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小伙背包喀什旅游,意外发现野生沙棘果,三个月收入过百万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2013年,周大帅大学休学后,一直活得很“任性”,先后去学过工业设计、服装打板。直到2015年,周大帅背包去了一趟新疆喀什的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旅行,在帕米尔高原上与一种野果结缘,自此这位湖南小伙子的身心留在了喀什。图为周大帅将沙棘果称重、包装。由于订单量大,周大帅便把刚高考完的堂弟从湖南老家请到喀什来帮忙。

  

  沙棘,这种红色的野果,周大帅在旅行时无意中发现,让天生爱折腾的周大帅看到了商机开起了淘宝店。他从当地的塔吉克族农户手中回收野生沙棘,没想到,三个月就实现了百万销售。更重要的是,为农户带来了源源不断的收益。

  

  从帕米尔高原上采摘的沙棘果,经过简单筛选之后,将被装车,运往三百多公里外的喀什。在这里经由周大帅的网店,销往全国,甚至海外。图为周大帅到一位合作的阿姨家中取分选好的沙棘果,准备第二天分装、发货。从农户手上收购来的沙棘果带有许多杂质,周大帅在销售前要挑选两遍。

  

  作为“一带一路”中国-中亚-西亚经济走廊主要节点城市,2010年,喀什被设为国家第六个经济特区,独特地缘优势吸引了内地很多企业入驻。图为周大帅来到喀什经济开发区的深圳城孵化园找政府工作人员出谋划策,他想组建自己的团队,成立独立工作室。

  

  高原上的野生沙棘10月份才成熟,而从6月份起,周大帅每个月都要跑一趟,与高原上的少数民族朋友洽谈收购的问题,顺便查看果实的长势。当天,周大帅一大早就从家中出发,在服务中心办理完边防证后,驾车前往300公里外的帕米尔高原。高原上的天气变幻莫测,一直晴好的天气突降大雪,路面结冰打滑,周大帅不得不将车停在路边。这条通往巴基斯坦的公路上矗立着世界第二高峰乔戈里峰和冰川之父慕士塔格峰。

  

  下午6点,周大帅到达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提孜那甫乡。在乡下,周大帅遇到了他的好朋友——塔吉克人阿力甫。阿力甫是乡政府的司机,更是周大帅在野生沙棘果事业上的“贵人”。

  

  晚上9点,帕米尔高原的太阳还没落山。周大帅在阿力甫的沙棘树下。周大帅说,2015年决心在喀什创业之初,沙棘的采摘问题让他犯了难。因为成熟的沙棘果肉软皮薄,一碰就破,人工采摘的难度很大。关键时刻阿力甫给周大帅支招:摘果子得是在凌晨气温最低的时候才行,等到树上的果子被冻得很硬,再用力敲打,这样果子掉地上也不会烂。这让周大帅看到了沙棘果能够大量采摘和销售的可能性。

  

  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提孜那甫村,每年8月,村子就被红色的沙棘果点缀。周大帅来到老朋友拜给克家,拜给克读过大学,是当地的高材生,也是周大帅创业前期的合作伙伴。他的家中有十几亩野生沙棘树,都是老一辈留下的,当初根本没想到当作经济作物去栽种。即使在前几年,沙棘果还都是自己与家人采摘食用,大部分剩余的被羊吃掉。去年,周大帅帮助卖出的沙棘果,为拜给克一家带去超过5万元的收入。

  

  从创业以来,为了保持淘宝店铺的“零差评”,周大帅一点不敢马虎。在他发出的每一份快递内,都会放一份感谢信和一张自己在沙棘原产地拍摄的照片,大部分是当地塔吉克的孩子们。就像在每一份感谢信里提到的一句话:这不仅是照片,也是我这几年坚持的故事。图为周大帅在朋友的办公室谈生产合作。

  

  在中国最西部的帕米尔高原上,这种果实被当地塔吉克人称作“高原圣果”,产量低,采摘难度大,天然野生的果子很难走下高原。对于未来,周大帅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2 参与 2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肖睿博说生活

爱上生活

头像

肖睿博说生活

爱上生活

653

篇文章

388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