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天小长假,离我们还有多远,究竟谁说了算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2.5天小长假:能否实现,应交给市场机制解决

  文/马进彪

   近日,江苏发布“实施意见”,鼓励错峰休假和弹性作息,探索在有条件的地区实施“2.5天小长假”政策措施。此前,已经有其它省份推出类似意见。今年两会期间,有关假期的话题引发热议,全国人大代表、苏州大学校长熊思东提交了《关于实施2.5天小长假的建议》,呼吁加快推进“2.5天小长假”由“全国性试点”转变为“全国性政策”。(央视新闻7月2日)

  

   “2.5天小长假”在近年中已经引发过多轮热议,但在热议中可以看出,人们并没有就此达成共识。其中的原因在于,不同层面的劳动者都有着自己不同的诉求角度。作为农民来说,他们认为一年四季中的节气就是他们劳动作息时间表,所谓的小长假对他们并无多大意义。

   而作为城市打工者来说,不管他是身处大型国企还是中小私企,则希望有这样的小长假,因为这可以有更多的时间安排于自己的生活,尤其是对孩子的陪伴可以多一些。但作为为数众多的民营中小企业老板们来说,则不愿意有这样的小长假,一个萝卜一个坑,每减少一个工时,就会产生相应的成本增加,因此这会影响企业的运行效率,加大企业的运营成本。

  

   而这里需要特别说明的是,民营企业已在我国经济层面占有了举足轻重的位置。据2018年新华社报道,我国中小企业具有“五六七八九”的典型特征,贡献了50%以上的税收,60%以上的GDP,70%以上的技术创新,80%以上的城镇劳动就业,90%以上的企业数量。从这些半壁江山以上的贡献率可以看出,诸多的民营企业已经是国民经济的主力军,而他们对小长假的态度和反应,当然会产生重要的考量价值。

  

   因此,对于 “2.5天小长假”的争议,民营企业有着重要的话语权,如果说大部分民企认为这是不可行的,那就很难全面落实,因为一个广普性的决策出台,必然要考量它的客观实施基础,和可行性的最大广度和最大深度,而如果没有占在最大的基础上,也就失去了它的广泛意义,甚至还会产生反面作用,因为无法实施的决策,本身就是一种难以收回的尴尬。

  

   所以, “2.5天小长假”的问题,还应当交给市场主体的企业来解决,因为 “2.5天小长假”不是劳动法规定的内容,而是法外的福利选项,并不具备强制性,它可以有,也可以无,在选与弃的决策上,企业应当具有最大的决定权。而这个决定权的行使与否,其实就是以企业客观经营情状为根本依据的,这不能有主观的一概而论,有的只是量力而行,让这种福利成为企业市场化地吸引劳动人才的一个充分因素。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跟贴 跟贴 2 参与 4
© 1997-2020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力量时评

新锐观点、理性思考、热点冷评

头像

力量时评

新锐观点、理性思考、热点冷评

854

篇文章

2993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