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0万日本人陷入养老地狱,这会是我们的未来吗?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来源:一览扶桑

  ID:sjcff2016

  作者:万景路

  以为了保障将来养老金的财源为名,日本政府在2016年11月25日的众议院厚生劳动委员会上强行通过了《国民年金法等改定案》(俗称《年金削减法案》,年金指养老金)。此法案通过,意味着享受“ 国民年金 ”(国民养老金,原则上是指 20岁以上60岁以下的所有国民都需加入的年金制度 ,也被称为基础年金)的人每月所领取的养老金将减少3300日元,平均每年减少约4万日元。享受“厚生年金”(是指在企业、公司、政府部门等工作的人员所加入的年金制度)的人每月将减少11800日元,平均每年减少约14.2万日元。

  

  京都,一位由护工推到河边,独自赏樱的老人

  虽然政府故意选择在人们的注意力都集中在美国大选和韩国总统丑闻的热点新闻时通过了这一法案,但因关系到每个人的切身利益,还是引起了舆论的广泛关注和热议。

  著名经济记者荻原博子就不乏辛辣的把这一法案讥为“欺凌老人法案”,《日刊现代》则干脆以“ 难道一定要让1000万下流老人死了你们才满意吗 ”为标题深层次的剖析了这一不得人心法案的来龙去脉。脸书、推特上输入下流老人几字,跟帖评论者更是无数,当然,大都是反对这一法案的声音。

  至今,距《年金削减法案》被通过虽已过去三月有余,但随着美国大选和朴槿惠丑闻的基本告一段落,人们转而开始更加关注起与自己的生活息息相关的这一法案了。

  “下流老人” 之称谓,是根据日本社会活动家、作家藤田孝典在2015年6月出的一本名为《下流老人:总计一亿人老后崩坏的冲击》的畅销书名而来。其中的“下流”二字并非我们所认知的“下流”之意,这四字的造语者藤田孝典释义“下流老人”为: 指生活水准相当于低保水平或有可能成为低保生活水平的高龄老人(在日本一般指65岁以上的老人)。

  

  《下流老人:总计一亿人老后崩坏的冲击》,藤田孝典著(朝日新书)

  就在这本书出炉当月,一位71岁的老人因低保收入致使生活难以为继从而对未来失去信心跑到新干线上烧身自杀,结果不仅自己死了,而且还殃及无辜,致使乘客一人死亡,28人受伤。

  不久后的8月30日,日本NHK电视台又播放了以下流老人为背景制作的《老人漂流社会》节目,一举创下了NHK上半年的最高收视率。“ 下流老人”四字一夜走红成为了热门词,并成功入选2015年10大流行语评选的50个候选语之一。

  下流老人这个热词真正触及了日本人的内心深处,因此,议论并未因2015年过去而结束,反而在2016年持续发酵并愈演愈烈。人们之所以如此重视下流老人问题,首先是因为按照日本现行的养老保险制度,现在退休的人员每月所能领取的养老金已经是捉襟见肘了,而《年金削减法案》通过后,他们每月所能领取到的养老金更是几乎达到了入不敷出的地步,人人自危的心里导致了日本人开始普遍关注这一问题。其次,现存的下流老人的庞大数量以及已经开始对社会安定带来的影响也是人们热衷于这一话题的主要原因。

  那么,曾经豪言“一亿总中流”的被视为世界榜样的 日本又是怎样形成的下流老人阶层的呢?

  首先,这还得从 日本人的长寿 说起,日本男人的平均寿命已至80.79岁,女性更是高达87.05岁,国民总体平均寿命约为82岁,是名副其实的世界第一长寿大国。截止2016年底,日本总人口约为1.27亿,其中65岁以上的老人为3392万余人,即不到四人就有一位是高龄老人,而且这个数据还在不断的更新之中。长寿人数之众,使得日本的银发阶层也是一直位居世界第一位。

  换一个角度来看,在日本领取养老金的人数越来越多,领取期间亦是越来越长,这是使得日本养老金发放趋于紧张的主要原因之一。

  其次, 因经济长期低迷造成的工作不稳定 等因素致使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不愿过早的加入养老保险,这也使得养老预备金收入减少。如此,一方面领取养老金的人数不断增加,另一方面在养老预备金缴纳方面又后继乏力,两极分化严重,自然使得养老预备金不断缩水。

  养老金缺口越来越大,而政府采取的措施却是逐年削减养老金,这让高龄老人的收入越来越低,贫困阶层自然也不断扩大。

  除了上述这些自己不能掌控的客观原因,一些个人因素也使得下流老人基数不断增大。大多数下流老人自己承认,他们过去并没能确切把握自己退休后能拿到的的养老金金额,因此,也未能及早规划自己的老后生活,比如采取增加储蓄节省开支等措施。而且,正因为这些人对未来缺乏规划性,所以值年届不惑之年却还贷款买房等大物件儿,以致退休后因无法承担房贷而走向破产。

  

  滋贺,一位照料残疾人的老人

  此外,由于日本经济长期低迷使得工作难找、不稳定以及工资低等原因,这让原本子女长大成人后大都离家独立的良好习俗被打破,窝在父母身边成为啃老族的年轻人越来越多,这也导致了父母因抚养子女而难以储蓄,最终因各种原因相叠加使得他们沦为了下流老人。截至目前,如果依照总务省规定的最低生活标准所需要的月收13、4万日元来计算的话,经社会福祉专家统计,全日本已经形成了约有700万人的下流老人阶层存在。

  这些所谓的下流老人现在处于一种怎样的生存状态?他们的存在又对日本现实社会产生了怎样的影响呢?

  我们还是先从统计数据来看,以日本总务省对高龄无职夫妇二人的家计调查为例,按规定他们所能享受到的是最低的国民年金。而日本年金制度规定, 在缴纳满25年国民年金后,才能领取每年最高78万日元的国民养老金 ,即每月约6.5万日元,两人相加则为每月13万日元。

  我们试以最低生活标准来计算他们的支出:一般伙食费平均6.7万、房租1.5万、水电光热费2万、医疗费1.5万、交通通信费2.5万,以及其他生活所需的杂费约5万,总平均月支出超过20万日元,超出夫妻年金月收入之和7万左右。尤其是从日本金融广报调查委员会对60岁以上老人的金融资产调查统计结果我们还得知,其中30%的高龄老人完全没有储蓄或其他金融资产可以用来贴补生活。

  如前文所述的自焚老人,他每月退休金为12万日元,而他所居住的东京杉并区所认定的最低生活基准为13、4万日元,从这里扣除所有费用,必须倒贴才能维持基本生活,可他没有储蓄,每月只能处于入不敷出的状态,自然对生活前景越来越感到无望,最终导致他走向毁灭。

  

  三井寺内,春游的老人们正在吃午餐

  其实, 即使是那些在职时收入较高的工薪阶层(包括公务员)和自营业者,退休后的生活也同样是不尽如人意的。 以丈夫是公务员,妻子是专业家庭主妇为例:丈夫的公司退休金为148409日元,妻子的国民养老金为54622日元,夫妻退休后的收入相加为203031日元。

  根据总务省的家计调查显示,他们退休后所能领取到的平均20万左右的养老金相对于家庭月平均29万的必须支出来说,也同样是生活处于困窘状态。这就是现在日本一般的工薪人员退休后的收入与支出现状,由数据可见, 无论是一个人的家庭还是夫妇二人家庭,若无积蓄,老后确实堪忧。

  去年9月4日,在东京的一家超市里,因偷盗了价值7000日元(约420元)的酒、寿司和鳗鱼饭的71岁瘦骨嶙峋的老人被抓了现行,逮捕时老人钱包里仅有300日元(约18元),而且通过调查还得知,老人已被医院宣告仅有余命3个月。在被问及盗窃动机时, 老人说就是想在死前吃一顿好的。

  这一事件一经曝光,在日本社会立即又引起了舆论大哗和针对下流老人的热议。虽仅是个案,但根据警视厅的调查, 近年来因在商店“万引”(顺手牵羊的偷盗行为)被抓的65岁以上高龄老人占此类犯罪总人数的三分之一 ,而且还在呈不断增加的趋势。调查显示,他们中70%是没有工作享受低保的人群,顺手牵羊的也大都是食品。由此可见,确实是连普通的日常生活都难以为继,才导致他们不得不去超市顺手牵“食品”。

  

  京都,一位摆地摊的老人。他正在贩卖各种由铁丝制作的工艺品

  可怕的是,警视厅统计数据还表明,仅在2015年一年所抓到的65岁以上“万引”犯罪者就达8万件,这在日本绝对是一个令人瞠目结舌的数字了。更为严重的是,随着成为下流老人,因生活困窘、孤独而走向恶性犯罪的人也呈显著增加的趋势,同样是据警视厅统计数据显示,2015年65歳以上的高龄老人犯罪者数为2万3656人,比上一年增加了10%,而且犯罪还在向凶暴化方向发展,多为强盗、杀人等恶性案例。

  更让人无奈的是, 下流老人因犯罪入狱,出狱后自然被歧视、被孤立,于是抱着破罐子破摔的心理,走向再犯罪的下流老人同样在增加 ,这就又形成了一个下流老人的恶性循环犯罪现象,从而给社会的安定带来了极大的危害。

  这还只是发生在现实中的因下流老人的增加而给社会带来的不安定因素,此外,尚有许多可预测性的隐忧存在。根据 下流老人的三个条件(收入极少、基本没有储蓄、没有可依靠之人) ,如果任由现有的700万下流老人发展下去,将引起连锁反应。比如家里如有下流老人,那么势必增加儿女的负担,长久下去,就会导致整个家族都沦为下流社会人员。甚至还会导致人的价值观崩坏。

  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如果因老人贫困而导致儿女也陷于贫困之中,久而久之,老人势必成为子女眼中的累赘,进而形成子女对老人的差别心理,最终使得价值观出现扭曲等问题。另一种连锁反应是,看到老人老后的窘状,直接会让年轻人产生恐惧感来,少消费多储蓄的观念自然就会产生了,恶性循环,慢慢就会影响到日本整体的经济发展。

  

  日本街景,在这个高龄化愈演愈烈的国家,这样的背影随处可见

  尤其严重的是,年轻人看到下流老人的现状,考虑到自己的将来,为了降低自己老后的生存风险,不再愿意组织家庭的人也会增多,后果就是日本的少子化状态将继续恶化(总务省统计,2016年日本人口减少27万余人)。依照藤田孝典对下流老人的定义来推算,如果不能很好的重视、解决下流老人问题,那么,将来, 90%的日本人都将成为下流老人的预备军 ,照此发展下去,还真就是国将不国了。

  难道下流老人问题无法解决了吗?其实办法还是有的。

  如果要从根本上解决下流老人问题, 从政府方面来说,首先要想办法解决下流老人的住房问题 ,毕竟房租就占了下流老人养老金的一半上下。具体做法比如学习欧洲增加公营住宅比例,相对于英国的公营住宅占总体住宅17.5%的比例和法国的16.4%的比例,日本的公营住宅只占总体住宅的5.4%,而且入住审查极其严格。

  其次, 增加下流老人的住房补贴和适当增加他们的养老金,以达到可以大致收支平衡为标准 ,这两块最大的问题解决了,加上对下流老人的正确生活指导,相信日本的下流老人阶层会逐渐减少的。当然,实现这一切,最重要的是财源。

  这方面日本可以向欧洲学习,尤其是向北欧的如瑞士、瑞典等高所得税高福祉国家学习,对退休前的人课以高额所得税,以保证退休后的高福祉。这样做还有一个好处,那就是到退休为止,人们可以不用考虑养老问题,而是可以把平时的工资全部用于自己想做的事,因为已经“政府养老”了嘛。这样还能直接刺激消费,从而给日本经济也带来好转。

  遗憾的是,基于日本政治现状,为怕失去选民的支持,谨小慎微的日本政治家们还没有胆魄去这样做。安倍首相在选举时曾对低保老人发表了每人补助3万日元的政策,但这明显就是为了选举的“选举对策”,接下来的没有后继政策也印证了这一点,所以说,指望政府下决心解决下流老人问题,还真就是遥遥无期。

  政府暂时指望不上,为了防止自己成为下流老人,就要自己采取措施。 首先是一定要养成储蓄的良好习惯 ,确立短期、长期的储蓄目标。控制自己的购物欲,保证支出一定要严控在收入范围之内,更不要在自己40岁以后贷款购入如房产等需要数十年偿还的大型物件。 其次 ,为了不使自己陷于孤独状态, 要经常参加各种交流活动 ,以有利于自己的身心健康 第三,要注意管理自己的身体 ,以免因经常生病看病增加经济负担。

  

  樱花季,一位老人独自前往姬路城赏花

  让人感到惊讶的是,日本一些福祉人士在这个保险大国还主张人们尽量不加入或已加入的也要尽量退掉各种保险以增加储蓄,因为每月需支付的各种保险金几十年相加下来绝对不是一个小数字。这些福祉人士说,如果是金钱有余裕的阶层人士,自然无所谓,但只是普通阶层的人就完全没有必要买各种保险,因为无论是火灾地震还是突发事故导致的突然死亡或瘫痪等,这些都是极少发生的事,而且,说到底,你所投保的最终受益人也大都不是你自己。

  所以,宁可摊上事儿时认倒霉,也不要用自己的钱肥了那些保险公司的人,看看他们在东京一等地的办公大楼,干部、员工的待遇你就知道了那些都是自己身上的羊毛。这些见解倒是蛮有新意,也是确实值得思考的问题。

  藤田孝典说90%的日本人都是下流老人预备军还真就算不上是危言耸听,而是有益的警钟早鸣,若不能及早解决下流老人问题,日本确实堪忧。不过,通过这些,也确是让我们看到了今时的日本养老环境, 这儿,已经算不上是老人的天堂了。

  说明:本文授权转载自公众号“一览扶桑”(ID:sjcff2016),原标题《从下流老人现象看日本养老环境》,转载请联系原载。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0 参与 0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东亚评论

在这里,读懂东亚

头像

东亚评论

在这里,读懂东亚

670

篇文章

10043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