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记忆就一定是真的吗?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历史社会是被建构出来的而不是固定的事实,媒介为现实的建构提供了原料,媒介为事件提供了意义,但意义可以被协商和拒绝,媒介有选择性地制造某种社会意义,这就决定了媒介不能客观的报道社会事实。同样,当你回想起一种记忆时,你并不是从已经存在的、完整成形了的那些思绪中检索些什么,而是在创造一些新的东西。所有的现实都是经过阐释的碎片,独特的框架、观点或老视角连在一起所形成的选择性的建构。我们每个人都拥有记忆,都拥有对个体经历的记忆,我们每一次回想我们的经历时都是对记忆的一种重新构建,每一次的回忆都不是最初的回忆,而我们也终将无法完全地回到事件发生的环境中。

  

  2008年,那一年发生了很多事情,奥运会、南方雪灾、地震等,现在留在我们脑海中的东西仅仅是这些价值符号,而不是当时真正发生过的事情了。一个小孩在地震中丢失了双腿,绝望、恐惧在黑暗中蔓延开来,十年过去后,小孩能够坦然地接受采访,能够坦然地面向镜头, 他是忘记了他经历的那个痛楚了吗?不是,他没有忘记,他只是无法再完全想起那种绝望的痛楚了,那个时候的他或许哭了,在黑暗中哭得撕心裂肺,现在的他还记得那种痛,但他无论如何也不会再因为回忆起身体上的疼痛而哭泣了。那种断裂的痛,谈及时或许仍然会伤神,但是已经是经过记忆改造过的疼痛,再回想时也就无所谓了。他选择性的记忆了断腿这个重要的事情,他没有刻意记忆他哭得这个事情,所以他在之后回想起断腿也就不哭了。我们都活在一张拟态环境中,这个环境是自己建构的,自己将生活经历过滤、筛选,被记忆的都是个体想要记忆的。

  我们总是习惯性的将记忆美化或者丑化,不美既不丑的记忆当然也就不能称之为记忆了,平淡的生活谁会刻意记忆这一点一滴,最后只会得出一个结论“那段时间很平淡”。军训代表着青春,代表着活力,人们总是将“军训”赋予了这样的定义,而当大学生亲身体验军训后认为军训更多的是痛苦、是劳累、是抱怨。

  每一年军训,军训无用论都会在网络上传开,很多不支持军训者都是正在军训的大学生,他们为什么不支持军训,军训既没有锻炼身体,还将身体给摧残了。改掉某种现象并非一朝一夕的事情,所以军训仍然继续着,学生们在头脑里形成了军训很苦、军训很累这样的观念,并且真的很累,他们在训练时就想着什么时候能够休息、什么时候抬起的手能够放下,太苦了、太累了。“苦”“累”“恨教官”这样的思想基本充满了学生的心中。当军训结束后,学生会突然感觉无所适从,好像生活中缺了点什么,缺了点什么呢?军训。学生开始回忆军训的点滴,惊奇的发现,军训期间有很多好玩的事情,于是不管是开心的、不开心的军训事情都成为了学生们的谈资。当几年过后,再重复回想起那段当时感觉不开心的日子,就已经不会有当时的感同身受了,而当时感觉万般皆苦的心态,到这时候也会不攻自破。

  

  因为回忆把当时完整的经历已经进行了重新组织,你的大脑已经重新构建了一个你想象的理所当然经历,当回忆的次数越多,你的经历也就会越来越偏离原本的事实。我们的大脑不是内存卡,把经历直接记录下来,回忆时直接观看。我们往往从自己的经历中提取一些关键的要素,将它们保存下来,然后重新构造或者重新构建它们,而不是恢复它们的原样。所以到最后,“军训”这样的一个名词对于我们来说只是一个词而不是一段经历,我们回想时它也只是一段被构建过美好的经历,而非你当时所感知的痛苦的经历。

  如果你此刻正在遭受什么不幸,请忍一忍,请不要想不开,请不要虐待自己,请不要做一切对你不利的事,因为这些不幸终将成为过去,时间将会来收拾这不幸的残局,你自己也会让这段黑暗的经历自觉的消失在你的脑海中。打个比方:小时候你受到了很多打击,遇到了很多挫折,甚至有些挫折严重到让自己产生了自杀的想法,你最终没有自杀,你活到了现在,更有趣的是,你现在想到你之前的那些想法你自己都觉得可笑,为什么当时会那么幼稚。在今后你想到此刻时你就会感到欣慰,感到庆幸,庆幸自己没有做傻事。所有的一切都是经历,而所有的经历都是故事,所有的故事都是可以用来阅读的,而我们正是阅读者、旁观者,我们在阅读的时候甚至会时不时对故事中的某个情节发出一声冷笑。毕竟经历过成了故事就像看别人的故事了一样,因为之后的故事都是你所构建的故事,你在构建你自己的经历,你看待这样的经历时就怀着另样的心态了。

  正如我现在回忆小时候的事一般,我很乐于向别人讲述我小时候的故事,讲述的故事要么太过于悲戚,要么太过于美好,以至于听者问我:这么美好的回忆是不是真的哦?然后我不假思索的回答到:当然是真的,怎么会不是真的啊……一定是……真的……。说着说着自己便没了底气,为什么呢?在保存这个记忆时,我们会增加一些感觉、信念,甚至增添一些我们在那次经历之后所获得的知识。我们把那段经历之后产生的情绪或者获得的知识添加进去,从而歪曲了自己的原始记忆。我们把某件自己经历的事自觉的认作是美好或者不美好的事情,我们回忆美好的事情时总会在那件事的基础上再添加一些“佐料”让那件自己认为很美好的事情变得更加美好。我们所认为经历过不美好的事情时,我们也会再在潜移默化中不自觉的添加一些看似与本经历有关的事情。经过建构的经历这般美好,如果别人没有发出质疑,你估计永远也不会思考此事的真假,不管此事被别人怎样怀疑,但也是确实发生过的事。

  

  所有那么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尽可能的将这些经历当做经历,记忆对我们的成长起了很大的作用,没有记忆无法想象这是一个怎样的世界,虽然记忆很容易被后来发生的事、后来的心态所扭曲,可不管怎么样记忆是以当时真正发生过的事为基础的,我们经历过这件事,所以我们的脑子对这件事有直接的感知。在以个体真实经历为基础的前提下,为这经历填补一些空白是你完善记忆的需要,我们不能完全地依靠记忆来断定某件事是怎样的,当然我们也不能完全靠媒介提供的信息来断定当时发生了什么,媒介提供的东西也是经过构建的东西,只要有构建,那就没有完全的真实。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4 参与 7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人间之眼

以文字、照片的形式看人间百态

头像

人间之眼

以文字、照片的形式看人间百态

1

篇文章

20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