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坝截流前全程徒步长江三峡,如此难得人生经历,中国有几人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大家好!下面为您带来精彩资讯!

  说明:所介绍的徒步三峡是2003年三峡大坝截流前的经历,非常珍贵。因为当时走过的路和见过的物如今都已沉睡在水下。唯一遗憾的是,文中照片全都是从我当时使用的模拟摄像机上截屏下来的,效果很差。

  2003年1月18日,我(本博博主老鼠皇帝)从西陵峡的石牌开始徒步三峡。归来后将歌曲“三峡情”的歌词改写如下:

  三峡路,三峡人,

  三峡路,三峡人,

  路难行人英雄。

  远古栈道穿云过,

  红桔串串满天星。

  万舸千帆江中游,

  徒步驴子结伴行。

  路如蛇,人形影,

  恰似游龙下天庭。

  三峡水,三峡云,

  三峡水,三峡云,

  水浑厚云淡清。

  水拍石壁涛声起,

  云绕峡谷歌不停。

  阳光映得彩虹飞,

  风催万川共泻倾。

  水温柔,云有情,

  胜似酣眠慈母胸。

  古往今来,多少文人墨客穷尽才学,把个三峡风光描绘得美轮美奂;更有无数当今徒步驴子,把行程中的险恶艰辛形容得如临噩梦。我仅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叙一叙三峡的景、三峡的人、人间的情。

  序曲: 浪漫的前奏(西陵峡)

  1月17日晚22时,我乘飞机抵达武汉,18日中午乘大巴车从武汉去宜昌。在宜昌汽车站,我与特来接应的宜昌网友随风不约而同认出了对方。在随风的指点下,我马不停蹄赶往黄柏河码头,搭上了一条开往石牌的机帆船。

  上岸后沿长江快速上攀,快走到当阳头二组时,我追上了华中理工大学的一对青年教师L和W(新婚伴侣),皆大欢喜。午后16时,我们到达当阳头二组,当晚住在张正明家。

  

  (图为张正明夫妇)

  张家一家四口,一子一女,两口子一看便是那种老实巴交的庄户人。我和张家小女儿比赛踢毽子,帮他嫂子劈柴,口中不停地吃着树上的桔子,喝着山泉水泡的自产绿茶,大口大口呼吸山中清新的空气。

  晚饭极为丰盛,八菜一炉:腊鱼肉、腊瘦猪肉、腊肥猪肉、腊肠、炒花生米、炒雪里红、炒藕片和自酿臭豆腐,打边炉用腊肉骨头煮汤,菜有萝卜块儿和白菜片儿,酒是自酿高粱白酒,主食是木柴火大铁锅蒸的大馒头。总之,100%自产,100%绿色食品。我等三人如饿虎扑食般大开吃戒,全没了大教(我也曾在大学教过书)的斯文模样。

  晚饭后,大家进到另一间屋内,围着灶火团坐夜话。那灶是石砌的,上边架起几根木头,挂一把燎得黑黑的大铜壶,没有烟囱,因为棚顶挂了足足有四头猪的腊肉,需要不停的用烟熏。

  围炉身心暖,正是聊天时。

  张家有桔林三亩,年收入7000多元;每年卖猪5头左右,收入5000余元;卖羊约30只,收入7000多元,年总收入2万多元,算得上殷实人家。除主食外,肉菜一律自己,白菜萝卜人吃加喂猪鸡,无需再买饲料。人禽粪便制沼气,沼气作燃料,沼气渣作肥料和杀虫药,形成了一个完整的生态循环。

  那晚我们聊得极为融洽。我用了20多分钟用摄像机拍摄这一过程,L和W硬是在8菜一汤过后又吃光了5个烤红薯!

  睡前,我来到外面。冬夜的西陵峡没有水声,没有虫鸣。静,万籁寂静,犹如地球进入了冬眠。

  第二天吃完早饭一算账,连吃带住每人只收10元!主人还给我们装了很多桔子路上吃。天哪,不可思议!

  临行前,我在徒驴留言簿上欣然命笔:

  当阳无古道

  张家有热肠

  我们往下走了约一小时后下到长江边。据说此处下游的古栈道如今深睡在4米水下,一旦三峡大坝开始蓄水,下游水位下降,这段千年古栈道就会重见天日。

  

  (图为当阳古栈道)

  往上登上数级石阶便是当阳古栈道。除一处又陡又窄和部分地方芦苇茂密没人外,路还算不太难走。

  11;30分到南沱村,我们在路边一马姓大嫂家坐下喝茶,热心的马嫂还打电话为我们叫来一辆面的,开上海拔1000 多米的黄牛岩去看正在施工的三峡大坝。可惜,因雾大没能看到三峡大坝全景。

  晚9;30分,我们乘船抵达巴东县城,住下。

  奏鸣曲: 艰险巫峡路

  全长193公里的三峡,巫峡以幽深秀丽闻名,全长近50公里的巫峡路段也是三峡中最险、最难走的一段。因此,很多行者都是从巴东先乘船去培石,然后走培石至青石那段约14公里相对好走的路。

  但,那决不是我的选择。

  1月20日早8时,我们三人乘车来到巴东沙砖厂码头,从这里开始全程徒步巫峡。

  9;40分,遇到一长约40米,坡度约50度的光滑石壁。在摄像机镜头中,我看到L和W四肢并用,全身紧贴石壁缓缓行进,稍一不慎就会滑落江中。我自己走过后也是浑身热汗,乃惊险所致。

  

  10;20分,面前出现一凿于峭壁之上,高约十米的石阶。难就难在从我们脚下到第一阶间的高度超过2米,中间仅有一直径约1厘米的小洞,可将食指插进作支撑,在侧壁上有一个月牙形仅能容1/4脚掌的落脚点。W个子矮,无论如何上不去,最后是被L硬拉上去的(如上图)。

  当我们在峭壁上攀援时,底下长江上恰好有一上水客轮路过,船上数百人齐集左舷向我们挥手狂呼。不知为什么,我竟产生了英雄般的感觉。

  11:30分,太阳转了出来,我们也来到了火焰石村。路边有一刚被放倒的桔子树,三人围上去一阵鲸吞,顿觉饥渴全消。前边是链子溪(与长江垂直),我们必须找船渡过。来到山上一茅屋前,一谭姓男子告诉我们,这里原有的几户居民已迁走,如今是他个人投资在山上种了50亩黄姜(中药材嗯)。

  没了居民, 只好等路过的船。我们略喝了些茶,带上工人们送的桔子返身向下,到江边等候船只。

  

  (图为老向)

  14时,我们登上了去楠木园的船,15时抵楠木园,住进了闻名网上的移民旅馆。说到镇上这家唯一的旅馆,得先谈谈它的老板向家雄。老向今年46岁,在长江上开过8年船,后来作建筑包工头,三峡工程让他走进了旅游业。他用国家补贴的8万元移民款,再添3万元盖起了这座二层小楼,为徒步三峡者提供住宿服务。

  老向不是那种唯利是图的商人,在他家住一晚只需10元,早晚两餐共15元。我们那晚吃的是长江鲶鱼火锅,配菜有自产白菜、萝卜和粉丝,另有自制白酒或啤酒任选。那是我记忆中最棒的鲶鱼火锅。老向告诉我们,他最多时一天接待过90多人。这种情况下老向会把大家分散到邻里家中住,但价格由他统一定,吃饭则一律在他家,以防客人遭宰。对于学生,有时老向每人只收5元。

  美餐之后,我提笔在徒驴留言簿上提了如下两句:

  巫峡云间路

  闲驿楠木园

  写时我考虑也许应该这样形容:

  艰险巫峡路

  腐败楠木园

  一期移民之后,楠木园镇的中小学均建在三峡三期工程淹没线之上。按最新的移民规划,它们仍要搬迁。移民计划几经修改,如今已从仅考虑简单生存过渡到了可持续发展。最终,楠木园将只留100人,负责照管生态林, 国家会适当给与补偿。

  第二天早8时,我们准时出发。楠木园--培石段全程45华里,是三峡最险最容易迷路的一段路,经老向介绍,我们花80元请了经验丰富的当地人杨恒波作向导。

  9:30分开使零星小雨,我们来到一个名叫鳄鱼背的地方。老杨说有些徒步人因迷路而不得不在此乘船去培石或青石。

  10:40分走到了杨家坪码头,老杨说70%多的徒步者因忍受不了危险和疲劳而放弃徒步,在此登船前行。

  

  行进中共见到三处当年纤绳在巨石上勒出的凹痕(如今都已经沉睡在水下了),那是多少代苦难的纤夫们在如此艰险的栈道上写下的历史啊。常言道:水滴石穿。天长日久,软软的纤绳也能将坚硬的石头磨成粉末,想象一下拉纤者的肩膀吧。

  老杨当年也拉过纤,他告诉我们纤绳是用竹子皮制成的,直径约1.5厘米。到80年代,拉纤就被大马力机动船所取代。

  11:40分,我们走到了石柱子。老杨强调,80%以上的徒步者都会在此放弃,因为剩下约6.5公里是最最难走的一段。

  继续前行,我们必须脱掉鞋子,高挽裤腿趟过一条宽约10米的小溪,那水真的是刺骨的凉啊。

  

  (图为本博博主老鼠皇帝徒步巫峡)

  再往前走几乎看不到路,浓密的灌木没人深,必须以双手开路,脚下只有脚面宽,往外就是峭壁。最难受的是茂密的荆棘,我的脸和双手处处可见划痕。落在后面的L和W因看不到我们而不断呼喊,让我们等等。我用手表测算了一下,我们平均进度还不到1公里/小时!

  15:40分,老杨告诉我们距培石还有不足1公里的路。然而,艰难尝试了多次后,老杨沮丧地说:“太难了,即使能走过去,也只有我们俩(指我和他)才行,你们(指L和W)是绝对过不去的。”

  没办法,我们不能丢下他俩不管,只好放弃。功亏一篑,我当时好想哭。

  无奈,我们只好小心翼翼地下到江边。手机没信号,能否遇到船只能听天由命。大家都渴得难耐,毫不犹豫地都喝了长江水。老杨说“江水自有百草药”,这让我们略感安慰。

  17:50分,终于遇到一条小船把我们载到了培石。

  分手时,老杨在我的日记本上写下了如下一段话:

  “21号我给他们三人当向导,他们走得很好,能吃苦。他们是我当向导带路走的第二远的路,到培石只还剩下800米”。

  培石聚财宾馆的老板姓袁,27岁,老板娘是个水灵鲜亮的川妹子,两口子为人极为和善。5年前政府发给他们5万元移民款,他们又贷款盖起了这座约300平米的家庭式旅馆。小袁告诉我,培石新镇是从老镇上撤2公里建的,有大约1000多口人、一座小学,多数人靠做小生意为生。

  22日早8时,我一个人开始向徒步向青石进发(L和W以前毫无徒步经历,疲劳至极,决定乘船到青石)。好心的袁老板一直把我送到去青石的岔路口。

  头天晚上雨下得很大。不多时,我全身已被路边灌木和脚下杂草上的水打透。

  9:10分,看到路旁一个半圆形石洞,里面用石头压满了徒驴们的留言,最近的一条是去年12月28日留下的。我自忖:如今培石-青石的“无独桥”已拆,我大概是前无古驴,后无来驴了。那些自称驴妹驴弟老驴小驴的都该嫉妒死我这头胆大妄为的King驴啦。

  9:50分,我来到“无独桥”下。桥已于数日前彻底拆光,我只好屁股着地,沿着70度坡度的巨大石壁蹭下江边。江对岸系着一条小木船,显然是用于临时渡人的。

  向对岸喊了几声“老乡帮帮我”后,见一人同我一样蹭下对岸船边,解缆把船放了过来。

  船夫姓杨,64岁,脚上的一双黄胶鞋破烂得不堪入目。

  1分钟的横渡我付了5元。

  上岸后继续前行,于11:20分到达青石。我走进宋清贵家,宋妈妈给我煎了三个鸡蛋,就着干萝卜条咸菜我吃了一大碗泡饭,漂亮高挑儿的宋家二儿媳还主动为我洗了湿透的衣服。

  

  在宋家屋顶平台上,我怀抱宋家三岁的漂亮小孙女(上图),以对岸高耸的神女峰为背景,让人为我拍了个特写,之后又匆匆赶去神女溪游览。

  从神女溪方向看神女峰,只见两位长裙触地、身形苗条的神女迎风而立。午后的太阳照得她们全身金光四射。

  近旁是另一座名为“锚顶峰”的双峰。是否寓意着善良的神女向过往船只赠送巨锚,使它们能在狂风巨浪中稳如磐石呢?

  16:20分,L和W乘船赶到青石,我们三人再次相聚,包船共赴巫山。临行时我要付午饭钱,被宋大妈坚决拒绝。质朴和真情让人动容,终生难忘。

  至此,巫峡全程结束。

  轻松的快板:轻取瞿塘峡

  1月23日,我们乘船游览小三峡,沿途看到了神奇的悬棺和大宁河独有的小猕猴。最令我震撼的是船行途中,山里孩子们穿着短裤(包括女孩子!)在几乎齐腰深的河水中奔跑着向游客乞讨的景象。真希望三峡工程也能给生活在长江支流山区里的人们带来福音。

  游小三峡的另一收获是让我遇到了新同伴X和Z,他们是南开大学的两名应届毕业生(情侣),此时是放寒假回云阳县老家。听了我的经历后,他们立刻决定第二天与我一起徒步瞿塘峡(我游小三峡那天,原来的同伴L和W仍在巫山的酒店里歇息,L拉肚子,须打针吃药。)。

  1月24日早8时,我与X和Z三人乘船从巫山县城出发,10:30分在大溪北侧信号台下船,开始徒步瞿塘峡。

  

  瞿塘峡素以险峻著称,因修缮和保护得好,加之沿江绝壁重重、奇峰比比,这一段仅长8公里的的古栈道被称为黄金古栈道 。我们三人边歌边行,走得极为愉快轻盈。

  午后13时开始下雨,我们也接近了徒步三峡的终点-奉节白帝城。到得赤甲楼下,眼见无人售票检票(门票50元),我们便产生了偷关夺隘的念头。我踏察了一下,发现紧锁铁门的边墙虽然一侧是绝壁,但墙厚只有30 多厘米,我和X可双手紧夹墙壁跨过。于是X先行只身过去,然后把大家的背包一一接过,再把Z拉过去。

  

  站在赤甲楼后面的山头上回头拍摄著名的夔门(如图),可见一巨大V型石门雄踞于长江之上,左侧赤甲楼上两门铁炮封锁狭窄的江面,俨然是一夫当关,万夫莫过。

  终曲

  1月25日14时许,我乘坐金山号水翼飞船,在茅坪转乘豪华大巴抵达宜昌九码头。驴友随风把我接到饭店用餐,并告诉我她一位在中学教语文的朋友看到我写的“走进雅鲁藏布大峡谷”和“遇险纳木错”两篇文章后一定要见见我。

  不一时,那位小余老师就到了。我们畅谈了一番西藏,我又把自己徒步三峡的经历及注意事项作了交代,供她们春节后徒步时参考。晚饭是她俩在宜昌国贸大厦6楼的自助餐厅请我,其丰盛美味自不必说。随风还帮我只花310元买到了26日飞返深圳的机票(比火车硬卧还便宜100元!),并亲自把我送到了距市区40多公里的三峡机场。

  候机期间我打开手机,看到了很多驴友的短信,有问候、有询问,也有关爱和祝贺。其中一位深圳朋友的短信颇为有趣:

  月色浓浓如酒,

  冬风轻拂残柳。

  雪花飘了许久,

  你在何处奔走?

  感谢您的阅读,请您关注,转发,评论,更多资讯与您齐分享!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0 参与 0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天乐观影

影视娱乐

头像

天乐观影

影视娱乐

1691

篇文章

742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