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州县国税局退休干部张斌:信念如炬 他把生命燃烧在追梦路上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他有88岁高龄,却只有8年党龄,他是靖州县税务局年纪最大,党龄却不长的“老党员”。佘智斌/摄

  红网靖州站记者 刘杰华 孙玉杰 报道

  他有88岁高龄,却只有8年党龄,他是靖州县年纪最大,党龄却不长的“老党员”;

  他曾在朝鲜战场浴血奋战,却被错划“右派”,含冤受屈22年,但对党始终无比信赖;

  他一心向党,信念如炬,把生命燃烧在追梦路上,生动诠释了共产党人的精神境界;

  他就是湖南省靖州县国税局退休干部张斌。

  

  在“七一”建党98周年之际,他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青年干部时刻铭记党恩,不忘初心。佘智斌/摄

  我追随党

  因为党是我思想的指南,让我找到了人生的坐标

  “我将更加爱党、爱人民,我要把这种感情延续到我生命的最后一刻,让它变成永恒。”

  ——摘自张斌的《入党日记》(2011年7月1日)

  当红艳艳的党旗铺展在烈士纪念碑前时,张斌眼角湿润了,他的目光聚焦在金色的党徽上,久久未曾离开,老人缓缓举起右手,一字一句念出庄严的誓言,两行热泪顺着脸颊悄然流下 ……

  2011年“七一”,建党90周年之际,张斌以8旬高龄喜圆60年“入党梦”。

  1931年12月11日,张斌出生在靖县(现靖州苗族侗族自治县)河街一个银匠家庭,家境殷实。

  1947年秋,16岁的张斌考入了长沙市兴华中学,他的历史老师是毛泽东同志湖南一师的同学兼好友周士钊,艺术老师是中共地下党员吴静波。受到进步思想的影响,中国共产党的先进理论在他年轻的思想中萌芽。

  1948年,张斌转入长沙育群中学。在这里,张斌投身革命的火热之心开始燃烧。他积极参与各项进步的活动,还与明德中学的积极分子联手创办了《快报》,并成为主笔之一。然而,就在他即将找到组织之际,家中突生变故,加急电报催促张斌回了靖州老家,再没有机会返校。

  1950年,靖州解放,在党和人民军队的宣传教育下,张斌进步很快,成为了一名光荣的人民解放军战士。1951年3月,入伍仅4个多月的张斌和战友们跨过鸭绿江,投身到抗美援朝战争。

  在惨烈血腥的战场上,耳闻目睹的许多事情令他震撼。拆除定时炸弹时有人高喊:“我是共产党员我先上!”血战前,尖刀团、尖刀连、尖刀排高声呐喊:“我们是共产党员我们先上!”张斌说,他看到过毛岸英,在毛岸英牺牲后不久,他从连长口中知道了那是毛主席的大儿子。“领袖把自己的儿子送上前线,共产党太无私了。”

  “我也要成为一个无私的人!”在朝鲜战场上,张斌第一次鼓起勇气,申请加入中国共产党,但接二连三的战役,让他与入党介绍人失去了联系。他不敢打听,因为怕听到噩耗。

  “我活着从战场回来,不是运气好,是因为共产党员把危险都留给了自己!”张斌说,美军一次坦克炮弹的袭击,他的副连长王尔滨和党支部书记卢景祥都当场壮烈牺牲,张斌的右手被炸断,回到了后方疗养。但他更加坚定了入党的信念。

  在治疗和疗养期间,张斌积极发挥写作的优势,在医院出黑板报,开展政策宣传,不但被评为模范,还收获了爱情,一位美丽的护士后来成为了他的妻子。

  1953年10月,基本伤愈后的张斌转业到地方,被安排到旅大市(现旅顺和大连市))设计公司秘书科当文书。在这里,他工作出色,先后担任了公司团支部书记,成品组组长等职,还评上了“积极工作者”。

  正在张斌政治上趋于成熟,并再次积极向党靠拢时,噩梦却在1957年开始了。

  “当时党组织已经开始培养我入党了。”张斌说,不久,他被划为“右派”,并被劳动教养。从此,长达22年的“黑锅”让他无法抬头,入党的事也就没了下文。

  

  带领青年税干重温入党誓词。佘智斌/摄

  我热爱党

  因为党是我心中的明灯 永远照亮我前行的方向

  “加入中国共产党是我梦寐以求的愿望,是我一生奋斗的目标。”——摘自张斌的《入党申请书》

  1966年,张斌被红卫兵遣送回原籍。这一年,他唯一的女儿刚刚4岁。看着爸爸被押走,母女俩的哭声撕心裂肺。

  1967年,张斌与妻子离婚,从此妻离子散,天各一方。

  “文革”中,张斌被下发到农村劳动接受劳动人民再教育,因为是“右派”,他多次挨批斗,受尽了屈辱……

  “你抱怨过吗?”有人问。

  “怎么会呢!”张斌说,他坚信那是个别人的错误行为,他一直都相信共产党。

  在生产队,张斌在劳动中严格要求自己,在思想上积极要求进步,无论干什么工作,都尽心干,努力干。

  右手残废,他一声不吭,到铁工社打了一把左手使用的柴刀,每天上山去砍一担柴;秋收季节,顶着烈日踩打谷机,汗流到裤衩里;夏天放松油,挑上60斤松脂往城里送,来回一趟山路60公里……张斌从不叫苦叫累,忙得不亦乐乎。

  随着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一声春雷响。1979年3月,张斌被“平反”,并进入靖县税务局工作。

  张斌觉得浑身有使不完劲了,他决定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向党靠拢,向党袒露心声。

  1980年3月,张斌被派到到松香厂蹲点,他不惧崇山峻岭、不惧烈日严寒,跋山涉水、走家串户,深入松香产区,调查了解松香生产情况,积极妥善解决在松香收购中的价格矛盾和争购等矛盾,松脂产量三年达到3300多吨,为县税收做出了贡献。

  1983年,张斌负责城镇集贸税收管理,他一方面坚持原则,一方面吃苦耐劳,经常深入市场进行管理整顿,仅2个月时间,就收得各种工商税收6000余元,规范了市场秩序,维护了税法的尊严。

  1984年7月至1986年冬,张斌负责全局基建工作,通过合理预算,在城镇税务所综合大楼和宿舍工程上节约资金1万多元,县局食堂兼招待所工程不仅提前5天完工,还节约了总预算的10%。

  1987年4月,张斌志负责后勤管理工作,他积极动脑筋,想办法,与老百姓签合同,把地灵水库作为县税务局生产基地,扶植其养猪、鱼、鸭等,老百姓得了收入,干部职工也得到了福利。

  “我又提交过2次入党申请书。”张斌说,可是不是由于历史背景和异地“平反”材料不够详细,就是由于他年龄偏大,单位为了培养年轻人,“缓一缓”后他就退休了。

  党,在张斌的心头,始终像一盏明灯,虽然遥不可及,高不可攀,但这盏明灯却似乎一直在照亮他一路前行。

  

  一位老税干给青年税干的“特殊党课”。佘智斌/摄

  我拥护党

  因为党是我心中的殿堂 值得我终身为之奋斗不息

  “党的慈母恩,时刻要牢记。走路走得正,不怕人唠叨。”——摘自张斌《回忆我这一生》

  1993年,张斌同志退休了。但几十年未了的“入党梦”,始终在心头萦绕,挥之不去……

  因为这份感情,张斌动员女儿、女婿、外孙都加入了共产党。“虽然我还不是党员,但我的思想在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就入党了。”张斌说。

  是的,张斌虽然不是共产党员,但不管在思想上,还是在行动上,他一直以共产党员的标准来严格要求自己。

  他为人正直。现任妻子黄渊兰身体不好,经常看病拿药要花很多钱,想要挂在张斌名下报销,张斌连连摆手说:“想都不要想!想都不要想!”

  他作风正派。1967年与前妻离婚后,他35岁正值壮年,直到退休后的几年,近30年的时间他独身一人,却没有任何流言蜚语。张斌说,既是因为对党忠诚,也是因为对爱情忠诚。期间,前妻曾两次主动提出与他复合,都被他忍痛拒绝:“你是党的知识分子,要讲党性,不能因为儿女私情,弃了现在的家庭而不顾。”

  他恪守原则。上世纪90年代,按照不成文的规定,退休干部可以有一个指标解决亲属的就业。张斌在靖州没有子女,侄子和他最亲,可侄子提出要求,张斌却一口回绝了,“革命的果实是无数共产党员用献血和生命换来的,年轻人不要想着不劳而获!”现任妻子黄渊兰本来想给自己的儿子提提这事,看到张斌对侄子的态度,没再开口。

  他对党忠诚。同事戴老回忆,他曾与张斌在税务局办公室工作过,当时办公室掌管着“促产金”的项目补贴。一天,张斌的一个亲戚提了一大袋土特产找到他要“开后门”,张斌劈头盖脸把人给骂了回去。还有一次,戴老说,一位李姓的副局长早上喝了酒来上班,张斌不怕得罪人,直接就上前提批评意见了;每次交党费,总有个别同志不积极,还讨价还价,张斌见了就不喜欢,“党费都舍不得交,还是什么共产党员,一点政治信念都没有!”说得人羞愧难当。

  斗转星移,转眼到了2010年7月,此时的张斌已79岁了。在大家眼中,他已经有了个“安逸”的晚年:身体健康、思维敏捷,收入稳定、心情舒畅。但在张斌心底,60年“入党梦”却从来没有因为岁月的流逝而泯灭过,他不愿意为自己的今生留下“非党”的遗憾!也不想因为这个未了的心愿而抱憾终生!他再次鼓起勇气,递交了入党申请书……

  “别人问我为什么这么大年纪了还要入党,我说我对共产党有特殊感情,党是我心中的殿堂,值得我终身为之奋斗不息。”张斌说。

  2011年6月,对于张斌的入党申请,在支部大会上,全体党员经过无记名投票,全票通过张斌同志正式加入中国共产党。

  入党后,张斌更是积极发挥作为一名党员的先锋模范作用:他积极参加组织生活,积极从事文学创作,热心公益事业,捐款捐物帮助灾区……这些年来,他累计捐款达31000元,而他每月退休金只有1000多元。

  “人生的价值是什么?我认为,它既不在于手中的巨额财富,也不在于头上的乌纱桂冠,而要看你为国家、为社会、为人民创造了什么?”翻开张斌的日记,一名新党员的内心独白让人深深震动。这,也许正是张斌一生“信念如炬,把生命燃烧在追梦路上”的答案。

  

  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张老的目光聚焦在“党在我心中,永远跟党走”这几个字上,缓缓举起手抚摸着,久久未曾离开…… 佘智斌/摄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跟贴 跟贴 3 参与 3
© 1997-2020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红网

红网官方账号

头像

红网

红网官方账号

135763

篇文章

89581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