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凌晨“暗访”垃圾桶,有人要“让风停吹两小时”……青浦这个小区通过了这些考验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摘要:如今,康浦景庭的垃圾分类工作实效逐步显现,干垃圾日产量约0.9吨,湿垃圾日产量约0.6吨,有害垃圾每月收运约0.2吨。

  

  每当在小区里看到周大荣时,雷爱慧都特别高兴——只要远远看见雷爱慧,周大荣总会热情地打招呼。“以前老周可不这样,为了小区里流浪猫狗粪便扰民问题,他三天两头往居委会跑,意见特别大。但自从小区里撤桶推行生活垃圾定时定点投放以后,流浪猫狗少了很多,宠物粪便扰民问题迎刃而解,老周也不和我们‘硬碰硬’了。”

  雷爱慧是青浦重固福定居民区党支部书记,周大荣是福定居民区所辖康浦景庭小区的居民。康浦景庭是一个农民动迁安置小区,本地住户老龄化程度高、租住在小区的外地来沪人员多,住户参与小区事务的积极性原本较低,推行生活垃圾分类很难。怎么办?“很多事情光靠我们社区干部去做,是‘事倍功半’、吃力不讨好,一定要发动小区住户积极参与进来。提高他们的积极性没有诀窍,就是要真心为住户着想,不唱高调、不摆架子,解决他们的实际需求。”雷爱慧说。

  目前,康浦景庭小区的垃圾分类知晓率、参与率均接近100%,分类投放率达90%以上,分类纯净度达90%以上,生活垃圾减量约15%。

  

  动迁安置小区难管,但居民对“干净”也有需求

  作为典型的上海近郊农民动迁安置小区,康浦景庭1400多位居民中,户籍居民760多人,其中50岁以上中老年人约占70%。由于重固镇靠近虹桥商务区、青浦工业园区且居住成本相对较低,小区里外来人员很多,房屋出租率达40%。户籍居民因长期在农村生活,很多人还未形成“接受物业管理服务”的概念,外来人口则普遍规则意识不强,对居委会和物业规范化管理接受度和配合度较低,对于垃圾分类等社区事务缺乏概念。

  “宣传发动难、工作推进难、成果巩固难,是这个小区在开展垃圾分类工作中的‘三难’。”雷爱慧告诉记者,以前多数居民认为垃圾分类是“政府的事”,和自己无关,居委干部入户宣传常常吃闭门羹,分发的宣传品往往是前脚揣兜里、后脚扔进垃圾桶。“有人说,什么‘三分法’、‘四分法’,都不如‘一分法’方便。以前很多居民碍于志愿者管理勉强进行分类,但属于被动分类,还没有从心底里形成分类自觉。”

  雷爱慧自己就碰到过这样的尴尬事。有一次,她带着社区志愿者一起在小区里进行垃圾分类宣传,旁边不少居民看着,有个阿姨冷不丁说了一句:“这是吃饱了没事干,垃圾还要分什么类啊?我们以前住村里都是直接扔。”

  “当时有很多居民都笑起来了。我有些生气,但开口之前就把火气压下去了,这种时候我必须冷静地站出来说话。”雷爱慧当即反问:“阿姨,志愿者们为了垃圾分类、为了小区环境改善这么辛苦,您说这话不觉得难为情吗?”这句话一说,那个阿姨就红着脸走了。“如果当时我不说话、默许了那位阿姨的说法,那这个工作今后就很难再开展了。这件事让我明白,在动迁安置小区推垃圾分类,确实难。”

  难道动迁安置小区的居民就对小区环境改善完全没有需求吗?肯定不是。推行垃圾分类工作之前,康浦景庭里有很多流浪猫狗,随处可见宠物粪便。周大荣不堪其扰,曾经搜集了满满一马夹袋宠物粪便,拿到居委会要找书记:“你们到底管不管?”

  雷爱慧告诉记者,周老伯第一天去找她时,她在外面开会,不在小区。“较真的周老伯拎着一马甲袋宠物粪便回去了,第二天原封不动又拎来了,里面的粪便过了一夜,都干了。其实他直接来反映问题就可以,完全不用真的拎着宠物粪便来‘证明’他所反映的问题。这件事让我意识到了动迁安置小区的居民很较真、也很可爱,而且对生活环境的改善是有需求的。”

  后来,居委会工作人员和派出所民警一起,解决了小区里的“狗患”问题。小区里撤桶以后,流浪猫狗没有了食物,数量大大减少,如今小区里宠物粪便几乎看不见了,干净了不少。

  工作要稳扎稳打,投放点“只撤不改”

  动迁安置小区难管、垃圾分类难推,难道就管不了、推不了吗?“当然不是。不管是生活在农村还是城市,正常人都爱干净,都想让生活环境整洁,都不会故意糟蹋自己的住处。只要人们心中有对于‘美’、对于‘环保’、对于‘干净’的潜意识中的需求,我们就可以去‘放大’这个需求。垃圾分类工作,靠强力行政手段只能管一时不能管长期,一定要让居民自发地积极参与进来。

  

  要让居民意识到自己的需求、意识到垃圾分类的重要性,就要注意宣传的方式方法,不能死板、不能“强扭”、也不能“唱高调”。康浦景庭撤桶推行定时定点投放之初,小区里准备设几个集中投放点,居民们对其中一个的意见特别大,“阿姨妈妈”们一波波地跑到居委会去诉苦。居委干部反复解释,这个投放点不会产生异味,不会干扰居民正常生活,有一个学历很高的年轻姑娘说了一句话让居委干部哑口无言:“投放点里放的是垃圾,味道会飘散,你们居委会难道能让风两个小时不吹吗?”

  “让风不吹,我办不到;但调查一下这个投放点到底为什么受到这么强烈的抵触,我是可以做到的。”雷爱慧经过调研后发现,这个投放点之所以受抵触,主要不是异味随风飘散的问题,而是这个投放点边上有一小块活动区域,小区里的孩子们经常去玩,垃圾收运车开来开去的话有安全隐患。

  怎么办?“投放点位位置不能轻易改,一旦改了第一次就没底,这个工作就很难推了。但原先设想的点位确实有安全隐患,最终我们没有设那个点位,重新合理规划了点位设计,得到居民们的认可。工作要稳扎稳打,做的每一项决定都要有充分依据:不是因为你们来诉苦我才撤点位,而是因为有安全隐患才撤。”雷爱慧说。这件事之后,不少居民认为社区干部做事让人“很服帖”,对垃圾分类工作“故意找茬”的人少了很多,认真配合、积极参与垃圾分类的人多了起来。

  要得到居民支持,必须想些“活办法”

  

  要发动小区居民积极参与垃圾分类工作,最好的办法是让居民带动居民。康浦景庭小区居民方伯明是个社区热心人,平时对小区管理的方方面面都很关注,也常和居委干部沟通。推行垃圾分类工作一开始,老方很怀疑:“我们居民分好了,垃圾车一来,一股脑全装走,不是白忙活吗?”居委干部反复解释收运工作也是分类的,可老方不信。“有一天,老方顶着黑眼圈一大早就来我们居委会,高兴地说:‘我看见了,收运也是分开的!’原来,当天凌晨三点,老方就起床去集中投放点边蹲点‘暗访’,直到看到垃圾车分开收运才放心。”雷爱慧告诉记者,后来老方听到其他人不相信“分开收运”时,就会上去告诉他们自己凌晨蹲点暗访的故事,还会向人解释垃圾分类的好处。“老方去宣传,比我们自己宣传的效果更好。”

  社区里还有个叫陆全珍的阿姨,腿有残疾,出门以轮椅代步,老伴身体也不好,患有重病,老夫妻俩又不和子女住在一起,要定时定点投放垃圾,对陆阿姨来说难度太大。“考虑到陆阿姨家的实际情况,我们就让居民组长去帮她家代扔垃圾。没想到陆阿姨不答应,说社区干部也很辛苦,这种事情不能一直让别人代劳,她也要自己做,于是常常能看到她坐着轮椅去定时定点投放点扔垃圾,周边有志愿者或社区干部陪着。这简直就是定时定点投放工作的活广告:还有人说自己住得远、不方便定时定点投放吗?看看陆阿姨。

  要让生活垃圾定时定点投放工作深入人心,还需要想一些“活办法”。除了定点要“活”,定时也要“活”。

  雷爱慧告诉记者,如果是商品房小区,白领阶层出门和下班都比较晚,早晚定时投放的时间可以适度延后;在康浦景庭这个动迁安置小区,住户们大多保持着早睡早起的习惯,投放时间就可以适度前移。“我们挨家挨户征询意见后,把定时投放的时间段定在了早上7:00到8:30、晚上5:30到7:00,实际工作中垃圾分类志愿者还为居民们早晚各留出了半小时余量,早上志愿者往往6点半就到位、晚上延后到7点半,所以其实居民早晚各有2小时的投放时间。”

  如今,康浦景庭的垃圾分类工作实效逐步显现,干垃圾日产量约0.9吨,湿垃圾日产量约0.6吨,有害垃圾每月收运约0.2吨。

  推行垃圾分类工作以来,最“惊讶”的是租住在康浦景庭小区里的外来人员。“他们原本以为动迁安置小区的环境总不会太好,不料推行垃圾分类以后,小区里垃圾桶撤掉了,异味没有了,苍蝇蚊子也少了,道路、草坪整洁干净。有时候在小区里遇到我,他们也会说,书记啊,这个小区弄得真漂亮!听到他们这样说,我是真开心。”雷爱慧告诉记者。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2 参与 2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上观新闻

站上海,观天下

头像

上观新闻

站上海,观天下

17278

篇文章

23688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