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乔布斯之问”到盈利难,在线教育破局要迈过这些坎……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为什么计算机改变了几乎所有领域,却唯独对学校教育的影响小得令人吃惊?”这是苹果公司创始人乔布斯生前提出的一个问题,在国际教育技术领域被称为“乔布斯之问”。

  在教育界,很多人在为“乔布斯之问”寻找答案。7月4日,中国电子学会现代教育技术分会秘书长张震在2019(第四届)中国互联网教育大会上谈及这一问题时认为,“乔布斯之问”背后的深层原因是,人类发明的各种工具与人类本身的能力相比,都有指数级别的提高;而现阶段人类发明的各种信息化教育产品和工具,和一个好老师相比还差很大距离。 “AlphaGo能下赢所有围棋大师,却无法教会一个6岁的孩子下围棋。”

  

  张震在作“在线教育的进化”主题分享。未来网记者 程婷 摄

  不仅如此,进入“下半场”的“互联网+教育”在发展如火如荼的同时,盈利难问题也仍未解决。 在教育行业内,甚至有着“在线教育行业七亏二平一赚”的说法。

  竞争日益激烈的市场环境之下,盈利难问题如“达摩克利斯之剑”悬在头顶,让在线教育企业“寝食难安”。有业内人士甚至表示, “2019年是在线教育企业的冬天。 最近见了四个朋友,其中三个是做在线教育的,都感觉活不下去了,因为把投资人的钱都烧完了,冬天还没有过去。”

  在线教育“破局”之道难在哪?少数能挣钱的在线教育机构能给行业带来哪些启发?互联网+教育的“下半场”的新形势、新机遇有哪些?问题与困局之下,在线教育似乎已悄然迎来新的风向。

  深陷“盈利难”的在线教育如何“破局”?

  当下,业内对在线教育机构盈利难问题的关注热度居高不下。有业内分析指出,在线教育机构高额的广告费用,前期在教研、产品、技术等方面持续的投入,以及为引流而进行的长期补贴,使得当前在线教育企业大多处于亏损状态,要靠不断融资来获取资金。

  转化率低、普遍亏损则被指是在线培训平台当前面临等最大难题。

  鸿文教育联合创始人赵锡睿在2019中国互联网教育大会上指出,互联网强调用户+流量、到达率、量变,而教育强调的是内容+环境、转化率、质变,互联网的思维不是教育的思维, 教育最根本的思维是强调学生学习的质变。 这在线教育面临重重困境等原因之一。

  张震则还指出,互联网的本质是虚拟化,虚拟化导致事物的边界模糊,大量领域走向融合,而融合导致在线教育企业的认知错位。他举例说,有做游戏等公司也来做教育并拿到了融资,但却因为自身无法确定自己是软件公司还是教育公司而陷入在想与做之间的错位。同时,他认为,教育和商业在模式上是有冲突的, 教育的标签作用使教育机构不能像商业机构那样追求规模效益。

  而国金证券教育行业分析师吴劲草则反复强调,在线教育首先是互联网行业,其次才是教育行业。而对于平台型公司,争夺平台垄断地位过程中必是血战,只有烧钱烧到最后只剩两三家公司时才能停下来。他指出,很多PE/VC的投资经理在看项目时关注的是用户数、流水数而非利润,其实是默认“在线教育现在还不是一个可以赚钱的行业”,“如果一个企业,一直以来的融资额,是大于他产生的现金流的,那这个企业就不是一个可以赚钱的企业,这个企业最重要的产品,其实是他的股票。互联网行业里面,这种公司比比皆是。”

  按这一观点,如果在线教育机构不能跑进前三名,就可能会失败出局。

  反观之下,避开一些已知的“坑”或“雷区”,在线教育企业或许能走出一条生路。

  近几年,不少在线教育机构在1对1模式的基础上推出小班课,甚至直接关停1对1业务,大概就是企业在困境之下自身反思的结果;而众多“后来者”也多避开了1对1模式,主推在线小班课,且有线上线下双师或中外双师配合教学。

  随着跟谁学的上市,跟谁学背后的发展、盈利模式也备受关注。学易时代互联网教育研究院院长吕森林分析认为,跟谁学之所以能实现盈利,是因为其选对了赛道,主打二三线k12领域学科提分这一刚需;在商业模式上也没有选择烧钱的1对1教学,而是采用的在线大班课模式;此外,赶上了较好的时机、有好的团队,并在营销上通过新媒体运营极大降低了营销成本。

  吕森林认为,创业型企业普遍存在定位模糊、人才匮乏、缺乏思路的问题,跟谁学本身也曾经过大量试错,其成功或许难以复制,但创业型企业却可以在确立战略、引入智库、系统变革等方面进行借鉴。

  

  图源视觉中国。

  激战B端、发力校内逆袭“下半场”

  事实上,激烈的竞争环境下业内无人敢坐以待毙,思考与尝试也从未停止。

  上市之后仍亏损不止的51Talk已调整战略,主推面向青少年的菲教在线1对1并向三四线城市下沉,且打出了“口语好、学习棒”的新口号,被外界认为是将走“外教+应试”之路。

  无独有偶,三年累亏8亿的英语流利说日前上线Kion英语学习APP,分为教师端和学生端面向中学,教师端可以向学生推送作业,管理加入班级的学生,还可进行智能批阅。外界猜测,这是原本用户偏成人的英语流利说布局K12的开端,未来或进军公立校。

  而猿辅导则于今年初关停在线1对1辅导业务,聚焦自己的主要营收业务大班课。

  不久前,洋葱数学创始人、CEO杨临风在未来网“校园学习类APP规范发展交流会”上指出, 互联网+教育进入“下半场”,学习类APP正从工具转为学科教育型产品。

  结合来看,不仅仅是学习类APP产品,在在线教育机构获客成本高、盈利难的形势之下,当前多个赛道在线教育产品都有向K12学科教育、甚至校内教育靠拢的趋势。

  除此之外,与人工智能、大数据等领域融合出新也是当下在线教育企业乐于尝试的方向。

  热潮之下,一众教育企业宣布教学环境中已采用人脸识别、语音识别等技术。不过,AI+教育场景落地之余,也迎来了外界一次又一次的质疑,以及对信息安全、隐私保护、伦理问题等讨论。

  伟东云教育总经理王保卫则告诉未来网(教育公众号:newsk618)记者,在互联网教育的“下半场”,教育信息化2.0要解决的都是应用层面的问题,“但数据来源不是通过在教室里安装摄像头,那是监视,我们需要的是对有效数据进行深度挖掘。”他指出,数据和场景的定义要清晰严谨,要从场景和内容的本质出发,将学生在学习过程中的响应数据化,再对数据进行提取分析。

  他反对诊断报告式的分析,“学生不是病人,不能每天让他来看哪儿有问题,最后越学越没信心。学生更需要的是过程性评价和鼓励。”

  不过,问题总需要一步步去解决,这并不影响在线教育企业不断去寻找与新技术的结合点,来获得新的增长点或者发展机遇。

  张震认为,运营商提速降费将使视频等大流量内容更加流行,5G通信或使得学校的网络中心或信息中心人员失业,而当缓存不再是刚需, 小程序等轻应用可能会代替APP,这些都可能在未来带来新机遇。

  而随着教育与科技的深度融合, 还不少在线教育企业都给自己冠以“教育科技公司”或者“科技教育公司”之名,并发力布局B端业务。

  超星集团董事长史超则指出,新形势下,资源、用户、渠道都需要去整合、打碎再调用,需要通过业界合作的方式将复杂系统解耦成一个个微应用,去完成各个场景的业务闭环。

  天闻数媒教育创新研究院执行院长杨静也指出,没有哪一个供应商能解决用户的所有需求,所以应通过多个优质供应商合作来满足用户的高阶需求。

  来源:未来网作者:程婷 原创转载请联系授权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3 参与 3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未来网教育新闻

关注青少儿教育与健康成长

头像

未来网教育新闻

关注青少儿教育与健康成长

2654

篇文章

3313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