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奇百怪的古埃及坟墓,有的像美国白宫,有的像富豪别墅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在大多数人看来,金字塔是埃及的符号。它们是古埃及法老(后期埃及国王的尊称,早期仍称国王)的坟墓,在没有机械动力的时代,想要造出这些庞然大物,的确是一件不简单的事情。

  然而,古埃及的历史非常悠久,甚至可以追溯到公元前8000年左右。而最早的金字塔,却诞生于公元前3500年左右。在没有金字塔的日子里,那些身份不凡的古埃及阔佬,究竟以什么样的方式,炫耀了自己卓尔不凡的身份呢?

  英国约克大学考古系教授乔安·弗莱彻,长期专注于世界木乃伊研究与丧葬考古学。如今,他是多家博物馆争相聘请的顾问,并撰写了大量研究论文。在2018年,他还成为了古埃及考古组织“埃及探索社团”(EES)的驻地大使。他的专业程度,自然毋庸置疑。

  

  大概有这么专业

  乔安·弗莱彻教授在他的杰作《埃及四千年》中,带着我们纵览了古埃及的历史沿革,以及民俗、宗教信仰和生活等诸多方面的元素。因为他长期专注丧葬考古学,我们也得以从此书中得知,在金字塔诞生之前,古埃及的部族领袖们,居然在“入土为安”这方面,开创了这么许多花样。

  

  故事的开始,我们可能得从河马说起。

  河马栖息于水草繁茂的炎热地区,其中便包含尼罗河流域。古埃及人便与河马共享同一片河流。这些猛兽,是他们身边的巨大威胁,埃及第一王朝的开国君王美尼斯(书中译为纳美尔),便丧生于河马之口。

  美尼斯这个名字的字面含义是“击杀鲇鱼”。由此可见,击杀再多鲇鱼的猎人,也无法轻易击杀一头河马。

  但另一方面,河马又为古埃及的居民们,提供了丰富的肉食。它的体型巨大,根据《埃及四千年》这本书的描述,一头成年河马的肉量,几乎等同于五头牛。如果能顺利猎捕一头河马,要远远胜过猎捕灵活的瞪羚和野兔。在那个蛋白质匮乏的年代,河马无疑是珍贵的恩物。

  除此之外,河马的肋骨被用来加固茅草屋,胫骨被拿来当作楼梯,腿骨则用来充当图腾柱。一部分茅草屋,最终成为了安葬死者的地方,这便是古老时期的“河马坟”。

  因为河马一身都是宝,所以人们对河马心怀感恩。古罗马的孕妇保护神塔沃里特,则被刻画成为河马头人身的形象。

  

  塔沃里特金像,图片来源于网络

  在这个相对古老的时代(约公元前5500年),贫富差距已经渐渐形成,但尚未高度分化。但我们仍可以通过坟墓中的随葬品,来区分这个人是富有还是贫穷。

  通常来说,穷人的墓里,只有少数的布料、陶器作为陪葬。而富人的墓里,则会出现大量的玛瑙、玉髓、绿松石、黄金和其他珠宝陪葬品。到了后来,法老甚至授意人民乘船出海,并通过贸易等手段,带来大量产自海外的珍宝,再将这些财富毫不吝惜地花费掉。

  当然,这都是后话。现在让我们退回到第一王朝时代(公元前3100年),因为埃及境内出现了统一的王国,所以,国王所掌握的人力和物力,与昔日的部族首领不可同日而语。在第一王朝的开国君王美尼斯去世后,他的儿子阿哈继位,宏伟的“白宫”就此拔地而起。

  所谓的“白宫”,指的是阿哈为自己建起的宏伟宫殿。因为他喜欢白色,所以宫墙都被刷成了白色。不过后来,这位国王产生了忧虑:一旦自己去世,就再也无法享受这宏伟的宫殿了。这该如何是好?

  事不宜迟,阿哈一声令下,大量奴隶奔赴到阿比多斯,另一座“白宫”拔地而起,这是阿哈宫殿的复制品。唯一不同的是,这一处“白宫”,是阿哈提前为自己修建的陵墓。在他死后,他的遗体便被葬在了这里。随同殉葬的,还有大批的奴隶。到了阴间,这些人仍然要侍奉昔日的主上。

  我不由得想起,微软工作室二十多年前发行的老游戏《帝国时代》中,埃及的建筑物都是以白色调为主。如今看来,这个游戏对古埃及的设定,原来遵循了阿哈国王“白宫陵”的史实。

  

  《帝国时代》截图

  除此之外,埃及的国家奇迹是金字塔,还能制造出骆驼骑兵和象兵(并非每个文明都有)。这完全符合埃及这个沙漠王国的现实情况。

  既然阿哈开了这个头,后世的一代代帝王,自然就顺坡下驴,将阿比多斯当成了专业的皇家墓地。如果我们现在去阿比多斯旅游的话,仍然可以目睹昔日皇家陵墓的盛况。这里的每一处遗迹背后,都藏着一页沉甸甸的历史。

  

  阿比多斯神庙掠影

  当然,每个王国,都会出现特立独行的君王,古埃及自然也不例外。在公元前2890年,埃及国王赫特普塞克姆威便将自己的墓地,搬到了孟斐斯附近的萨卡拉(今开罗南部30公里处)。从此,这个地方开始被埃及王室青睐,成为了一片新的墓葬风水宝地。

  譬如上面提到的这位赫特普塞克姆威,便将自己的宫殿在这里复制了一遍(人类就是复读机)。除此之外,还在这里重新建造了卧室、浴室、卫生间和储物间。不仅如此,他还授意一名大祭司留在这里。当他入土为安后,这位大祭司必须为他主持祭祀活动。看起来,这是要在沙家浜扎下根了。

  现在我们来到萨卡拉旅游的话,仍有机会目睹这巨大“豪宅墓”的风采。

  

  萨卡拉遗迹的旅客川流不息

  古埃及的王室成员,似乎十分热衷为死后的自己备办生活用品。譬如公主谢普塞蒂贝特,便在自己的随葬品中,添加了以下物品:烤熟的带骨牛小排、一只涂上调料的鹌鹑、炖鸽子汤、鱼片、软奶酪、面包、炖无花果、糕点和葡萄酒。所有的热菜,都盛放在陶制盘子里,冷菜则放在石头大浅盘中。

  这位公主的胃口,简直好到了“死而后已”的地步。她的随葬品,无疑将“豪宅墓”的细节延伸到了极致。

  到了后来,萨卡拉的墓园被后世君王重建。他们派奴隶运来了大量的石灰岩,并将其高高码起。这便是埃及的象征——金字塔。

  

  金字塔掠影

  由此可见,在金字塔诞生之前,古埃及的王家阔佬们,仍然有展示自己不凡身份的手段。而古埃及的丧葬文化,绝不仅仅限于此。如果我们翻开这本乔安·弗莱彻教授笔下的《埃及四年前》,我们就会发现:在金字塔的背后,古埃及有着无数鲜为人知的精彩历史。

  (完)

  (渭水徐公,昔日的佛系写作导师,今日的博物馆探险家。欢迎你和我一起,走进更大的世界)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0 参与 0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渭水徐公

一个热爱读书和旅行的历史博主

头像

渭水徐公

一个热爱读书和旅行的历史博主

24

篇文章

79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