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振华案后,这些受害者的处境可以改变吗?书评:《Black Box》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新城控股猥亵女童案近日引起大家关注,上海市政协委员,江苏省人大代表,身价3000万的上市公司老总王振华性侵女童。舆情持续发酵,人们再一次关注到了性侵这一问题。

  无论性别,无论年龄,任何人都可能受到这一暴力行径的迫害。除了骂那些性侵者是禽兽,我们还能做些什么呢?

  

  为什么性侵案一而再再而三的发生,而被曝光的却少之又少?横在受害者与外界救援之间的高墙又该如何被打破?

  这些问题不断地在我脑中回想,捡起书架上的一本书:伊藤诗织的《Black Box》,干脆读一读,看看能否找到一些答案。

  

  席卷全球的米兔运动之前,2015年4月3日,伊藤诗织就工作问题与TBS华盛顿分局局长、首相安倍晋三传记记者山口敬之相约进行进餐约谈,却遭对方强奸。她曾两次付诸法律手段,但起诉均被驳回。她也是日本第一位公开身份姓名的受害者。事件在大众媒体上公开后招来社会上的各种诽谤以及人身攻击。

  

  而《Black Box》这本书则出版于2017年10月,作者作为新闻事件受害者,同时也是一个记者,不仅仅是在揭露这一新闻事件,更是对整个性侵有关的法律与社会进行梳理。

  

  受害者被性侵后的恐惧、担心、想要捅破这层黑箱所需要承担的压力,却都是外界所无法想象的。性侵事件发生后,社会结构失调,几乎使搜集证据这件事变得愈加困难。妇科诊所的工作人员态度冷漠,更别提什么会用“性暴力受害者物证采集包”来帮助受害人。社会上对于性侵后该怎么收集证据的传播和讨论都少之又少。

  

  “这种事情太常见了,不好办呐。”

  负责本案的警员生硬地说道。

  在漫长的等待中,警方承诺的“予以逮捕”算是一丝往前走下去的希望。然而在逮捕当天,为何行动又被上级临时叫停?是否与山口敬之的身份权力有关?一个是日本知名记者,为现任首相安倍晋三写传记,另一个则是刚刚毕业的大学生。

  

  

  受害者赖以维权的性侵法律,则是引用1907年日本明治时代制定的准强奸罪,那时妇女还没有投票权,而这一法律的主要目的则是“保护家族荣誉及血统”。

  本书作者并没有单纯作为一个受害者的身份来控诉强奸罪行。更像是一名调查记者的报道,抽丝剥茧地去研究整件事情背后的成因。事件背后夹杂着政治、公权、司法、性别问题、社会偏见……这一切都使得受害人的求助变得愈发困难。恍如困于黑箱,无法挣脱。

  

  2017年6月8日,日本刑法修订中,“强奸罪”“准强奸罪”两项罪名,自明治时代制定改法以来时隔110年首次进行重大修订,对强奸定义进行扩充,男性也可能成为法律上的强奸受害者。受害者也不再被要求必须由本人提起质控,强奸犯最低刑期也从3年提高到了5年。另一项争议性要求,即父母或监护人对未到18岁的未成年实施的性侵,若要被视为犯罪,需要涉及到“暴力或恐吓”,在修订案中也被废弃。

  伊藤诗织案间接地推进了日本刑法修订。关于王振华案,你期待的改变是什么?这些改变就会使你我,以及我们爱的人,免于成为,下一个受害人。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0 参与 0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八毛的十日十月

分享冷静的陈述

头像

八毛的十日十月

分享冷静的陈述

1

篇文章

0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