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站,昂立教育在哪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上市后首亏超2亿,是昂立教育交出的2018年成绩单。作为曾经的A股教育培训第一股,昂立教育面对的是下一年不盈利将被退市的风险。

  不久前,昂立教育刚刚计划脱离国资背景,被大部分业内人士认为“大展身手”的时候到了。与此同时,公司也进入了无实际控制人的状态。4月份,昂立教育拟收购一家负资产公司,又引起了诸多质疑。

  历经了教育行业多个风口,昂立教育给业内的印象并不张扬,其中的得与失,恐怕都不如清晰的财报报表来得直接。

  对它来说,下一站仍是未知。

  谋求重组上市

  1984年,上海交通大学学生勤工俭学中心成立,启用了“昂立Only”的名称,这是昂立教育的前身。昂立教育的创始人刘常科,在1992年成为了勤工俭学中心的第一个专职老师。

  从大学生勤工俭学组发展而来的昂立,一开始做的是电脑销售,并且给买电脑的客户提供上门教服务,后来逐渐发现了电脑培训的大量需求。1992年,上海交大昂立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主营电脑销售、培训,并从事部分图书销售业务。

  1993年,俞敏洪创办了北京新东方学校,张邦鑫还是一个初中生。国内的民办教育市场尚处于萌芽状态。

  昂立教育的前身在1998年确立了以教育培训为主营业务的发展方向,比起日后白热化的教育培训市场,昂立教育被认为跟上了国内课外培训市场的破土期。

  次年,昂立教育由全民所有制企业改制为有限责任公司,改制后,上海交大企业管理中心出资比例达60%,刘常科出资比例为14%。

  具有国资背景的昂立教育下一步开始谋求在公开市场资本化。

  2013年8月,新南洋发布公告,称拟收购昂立教育(当时名为“昂立科技”)的全部股权,代价为5.82亿元。

  公开资料显示,当时昂立教育的主要业务为少儿教育、中学生课余兴趣培训、语言类培训等。根据资产评估表,2011年,昂立教育实现净利润3516.84万元;2012年,昂立科技净利润为1822.62万元。

  再看收购方新南洋。2011年,新南洋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352.91万元,同比下降45.72%。到了2012年,新南洋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亏损为4981.78万元,同比下降1511.62%。

  对于亏损的原因,新南洋给出的解释是,宏观经济形势波动对公司业务,尤其是精密制造板块企业造成了严重影响,同时,公司教育及服务业务和数字电视运营业务受影响不大。

  单就截至2012年的利润数字来看,昂立教育的表现比新南洋更好看。而教育行业的一贯稳定表现,似乎也是新南洋决定选中昂立教育的原因之一。此外,新南洋的股东交大产业集团,与昂立教育的股东交大企管中心,同为上海交大的全资子公司。对昂立教育来说,新南洋也属近水楼台。

  

  那时的A股市场上有教育概念股,但没有纯粹的教育培训股。新南洋因此被寄予了“教育第一股”的厚望,收购公告发出后,股票一度涨停。

  在2013年,除昂立教育外,还有多家教育培训机构都有意于A股,如中公教育、华图教育、龙文教育、巨人教育等。

  2013年11月,新南洋收到证监会通知,与昂立教育的收购重组未获通过。之后新南洋披露的补充公告中显示,并购重组委的审核意见主要为:昂立教育有数量较大的资产不属于经营性资产,同时昂立教育有部分办学场所未办理消防备案或验收。

  有咨询师表示,昂立教育的重组被否决,或许也与民促法修订未完成有关。

  后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刘常科介绍了昂立教育所做的改变。昂立教育用了5个月时间,按照上海市在2013年7月出台的经营性培训机构登记办法,把原来在民政部门登记的民非法人变更到工商部门登记的企业法人主体,将昂立教育在上海的培训业务变成经营性资产。至于昂立教育在南京、长沙、南通等地的学校,由于当地还未出台相关经营性培训机构的登记办法,昂立教育暂时将其进行了剥离,没有纳入上市主体中。

  “教育培训第一股”

  2014年6月,新南洋与昂立教育的重组获证监会无条件审核通过,昂立教育如愿登陆A股。落实了A股教育培训第一股的名头。

  在业绩承诺中,新南洋与昂立教育约定,2014年、2015年、2016年,昂立教育实际净利润分别不低于4605.53万元、5815.91万元、7097.89万元。

  公开资料显示,当时的昂立教育在上海拥有超60家分公司,业务模式中小班与一对一并存,小班业务占比约70%,一对一业务占比约30%。具体类目上,英语培训贡献了40%的收入。同时昂立教育已经放弃了针对成人、大学生的四六级培训,主攻K12课外辅导科目。

  对于放弃成人和大学生培训业务的原因,刘常科认为这部分人群对于价格的敏感度较高。另外一个重要原因是,他认为这部分业务将来会被互联网取代。

  2014年,互联网来势汹汹。

  刘常科在2014年6月接受媒体采访时,称昂立教育早在三年前和韩国一家在线教育企业成立了合资公司,“虽然运作得不是特别好,但是也积累了经验”。他透露了探索在线教育的难处,“怎么提升学习效率乃至怎么盈利,大家都是在摸索中前行”。同时,又称自己比较赞成O2O思路。

  2014年7月31日,昂立教育完成了股权过户及相关工商登记手续,成为新南洋全资子公司。

  这一年里,在线教育以肆虐的姿态入侵了教培行业。连传统巨头新东方都感受到了威胁,但因为“传统”,改造起来并不容易。

  在家教O2O风口起来的2014年,昂立教育在业务上并无大动作。它在在线教育的浪头中安稳屹立,却没有破浪前进。

  上市是一时光鲜,但它不能决定未来。

  2015年2月,刘常科辞职,离开了新南洋。

  事后他回忆称,那时自己意识到了,传统教育培训机构在当时面临的巨大挑战,就是移动互联网带来的信息公开、透明。他坚信互联网教育拥有未来。离职的同年,刘常科创办了家教O2O机构轻轻家教。昂立教育之后的故事中,不再有他的名字。

  三年业绩承诺完成

  2015年,新南洋拟出资1.3亿元,参与设立教育产业投资基金上海交大赛领创业教育股权投资基金,首期认缴出资总规模为5.025亿元,重点投资整合教育培训类的优质资源,包括但不限于K12、国际教育、职业教育、互联网教育等领域。

  在日后新南洋的财务报表上,赛领教育基金投资的项目会成为影响昂立教育上市后首亏的主要因素,只不过那时新南洋尚且不知晓。

  

  昂立教育于2014年纳入新南洋财务报表。从2014年到2016年,昂立教育的营收贡献分别占到了新南洋营收的53.77%、61.97%、62.99%,呈逐年上升之势。

  2015年到2016年,教培行业的天变得很快。家教O2O在炙手可热之后,硝烟散尽,黯淡离场。K12风口当立,成为了资本的新宠。

  昂立教育还未完全走出上海,加盟扩张业务的盘子不如直营大。原有的K12事业部昂立外语、上海少儿等,都无功无过。

  可圈可点的是,2014年、2015年、2016年,昂立教育连续三年的归母扣非净利润均超过当期业绩承诺,完成了业绩对赌。但一度是业绩增长动力的对赌完成之后,昂立需要寻求新的增长引擎。

  在业务方面,2015年到2016年,昂立教育陆续推出了东书房、STEM、慧动体育、夏加尔美术、智培星等素质类子品牌。2016年,昂立教育正式将K12在线一对一产品嗨课堂投入运营。同年,昂立教育还以4200万元的价格收购了上海昂立优培20%的股权,以扩大品牌影响力。

  新南洋意识到了K12市场的潜力。在2016年年报中,新南洋称,预测未来5年,上海K12学生人数平均每年增长5%,上海K12市场容量平均每年增长15%,2020年以后平均每年增长10%。随着教育资源的下沉,未来三四线城市可能会有更大的增速。

  上海市场也许仍然是昂立教育最关注的地方。

  而那些被认为极具发展潜力的上海K12在线初创企业,昂立教育似乎没有投资并购的打算。

  上海被认为是一座不相信互联网的城市,不知道出身上海的昂立教育又是否相信。但如今在线教育的“狼”已经不会吓得传统教育机构人心惶惶了。

  脱离国企队伍?

  2017年,素质教育开始升温,AI概念进入了教育圈,K12依旧火热,职教培训在下半年受P2P爆雷遇挫。

  昂立教育偏安上海。

  2017年底,中金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举牌昂立教育(当时证券简称为“新南洋”),持有公司5.58%股权。天眼查显示,中金集团成立于1995年,法定代表人为周传有。在投资昂立教育之前,中金系旗下的资本已经投资了树袋老师、欧那教育等多个教育品牌。

  第一次举牌后,中金集团及一致行动人先后四次举牌。截至2018年12月11日,中金集团及一致行动人持有昂立教育22.68%,已超过交大产业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所持公司股份,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

  同时,中金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计划在未来6个月内通过集中竞价交易、大宗交易、协议转让等方式,继续增持昂立教育股份。

  昂立教育正在脱离国企队伍。

  在2018年底的一场教育投资论坛上,昂立教育集团总裁林涛曾表示,股东变更后,比起以前国有控股的身份,昂立教育的体制更加灵活了。

  不少业内人士对此持正面态度,认为昂立教育此前作为国企,业务推进难度较大,而民企的市场化竞争更有利于发展。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从业者则表示,对于昂立教育来说,被上海民企中金举牌会给公司原有业务带来冲击,“近期从公司一系列关于收购并购的公司高管表态来看,公司的内部业务已经出现了一定的分歧,昂立的元老和中金管理层还需要磨合。而中金收购昂立教育可谓一箭双雕,因为昂立教育同时大笔参股交大昂立。但是从入主后的运营来看,中金的种种做法给人一种项庄舞剑意在沛公的感觉。一般来说民企运行效率更高,创新能力更强,但是仍然要看实控人究竟想给上市公司带来什么。”

  2019年1月,昂立教育发布公告称,昂立教育三大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之间持股比差异不大,且相互之间保持独立决策,均无一致行动人关系,因此昂立教育属于无实际控制人情况。中金集团也曾在第一次举牌时表示过,中金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不以谋求实际控制权为目的。

  2月22日,昂立教育称法定代表人已由刘玉文变更为周传有。

  业绩首亏预警

  4月11日,昂立教育发布公告,对公司于2019年1月31日披露的2018年度预计净利润亏损额进行更正,经更正后,预计净利润预亏额由3000万元左右变更为约2.65亿元,同比减少315%,与上次业绩预告差异为2.35亿元。

  对于业绩预告更正的主要原因,昂立教育表示,公司2015年参与投资的上海赛领交大教育股权投资基金(简称“赛领教育基金”)于2016年9月收购的伦敦Astrum Education Group limited集团项目经营状况不佳,可能造成相关的投资损失。

  同时,昂立教育2018年度计提对教育基金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减值准备1亿元,而参与投资赛领教育基金的另一家上市公司东方创业,则对同一笔投资作出了合计1073.5万元的计提减值准备。两者相差近9000万元。

  修改业绩预告引来了上交所的问询,在回复公告中,昂立教育称,在投资该项目出具安慰函时,公司非财务报告内控制度存在缺陷。同时,昂立教育认为公司目前主营业务发展状况良好,不存在为避免退市风险警示而跨期调节利润的做法。

  

  值得注意的是,在发布修改业绩预告的当天,昂立教育还宣布拟收购凯顿科技91%的股权。截至2018年期末,凯顿科技总资产为1.26亿元,总负债1.41亿元,资产负债率达112%,净资产为-1548.1万元。

  收购这样一家资不抵债的公司,昂立教育看中的是什么?

  一位证券分析师指出,凯顿科技主营幼儿英语教育,股东为汇添富基金,从公司运作来看,之所以净资产为负,是公司利用学费不断拆借周转扩张规模,目前已有16家分校。“将一种模式快速复制,扩大营收和规模,然后上市或出售给上市公司。这种模式尤其在教育行业屡见不鲜,因此本次收购不排除是双方你情我愿的一次配合,总的来说,近年来,由于教育行业的轻资源人员高周转竞争激烈的特性,不少公司一旦上市或出售给上市公司后可能都会迎来业绩大变脸。”

  2018年年报显示,昂立教育在报告期内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亏损为2.67亿元,同比下降316.68%。若2019年昂立教育继续亏损,将会被实施退市风险。

  “目前看,公司想改变亏损局面,可能只能通过收购利润丰厚的公司对冲,或者减少经营支出,同时以交大昂立为代表的投资项目进行大笔分红,通过非经营性收入扭亏为盈。中金公司长袖善舞善于资本财技,后期相信昂立教育应该不会束手等待,一定会有所动作,不妨拭目以待。”上述分析师表达了这样的观点。

  5月30日,昂立教育发布公告称,中金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从2019年5月19日起,将继续增持公司股份。增持计划的主要内容指出,中金集团的增持,是践行关于“全面深化国企改革,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的精神。

  与此同时,昂立教育开始回购股票。截至2019年6月12日,公司累计以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回购公司股份879.07万股,占公司目前总股本的比例为3.0678%。

  股权变动的同时,业绩依然是上市公司的硬指标。在合并报表中,2019年第一季度,昂立教育实现营业总收入5.44亿元,净利润为1783.99万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2.69亿元。

  对昂立教育来说,接下来的半年报,一定程度上关系到其2019年的业绩命运。

  未知的下一站,也许有无限可能,也许没有。

  新京报记者 高杨 校对 李项玲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0 参与 0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新京报快讯

新京报快讯

头像

新京报快讯

新京报快讯

73259

篇文章

63363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