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现代西游集,第二期图文连载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自创自绘一部系列小说,借西游之名,叙当代人文故事,文中具体年代不详。

  中间涉及到不同国度和不同专业领域,担心读者迷惑废解,遂加入括号批语

  以解释补充。

   书画客

   后现代西游集

   之义海情天

  

  

  3.故人

  猪郎找到了码头管理处值班的安保人员打听志空的情况。

  “你好,我是之前兜售玩具小孩的兄长?非常抱歉,给你们造成不便了。请问他现在在哪里?我马上带他去缴罚款。”猪郎着实有些心疼钱,但现在只想尽快了结问题然后出境。

  “那小和尚鬼机灵得很,我们一队人都没逮住他,他躲到航母的甲板上面去了,我们在上面转了几圈都没找到他。现在游览的时间已经快结束了,你可以等人员清场时,在出口处等他,一个小孩子就不必缴什么罚款了,找到人后看紧些,可别让他乱跑捣乱了,过会这里有大型活动要举办的。”保安说着就指了一下航母的入口阶梯。【真实的航母大得像迷宫一样。】

  “谢谢您!”猪郎感激地说。

  猪郎按照保安的指引,一路挤过人头攒动的游客,颇为费劲地摸到航母入口的台阶处,仔细的打量了整个周遭场地,地方太大人太多,竟一时之间不知道从何找起。思量了一下,还是保安指引得当,贸然上航母甲板去找一个小孩,会很困难。于是他决定守在了登舰的入口处,等待开放时间结束,然后人群下船的时候找到志空。【我们工作时,有时候笨办法往往最有效,只因实施容易。】

  现在还未到结束时间,已经陆陆续续有游客下船了,猪郎一直死死盯着入口的舷梯,唯恐志空跑出来,他没有看见。一想到通行证只有24小时时效,就不由的心急起来,于是他拼命地肉眼扫描着上上下下的每个人,希望尽快把这个小鬼找到,然后立马走人。【当过上班族,都能理解。早晨上班的路程,时间逼人时,一分一秒都让人揪心。】

  人海寻孩未果之际,不远处一闪而过的背影却形同惊魂梦魇,入了他的眼。【活见鬼。】

  “怎么可能……怎么会……是他!”猪郎大惊失色,不是因为找到志空,而是看见了一个身穿长衣的男人,夹杂在一伙登上航母甲板的人群中,面容不是很清晰,还戴着帽子。

  “怎么是这个人!”猪郎惊讶之余手心冒出冷汗来,霎时间他脑海中闪过多个画面。

  “他怎么会在这里?”猪郎平复了一下心情后自问。突然想起了貌月的车载播报的内容有囚犯越狱,已潜逃至本市的内容。想到这里,他立马起身找到码头附近的一处老式公共电话亭,赶忙拨通了警讯台的电话,时不时的还张望一下入口处。【两人说得是同一人吗?】

  此刻,一个红色的身影,驾着摩托车飞驰在山脊公路上面,两旁的花草山石极速地被抛向身后,带着一路轰隆隆的马达声,响彻四周。

  “这里是巡逻总台,请问貌月警官方便方便通话吗?”忽然机车上的通讯灯亮起。

  “方便的,请讲。”貌月减速靠边停下车。

  “有一名自称是你线人的男子,说有罪犯的情报要通知你。自称叫猪郎……”

  “谢谢,请转接过来。”貌月说。

  巡警通讯台进行了语音转接。

  “貌月警官么?关于之前了解的越狱罪犯,我有线索,已经看到他本人了……”猪郎急忙地拼凑着关键字。

  “您确定?!”

  “千真万确。”

  “好吧,您等在那里,我马上起到现场。”貌月满脑子充满疑惑。但毫无疑问,答案就在不远处的海岸边。她极速转向掉头赶往码头。同样是一骑绝尘,只留下引擎的轰鸣响彻山谷。

  猪郎打完电话后匆匆回到岸边,还是紧紧的盯着航母登舰舷梯。

  过往的岁月以及他不愿意想起往事,如同幻灯片电影在脑海中放映。时不时地拽紧了拳头。

  也不知过多久,只听到尖锐的刹车声“嗤”的一声,刺破了他的思绪。

  还未等猪郎回头确认,貌月就一个箭步到了眼前。【初入职场的实习生都是这样,总是急于表现,但也容易出事情。】

  “囚犯在哪里?我都还没有收到监狱方面的完整影像资料,您怎么知道囚犯长什么样?您确定没有认错人?”貌月激言厉色地问。工作过度投入时,她总是无法稳定地把握情绪。

  猪郎看了貌月一眼,现在这个有些严厉的她跟一个小时以前的判若两人。

  “他就在上面,从上舰起就一直都没有下来。至于是否确定…… ”猪郎看着偌大的航母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继续解释。

  “有什么赶紧说啊……”貌月急得有些不耐烦了。【礼节全无。像不像泼妇,不顾一切,只为眼前目标,还是说太年轻了些。】

  “好多年了…………曾经……记得入狱报道时…………我有什么不周到的地方?他会亲自教导我狱中的规矩,承蒙他照顾,我身上隐隐作痛的旧伤就是拜他所赐。这个人曾经是我在少年监狱的同窗……狱友,算是狱友吧!后来在少年监狱里成人礼仪式会上,我和他又被转入了同一座成人监狱。我怎么会认错!就是化成灰我也认得出!”猪郎望着航母回忆起往事。【极黑暗的历史戏码。】

  貌月听完这个惊天大雷,活生生被震住了。难以置信的是眼前这个有些老实巴交,反应还有一些迟钝的男子居然坐过十年大牢,而他却只字未提。尽管他们之间相识并不久,但这于她脑海中的固定印象相去甚远。

  “你,少年监狱……曾服过刑,十年!是重刑…………你犯过什么案子?”貌月既惊讶,又好奇,而且还职业本能地追问。【只是职业本能的同情。】

  “陈年旧事了…………说来话长,也不是什么光彩的历史………”猪郎明显不想多谈。【心头在滴血。】

  双方都沉默了一阵,貌月才意识到刚刚连续抛出的问题有些莽撞。

  还好这个时候码头广播声突然响起,打破了这场尴尬与难堪。

  “现在已经临近闭馆时间请所有游客准备下船,下船时请看管好您的随身物品如有疑问请及时联系安保人员,谢谢您的配合。”【广告的插播,有时候也不一定是坏事。】

  “好了,您不愿意说也没关系,别哪天你再犯案栽倒在我手上就行。那我们先筹划下怎么逮捕罪犯,就像之前那样……。”貌月意识到气氛有些紧张,想轻松下氛围,半开着玩笑地说。【蹩脚又冷场的笑话。】

  “嗯。”猪郎好似还未从刚才的气氛中回过神来。【似有精神抑郁症。】

  “一会儿您先上舰找到那个小沙弥。我来联系当地的治安警员协助抓捕囚犯。”

  “好的,按照您的安排办。”猪郎提振了精神回答。

  貌月回到摩托车旁,正准备召唤附近的警员时,码头上的广播又响起了。

  “现在收到纺织工业部惊喜消息,本舰即将举行时装工业博览会暨时装模特大赛………军方全力支持………即刻启动……史上最严安防已就位……”【时装展跟航母风马牛不相及?又是什么情况?】

  听清了其中几个关键词,貌月脑子里又是“嗡”的一声雷响。

  1.图解:画了大概,加了细节,但总觉得哪里不对。

  

  2.删除一部分后,重新修正透视,这下顺眼了。

  

  3.加了天空和云,海岸等,差不多了。

  

  4.最后修了下边边角角,夜已经很深了,收笔了。

  

  注明:图文皆为原创,若无授权请勿转载。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4 参与 8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书画客

原创一部插画小说

头像

书画客

原创一部插画小说

2

篇文章

12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