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冬流血上市,股价持续暴跌,蘑菇街“她经济”模式失宠资本?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文/陈莉 审校/李俊慧

  “89.65%”。

  这是有国内“她经济”概念股之称(自称“中概科技时尚第一股”)的蘑菇街,在美国纽交所上市以来迄今为止最大的跌幅值。

  目前来看,这个跌幅是会继续扩大,还是有望进入止跌回升走势,确实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

  一方面,蘑菇街的平台成交额还在保持增长态势,另一方面,蘑菇街总体上还处在亏损阶段。

  因此,看好蘑菇街的人会认为,包括阿里巴巴、京东等电商平台,在早期或上市之初,都有一个阶段处于亏损状态,不足为惧。

  而不看好蘑菇街的人则会认为,蘑菇街主打女性服饰,只算阿里或京东的诸多电商业务的组成部分,市场竞争激烈,上升空间有限。

  那么,蘑菇街是会跌到“退市”?还是有望逆转实现腾飞呢?

  崎岖上市路:与美丽说合并,在美国流血上市

  

  谁也无法否认,女性是消费的主力军,不论是手机刷淘宝的,还是线下逛商城的,抑或是餐厅用餐的,同一时间或同一场景下, 女性用户的占比是明显偏高的。

  比如,阿里与京东曾经争夺的焦点就在于女性用户,阿里平台内的各种女装服饰优势,一度令京东羡慕不已。

  2009年11月,徐易容掌舵的白领女性时尚消费品牌美丽说创立,开始探索社会化电商导购模式。

  2011年,陈琪与魏一搏共同创办的以消费分享社区形态的蘑菇街正式上线。

  虽然,两个平台都是瞄准女性用户的,但是,从创立时间来看,美丽说要比蘑菇街要早诞生两年时间左右。

  2016年1月,蘑菇街与美丽说联合发布声明,宣布两家正式达成战略合并协议,估值达30亿美金,由原蘑菇街创始人陈琪任CEO。

  而在此之前,蘑菇街已完成共计四轮融资,美丽说也已完成了四到无论融资。

  其中,蘑菇街D轮融资的融资金额为2亿美元,股东包括高瓴资本、高榕资本、贝塔斯曼亚洲投资基金(Bertelsmann Asia Investments)、厚朴投资、IDG资本、启明创投、挚信资本。

  美丽说则已获得来自纪源资本、红杉资本、蓝驰创投、腾讯和清科创投等知名机构和公司的投资。

  此外,从业务模式来看,蘑菇街与美丽说已日渐趋同,因此,在双方迟迟不能实现盈利的背景下,在双方股东撮合之下,两家实现了合并。

  2018年12月6日,在蘑菇街创立7年后,美丽说创立9年之后,也就是双方合并2年后,蘑菇街正式在纽交所挂牌上市,证券代码为“MOGU”。

  上市之初,相信包括蘑菇街全体员工在内的很多人都以为“上市将是幸福的开始”,但没料到实际是“灾难的接踵而至”。

  寻底不见底:上市至今,蘑菇街的股价持续暴跌

  

  2019年7月12日,蘑菇街的收盘价锁定在“2.73美元”。

  与其最高股价(25.69美元)相比,股价已有跌幅为89.37%的下滑,与其上市首日收盘价(14美元)相比,股价也已有跌幅为80.5%的大幅下挫。

  上市七个月,股价从每股最高25.69美元,跌至2.66美元附近,用流血上市形容蘑菇街一点都不为过。

  事实上,在IPO筹备期间,“流血上市”的标签或烙印已经深深刻在蘑菇街身上。

  从上市募资金额计划来看,2018年11月9日,蘑菇街向SEC递交了IPO申请文件,当时预计的募集金额约2亿美元,而11月底更新后的招股说明书,募集金额已经降为8740万美元,预计募资规模大幅缩水,缩水比例大概为56.3%。

  2018年12月6日,蘑菇街正式挂牌美国酒交所,开盘报12.25美元,收盘报14.00美元,市值为15亿美元。

  但是,无奈好景不长。

  除去上市首月股价有短暂的冲高,后续股价持续呈现下滑趋势,如今,蘑菇街的市值已经仅剩2.92亿美元。

  这个市值已经和蘑菇街D轮融资规模接近,如果一些股东没有在上市之初套现离场的话,那么,这些股东的投资也是持续缩水中。

  从5月蘑菇街公布的财报看来,在截至2019年3月31日的12个月期间,蘑菇街平台GMV成交总额为174.08亿元,同比增长18.7%,而蘑菇街直播业务的GMV同比增长138.1%,继续保持三位数增速。2019财年蘑菇街直播平均移动月活跃用户同比增长42.1%。

  那么,资本为何不看好“增长”的蘑菇街?

  资本不看好:蘑菇街的“她经济”模式失灵了?

  

  在资本市场表现不佳的蘑菇街,说到底有三大硬伤未解决。

  其一是用户粘性不足。女人的钱确实好赚,但当流量都集中到大平台如阿里、京东、拼多多等之后,能分给小平台的流量已经所剩无几了,如果小平台不想办法增加用户的粘性,那么小平台日活只会越来越差。

  数据显示,2018年3月,蘑菇街日活3280万人,截至到2019年3月31日的12个月内,活跃用户数同比没有任何增长,仍然是3280万人。

  事实上,蘑菇街近三年一直处于亏损状态,2017财年、2018财年分别净亏损4.761亿元、4.202亿元,2019财年,净亏损为4.863亿元。

  其二是缺乏独立生态。蘑菇街2011年上线之初,主要做社区消费,后由于消费需求,发展成电商导购平台。不直接向用户售卖物品、不自建物流、不负责供应链,只通过引导用户到各大电商平台成交后收取店家佣金,简单说,其商业模式就是早期电商中的“流量联盟”形态。

  2013年,蘑菇街和美丽说等流量联盟模式遭到了淘宝的封杀,导购模式无法持续下去,蘑菇街不得不寻找新的出路,转行为电商平台。

  此外,蘑菇街很多新业态探索都遭遇不少挑战,成效一般。

  其三是品牌定位不准。拿衣服来说,蘑菇街上的衣服定位一般在百元左右,便宜党肯定会选拼多多,品质党更侧重于天猫品牌旗舰店。

  而蘑菇街上很多品牌知晓度与拼多多类似,但价格又偏向天猫旗舰模式,使得其在低价与品质之间很难实现平衡,进而导致用户忠诚度一般。

  那么,蘑菇街的出路到底何在?是网红直播带货?还是走上多元化综合型电商?抑或效仿唯品会做法,整合传统线下女装品牌,走上新零售之路?

  当前,蘑菇街的一些探索,只能归于战术层面,如何在战略层面形成壁垒和竞争力,确实还需要进一步深挖。

  而这些问题,都需要蘑菇街给出明晰的答案,否则,资本市场或股价短期看跌的趋势,或暂时难以扭转。

  作者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签约作者,得到“网易号【特色内容激励计划】”扶持,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李俊慧,长期关注互联网、知识产权及电子商务等相关政策、法律及监管问题。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0 参与 0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李俊慧

俊慧看网说法

头像

李俊慧

俊慧看网说法

623

篇文章

15603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