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经·国风》之婚恋诗中的水意象及其文化意蕴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漫步在校园,常常见到成双成对的情侣在校园各处。作为一名汉语言文学专业的学生,国学经典是必不可少的课程之一。因此,头秃的扬帆女孩今天带大家进入《诗经》中的爱情诗,探讨一下其中水意象的内涵。

  

   《国风》是《诗经》中的精华,《国风》之精华在婚恋诗,以绚丽多彩的画面,表达青年男女对美满婚姻的向往和追求或反映不合理的婚姻给妇女造成极大的痛苦。而多首婚恋诗中水意象出现多次。因此,本文将分析其中有代表性的婚恋诗,主要从水的物质价值、《国风》中水的文化意蕴、水意象在中国古典诗中的传承三大角度分析《国风》婚恋诗中的水意象及其文化意蕴。

   在《诗经》 中,水是出现频率极高、意义极其丰富的意象。它作为爱情的传达符号,或者作为物境因素,与抒情主人公的爱恨情怨融为一体,不仅是对先民农耕社会生活方式的折光映射,还是对当时文化风俗和诗歌美学的一种直接体现。

  一、水意象生成的原由

   华夏文明发源于中国黄河流域。因此,水对先民有不可估量的物质价值。其中,江河是先民聚居的地方,也是先民“参差荇菜”、“于以采蘋”、“于以采藻”等劳作的生活场景。在《诗经》婚恋诗中,水不仅是一种自然物象,更是一种审美意象。这一意象的产生与先民的生存环境、水生殖崇拜观念、古代社会风俗习惯及礼仪制度有关,蕴含丰富的文化意蕴。

   上古时代,黄河横行于北方大地,“并千七百一川”、“播为九流”就描写了黄河的浩浩荡荡。《诗经》中所涉及到的地名,均分布在河流湖泊遍布的区域,这一区域以黄河为主干构成了网络与星棋交织的地貌结构。因此,上古先民逐江而居,缘河而生,体现出水对人类生存和民族发展的重要性。

  先民除了依赖水生活、引水灌溉外,还在水边辛勤劳作。《周南·关雎》展示了淑女河中采荇的场景。《召南·采蘩》和《召南·采蘋》则写女子为给诸侯准备祭品而在水边采集劳作。除此之外,《齐风·敝苟》“敝苟在梁,其鱼鲂鳏”和《邶风·谷风》“毋逝我梁,毋发我苟”提到人们利用鱼梁和鱼篓捕鱼,反映出捕鱼也是先民的重要劳作活动。

   由此可见,《诗经》所涉及的自然之水体现出先民对水的高度依赖,反映出先民与水密切的物质关系。同时,水这一物质与爱情在品质上有相通之处,柔情似水,涓涓流淌,细腻婉转。因此,先民会自然而然滴把水作为他们抒情的媒介和载体。

   其次,还与先民的水生殖崇拜观念有关。“水崇拜的原始内涵是与早期人类求生存、求繁衍的基本要求分不开的。”管子曰:“水者,何也?万物之本原,诸生之宗室也。”在先民眼里,水是生命之源,具有滋养万物的神奇力量,是生命力的象征。而在古人看来,男女恋爱、婚配的主要目的就是传宗接代,繁衍子孙。因此,水面岸边常常成为男女相会相悦的地方,便形成了上古一个“会男女”的奇特风俗习惯。《溱洧》中“唯士与女,伊其相谑,赠之以芍药。”三月的春水涣涣淌,帅小伙,俏姑娘,手拿着兰草传幽香。女子说“去逛逛?”男子答已去过,女子说:“洧水那边真的很好玩。”于是,男女尽情嬉戏,情意绵绵。对已婚男女来说,他们祈求风调雨顺、万事如意,对于未婚男女来说,他们祈求得到美好的爱情。

  最后,与礼仪制度有关。《诗经》时代,礼乐文化渗透于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礼记·坊记》中明确指出:“男女无媒不交,无币不相见。”“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已成为婚姻的首要前提,因此水作为一种天然的阻碍就加强了这种礼的约束力。

  

  二、《国风》中水的文化意蕴

   在《国风》中,有三分之一的诗篇直接或间接提到水,其中婚恋诗起码占了三分之二。一个个悲欢离合的故事在淇水、溱水等江河边上演。水含有丰富的文化意蕴,本文将选择《国风》中的婚恋诗篇从三个角度进行分析。

  两性间情感交流的心理阻隔

   上古时代,由于技术条件不好,先民无法在较大的河流上搭建桥。因此,古代人们徒步涉水相当于赤手搏虎,过河实乃艰难之事。久而久之,江河在人们心中成为了一道交通和交往的天然阻隔。

  《蒹葭》和《汉广》中提到,无论主人公如何努力,都无法和心仪的女子相见,面对可望不可及之事物,心中只有惆怅。这水不仅是一道空间阻碍,也是两人情感交流的心理阻碍。《蒹葭》一文中,描写一男子在一个白露为霜的深秋中,站在水的一方遥望着。不管他“溯洄”还是“溯游”,水无情地阻隔了他与情人的相见。他越追随,女子则会逐渐离他而去。正如钱钟书所说的“夫悦之必求之,然唯可见而不可求,则慕悦益之。”(《管锥编》)

   《关雎》中的淑女之美不是正面的静态描写,而是以君子的苦苦相思来彰显的。君子的“寤寐思服”、“辗转反侧”,并非因为淑女的无动于衷而难以形成双方的情感互动,而是因为一河之隔。君子“好逑”的愿望不能变为现实,只能把最初那强烈冲动的好色之感,升华为追求精神上的相和与喜悦。

  (一)人类孤独痛苦的艺术符号

   史学家胡厚宣先生的研究成果表明,中国文化的发祥地黄河流域在上古时代川流湖泊星罗棋布,人皆丘居,两性隔离就在水中选择一高地筑起茅舍。于是,水就积淀为表达孤独隔离的原始意象。

   《氓》中写了一个热情又严守礼节的女子从恋爱、结婚、被虐待、被抛弃的过程。该诗直接提到淇水共三次,其中“淇水汤汤,渐车帷裳”,被“氓”抛弃的女子返涉淇水回娘家,但“兄弟不知,咥其笑矣”又给她造成了很大的现实压力,她感到了人生道路的艰难。水与孤独的心理对应扩大了诗歌的艺术张力,在淇水上她再也看不到昔日的欢乐,而是对行进形成障碍的汤汤之水。她的惨痛遭遇深深震撼着读者的心灵。诗人多次提到淇水,是因为淇水是他们爱情甜蜜的见证,如今只给予她悲哀。她无法忘记这条曾以爱滋润过自己心田而今变得苦涩的水,因此把痛苦的心理情绪体验投射在水上。水忧忧,愁忧忧,缱绻之思,缠绵之恨,全化入茫茫淇水之中,水的出现隐喻着悲剧的不可逆转。

  (二)内蕴朦胧美的艺术画面

   《诗经》中的水不一定是对现实生活的绝对再现,而是更多会带有作者的创造性幻想。婚恋诗中的爱情故事总在水边发生,这些偶然性的巧合会带有作者必然性的匠心整合,并不完全契合于现实生活的真实。这些婚恋诗中因为有了水的参与,才呈现出更美的艺术画面。

   一片芦花浪泛着银光,一片白花花的露霜,心仪的女子在湖边的一方,主人公驾舟去寻她。这是《蒹葭》中的画面,水的隔离与若即若离的朦胧吊足了岸边情人追求佳人的兴致。逆流而上,道阻且长,佳人在水一方,男子的求索过程与心境,使人如嗅一丝吹走烦恼的清风,如听一首悦耳的民间歌谣,如饮一杯甘醇飘香的美酒。从美学真理来看,“距离产生美”,求索路线以宛转曲折为上,意境以朦胧缥缈为佳,佳人当望而不及,求而不至。正因如此,《蒹葭》中的水意象凸显了朦胧之美,读者在主人公的追寻中才认识到了超凡脱俗的美。

  诗人们以水起兴,或以水为喻,水成为一种出现频率很高的意象,与爱情结下了不解之缘。因此,水不仅是一种自然物象,还是一种审美意象象征着男女之间的爱慕、思念、追求、阻隔。

  

  三、水意象在中国古典诗中的传承

   “在水一方”式的爱情诗在后世的文学作品中屡屡出现。牛郎织女的神话传说家喻户晓,正是那条无法逾越的银河使一对有情人只能一年相见一次。“河汉清且浅,相去复几许?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古诗十九首·迢迢牵牛星》)主人公“脉脉不得语”的孤独体验体现在了“盈盈一水间”。在唐诗中,还有“别浦盈盈水又波,凭栏渺渺思如何?”(王国维《红豆词》其三)主人公在河浦上绿水盈盈,轻波荡漾,凭倚着栏杆极目远眺,萌发着对心上人的情思。

  

  结语

   综上所述,《诗经》是中国古典诗词用水意象表现爱情的艺术源头。《诗经·国风》婚恋诗中的水作为一种意象蕴含着极为丰富的文化意味,对后世的爱情诗的创作和发展产生了积极而深远的影响。

  [参考文献]

  [1]佘正松,周晓琳主编.(诗经)的接受与影响[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6.7.

  [2]陈致主编.跨学科视野下的诗经研究[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10.3.

  [3]张剑.诗经散论[M].兰州:甘肃教育出版社,2009.1.

  [4]中国诗经学会编.诗经研究丛刊第八辑.[M]北京:学苑出版社,2005.

  [5]姜广辉,邱梦艳.诗经讲演录——灵魂的诗与诗的灵魂.[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6.5.

  [6]家井 真(日)著,陆越译。(诗经)原意研究.[M].南京:江苏人民出版社,2010.11.

  [7]范少琳.谈(诗经)婚恋诗中的水意象及其文化意蕴.[J].上海:牡丹江师范学院学报哲社版,2008年第5期(总第147期)

  (注: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5 参与 7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扬帆女孩

扬帆远航的女孩分享校园故事。

头像

扬帆女孩

扬帆远航的女孩分享校园故事。

1

篇文章

0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