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年前的北京“小儿童医院”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如今在京城,如果要说去儿童医院,几乎百分百说的都是月坛附近那家全国最著名的面向儿童的大医院。如果去的是日坛附近的首都儿研所附属儿童医院,一般会说去儿研所。但在五六十年前,我们家里的大人孩子、院儿里的街坊们,提到儿童医院,往往还要在前面加上一个或“大”或“小”的定语。

  

  我是1957年9月出生的,从小就住在南锣鼓巷中段西侧的帽儿胡同里。自我有记忆起,看病偶尔会去位于月坛的那个闻名遐迩的北京儿童医院,我们称之为“大儿童医院”。从南锣鼓巷或是地安门站,坐上13路公交汽车,由东向西不用倒车,有一站就叫儿童医院。那时,最吸引我去大儿童医院看病的,一是可以坐汽车;二是路过报子胡同站时,路边有一家动物医院,橱窗上有很多动物图片;三是“大儿童医院”门口有摆地摊卖玩具的,有时看上哪个还能让家长顺便买回来。

  而大多数情况下,我和街坊邻里的小孩儿看病,首选的还是“小儿童医院”。因为这家医院就在与我们胡同隔南锣鼓巷相对的北兵马司胡同里。走着去,也就5到10分钟。叫它“小儿童医院”,那是相对于“大儿童医院”来说的。其实,既然称之为医院,总比一般的小诊所要大得多。

  医院的位置在今天的北兵马司胡同5号,现在是东城区疾控中心所在地,且从门脸儿到所有的房屋已经都翻建了。而当年这里也是一个有前有后的大院儿。门口是在很多胡同中都可以看到的大红门,而且是大红门中最大的那种。进了门往左,是南、西、北三面有房的院落。由南向西,有封闭的走廊连接,走廊南侧是一间间挂号室、药房、诊室,西面是候诊大厅,北面是注射、拍片、化验、理疗的地方。而在前院的东北侧还有一个后院,院里的房子都是病房。可见“小儿童医院”还真是小而全的。

  我记得这个前出廊后出厦的建筑,无论是房屋还是回廊,都堪称高大宽敞、雕梁画栋。地面铺着老式瓷砖,后院还有些简易的假山石。照理说,这个院子也应该是个什么名人富人、大户人家的宅子。不过,当年无法考证,现在从胡同口的牌子,到《北京胡同志》等书籍,到网络上百科资料,也都没有关于这个院落的记载,真是遗憾。

  笔者小时候体弱多病,去“小儿童医院”看病打针,就成了我的一个保留项目。当年医院几个诊室的后窗户就开在北兵马司胡同里,而胡同南侧是东棉花胡同内中央戏剧学院的宿舍楼。当年去看病时,常听南侧宿舍楼里学生吊嗓子的声音,与北侧窗户传出的病孩哭声构成独特的交响曲,心里更添一丝紧张。记得有一个冬天,天上飘着雪花,南边学生宿舍传出歌声“北风那个吹啊,雪花那个飘啊”,北边医院后窗则传出孩子哭声和医院的独特气息。那情景至今记忆犹新。

  也因为常来看病,所以我和这里的很多大夫也都混了个脸儿熟。记得有一位来自新疆的、细高个维族女大夫,经常给我看病,没注意她的全名,反正总是称她为图大夫。一次,我持续高烧了大约两个星期,图大夫也有些吃不准了。她怕我有可能得了大脑炎,所以建议我做一个穿刺检查。而在当时,这种检查是有些风险的,所以我也有些紧张。而老妈怕我留下后遗症,始终没有同意穿刺。幸好我的烧后来终于退了。

  
“三年自然灾害”时期,我得了肺炎在这儿住院,每天都喝酱油粥。老妈送来红果罐头,吃一次药,护士就喂我一粒红果。夜不能寐时,看见白衣天使在黄色的白炽灯泡下坐在大炉子边上看书,这画面直到今天仍印象深刻。那是我今生第一次住院。“小儿童医院”伴随我度过了儿童和少年时代,而且是我这一时期去的最多的医院,对我的生活和健康起到了不可或缺的作用。而这家医院,当年也确实是京城一家小有名气的儿童医院啊!

  (曾载于2019年7月4日《中国电视报》)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0 参与 2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皇城根儿胡同串子

京城老街坊自己的交流平台

头像

皇城根儿胡同串子

京城老街坊自己的交流平台

1976

篇文章

9088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