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这个优秀历史建筑小区里,“8个月拆除”的新增违建为何变得棘手难弄?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摘要:优秀历史建筑里的违建,本应更受重视。

  

  6月21日,上海市12345市民服务热线对一则违法搭建的投诉发起了“督办”。

  这起投诉跨度两年多,之所以列入督办,是因为相关部门给出了前后截然相反的“办结”回复:2017年3月,上海市优秀历史建筑、长宁区泰安路120弄卫乐园18号的居民盛女士投诉两楼的一户居民在装修中存在违建,城管部门调查后,承诺“半年至8个月拆除”;然而违建并未拆除,今年4月,盛女士再次投诉。可这次,城管部门却回复“建议向房管部门反映”。

  “8个月拆除”为何一拖两年?两年后,城管部门为何又将投诉推向房管部门呢?

  拆不掉的违法搭建

  什么样的违建两年没能拆掉?6月26日,记者前往泰安路120弄了解情况。

  

  △图为泰安路120弄18号。

  泰安路120弄是1924年设计建造的花园里弄小区,小区里有3层花园洋房31幢。从小区门口的“优秀历史建筑”铭牌上可以了解到,每幢花园洋房都有单独围墙圈起来的小花园以及汽车间,样式也有西班牙式、英国乡村式等风格,整齐美观。盛女士居住的18号,是位于小区中间一排的一幢洋房,从外观来看,大抵可以算是“英国乡村式”。如今这幢洋房里,租住着“72家房客”。盛女士住在底楼亭子间,旁边的灶间和卫生间是公用的,而她所投诉的违建,主要发生在二楼。

  

  △泰安路120弄卫乐园的优秀历史建筑铭牌。

  从东侧小屋造型的主门进入后,正对的是洋房的木质主楼梯,通向二楼。顺梯而上,右转前方正对着的,是连接北侧东西房间的一条廊道。盛女士告诉记者,廊道东西两侧的两个房间,同属于一户人家。2016年4月至9月,当时的承租人方某对这两个房间进行了装修,违建就是装修时发生的。在洋房内部,主楼梯原本与二楼廊道并不相通,前往二楼北侧房间需要从底楼后侧的旋转楼梯上去。方某架起一条通道,将主楼梯与廊道接通。在洋房外部,方某将廊道北侧的山墙打掉,并利用洋房后侧的围墙作为支撑,架起木梁,进行了扩建。扩建后,面积增大的廊道被改造为客厅。方某随后又将西侧那间5.9平方米的房间,改造成厨房间和卫生间,从而实现了厨卫独用,居住条件大大改善。

  

  △18号二楼原本联通东西两侧房间的廊道处,如今已被扩建并改造成了二楼居民的客厅。

  记者从底楼通道绕至洋房后侧,抬头一眼就能看到违建之处。只见廊道扩建出来的部分由木框架配上玻璃窗组成,一侧“骑”在围墙上。目测扩建的部分也就2个平方米左右,面积并不算大。不过围墙并非承重墙,能否长期承受扩建部分的重量存在疑问。此外,二楼扩建后,底楼的居民在扩建区域的底部装上了两根晾衣架,用来晾晒衣服;而三楼的居民则在扩建区域的顶部摆上桌椅,成为可供休闲的露台。

  

  △18号洋房二楼扩建出来的部分由木框架配上玻璃窗组成,外侧“骑”在洋房的围墙上。

  不过,二楼的扩建并未给盛女士家带来好处,反倒惹来不少烦恼。老洋房采光本就不佳,二楼扩出去后,盛女士称家中采光更差,白天都得开着灯。更为严重的是,二楼将西侧房间改造为厨房和卫生间后,或许是管道存在裂缝,导致不断有水沿着墙体渗透至底楼,“严重的时候滴滴答答,家门口总是流着一滩水。”报修至物业,物业以漏水为自行改建导致为由,拒绝维修。

  

  △二楼西侧房间被改造为了厨房和卫生间,带来的渗水问题困扰了住在底楼的盛女士。

  2017年初首次投诉后,见违建一直未拆,加之渗漏越来越严重,今年4月初,盛女士遂再次拨打“12345”,对楼上的违建进行重复投诉。

  模糊不清的设计图

  2017年是上海集中拆违工作的第三年,推进“五违四必”的整治力度很大。市住房和城乡建设管理委员会曾表示,2017年全年力争违法建筑拆除量不低于5000万平方米,且实现新增违法建筑“零增长”。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泰安路120弄18号楼的违建为何没有被拆除?2017年初投诉后,长宁区新华路街道城管中队上门进行了查看,并约谈承租人方某,填写了询问笔录。约谈中,方某承认这部分是搭建出来的。随后,城管部门又调取了泰安路120弄小区的原始设计图,用以确定违建的面积。盛女士告诉记者,相关拆违程序逐步推进,新华路街道城管中队最终答复她,将在半年至8个月内拆除违建。

  岂料,拆违工作此后陷入了停滞。记者找到新华路街道城管中队,中队负责人向记者坦承,18号的违建虽然面积不大,但是却“很棘手”,并不容易拆。他向记者出示了当初调取到的建筑设计图。图上,18号楼二楼的搭建处非常模糊,仅依稀可辨东西两侧的房间,连廊道都没有标示出来。但是,在小区内另一幢洋房20号里,记者看到没有搭建的二楼原貌和廊道,可以确定虽然设计图上没有,但廊道应为建筑原本所有。中队负责人称,由于建筑设计图模糊不清,给违建面积的认定带来了较大麻烦。而这只是“棘手”的原因之一。

  

  △20号小洋房后侧相应位置,没有搭建仅架有一个雨棚。

  另一方面,2017年接到投诉介入时,二楼的违建已是“存量”状态,且已完成了内部软装修。相比可以立即叫停的在建违建,已是既成事实的违建拆除难度很大。而在泰安路120弄小区,由于居住条件困难,为了改善居住实现煤卫独用,违法搭建几乎是普遍现象。违法搭建一旦完成,违建者常将自己的违建与其他违建“捆绑”,提出“要拆一起拆”的诉求。在这种情况下,拆违更是难上加难。

  种种因素下,两年来,18号楼的拆违进展仍是“原地踏步”。两年中,二楼的使用权又发生了转让,使得拆违工作面临了更为复杂的境地。

  不知情的房管部门

  今年4月,盛女士的再次投诉给了新华路街道城管中队紧迫感。考虑到《上海市历史文化风貌区和优秀历史建筑保护条例》中明确,对优秀历史建筑的保护和管理是房屋行政管理部门的职责,在无法兑现拆违承诺的情况下,城管部门干脆回复盛女士:“建议向区住房保障和房屋管理局反映。”面对记者,新华路街道城管中队负责人坦承,对违建面积的后续认定确实也需要房管部门的协助,不过这样回复投诉人并作为“办结”处理存在不妥之处,合适的做法应该在两个部门内部协调沟通。

  为了推进投诉的处理,6月21日,“12345”召集新华路街道、长宁区城管执法局、长宁区住房保障和房屋管理局等部门,召开了协调会。会上,长宁区房管局介绍,泰安路120弄是上海市第二批“历保建筑”,保护类型为三类保护,主要保护重点为外立面以及房屋内的木质楼梯。二楼的搭建必然对外立面产生一定的破坏;但长宁区房管局称并不掌握违建的具体情况。

  协调会上,几个部门拿出了一个初步处置方案:即以新华路街道作为责任主体,协调城管部门和房管部门尽快对违建面积进行认定,并制定联合处置措施;同时,物业也在协调承租人尽快采取措施,对由房间改造而成的卫生间进行修缮,解决渗漏问题。

  优秀历史建筑里的违建,本应更受重视。记者多方了解,泰安路120弄18号楼的违建陷入如今的尴尬境地,有着这几方面原因。其一,作为历保建筑的行政主管部门,长宁区房管局对于优秀历史建筑的日常管理存在“盲区”,托管人即新华物业没有在第一时间发现违建并予以上报,使得违建得以成为既成事实,而错失了执法介入的最佳“窗口期”,带来了巨大的行政成本。第二,城管部门处置不及时,在无法认定的情况下,也没有主动寻求房管部门的协助,研究处置方案,而将投诉一推了事,也存在着较为明显的过失。

  优秀历史建筑小区因为居住条件较差,违建高发。如何完善发现机制,使得新增违法建筑“零增长”,泰安路的个案值得房管部门和城管部门好好总结。本应“8个月拆除”的违建最终能否拆除,解放日报·上观新闻将予以追踪。

  题图:泰安路120弄卫乐园。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1 参与 1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上观新闻

站上海,观天下

头像

上观新闻

站上海,观天下

17284

篇文章

23696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