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武汉之医院纪事“犹忆当初夫郎笑”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我住进121病房的那天下午,邻床的爷爷正坐着和老伴儿唠家常。

   “老太婆,小孙子最近有没有吵着要爷爷?”

   “老头子哟,赶快好起来,好起来咱们的小孙子天天都能见着他爷爷啦!”老婆婆佯装生气地埋怨。

   “唉唉唉,老太婆,我这几天感觉可是精神倍儿足,就等着出院回家看看咱们的乖孙子咯!”

   “那就好啊!老头子,咱们回家的时候再买一盆吊兰,你住院的这段时间,书房里的那盆都殃了”老婆婆挪到床尾,在老爷爷的脚边把被子掖了掖。

   老爷爷的目光紧随着他的老伴,笑意从眼角跃上了眉梢。老婆婆转过身来,依偎着老爷爷坐在床头。他缓缓抬起手,轻轻地捋了捋老伴耳边的白发。

   “老伴儿,孩子明天会来看看我吗?”

   “老头子,孩子来呀,来接你回去看孙子呢!”

   ……

   护士姐姐进来拉上了床帘,将满溢的温暖隔在了一帘之外。

   大概八点四十,就熄灯了。

   护士姐姐轻轻地推门进来,把电视关了,又轻轻地离开。

   我枕着绕过右边床帘飘来规律的呼噜声,沉沉地睡着了。

   或许是那温馨的对白,偷走了我一夜的梦,竟然格外的安稳。

   直到早晨护士姐姐来测血糖,轻缓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在我床头停下,紧接着听到托盘与桌面接触,然后右侧一阵凉风窜进被窝,手被拿出去,掰开手指,食指被捏住的瞬间,刺痛从指腹蔓延开来。立即清醒的意识在房门被关上的一刹那,又被铺天盖地的黑暗与寂静淹没了。

   第二次醒来,眯着眼睛听到床边脚步声窸窣,清晨那对老夫妻不变的问候,仿佛,这里是他们的家。

   “老头子,今天早上想吃些什么呢?”

   “老伴儿,老伴儿,今天……不想吃,孩子,孩子啥时候才来啊?”

   “老头子,是不是饿了,说话不像昨天,都没个劲儿。我这就给你打饭去。”

   “老伴儿……别走,陪我,陪我等等孩子……”

   “唉哟,那也得先吃点,待会儿扎上针就不方便了。”

   “……”

   “医生!医生……流血了,嘴巴在溢血,快叫医生快……”

   老婆婆惊慌失措的喊叫吓得我一骨碌坐了起来。猛然转过头想看看发生了什么,老爷爷的床帘被“唰”的拉上。护士急急忙忙地冲进来,又跑出去,陆陆续续推着急救仪器进来抢救。

   “孩子快来医院,看看你爸爸……爸爸已经……已经不行了,你快来啊孩子……”老婆婆抽噎着,拿着手机的手一直发抖。

   ……

   病房里喧闹又安静。

   输液袋的气囊内,白色药水一滴一滴匆匆落下,竭尽全力地追赶着生命最后一丝微弱的曙光。

   突然,有个穿着白大褂的女医生疾步而来,时间仿佛在她走到床头的一霎那停滞了。老婆婆望着她,就好像看到了希望,看到了老头子瞧见孩子时欣喜的笑容。今天她的孩子要带着孙子来看老头子,他那么惦记的小孙子,就快来了。

   “人已经不行了,准备好后事,再这样下去他痛苦,治不好也浪费钱……”女医生静静地退到一边。

   “这,这怎么可能?昨天都还好好的……” 老婆婆摇着头,不愿意相信这些,哑着嗓子一遍一遍喊他的名字,哀求着老爷爷如果能听到,就眨眨眼……

  

   帘子后面人影杂乱,大家都在忙着给老爷爷换好衣服,准备回家。

   老爷爷盼望已久的女儿终于是来了,却躲在一边从始自终没有上前一步,冷冷的看着病床上的父亲和泣不成声的母亲。隔着我的床皱着眉头对老婆婆喊“用医院的车送爸回家要七百块,太贵了!”

   “送你爸回家要紧!送老爷子回家!”气愤和无奈中弥漫着粘稠的悲伤。

   老爷爷抬出病房时嘴巴微微张着,微笑的时候人的嘴巴也是微张的,也许回光返照他忘了痛苦,也愿有所偿吧。

   老婆婆在四处慌慌张张地找钥匙,最后女儿从柜子里翻出来,用大拇指和食指捏着匆匆递给母亲。老婆婆双手接过,小心翼翼放进口袋后,又隔着衣服摸了摸钥匙。突然像个小孩子一样抬起手背胡乱擦眼泪,哽咽到:“这钥匙是……上次他……给我配的,年纪大了记性……不好,出门总是,总是……忘记带……钥匙。老头子一走,家里吊兰也不行了……”

   老婆婆哽咽的话语断断续续,声音越来越小。

   很久之后我才发现,她只是说给自己听。人群随着老爷爷的离开骤然减少。再后来护士把我推到走廊,她们在房间开始消毒。

   消毒完成后护士们也慢慢地都离开了,病房里,又恢复了往日的清冷。电视还是昨天睡前的那个频道,剧情接着昨天上午的继续播放。

   一切,好像并没有什么不同。

   那是15年的国庆节。一墙之隔的中山公园,生机盎然,一街之隔的武广,热闹非凡。而坐落在解放大道上的协和,一幕幕生离死别频繁上演,恍若强大的结界隔离了周遭的尘世喧嚣。沉静中爆发的巨大悲恸,却显得微不足道……

   邻床的老夫妻,相守到桑榆暮年步履蹒跚, 到双手像枯木一样斑驳 ,直至黄土白骨 ,阴阳两隔。仍一如当年相遇,保有着那份最初的牵挂,忆起每一件小琐碎,不免心头一热,为之动容。

   生当复来归,死当长相思。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6 参与 10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艺燃装置

一点儿都不艺术的贫民

头像

艺燃装置

一点儿都不艺术的贫民

7

篇文章

638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