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雨中曹雪芹访友,主人正在睡觉,主人的弟弟典当佩刀买酒招待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乾隆二十七年(1762),一个秋天的早晨,曹雪芹到槐园访问敦敏,敦敏尚未起床遇到敦敏的弟弟敦诚。这天寒雨倾注,清晨的冷风直透人衣袖,曹雪芹酒渴如狂。敦诚见状,立即解下自己的佩刀,作抵拥品,到酒店买酒给曹昌芹喝。

  

  曹雪芹高兴极了,当即写了一首长诗感谢敦诚,后来敦诚也写了一首长诗《佩刀质酒歌》回答曹雪芹。敦诚诗中有这样的序言:“秋晓遇雪芹于槐园,风雨淋涔,朝寒袭袂。时主人未出,雪芹酒渴如狂。余因解佩刀沽酒而饮之。雪芹欢甚,作长歌以谢余,余亦作此答之。”

  敦诚身上也没有钱,只有佩刀一口,“身外长物亦何有?鸾刀昨夜磨秋霜。”可是这把刀卖了,还买不了一头耕田种地的犍牛;想拿它去临阵杀敌,又没有咱们的份儿,不如用佩刀换了酒来喝,喝他个肠胃舒服。“欲耕不能买犍犊,杀贼何能临边疆。未若一斗复一斗,令此肝肺生角芒。”

  

  “曹子大笑称快哉!击石作歌声琅琅。知君诗胆昔如铁,堪与刀颖交寒光。”头两句说曹雪芹酒后大笑高兴称快,语句激昂慷慨。后两句说他的诗很有胆气可以与刀锋一起闪烁寒光。这几句话是对曹雪芹的诗才和壮怀激烈、肝胆照人的性格面貌的生动写照。可惜曹雪芹本人这首长诗没有流传下来。

  敦诚、敦敏两兄弟是清朝宗室子弟,是曹雪芹在宗学里结识的朋友。当时,曹雪芹在宗学里当差,敦诚、敦敏两兄弟在宗学里学习,由于双方的遭遇相仿,脾气、爱好相投,逐渐成为知交。曹雪芹与他们相聚很多。

  

  有一次,敦诚、敦敏两兄弟去拜访曹雪芹,当时曹家突遭横祸,曹雪芹之父被免职,家产全部被抄,曹家举家居于北京西郊,过着贫寒的生活,甚至是“举家食粥”。曹雪芹只能卖画为生,寄情诗酒的曹雪芹没钱买酒,只好常常赊酒,“寻诗人去留僧舍,卖画钱来付酒家。”(敦敏)“满径蓬蒿老不华,举家食粥酒常赊。”(敦诚)

  正是在这种穷困潦倒中,曹雪芹写出来了《红楼梦》这一皇皇巨著,可是家庭困苦的生活却使他难免情绪郁积,只好寄情诗酒。“佩刀质酒”一年多后,乾隆二十八年(1763)冬,曹雪芹的独子生病夭折,曹雪芹也被这种悲痛击倒,次年春天,就在贫病交加中谢世,死后,家徒四壁。

  他的后事还是朋友们帮忙料理,敦诚事后《挽曹雪芹》:“故人惟有青山泪,絮酒生刍上旧垧。”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1 参与 1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吉康说历史

带你了解历史中的趣事

头像

吉康说历史

带你了解历史中的趣事

780

篇文章

419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