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宫科技顾问接受采访,谈及美国如何面对中国科技强劲发展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开尔文德罗格梅尔(Kelvin Droegemeier)担任白宫科技顾问已有近半年的时间。近期,他家接受了《今日物理》(Physics Today)的采访,就美国重返月球计划,气候变化,研发企业调查等问题作出回应,他也表达了对中国科技合作的态度。

  

  开尔文德罗格梅尔(Kelvin Droegemeier)

  一位以研究恶劣天气事件而闻名的气象学家,之前曾任俄克拉荷马大学主管研究工作的副校长,如今是特朗普总统任命的美国白宫科技政策办公室(OSTP)主任兼白宫科技顾问。

  自2019年1月上任以来,开尔文德罗格梅尔一直在宣传他的提议:

  对美国的科研及工程企业(包括公共、私人和慈善的)进行详细评估;

  减少联邦政府强加给科学家的行政负担——这是大学管理者和研究人员经常抱怨的问题。

  德罗格梅尔于5月16日接受了《今日物理》的采访,以下是访谈内容:

  为什么要重返月球?

  《今日物理》:

  政府最近将登月计划的目标日期提前了4年,即2024年,而且为美国宇航局(NASA)2020年的财政预算增加了16亿美元,以加速重返月球计划的实施。 我们为什么需要重返月球呢?

  德罗格梅尔:

  我是国家太空委员会的成员,我们认为 月球是通往火星的门户。

  显然,我们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去过另一个星球了——在那里,我们可以做很多非常重要的科学研究。特别是,我们可以在月球极地附近着陆——在那里,可能存在冻结的水,在那里,我们可以测试一些概念(包括我们在太空中的耐力,以及如何实现一个可持续的存在)——这是总统的目标。

  如果未来想要登陆火星——这是巨大的飞跃,需要分多个步骤实现的。

  关于气候变化,我们的努力已小有成效!

  几乎每个人,都承认气候正在发生变化,我想你也是。难道政府现在不应该采取行动限制气候变化带来的影响吗?

  政府关注的是真正有利的经济发展,这个发展的关键在于寻找技术解决方案。

  其中一项技术革命是 水力压裂法 ,它真正改变了这个国家的能源结构 ,使我们得以实现能源独立。

  传统上,经济增长意味着排放量增加,但是,我们的经济在增长,而排放量并没有年复一年地增加。目前美国的排放量是自1992年以来的最低水平。

  在技术方面,我们能做些什么来引导我们朝着正确的方向发展,同时又不会损害经济呢?

  美国国家科学院提出了四个可以大规模应用的解决方案,比如植树造林,各种自然活动。

  正如你所说,气候正在发生变化,我们一直都在关注这一点,对此你可以从各个方面看到成效。

  研发企业调查,很有必要!

  《今日物理》: 白宫科技政策办公室已经开始对美国的研发企业进行全面审查。你觉得为什么需要这样做呢?

  我用的是“评估”这个词。

  我们国家有每四年一次的防务评估和能源评估,而研发评估可能每7到10年进行一次。

  我们应该停一停,全面评估我们在工业、学术界和非营利组织中所拥有的一切,具体来说,涉及STEM(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教育、劳动力资源以及我们在国际上的竞争地位。但是,实际上,我们从来没有做过这类事情,从来没有对我们的国家做过全面的评估。

  进行评估的部分原因是要回顾过去并问自己:“我们目前在某些领域处于什么位置?我们什么地方做的不对?我们做的哪些决定可能并不正确?”

  这项评估将是展望未来20年的前奏。重要的是, 我们需要调查十年以上的状况,从而确定国家在科技方面需要优先考虑的事项。 其他国家,尤其是中国,也在这样做,中国人有很长远的考虑,而且有很多方法。

  没人能够准确预测出未来的事情,但如果我们以这个评估为起点,来展望未来二十年,我们就可以进行更加合理地规划预算,同时针对下一个预算周期为我们现在考虑的很多其他事情做出相应的规划或安排。

  中国正在开展一场持久战,正在做我们关心的事情。

  如何看待中国?

  《今日物理》: 你曾把中国作为榜样?

  是的,的确如此。一方面,我们对中国也有一些担忧;另一方面,国际合作特别重要,使我们在科技方面获益匪浅,我们将继续保持合作。

  我们需要保护我们的资产、知识产权、想法和所有发现,但我们 希望在保护与开放之间取得平衡。

  开放使我们成为一个伟大的国家,并从根本上融入到研究工作之中,我们要找到平衡点。我们现在所处的世界与30至40年前不同,我们希望与那些跟我们有共同价值观的人进行国际合作,这对我们来说很重要。

  科学界的开放存取

  开放存取是科学界的一个大问题。你说过政府永远不会告诉科学家要把研究成果发表在哪里。但是你也说过,OSTP正在审查现有的政策, 该政策要求期刊出版商将联邦资助的研究成果在发表后一年内免费提供。 你能对这项政策做些什么改变?

  我能做的事情并不多,关键是要确保研发企业实力强大,并且我们能够获得信息。

  美国国家科学院刚刚发布了一份报告,旨在确保我们拥有足够的信息,确保我们的科学在一定程度上是可复制的。但是在某些情况下,你无法实现,因为提取数据受到一定限制。

  总的来说,我们要确保开放存取与研发企业的整体目标是一致的,同时我们必须确保开放存取不会让我们的成果毫无保留地暴露给他人,以免让他人轻易利用我们的成果而不必亲自动手。

  我们希望采取措施,防止知识产权、创意、出版物和提案等被窃取,以及与观念一致的国家共享正在审查的机密研究资助提案。我们想确保我们研究的巨大价值以及我们学者的创意能够一直受到保护。

  所有这些与开放存取出版有什么关系呢?

  想想开放存取的含义——学术信息的可获得性,免费向公众开放。同时,我们必须保持警惕,保护我们的资产——顺便说一下,一切都是开放的——这本身就存在冲突,但我们可以努力避免冲突。

  我们正在就此开展对话并制定计划——如何平衡我们企业的这种重要开放性:一方面确保开放存取,另一方面,确保我们的成果不被窃取。

  《今日物理》: 在组织结构方面,OSTP将有多少名副主任?他们将承担哪些责任?

  根据法律规定,OSTP最多可以有四名经参议院批准的副主任。

  迈克尔克拉西奥斯(Michael Kratsios)被总统提名为技术副主任。此外,我们需要有负责科学和国家安全的副主任,但他们目前还没有得到参议院的批准。

  我们有三个部门,当我开始担任OSTP主任时,曾考虑过我们是否需要第四个部门,但目前我看不出有这方面的迫切需要。

  坦白说,很多事情跨越了界限和学科,而我们所拥有的这三个部门完全可以满足我们的需求。

  5G会干扰天气预报?

  很多人担心联邦通信委员会(FCC)为5G无线网络分配的频率会干扰用于天气预报的卫星测量。这个问题是否得到了充分的解决,以便FCC能够推进无线电频谱的拍卖?

  在2019年11月的世界无线电通信大会召开之前,有一个程序正在进行中,该程序将对所有竞争活动作出裁决。

  作为一个国家我们必须团结起来,确保我们尽可能有效地共享这一频谱,我绝对相信我们能做到。就在此刻,这个程序正在进行中,它着眼于使5G的重要优势和谐共存,这是至关重要的,还有其他服务和能力,包括天气预报。

  作为一名气象学家,你对天气数据干扰问题有什么看法?

  研究表明,如果不能使用任何卫星数据或卫星数据大量减少,将对预测产生深远的影响,我并未看到这种情况发生。

  我绝对相信,我们将寻求一种解决方法,它能给纳税人带来最大利益,并且对我们现有服务造成最小干扰。

  相比德罗格梅尔刚上任时的表态,此次采访,他对科技发展相关的多个方面进行了阐述,而且观点也明晰很多。特别看待中、美科技发展问题上,虽然他也对中国的科技快速发展表示担忧,但仍强调美国需与中国保持合作关系。

  本文作者大卫克莱默(David Kramer)

  资料来源:

  Q&A: Kelvin Droegemeier, President Trump’s science adviser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1 参与 2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世界科学

《世界科学》编辑部运营账号

头像

世界科学

《世界科学》编辑部运营账号

455

篇文章

11194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