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 女 当 如 武 亦 姝。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2019年6月23日,高考结束半个月后,又到了公布成绩的时候。

  关于考生分数和那些我们所熟悉的名字的讨论依旧不断。

  火遍全网的四川双胞胎兄弟张家杰和张家豪,分别考出了718和705的高分,喜提“最强双胞胎”称号。

  

  高颜值学霸杨晨煜,高考730分,成了今年最受关注和热议的考生。

  

  那位走出考场后跪谢母亲的男同学,也考出了635分的成绩。

  

  当然了,在今年的高考生中,还有另外一位备受关注。

  就是虽然一直低调且稳,但依旧成为了人们话题中心的武亦姝。

  成绩一出直接冲上了热搜。

  

  意料之余,也让人们再度谈起了那个才华横溢的古诗词女孩。

  2017年2月,在火遍全国的《中国诗词大会》上,武亦姝以节目开播以来最高分成了第二季冠军。

  其实,打从这位16岁的高一女生,凭借丰富的诗歌储备,在《中华诗词大会》以“飞花令”出口成章开始,武亦姝这个名字就火了。

  不止火在网上,也火在电视机前面那些一直追着节目看的爸妈长辈那里。

  

  “生女当如武亦姝。”是这些家长挂在嘴边的话。

  大人们有的把她当成孩子的学习榜样,有的把她当成培养娃的阶段性目标。

  当然,还有更年长的,把她当成了催促年轻人结婚生子的新由头。

  这可是其它从电视里或者网络上火起来的流量们没有的待遇。

  

  也正是因为这把火,媒体要采访,公司想签约,加上广告代言,找她的人太多了。

  武亦姝就索性关了机,收了心,再没有看见她出现在哪家媒体的镜头前。

  一方面,是家人希望她不被打扰,过好未来的生活。另一方面,这也是武亦姝自己的决定。

  “她想做科研,不爱包装自己,也推掉了所有采访。”

  同样在《诗词大会》上表现亮眼的北大才女陈更说,武亦姝是个对自己有规划、懂得利用时间的女生。

  

  结合在节目里的种种,这个女孩确实沉稳的不显山不露水,“于无声处听惊雷”。

  很少看见哪个镜头是她因为正确回答刁钻诗句喜不自胜,或战胜对手开心到欢呼雀跃的。

  之前的诗词大会第十场,轮到武亦姝答题,董卿说:“接下来是你的答题时间。”

  武亦姝沉着的在屏幕上选出答案,并念出:“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的时候,不少人被她这种气定神闲、淡定自若的神态折服。

  

  而这一出自李清照《如梦令常记溪亭日暮》的词句,也让现场评委老师有感而发:“李清照,确实是一个阳光女孩。”

  由于贪玩而神情慌张的小姑娘,撑着小船在藕花之间寻找归路。

  整首词寥寥几句,便勾画出一幅灵动的少女荡舟图。

  

  如此画面,实在让人忍不住穿越时空,和面前这位女孩重叠起来。

  “宋代的一个十六岁的女孩在干什么?要按照我们想的话,这女孩应该就像武亦姝这范儿,不怎么笑,深沉的看着你,过一会徐徐的吐出一句诗来。”

  但正如这位老师后面所说,只这样一个“深沉老气十六岁”的剪影,不论是对武亦姝,还是年少的李清照,都太不立体。

  

  沉浸诗词当中,也跳出诗词之外。享受自己的快乐,才是属于她们十六岁的情景。

  武亦姝也觉得,喜欢诗词,其实是因为古诗词不仅不枯燥,反而有很多不一样的东西。

  

  “你看这句: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就是我在江南,没什么东西好给你,那我就把江南的一整个春天都送你吧。”

  “多美啊,是吧。这是现代人完全给不了的感觉。”

  这种喜爱浪漫的小女儿心态,就是这个年纪的男孩女孩们特有的情愫。

  

  除了喜爱诗词,她也爱臭美,爱“追星”。

  臭美的利用课余时间拍摄汉服,每年推出自己的汉服摄影合集。

  至于“追星”,也到了狂热的地步。人家追小鲜肉,她就追苏轼、陆游。

  不仅随身携带一本苏轼的诗集,还奉陆游为自己的男神。

  

  旁边同学的书架上放着各种数理化的参考书和资料,她的就是陆游的作品集。

  其中有几句的韵味是她特别喜欢的。

  像《十一月四日风雨大作》,课本上选的第二首,其实第一首也很好。

  “风卷江湖雨闇村,四山声作海涛翻。溪柴火软蛮毡暖,我与狸奴不出门。”

  就是说,你看外面风啊雨啊的那么大,实在怪冷怪吓人,我还是在家里撸猫吧,我和它一起暖暖和和的烤火,就谁都不愿出门了。

  这么一想,别说画面感了,陆游“古代铲屎官”的萌萌形象都跃然纸上。

  

  像这些句子,与其说是因为背诵而背诵,不如说是像一幅憧憬已久的画面,结结实实的刻在了她的脑海里。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比赛过后,和大媒小报对武亦姝的夸赞追捧一起来的,还有争议质疑。

  从节目组题目太简单,到百人团水平太低,再到武亦姝也就会背诗而已,不会写作,达不到所谓才女的境界…

  类似的说法从未断过。

  

  比如有一场,就有这样一道题,如何四( )为天子,不及卢家有莫愁。

  当时武亦姝的答案是“时”。

  但其实如果懂平仄对仗的话,自然会知道对应“家”的不会是同为平的“时”。

  

  在加上武亦姝夺冠之后,她的母校复旦附中语文教研组长黄荣华曾说:

  “因为缺乏对古诗文更深刻的认识,所以出现了这种追捧。”

  并提到那首《诗经·七月》,是学校自编教材《中华古诗文阅读》里的,每一个学生都会朗读背诵。

  

  让人们因此判定她的知识储备多是靠死记硬背,根本没有了解其中深意。

  “林黛玉大观园才情第一,但是要说背诗集句,还比不上薛宝钗。诗社的头名林黛玉拿了一回,薛宝钗拿了两回半。”

  

  更有人担心,武亦姝这颗靠“背功”夺冠的新星,会激励虎妈狼爸们让孩子背下足够数量的古诗词…

  

  而外界的争议种种,在武亦姝身边的人看来,差不多一半一半吧。

  一半是夺冠确实是意料之外的欣喜。

  她也不是像大家想象的那么淡然,那么能控制情绪。

  决赛时陈更很强,彭敏很强。武亦姝一度紧张到表情管理失常,小动作也很多。

  最后干脆说“我真的压力很大,但能够走到这我已经很满足了”,“真的真的”。

  

  另一半,则是没必要把这个女孩子太神化。

  你不能否认这当中那么一小丢丢的运气,也不能否认她十几年如一日的阅读积累。

  当然了,人们好奇的那些问题,赛后就迅速远离了公众视线的武亦姝自然是没有回应的。

  这个看似沉静温婉,骨子里却又有股侠女的豪迈英气的女孩,又光速变回了一个普普通通的高中生。

  上课,下课,上学,放学。

  当然,还有准备高考。

  

  作为一个热爱诗词的理科生,她没有像之前在节目里所说的报考北大,而是选择了清华。

  还在2018年8月参加了清华大学的暑期学校,在开营仪式上作为学员代表发言。

  如她所愿,6月23号,2019年上海高考成绩揭晓。

  武亦姝成绩为613分(上海高考满分660分),将入读清华大学新雅书院。

  

  在给自己的高中生活正式画上句号前,武亦姝成了母校毕业歌曲《红墙边》的作词人,顺便还参与了作曲。

  

  那一句“有少年我紧握,热烈干净梦想。从这里出发,而向天地地方。”

  恰如董卿在“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后接的那句——

  小小少年,很少烦恼,眼望周围阳光照。

  高考之后,对于如武亦姝、杨晨煜、张家杰、张家豪,还有千千万万的考生来说,大写成人的人生才刚刚开始。

  在他们身上,有关未来的一切都在蓬勃生长,这种充满热爱和期待的感觉,真的很好。

  (部分资料源自澎湃新闻、新浪微博、腾讯视频、梨视频、《中国诗词大会》)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177 参与 1679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当时我就震惊了

活着,就是为了给你惊喜!

头像

当时我就震惊了

活着,就是为了给你惊喜!

1685

篇文章

422435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