑呢。

  你赶忙折回去,走大路,发现他已经站起来了,站在街边的狭窄人行道上对着你撸。

  卡车与学校围墙形成了黑暗而狭窄的阴影区域。

  你忍不住想,刚刚如果发现得晚,会遭遇到什么呢……

  

  我冷静制服了一个变态!

  经历的次数多了,我也慢慢走出了最初的震惊与恶心,开始反击。

  昨天在遭遇露阴癖变态后,我就凭借经验,团结群众将其制服!

  昨天下午,我停好车正打算上楼,发现对面一个男人倚着教学楼的墙在“打手枪”。

  我本打算不搭理,却在上楼时发现他换了个方向,面对正经过的两个女生撸。

  

  图/Голос Правды

  她们本来叽叽喳喳在聊天,骤然看到惊呆了,愣住了,一言不发地缩着肩膀躲着走。

  我开始盘算:

  我一个人扑不倒他,需要那两个女生配合;如果他有刀,500米开外就是校医院;再上20级楼梯就是保安室,张队长现在肯定在,这是最靠谱的办法,可是这个过程中他跑了怎么办?

  正盘算着,远处走过来两个男生要上楼,我赶紧喊住他们:“同学,那边有个变态在欺负女生,你俩过去把他扣住,我上楼叫保安。”

  不得不说,那两个男孩子真的是非常给力,有勇有谋, 他们一个直接从背后虎扑,扑倒了那个变态,另一个拿着手机录证据。

  我和张队长过去的时候,那变态正缩成一团,捂着小弟弟呻吟。

  

  图/《我们都有第1次》

  根据我这些年的观察,那些靠偷窥和露阴来获取性快感的人,他们大多没有被爱的童年、自由的青春期和舒展的成年。

  他们孤独,缺少必要的社会支撑,可供其调用的资源极其有限,要么物质匮乏,要么心灵贫瘠。

  他们可能终其一生都未曾尝过爱与自由的滋味。

  我当然是受害者,但他们的存在也是这个社会的悲剧。

  

  图/Pirooog.ru

  

  比起怨恨,

  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做

  昨天那件事后,我回望过去,感慨良多。

  当年那个因被哥哥性侵犯而羞耻、慌张的小女孩万万想不到会变成现在这般勇敢吧。

  我无疑是幸运的:尽管父母没有给过我合格的性教育, 但网络资讯的发达让我能自己去补充知识,去寻找答案,并实现自愈。

  

  图/《鱼缸》

  隔着20年的时光,我还想说一说现在对我的哥哥和父母的看法。

  首先,对我做出那样无礼的事情的,是一个12岁的男生。

  他和我一样,没有受过健康的性教育,对性的好奇让他做出了那样的事情。

  而我现在所认识的哥哥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他非常有修养,哪怕对方是碰瓷老大爷也不气急败坏;非常疼爱我,从他去大城市读大学开始,每年都会在当地的大商场给我买过年新衣;还非常负责任,老婆产检每次都请假陪着。

  也许现在的他会为当年的事而懊悔不已,但没关系, 我已经单方面地原谅了、释怀了。

  

  图/《可爱的骨头》

  其次,那件事上,我父母也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们从未给过我一点点的疏导,只是假装事情不存在。我当然恨过很长时间。

  但是,这么长时间,我从未向我的任何朋友、同学透露过一丁点关于此事的消息。

  为什么呢?因为我觉得羞耻、禁忌。

  也许当时我的父母也是如此, 他们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这件事。

  要知道,20年前网络还没有这么发达,现在我们可以在网上看到很多受害者讲述自己被亲人性侵的经历,知道创伤后应激障碍,知道要寻求心理疏导,可当时,我的父母什么都不知道。

  原来历史课本上总讲时代局限性、历史局限性,我想这就是吧。

  

  图/《信笺故事》

  好在,父母不知道的,我们知道了。

  我的出生始于父母的避孕失败,始于姥姥的承诺“我给你们带”,但我的孩子不一样。

  这个时代让女性有了更多自主权,我们受更好的教育,去更好的平台,接触更自由的思想, 这一切都是为了先过好自己的人生,创造自己的价值,再去自主选择是否结婚、是否生育。

  而如何对待那些侵害自己的人,是原谅还是恨,是惹不起躲得起默默远离还是告上法庭硬刚到底,也是每个人的自由与权利。

  我知道,有很多人的经历要比我痛苦、不幸得多,我并不是要求大家都像我一样去原谅那些施害者。

  我只是提供我的一种视角,在采取现实的手段之后,不妨在心理上放过他们。

  放过他们就是放过自己,而放过自己,是因为我们还有别的更重要的事要做。

  P.S. 本文观点仅代表特约作者个人观点,部分图片来源网络。

  作者

  

  小白

  藏刀于心,显钝于人,以锋策己。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1 参与 1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橙雨伞公益

跨界联合,终止性别暴力

头像

橙雨伞公益

跨界联合,终止性别暴力

742

篇文章

2943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