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故事——不死的秘密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宋文奇

  诡异一幕

  民国年间,离叙州城不远的灵木山上有一座道观,叫古木观。古木观的香火很旺,据说观主永木道人的“道行”很深,一些来找永木问道算命的富人、官员,常常一掷千金。

  但种种迹象表明,永木道人的身份十分可疑。不是吗,道行再高的人,也不可能一直不老呀!可多少年来,永木看上去却一直是七十来岁模样,警方怀疑,现在的永木,早已被“移花接木”,真正的永木道人,也许已经遇害。古木观的道人们,极有可能是一群打着幌子行骗的江湖盗匪。

  为了查明真相,年轻警察甘峻潜伏在古木观做杂工,暗中观察情况。

  几个月来,甘峻发现,永木的卧室里总会传出一种怪异的声响—“橐、橐、橐”。甘峻以为永木在里面敲什么法器,但又觉得不像。永木不让任何人进入他的卧室,甘峻无计可施。

  这天半夜时分,甘峻远远看见永木的卧室里隐隐透出红光,甘峻一惊:难道是卧室失火了?

  甘峻快步跑过去,拼命敲门,屋里却毫无动静。门从里面闩上了,甘峻只得用手指在纸糊的窗上捅开个洞,往里瞧,里面的情形,令他惊骇万分!

  卧室里,一东一西,竟然有两个永木盘腿而坐!东边的这个,两手互叠于丹田,身上正燃着熊熊烈火,而他却似乎没有反应,只是闭着眼念经;而西边那个,姿势动作,与东边那个完全一样,只是身上没有燃烧。甘峻想冲进去,但发现自己此时全身都动弹不了,似乎被施了“定身法”。

  等东边的永木化为了灰烬,西边的永木才停止念经,他缓缓起身。甘峻发现,这个永木目光呆滞,像一具毫无灵魂的躯干,动作也机械得如同木偶。只见他走到灰烬旁,伸手从里面摸起了什么,因永木是背对窗户的,甘峻只看见永木似乎把那个摸起来的东西放入了自己的怀中。刹那间,那木偶一般的永木,动作一下子灵活起来,他用拂尘把地上的灰烬扫成一堆,捧起,走到后窗,把骨灰撒向窗外……然后,永木宽衣脱鞋,上床安寝,像什么也没发生过。

  一只山蚊子“嗡嗡”飞来,盯得甘峻又痛又痒,忍耐不得,他抬手一拍,“啪”,蚊子被他拍死了。甘峻这才知道,自己全身可以动了。

  一间密室

  甘峻想,那个被火烧了的永木,应是真永木,可能他一直被施了什么邪术,软禁在卧室里,并且被逼着做着一件什么事,直到事做完了,失去了利用价值,假永木就放火把真永木烧了。刚才自己全身动弹不得,显然也是中了假永木的邪术。

  甘峻冷汗直冒,立刻趁夜赶回了警察局,并把所看到的情况报告给了局长。局长下令连夜封锁了灵木山的所有通道,等天亮,就动手把假永木及其同伙一网打尽。

  天亮后,局长带领甘峻和部分警察来到了道观前,却见永木已候在观门外,他说:“两位长官,我知道你们的来意了,请两位随贫道到内室一叙,我有要事相告。”说罢,他转身就走,毫不理会面面相觑的警察们。

  局长沉吟片刻,对甘峻说:“好,咱俩就去‘双刀赴会’!”他吩咐身边的副局长:“听到里面枪响,立即率众进攻。”

  甘峻和局长来到永木的卧室,永木开口说:“两位长官,请坐。有什么疑问,尽管问吧,贫道如实相告。”

  局长问:“请问,道长今年高寿?”

  永木不紧不慢地说:“一岁,准确地说,是一虚岁。”

  甘峻心想,这个老道,一定是在装疯卖傻,他忙说:“出家人不打诳语!”

  “贫道未打诳语。昨夜,甘长官你是亲眼所见的……”永木站起身说,“两位请随我来。”说着,他领着两人来到里屋一间密室。密室里有一张木台,台上,摆着一套雕刻工具;地上,有一大堆木屑和两段木头,那木头长约两米,直径约半米。永木指着那木头,说:“这是金丝楠木,通常可经数百年而不腐。”

  局长满脸疑惑,问:“这与你的年龄有关系吗?”

  永木说:“有,两位,请先听贫道念一段经文。”说罢,他“叽里咕噜”地吟诵起来。甘峻只听永木念了几句,神智就开始迷糊,他暗叫不妙……

  永木重生

  恍惚间,甘峻的眼前出现了这样一番情景:路边,躺着一个十来岁的男孩,男孩头上留了一条辫子,似乎是清朝人的装束。他皮包骨头,显然是饿极了。

  这时,走来一位老道长,扶起男孩,喂了他水和干粮,男孩感激地立刻跪拜老道,说:“师父,我要跟着你当道士。”老道考虑良久,便带着男孩上了灵木山。灵木山的古木观中,原本只有老道一个人,现在多了个小道童,老道为小徒取法名“永木”。

  永木渐渐长大,老道却始终不见再老。这天,老道对永木说:“徒儿,为师要云游去了。如果你到四十岁时还无所‘悟’,那就还俗吧。”说罢,他飘然而去。从此,永木就在观中修行,为老百姓做善事。

  永木四十岁时,有一次,他整整闭关七天后,便开始收徒。过了不久,永木叫上徒弟,来到山林深处,找到一棵粗壮的金丝楠木。他们将它砍倒,截成一段一段,每段一人多长,分几次把木头运进住处的密室中。

  从此,永木一有时间,就进入密室,在金丝楠木上敲敲凿凿。日复一日,永木渐渐老了,在他大约七十岁时,那段树干,终于被雕刻成了一个栩栩如生的老道人,面目和此时的永木一模一样。等最后一刀完工,奇迹发生了,那个木头道人,竟然从木台上坐起身来,活了!

  永木走出密室,在蒲团上盘腿坐下,而那个木头道人,也跟着坐在永木对面。永木双手互叠于丹田,念起经来;那个木头道人也跟着念。

  过了一会儿,永木往身上抹了点儿清油,用蜡烛点燃了自己,接下来的情形,就像那晚甘峻所看到的一样。

  肉身永木化为灰烬后,那个木头永木便有了肉身,并当了古木观的观主。春去秋来,这个永木的容貌都未曾变化。直到有一天,他进入密室,也开始雕刻自己的塑像……一切循环再现。

  从第二个活了的木头道人主持古木观起,这里渐渐热闹起来,叙州城里的一个大富商抓住商机,修了一条通往古木观的盘山公路,又在周围建起了一片别墅,不少有钱人住了进来。

  一天,永木忽然发现自己的皮肤开始发黑、溃烂、腐朽,他大为惊诧,自己只有二十多岁呀,他连忙进入密室,开始雕刻。几年后的一个夜里,也就是昨夜,木头道人雕成了,也活了……

  善心永存

  甘峻和局长眼前的画面戛然而止,永木道人叹了口气,说:“两位长官,你们刚才所见,就是我的历史。”甘峻和局长还没回过神,不由地揉了揉眼睛。

  永木继续说:“那年,永木闭关七日悟出—师父为其取法名‘永木’,是要他刻成自己的木像后,转换能量而重生;后来他又悟出—人的心智,大多在四十岁至七十岁之间,是最为成熟的鼎盛期,之后,就会迅速衰退。第一个永木重生的时候是七十岁,那个时候,相貌改变不大了,也就不会引起人们过多的注意。”

  局长问:“那为什么第一个木刻的永木,七十年才重生,而第二个好像只有三十年左右就重生了?”

  永木叹了口气,说:“这些年来,古木观常被达官贵人们的汽车尾气、众多目的不纯的求神者体内的污秽之气所浸润。永木的‘木头肉身’经不起腐蚀,就提前重生了。”

  甘峻问道:“那你从灰烬里拿出来放入怀里的是什么呢?”

  永木说:“肉身在火化的过程中,心脏不化。木头永木把肉身永木的心脏安入自己的胸腔内,才算完全重生。”说罢,永木起身,进入密室。过了良久,不见他出来,甘峻和局长感觉不对劲,推开密室门,已不见永木的踪影,屋中间的地上,留有一堆灰烬……

  这时,进来几个道人,都面有悲色,为首的一个老道说:“师父说,他重生的秘密已曝露,由于体质受损,他的此次生命极其短暂,且无法再次重生了,于是决定把真相告诉警方后,提前仙逝。多少年来,师父可是一直用观中所得的香火钱以及诸多善款,以匿名的方式,资助了许多贫苦百姓啊……”

  甘峻听了,一声长叹,看看局长,脸上也是一副悲切的样子,久久说不出一句话来……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2 参与 2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故事会

国民刊物《故事会》从小看到大

头像

故事会

国民刊物《故事会》从小看到大

1672

篇文章

73491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