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渡重洋的第一位中国公主,和东西方语境下的木兰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迪士尼还是迪士尼。

  小美人鱼选角的风波刚过去没几天,《花木兰》的预告就来了。

  7月8号凌晨,在万众期待下,迪士尼发布了由刘亦菲主演的《花木兰》电影预告片。

  

  预告一经发布,就迅速攻占了多个话题榜,登上热搜。

  

  预告中的内容也迅速被网友和各大营销号加工制造形成新梗。

  从最遭到吐槽的“木兰移民福建”。

  

  到形似植入广告的“木兰妆容”。

  

  再到郑佩佩的出演被网友称作是姥姥与灵儿15年后再相逢。

  

  感动与槽点齐飞。

  这也是网友们对这次预告片的感觉。

  “感动是感动,就是跟想象的有点不太一样。”

  抛去这些意外bug不谈,作为迪士尼史上首位真人亚裔公主,“花木兰”在全球的影响力是毋庸置疑的,据外媒统计,刘亦菲主演的《花木兰》首支先导预告在24小时内播放次数高达1.751亿次。

  这个成绩在迪士尼动画改编真人电影中仅次于《狮子王》位列第二,排名影史总榜第七。

  

  《花木兰》的热度跟看起来跟花木兰一样能打。

  一方面,预告中的“满满槽点”让国内网民觉得这个故事太不“花木兰”了,另一方面,“第一位中国公主”带来的是不可忽视的感动。

  我们今天就来聊一聊,这位中国公主。

  史实之争

  刻板、偏见和中国想象

  真人版的《花木兰》改编的不是我们耳熟能详的《木兰辞》,而是20世纪末风靡全球的那版动画《花木兰》。

  在真人版《花木兰》中,从主演选定中国女演员刘亦菲,到全亚裔的演出阵容,再到美术和取景上打造出的“中国味”,都展示了一定的诚意。

  

  那这份饱含“诚意”的预告,为什么会遭到网友们的纷纷吐槽呢?

  一方面,在“花木兰”这样一个家喻户晓的人物话题上,大家都想插一嘴是很正常的事,如此大的IP自然是有各种各样的言论出现的,加之预告中出现了一些与我们理解的“中国文化”相悖的、或者说有些“驴唇不对马嘴”的符号出现,遭到吐槽是必然的。

  另一方面,我们发现,迪士尼的诚意,还是“政治正确”式的诚意。尽管使用亚裔演员、在中国取景,但是预告中展示的, 还是西方视角和西方话语下的“中国”。

  

  福建土楼和仿陶俑妆容这样的符号下展示的不是我们本土的中国故事,是脱胎于中国传统故事的西方人眼中的“木兰”。

  这就是为什么大家看完预告后,觉得哪里有点不伦不类的原因;这也是为什么墙内感动与无语齐飞,墙外一片香的原因。

  不过这样微妙奇怪的感觉并不是第一次,据网易新闻评,早在1998年,在动画版的《花木兰》风靡全美的时候,在中国上映的《花木兰》却反响平平,大部分中国观众对该片不太买账,在中国人看来,木兰长得像个外国人并且很丑,故事改编也太多,令人难以接受。

  

  迪士尼视角下的“花木兰”,与我们了解的花木兰,差太远了。

  但是总的来说,迪士尼对花木兰这一个中国传统文化下英雄人物的解构和重构,尽管还是充满了霸权色彩和西方视角,但是在对女性形象或者说女性魅力的想象上,还是具有了一定的解放色彩。

  真假木兰

  东西方语境中的中国公主

  尽管西方视角下的木兰与我们理解的木兰不尽相同,迪士尼真人版的《花木兰》也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西式故事,但是我们也可以从东西方语境中的中国公主中一窥到一些东西。

  东西方语境中的“花木兰”,尽管包裹的是同样的故事外壳,核里是截然不同的两种精神。迪士尼打造的“木兰公主”,跟我们熟知的《木兰辞》里的花木兰,其实是两个形象。

  花木兰在中国人心中的形象是基于《木兰辞》的,讲述的虽然也是“代父从军”的故事,但是精神内核却截然不同。

  在迪士尼电影中,木兰想要成全的是“家族的荣耀”,海报中刀剑刻的字是“忠勇真”,这也是“木兰公主”具备的品质。

  

  而在《木兰辞》中的木兰,最强调的品质是儒家文化中的“忠孝”。

  忠于国家、孝于父母。

  对外杀敌“从军”强调的是“忠”,而“代父”强调的是“孝”。

  “阿爷无大儿,木兰无长兄,愿为市鞍马,从此替爷征。”

  《木兰辞》讲述的是一个又忠又孝的巾帼英雄的形象。除此之外,它个体的欲望其他我们其实是看不到的。

  “可汗问所欲,木兰不用尚书郎,愿驰千里足,送儿还故乡。”“脱我战时袍,著我旧时裳。当窗理云鬓,对镜帖花黄。”

  花木兰“不用尚书郎”,对权力、名利没有欲望,当完成“忠孝”两种使命以后,她的选择是回到传统的女性身份里,继续“当窗理云鬓,对镜帖花黄”了,就跟开篇的“木兰当户织”一样,回归的是一个传统父权制下的女性身份。

  迪士尼语境下的“木兰”自然区别于中国传统文化语境下的“花木兰”。

  在真人版预告中,刘亦菲饰演的木兰在父母提出要她嫁人后,讲的台词是:我会为家族带来荣耀。

  

  在原版动画《花木兰》中,木兰也是一直有着希望为家族带来荣耀的的梦想,这个梦想在开始的选妃环节中失败了,然而在之后“代父从军”的剧情中得到了实现,并且在过程中她一直不断探寻着个体的意义,想要找到自己身为女性的生命价值。

  

  这样的人物身上我们看到的是个人、家族和女性,强调的是更为西式的个人英雄主义,是女性对个体生命的价值的探索。

  这样的“木兰”才是迪士尼想要打造的中国公主,也是迪士尼在20世纪末女性地位提高、女性意识觉醒时做出的调整和决策。

  

  木兰精神

  该延续的新女性精神

  文化和精神本身其实是为时代服务的,无论是东西方哪个木兰,放到今天,就注定无法脱离关于女性议题的讨论。而木兰精神,不论东西方,在今天,目的都是为了激励女性的成长和进步。

  上个世纪末,动画版《花木兰》中的花木兰作为迪士尼20世纪的最后一位公主,也是最特别的一位。

  

  她是迪士尼公主中唯一不具备任何皇室身份的,她既不出身于皇室,也没有嫁给王子。同样,她的人物故事轨迹也区别于之前的公主,不再需要“王子”,而是找到自己的生命价值。

  这样的一位公主在第三波女权主义运动的背景下充满了浓郁的女性主义色彩,这位“契合时代”的公主在全球的爆火也是某种程度的必然。

  

  迪士尼竭力打造的公主IP其实也一直在努力做到最“前沿”,“公主”的概念也随着女性身份的改变不断更新。

  今年五月,迪士尼和新世相联合打造的短片《什么是公主》也能一窥到对“公主”的新定义: 更为强调女性个体的价值和区别于传统女性品质的新“精神”。

  

  当然,依靠《木兰辞》流传到今天的花木兰形象同样具备非常丰富和强大的时代意义。在消费主义盛行、女性物化话题被不断讨论的今天,花木兰的形象其实更富有讨论的意义和价值。

  不论是西方语境下充满个人英雄色彩的花木兰,还是中国语境下忠孝两全、勇敢坚毅的花木兰,知著君认为,不必把花木兰这个形象窄化到任何一个视角下, 脱胎于“花木兰”的故事,本身其实可以衍生出无数个有“木兰血脉”的精神,而回归的,也是我们一直所尊崇的善良、勇敢、坚强等不朽的美好品质。

  这个是无关文化的、全人类共通的东西。

  把这样的木兰精神传承下去,才是我们最需要做的。

  

  最后聊回到迪士尼真人版《花木兰》本身,尽管国内对这版画龙画虎难画骨的预告持有一定保留态度,但是国外却似乎好评如潮。这与木兰这个形象在全球的巨大影响力脱不开关系,“第一位真人亚裔公主”也从某些层面上体现了“少数派的发声”,其本身的意义远超过预告本身。

  而总的来说,尽管木兰在东西方语境中有所差异,将花木兰这个人物拿到今天来解读和讨论,这件事本身对女性、对社会的意义是不可忽视的。

  意识到这一点,我们才能真正地发现这位公主的价值。

  E N D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1 参与 4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知著网

中国网络视频研究中心官方平台

头像

知著网

中国网络视频研究中心官方平台

810

篇文章

74533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