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明的骄,朗诗的绿是什么?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文|内幕君

  西汉,苏州有个穷书生叫朱买臣。他的前半生,就是落魄中年男的样板:

  家贫、无功名、妻子出轨。

  40岁之前,朱买臣靠砍柴卖柴过活。一回,天寒地冻,他上山回来,怀里抱着卖柴换的粮,还没踏进家门,就冲着屋内的妻子喊:今天有粥喝啦!

  他的妻子“哦”的一声,回他:“你把我休了吧,饱一餐饥两餐的日子我受够了。”

  原来,妻子和一个木匠好上了。

  朱买臣劝她:“我将来一定能大富大贵,你已经跟我吃苦二十多年,就不能再等几年?”

  妻子一心奔小康,去意已决。

  后来,朱买臣还真富贵了,官至九卿。

  他的逆袭之路,一般人复制不来。妻子抛弃他后,朋友觉得他怪可怜,替他求得一口铁饭碗——到会稽郡当差役。

  年末,会稽郡官员要进京做年终总结,得有随从跟着押车。长途跋涉、雨宿风餐,老伙计们说,那就让朱买臣去吧。

  这一去,命运转折。

  到长安后,朱买臣一日闲来无事,在街上晃荡,结识老乡严助。严助官居中大夫,是汉武帝近臣。

  这个老乡人如其名,乐于助人。通过他,朱买臣攀上汉武帝,一步青云。

  这种剧情放到今天,于正也不敢编。

  阶层固化,下层波涛汹涌,上层从容流动。

  1

  美国著名保健专家约翰·莱斯写过一本书,书名叫《四十岁是男人的“危险线》

  朱买臣身体力行告诉我们:男人四十,也可以是一枝花。

  2001年,田明40岁,也想开了:

  当官,我的内心并不快乐。因为我的天性是凡事追求有结果。

  南京官场沉浮多年,他决定从处级干部之位下海。

  黄金时代,大势浩浩汤汤。辞职后,田明直奔转轨中的地产行业,创办朗诗地产。

  对于往事,田明每次出外演讲,都要提一遍:我四十岁下海,创业xx年。

  别人听完总说:“这个老板真谦虚,一直在创业。”

  创业18年来,田明敢说,朗诗敢绿。两者一结合,汇成地产界一股清流。

  去年,中城联盟论坛上。

  田明一袭黑西装,内搭白衬衫,站在台上深情款款演讲,题为“我们,受人尊敬吗?”

  这个行业太容易,不明不白把钱赚了,不需要本事;这个行业不规范,大家为什么要尊敬这样一个行业?

  台下坐着王石、任志强以及上百同行。田明张嘴,会议厅内五味陈杂。

  “有些企业,把高周转当成核心竞争力到处炫耀,你用3个月到6个月的时间,从拿地到开盘能够做好规划吗?能够好好打磨你的产品吗?”

  问题一个接一个,田明越说越起劲,直揭地产五毒:作风贪污腐败、房子粗制滥造、销售业绩造假、财务报表造假、报批图纸造假。

  演讲最后,他环顾四周,发射最后一枚炮弹:

  我搞不懂,大家都那么大身家,挣的钱几辈子花不完,为什么还要做得这么不堪?

  讲完,台下掌声密密匝匝、热烈持久,老板们把手心都拍红了。大家不约而同想到一个成语——做贼心虚。

  于是,使劲鼓掌。

  后来,有位在场的前辈跟内幕君说:淤泥之中,谁也别标榜自己是那朵白莲花。

  他说,田总稿子背得不太熟,现场顿停好几次。王石和任志强老练多了。

  2

  朗诗创办最初,田明和团队约法四章:不行贿受贿、不偷漏税、不做假账、不欺骗客户。

  现实总是差点意思。

  2019年5月22日,朗诗发了一则反腐公告: 涉嫌经济犯罪,开除成都公司常务副总邓敏。

  这是朗诗一年里第三起贪污案。2018年4月,朗诗南京地产公司营销总监李恺被开除,移交司法机关。三个月后,营销经理胡明也被带走。

  朗诗公开说,会给邓敏案的举报者30万奖金。

  对此,内幕君友情建议:购买朗诗房子的客户,如果被索要茶水费,又或者涉嫌捆绑销售、阴阳合同,一定要大胆揭发,别跟钱过不去。

  朗朗乾坤,诗意人生,田明想打造的是,一个“百年绿”的公司。

  比如取名,田明直接给“朗诗”加了“绿色”,去地产化后,全名为朗诗绿色集团。2015年,田明创办技术服务公司,直接取名朗绿科技。

  2018年4月,田明当选第十任中城联盟轮值主席,宣布五项计划,三项与绿色相关。业内管他叫“绿色布道者”。

  用他口头禅来说:“朗诗和其它开发商不一样,我们做的是绿色科技产品。”

  从2004年,朗诗做第一代绿色住宅开始,目前更新到第四代。第一代主打“恒温恒湿恒氧”,简称三恒住宅,第四代叫“人本生态型住宅”。

  光听名字,科技感扑面。

  还是朗诗的销售人员接地气,人家的解释通俗易懂:满足人本身的需求。

  “我们的房,室内润而不燥、四季如春;PM2.5过滤率达95%;甲醛不超标,拎包入住。”

  科技绿色住宅,一直是田明的骄傲和底气。他经常跟媒体说,我们是一个喜欢熊市的公司。

  “我靠我的能力赚钱,跟资本没关系,跟投资没关系,跟土地没有关系。这个能力是可以重复利用的。”

  神乎其神,客户却不买账。

  一个买了两套“三恒住宅”的业主吐槽:

  “请朗诗不再虚假宣传,关怀一下漏水不断、发霉不断的朗诗绿色街区。”

  有一次,南京朗诗绿色街区的业主,发现屋里发霉,墙皮大面积脱落,让物业上门维护。

  物业检查一番,回复:是你们开窗受潮。

  3

  《中国经营报》曾经报道,南京绿色街区几乎所有楼栋外墙,都进行过多次开挖维修,有的住户家里10多处渗漏。

  不只是南京绿色街区,苏州吴中绿色街区、杭州朗诗美丽洲,上海嘉定绿色街区等楼盘,买家秀高度相似:发霉漏水。

  对此,朗诗有过公开解释:

  墙体里安装了管道,通过地下热能在管道中循环等技术实现恒温恒湿。一旦温差过大,就会造成墙体开裂等问题。

  换而言之,绿色科技,有得有失。

  知乎上有人问,如何评价朗诗房子质量?一个业主说:600万买的豪宅,给了我回迁房一样的质量。

  居庙堂之高,不知江湖之忧。田明在台上慷慨陈词,怒斥行业五毒时,他身后的朗诗,像一片切成两段的纸,双双向下坠。

  一片是声誉,一片是规模。

  2016年,朗诗转型,提出““产品差异化、资产轻型化、市场国际化”战略。同年,朗诗的合约销售额为289亿元,同比增长101.45%。

  此后,朗诗的销售犹如浪去,层层败退。

  2017年和2018年,分别为321亿元和381亿元,同比增长13%和19%,而同期百强房企销售平均增速超过30%。排名上,朗诗从2016年的53位,下滑到2018年的68位。

  当然,成年人的世界,不以排名论成败。

  解释朗诗的“颓势”,田明有一套台词:我关注的是商业模式转型,不是单纯的规模增长。

  事实上,朗诗的转型也不尽如人意。

  2017年,朗诗全面展开“榕树林计划”,概念玄乎,其实就是多元化:发展长租公寓、养老服务、金融服务等。

  关于长租公寓业务,田明定过一个小目标:全国三强。

  2016年12月27日,上海朗诗寓商业管理有限公司成立,宣告朗诗正式踏足长租公寓。根据田明的“小目标”,朗诗寓在2018年要开到5万间。

  结果出师未捷,该业务2017年亏损0.44亿、2018年亏1.9亿。和拖油瓶没什么两样。

  2019年5月,田明决定,将亏损的五项非地产业务,从上市平台朗诗绿色集团剥离,长租公寓位列其中。

  这么做无非想提振股价。

  长期亏损的新业务拖累整体利润,降低盈利能力,资本场对其估值难振。

  5年前借壳上市至今,朗诗的股价一直很“仙”,基本飘在每股1港元的边缘线。

  嘴上说不靠资本赚钱,身体却忍不住实诚起来。

  有一回,田明说起激进的房企,直言:“不转型,一味追求1000亿、3000亿、5000亿,都是末路狂奔。”

  内幕君打小听过一个故事,来自伊索寓言,讲的是一只狐狸想吃熟透了的葡萄,但它跳得不够高。尝试跳了两次之后,狐狸告诉自己:反正那葡萄是酸的,不吃也罢。

  然后,悻悻而去……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2 参与 2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子木聊房啊

资深房产评论员

头像

子木聊房啊

资深房产评论员

245

篇文章

2122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