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解放了女性……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本文为Lens微信公号"WeLens"(ID: we-lens)授权转载

  口服避孕药的发明者之一乔治·罗森克兰兹去世了,享年102岁。

  68年前,34岁的罗森克兰兹和同伴一起合成出可抑制排卵的激素炔诺酮,这是避孕药最重要的成分,使其大规模生产成为可能。

  随后几十年里,罗森克兰兹一直是避孕药积极的支持者,眼见着它产生了远超医学范畴的影响。

  避孕药曾被《经济学人》评为20世纪最重要的科技进步之一。

  “药片”(the Pill)一词更是被习惯直接代指短效避孕药。

  它的问世不但让女性拥有了对生育的控制权,而且改变了女性在家庭和社会上的地位。如今,全世界有1亿女性每天都在服用短效避孕药。

  但与此同时,对于避孕药伦理性、安全性的质疑也从未消失。

  

  

  短效避孕药登上《时代》杂志封面。左:2010年5月3日刊;右:1967年4月7日刊。

  罗森克兰兹曾在一场颁奖礼上说: “我把避孕药的价值留给其他人去争论。 但是我们永远不该忘记,原创性的研究是制药和生物技术行业的命脉。

  借着老人家的离去,我们来看看由他的发明推动的这枚“小药片”,都经历过怎样的是是非非。

  01

  本不为避孕的避孕药

  避孕药的发明带有一定的偶然性。

  1951年,当罗森克兰兹合成炔诺酮的时候,他的研发目的其实是希望找到一种办法来帮助孕妇预防流产。

  几年后,格雷戈里·平卡斯和约翰·洛克等人证明了炔诺酮在避孕方面的有效性。

  

  罗森克兰兹从山药中提取出了炔诺酮。

  当时,平卡斯受托研发避孕药,因为自己没有临床实验资格,他请来了天主教徒、妇科专家约翰·洛克帮自己做实验。

  而洛克之前的研究方向是: 用雌性激素来治疗不孕不育。

  

  平卡斯的研究团队。左:平卡斯;中:张明觉;右:洛克

  他们成功研发出避孕药后,也没能名正言顺地打着“避孕”的疗效上市。

  因为担心遭到天主教徒的抵制,药物公司是把第一款避孕药Enovid作为治疗月经不调、痛经等“严重月经问题”的药物来投放的,“阻止怀孕”被列入了药物可能带来的副作用。

  结果,在药物上市后的两年内,全美有上百万名适孕女性用“严重月经问题”来找医生开药。

  02

  避孕药研究的资助者是

  推动计划生育的女权先锋

  避孕药Enovid的研究经费大部分来自于两位女权运动先驱: 桑格和麦考米克

  桑格的母亲一辈子怀孕了18次,在50岁就早早去世了。 她把母亲的死归于怀孕太多。

  后来,桑格当了护士,见到了太多像她母亲一样,被过多的分娩所折磨的女人。

  1910年代,桑格成了“计划生育”的宣扬者。她创办杂志、开生育诊所,向其他女性介绍避孕方法。

  

  桑格在她的避孕诊所里接待咨询者。

  那个年代,法律还把避孕信息定性为色情内容,严禁其传播。

  因为宣扬避孕,桑格两次被捕,杂志和诊所都被取缔了。再加上当时的避孕方法太落后,桑格的努力一直没有什么效果。

  直到1950年,桑格遇到了哈佛医学院的高材生平卡斯。她又拉来另一位女权运动家、千万富翁麦考米克。

  两个70多岁的老太太向平卡斯提供研发资金,要求只有一个:尽快发明一种有效的避孕药。

  03

  它解放了女性

  避孕药刚一上市,《时代》杂志创始人之妻克莱尔·卢斯就称赞: “女性终于和男性一样,可以自由处置自己的身体了。

  在避孕药被发明之前,由于害怕意外怀孕,女性对性的态度非常谨慎。而现在,有了避孕药护身,她们开始放开手脚。

  “前几代的人因为社会风气,怕丢脸、担心可能染上性病或怀孕——这对于女子来说是灾难——而对过早的性关系存有戒心。 现在社会风气已经大大改变; 社会对于婚前的性关系采取了宽容的看法。 一幅在大学生中流行的画中写着: ‘只要这事舒服,我就愿意干’。 ”《光荣与梦想》一书中如此记录了避孕药从60年代开始带来的改变。

  

  60年代,游行者打出标语:“全世界的女人团结起来”。

  就连保守的天主教徒,也开始把避孕药看作一件好东西。 1970年的一项调查发现,有2/3的女性信徒都在使用避孕药。

  避孕药面世10年之后,人们逐渐认识到:它给女性带来的解放,远远超出了性的范畴。

  

  60年代的年轻人

  避孕药让女性有机会去追求自己的学业和事业,不再一味地依赖男人了。

  在避孕药出现前,无论是高等教育机构还是企业雇主,都不愿意接受女性。 负责人们觉得,女性会不停地生孩子,中断课业或工作,把精力分散给家庭,最后的结果是辍学或辞职。

  这种想法在社会上根深蒂固,找不到工作的女人们只好早早结婚,然后真的过上不断生孩子的家庭主妇生活,让“不能录用女人”的观念继续固化。

  避孕药打破了这个恶性循环: 它降低了女性的早婚率,又提高了女性的就业率。

  美国全国妇女组织主席奥尼尔说:

  “1970年的时候,70%的妈妈都在家里带孩子,只有30%的出来工作。 而现在,这个比例刚好颠倒过来了。

  04

  从深陷泥沼到重新流行

  在开发避孕药时,为了加快进度,平卡斯当时选择了超高的激素剂量。

  整个试验期间,虽然没有发生一起意外怀孕。但有不少受试者反映自己出现了呕吐、头痛、胃痛等不良反应。

  平卡斯无视了这些反应,认为那是受试者的心理作用在作祟。

  

  1967年,纽约公交车上印的避孕广告。

  但药物上市后没过多久,副作用病例便逐渐被报道了出来。

  而且,这些副作用已不只是简单的恶心或水肿了,还有血栓、肺气肿和心脏病……

  虽然后来,制药公司降低激素剂量,造出了安全的新药。

  但公众一直对它的安全性心怀顾虑。

  一些吃避孕药的女性患上了疑心病:她们频繁去体检,总是担心身体出了毛病。

  

  避孕药研发者之一的杰拉西说,因为有黑历史,避孕药成了完美的医药诉讼对象。

  消费者一旦出了健康问题,就会怀疑是避孕药造成的,然后去状告医药公司。

  应付没完没了的官司花去了医药公司一大笔钱,他们不得不靠涨价来收回成本。

  价格贵,又无法像避孕套那样预防性疾病,有人觉得,避孕药很快就会被淘汰。

  然而进入新世纪,新药Yasmin出现了。

  除了避孕,它还能调理月经、消除痤疮,甚至轻度减肥。同时,它的最低适用年龄也降到了14岁。

  Yasmin一出现就成了时尚圈的宠儿,然后迅速在普通消费者中流行,成为最赚钱的药物之一。

  一项针对其消费者的调查发现,40%的人都在同时使用避孕药和避孕套。避孕药也不再是单一的节育商品,它代表着一种生活方式和态度:既要让自己更美、更有吸引力,也要让自己更舒服。

  

  06

  一些小知识

  #服药期间怀孕,孩子不会畸形

  早在30年前就有研究发现,当避孕失败时,药物不会对胎儿发育造成影响。已经怀孕的母亲若不小心误服避孕药,也不会对母子造成影响。

  #避孕药不会影响生育能力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的伍斯特教授说:“如果想怀孕,只要停药就行了。”停药之后,正常的排卵周期就会恢复。研究数据显示,1/5的女性在停药后一个月就能怀孕,4/5以上的女性会在一年内怀孕。

  #避孕药对预防癌症有利有弊

  《马丁代尔药物大典》和《英国癌症期刊》上刊登的研究成果,介绍了避孕药与癌症之间的关系:

  乳腺癌:流行病学研究发现,服用短效避孕药可能会让乳腺癌风险稍微增加,但是停药之后,风险就会降回一般水平,不会造成无法逆转的伤害。科学家认为,对适孕女性来说,风险的增加幅度还在可接受的范围内。

  宫颈癌:有研究发现,服用避孕药的女性更容易患上宫颈癌,但不能证明这种风险是由药物造成的,也可能是因为服药女性较少使用避孕套造成的。

  卵巢癌与子宫内膜癌:短效避孕药能抑制排卵、保护宫内膜,这能降低女性患上这两种癌症的几率。

  #避孕药会影响择偶观

  谢菲尔德大学的科学家发现,服用避孕药的女性,在谈恋爱时更看重忠诚的品质。而当她们停药后,这种倾向就消失了。

  对此的一种解释是,避孕药模拟了怀孕时的激素水平。受其影响,女性会偏爱那些更靠谱、更有意愿保护她们的男人。

  研究同时还发现,与不服药的女性相比,服药女性对性生活更不满意,但对总体的恋爱关系更满意。

  

  #在中国使用比例只有1%

  尽管避孕药已经在西方火了60年,但在中国,它仍是很少被考虑的避孕选项。

  2015年,《经济学人》智库曾发布一份报告显示: 中国女性使用避孕措施的比例是全球最高,但其中,短效避孕药的使用比例只有1%。 而在北美和欧洲,这一比例分别达到17%和20%。

  上述报告提到,当中国女性不愿分娩时,绝育和堕胎是她们最常用的办法。

  2017年,中国妇女发展基金会发布数据: 我国每年要做1300多万台流产手术,25岁以下的女性超过一半以上,堕胎低龄化趋势越来越严重。

  性教育的缺失,是中国女性大量堕胎的主要原因。

  妇女发展基金会的调查发现,仍有不少比例的人使用体外射精和安全期避孕这种不可靠的方式。甚至有人认为,只要男性没有达到高潮、或者在性行为后及时淋浴,就不会怀孕。

  #男性避孕药正在研发中

  今年3月,洛杉矶生物医学研究所和华盛顿大学的研究团队宣布,他们研发的男性口服避孕药已经通过了一期临床试验。如果后续研发不出岔子,这款药能在10年之内上市。

  相信它在广泛应用后,带来的意义也不只是节育方面的。

  

  科学会带来好处,也会带来问题,重要的是,它可以不断地修正、前进。

  这也是罗森克兰兹在他102岁的人生中笃信的价值——他是一位匈牙利犹太人,受“二战”影响去了古巴和墨西哥展开他的研究。

  据他的儿子介绍,罗森克兰兹很清楚避孕药的发现对社会产生的深远影响,但他仍旧选择仅仅将其视作“医学进步”,“他不想参与'与避孕药有关的政治'。他认为这样才会继续向前迈进。”

  感谢老人的发明,和他理性的科学精神。

  本文依据相关论文和媒体报道编写,仅供参考。

  文中避孕药皆指“短效避孕药”,非“紧急避孕药”。

  如遇健康问题,请咨询专业人士。

  - END -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3 参与 5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想法

欧洲时报新媒体信息分享平台

头像

想法

欧洲时报新媒体信息分享平台

2953

篇文章

64106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