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最美户外路线,驴友不该错过的小众美景孟克德古道徒步攻略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新疆拥有极为丰富的地形地貌,高山、盆地、峡谷、冰川在这里都能找到,炎热的吐鲁番和寒冷的帕米尔也都共存于新疆的怀抱中,因此,在新疆有各种不同类型的徒步路线、探险路线。

  也许你熟知美如瑞士的喀纳斯,又或者你听说过艰苦难行的夏特古道,但这一条却少有人走却风景优美,难度适中,同时也拥有着丰富的人文背景,它就是孟克德古道。

  路线:乌鲁木齐 — 217 国道 625 公里处 — 乌兰萨德克河谷 — 苦杨林 — 天湖 — 门克廷达坂 — 孟克德河谷 — 出山口处的 315 省道 — 乌鲁木齐

  徒步时间:5 天左右

  线路难度:中等偏上

  线路长度:70 公里

  适合时间:7~10 月都适合前往,10 月初为最佳季节

  历史背景

  在西汉初年,原居于我国河西走廊敦煌一带的乌孙人因为迫于匈奴的诱逼而西迁,沿着一条鲜为人知的通道进入天山腹地的伊犁河谷,赶走了因为同样原因而迁移到这里的大月氏人。从此在这块肥沃的河谷草原上繁衍生息,成为了当时西域 36 国之一的乌孙国,这是我国古代民族迁徙史上的一件大事。而今天我们要推荐给大家的孟克德古道,就是当年乌孙人西迁通道的一部分。

  20 世纪70 年代中,沿着这条古道修建了国防战备公路,原本作为独库公路伊犁段前身的公路,后因自然条件恶劣等原因被废弃,直到现在古道上仍能找到明显的公路痕迹。

  自然看点

  孟克德湖:这个呈现为梯形的高山湖泊海拔 2808 米,由于早年的自然灾害而形成。大约在 19 世纪末,尼勒克境内依连哈比尔尕山范围内发生了强烈地震,地震导致山体滑坡、碎石滚落,促使孟克德沟谷内两座山之间狭小的空隙堵塞,从此因常年积雨水和雪水而形成了地质灾害湖。

  天湖(乌兰萨德克湖):湖面面积很大,海拔约 2320 米,湖两边是海拔 3500 米以上的高山,湖泊内有许多枯木耸立,显现出颇为诡异的景象。

  奎屯河:奎屯河的河水是依连哈比尔尕山中段北侧积雪融化而成的,水量大且波涛汹涌,河床内有很多的巨石,河谷上生长着大量苦杨,每到秋季满眼金黄,衬着湖水和河水,景色异常壮美,是个让摄影师舍不得走的地方。

  孟克德达坂:海拔 3495 米,也叫“门克廷达坂”。它是依连哈比尔尕山最高的达坂之一,常年积雪,道路险峻,雪豹等珍稀野生动物时不时会在附近出没,上达坂前在群山之间有一处凹地,可以在这里稍作休整。在这里四顾群山,非常险峻。

  独库公路:独库公路深入天山腹地,纵贯天山南北,一半以上的道路在崇山峻岭、深山峡谷中穿过,很多地段都是“猿猴欲度愁攀援”的飞绝险境。独库公路全程需要翻过四个海拔 3000 米以上、常年积雪的达坂,跨越五条险恶的河流,穿过三条高山隧道。

  

  这条古道,千百年来淹没于美丽的天山之中鲜有人涉足,幽秘寂静,风景如画让人流连往返。从乌孙人的西迁到 20 世纪 70 年代中期,多名战士因修筑道路而在此献出了年轻的生命……

  “美丽得如此忧伤而恬静,曾经怎样的繁茂葳蕤,曾经怎样的无声挣扎,都化作如今永恒的沉寂。把千年的心事化作一道苍凉的风景,幻作生命的活化石,与水相伴,却终究枯萎,只留下孤傲的精神等着你来诠释……”乌兰萨德克诺尔 —— 这是一个位于新疆乌苏境内的高山湖泊,蒙古语中乌兰意为“红色”,萨德克意为“岔路口”,诺尔意为“湖泊”。而我们户外人则亲切地赋予了她另一个美丽的名字“天湖”。

  作为领队的胡狼和我,再行前查阅了一切有关于孟克德古道的资料文献,在了解的同时我更被其厚重的历史底蕴与沁入心扉的美一次次牵引着与心灵发生碰撞。一个人的生活很容易就会感到孤独,伤感也就莫名袭来,伤感时需要出口,恰恰天湖的美又是如此忧伤而恬静。

  线路攻略

  概述:从乌鲁木齐乘车出发,经奎屯、独山子至 217 国道 625 公里处,行车约 350 公里,时间 5~6 小时。从这里开始徒步,前往奎屯河交汇处(距独山子 75 公里),沿奎屯河逆流而上,上行直线距离 22 公里到达海拔 2320 米的天湖。绕过天湖,继续沿奎屯河逆流而上,翻越海拔 3495 米的门克廷达坂。沿孟克德河谷而下,到达直线距离 40 公里以外出山口处的 315 省道,抵达徒步终点。乘坐接应的车至尼勒克,再乘卧铺火车返回乌鲁木齐,第二天凌晨到达。

  

  D1:乌鲁木齐 — 217 国道( 625 公里处)与奎屯河交汇处—乌兰萨德克河谷—苦杨林(海拔 2150 米),徒步 8 公里。

  从 217 国道 625 公里处下车开始徒步,徒步的起点在独库公路奎屯河谷的一个台地上,距离河谷高约 50 米。向下游走 100 米不起眼处有一座简易木桥,一条很窄的马道像飘带般挂在对岸百米高大面积山体滑坡积满碎石的面上,湍急的奎屯河水在桥下翻滚着咆哮,过河后沿着乌兰萨德克沟北岸逆流而上。

  两公里左右,正式行进在了乌兰萨德克沟谷。走进河谷,我的世界变得纷乱繁杂起来,一种与生俱来的神秘和困惑,让我对峡谷里的一切,对孟克德古道里的一切充满好奇和遐想。

  鱼贯前行,依次沿着三岔口滑坡路段上的马道小心翼翼逆流而上,不时会有新的山体滑坡再次无情地将马道剪切成段,碎山石从陡峭的山顶倾泻至底,我不得不用工兵锹铲出新的落脚点,回头看看身后的队员渐渐跟了上来,我便甩开步伐继续前行。

  河谷时宽时窄,基本没有台地,山体的崩塌滑落使马道忽高忽低,时有时无,就是在宽阔河床上的苦杨林里也都布满了崩落的石块,沿途不时可以看到当年修建此路时的砌石,偶尔还能发现钢钎、木桩。一路走过,我们看到了时光流转的印记,历史并没有弃我们而去。

  因海拔在 1800 米 ~ 2300 米之间,所以河谷内植被较多,河两岸路两旁有不少野枸杞、野刺梅和骆驼刺,但绝大多数是苦杨夹杂着些白桦与河柳。苦杨,界乎于胡杨和白杨之间,不成材,没有胡杨耐干旱。虽然路上仍有许多右侧山坡上滑下来的块石硌脚,但我们艰难的行程已充满了诗情画意。河谷里的苦杨林基本保持原始状态,美不胜收,在距离天湖约 10 公里处有一片开阔的苦杨林,地势平坦,作为第一天营地。

  

  D2:苦杨林—天湖,徒步 10 公里。

  早 9:00 向天湖进发。继续沿着乌兰萨德克沟北岸逆流而上,一路慢坡。晨雾的最后一缕纱还未褪去,乌兰萨德克河谷被淡淡的烟雾笼罩,如此的幽静而神秘。拉开帐门,清新的空气夹杂着一股清冷的风瞬间摄入心脾,裹着睡袋,点燃一根烟,静坐在帐门口守候着天一点一点变亮。

  走路亦是欣赏风景,体验跋涉后带来的畅快,也更多更纯粹的是属于个人的一种情怀。河谷宽阔时,我们穿梭在林隐蔽日、郁郁葱葱的苦杨林中。河谷窄时,就把马道挤到山谷的坡道上,让人有些跌跌撞撞。这里的山,这里的水,这里成片的苦杨,已经深深地迷住了我们行走的步履,在不知不觉中,它沉默着逼近我们,仿佛已感觉触摸到了天湖内心的深处。

  就这样走着,一个转弯,还没来及准备,天湖便充斥了整个眼球,如此静谧,一点点声音都会激起阵阵回音。于是,常常在心里憧憬的一场与天湖的相遇,就这样忽然地谋面了,像一幅至美的画卷,错落有致,精心的着色,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湖泊呈东西向分布,东西长 2200 米,南北宽 400 米,最深处为 60 米。

  4 ~ 5 个小时就到达天湖东岸,顺着天湖绕到北岸前行 500 米到达一个较大的支流,这也是天湖的西岸。支流是由木呼尔阿尔次塔沟流出的,虽然水流量较大,但由于是流入湖口水深较浅,可以轻松跨越。今天就在天湖扎营、腐败、摄影,有充足的时间欣赏美丽神秘的天湖。

  D3:天湖—河边小木屋(海拔 2768 米),徒步 15 公里。

  出了天湖,河谷依然狭窄,两侧山体依然陡峭,河谷里的树林时疏时密,西岸苦杨林越发茂密,大部时间在树林穿行,马道在其间穿行,这是一条较原始的沟谷,虽然马道时上时下地变换着,但绝对海拔不高,而且上升非常缓慢,感觉不会太累。前行约四公里出了乌兰萨德克沟进入冬德萨拉夏牧场。沟谷的树木原生态地生长和枯死,满地都是倒伏的枯树,被雷电击倒并半烧焦的老树粗得几人也抱不拢。上行六公里,河谷大开,两侧山体像喇叭口一样向远处退去,眼前出现了一片开阔的坡地,水草丰美,植被丰富,已然又是一个纯天然的夏牧场。而河谷此时也一分为二,一个西南方向,一个西北方向,我们的方向是西北方向的主沟。

  沿着幽静的湖畔山腰马道行走,忽然有种时空错位的错觉,如不是亲眼所见,很难相信,荒凉的古道之中竟会隐藏着这般秀色。一步一景,一步一心情,湖水清澈,水质冰洁,孤傲的苦杨裸露在彻骨冰冷的水面,铿锵有力。曾经怎样的葳蕤,曾经怎样的挣扎,如今都化作了永恒的沉寂与忧伤。当我带着同样的忧伤沁入她苍凉的禁地,唤醒的却是我最深沉的记忆,脆弱的灵魂被敲击,颤抖着深深滑进深幽的湖底。

  继续沿着北岸的老 217 国道前进八公里会出现一个大的三角河谷,谷中有几个牧民的房子,我们向西跨越一条小的支流扎营,营地地势平坦,抓在小木屋显然更加舒适。

  

  D4:河边小木屋—门克廷达坂—河谷拐弯处,徒步 18 公里。

  收拾好行囊,早 9:00 出发,方向西南,队伍向河道边赶去。唯一过河的一座简易木桥很隐蔽,在一所牧民木屋的下方。过桥后上升开始变得剧烈,离老 217 国道有一百多米的海拔,很陡,没有明显的马道,只能选择 Z 字形向上。拖的、拽的,有些人则手脚并用,耗时近 40 分钟,全体队员踏上老 217 国道。

  行走在老国道上,虽然海拔不断上升,路面却好走很多。此时我们已进入门克廷萨拉峡谷了,河水在谷底轰鸣,行进约 5 公里,到达漂亮的门克廷冰川。

  在此我们要西拐去,上升也变得更加剧烈,前行不远就可以看到门克廷(孟克德)达坂,上面一条漂亮的冰墙远远就能看到。海拔 3495 米的门克廷达坂也是乌苏与尼勒克的分界达坂,这是此行中唯一需要翻越的一座达坂。剧烈的上升让队员们开始变得气喘,走走停停,一步一歇慢慢地向达坂靠近。站在达坂顶端,看着天空中那些色彩美丽和变幻如梦的云彩,感受着自然的无穷魅力,任清风拂过脸庞,一时间,之前付出的一切艰辛都是那样地值得。

  翻过门克廷达坂后,牧民也多了,苍凉的古道也渐渐有了生气。一路下坡,行进约 10 公里到达两条河流在此的交汇处。交汇处有个大石头高约 5 - 6 米,此处就是第四天的营地。两河交汇处的桥下还有一处温泉可以洗浴。时间还早,可以向西北 2.5 公里处去看孟克德湖(海拔 2800 米),晚霞映衬下的孟克德湖异常美丽,清澈的湖面荡漾着一圈又一圈的涟漪,四周的环山倒映在湖中,在晚霞映衬下的孟克德湖同样的妖娆迷人。

  

  D5:河谷拐弯处—孟克德河谷—出山口处的 315 省道,徒步 20 公里。

  早 8:30 出发,沿老 217 前行,道路情况很好,越野车可以行进到此接应,远处的两侧山体依然陡峭,山谷两侧的坡地绿草依然,河水也变得温柔起来,不再喧哗。踏进蕴含出 19 条溪流的孟克特草原,眼前的世界明亮而广阔,四周的绿色如诗如画。但远退去的两侧山体依然陡峭,河水却变得温柔起来,不再喧哗,蜿蜒曲折像随风飘扬的丝巾,飘向远方。

  五小时后就来到了 315 省道上,唐布拉草原上牛羊马成群,水草丰美,是天然的大牧场和著名的天山百里画廊。远远地望见前方有个蒙古包,快步奔了去。在即将告别孟克德古道踏上回程时,马奶子我可不能忘了喝。看到我们到来,牧民热情的邀请我们进去,品尝火炉上正大锅煮着冒出浓浓香气的马奶......

  到达终点与接应车辆会和后,乘车到达尼勒克县城把酒言欢,饭后继续乘车前往尼勒克火车站换乘回乌鲁木齐的火车返回。

  后记

  

  心灵需要释放,需要朝暮的露水滋润心田,而不是被城市的霓虹闪烁了双眼,就像碗中的奶茶,温厚、质朴、纯真,散发淡淡的馨香,日久天长。它没有华丽的高脚杯去盛装,没有烛火的光环去烘托、更无法协奏出小提琴的悠扬。而我也无法装扮成一个燕尾般的绅士,因为我深深地懂得:刹那间飘坠的火花更能灼痛心灵,在划破午夜的幽暗之后,转瞬即逝,犹如流星,终究成幻成空。

  春的暖,夏的绿,秋的黄,冬的雪,四季如此和谐的在孟克德古道上共存着,动荡而宁静,起伏而平和,残酷但却美丽。带着疲惫的行色,我只能粗略地勾画出一个隐隐约约的孟克德,一个充满着美丽忧伤而且幽幻的秘境。

  小提示:

  1.每年 11 月至次年 5 月间,达坂上的积雪很厚,如穿行必备踏雪板;

  2.此线路最大的风险是陡坡横切,建议有恐高症的人放弃此线;

  3.山区内多雨,防水服装和徒步鞋必备,山区昼夜温差大,御寒装备必备;

  4.建议跟熟悉并走过此线路的专业领队或当地向导成行。

  5.全程无补给点,出行请准备全套露营装备和 5 天餐食。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2 参与 2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户外帮

中国首家户外旅行出行服务平台

头像

户外帮

中国首家户外旅行出行服务平台

3814

篇文章

14909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