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知我典当千年,换取那夜烟火半瘦繁花暮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漫漫一指之外,氤氲烟火落幕,湮灭旖旎。瘦月醺,晚茶凉,曲终人散。宫商笙歌不歇,我倚阑的思绪依然无可解。走过天荒地老,品得浮世清欢。华发不及。繁花终暮。陌上桃夭折枝,湿尘带雨,漠漠寒烟迭起。千里雁字无书,一行古渡,几许渔火深深。一盏捻不尽的灯芯,挑染子夜一晕烟火倾城。隔岸粼光隐去,漫随微澜逐流。今夜阑珊,烟火已瘦。

  梵音未残,昨日棋子落在局上,敲出那刻繁花婆娑,延开生死明灭的角逐。树下,朦胧歌吹凋谢一枚桐子,如琉璃倏然碎地。局外,一路疏影复,而烟火褪过的天阑,流光不住。我心漪泛处,留恋一对如水清眸。那一念似飞鸢断线,任一痕游丝无力,提笔刻你辗转如烟。

  

  青苔染满袖口,千年来,我笑颜已为风雨蚀得斑驳,而我依然不去。我只等这场盛世烟火再临。那古巷悠悠,人流来往不为相送,却为赴古巷经年不更的那夜烟火。我在古巷尽头坐落千年,终是恋上那夜的陆离烟火。待烟火半瘦,遗一声嗟叹,寒光逝了然。一季弹指,眸心繁花暮,憔悴了那烟火倾城的曾经。

  烟火弥真,繁花弥深。只谓红尘淡若烟花,于指间亦冷亦暖。穿越千年风霜,烟火半瘦之际,谁许繁花戚戚成泪浣我?咸湿花泪,浸得我石胎剥落,只是我于阶前无处行走,唯有静待下一场烟火轮回。轮回千稔,我循岁月陈迹,目光断点于斯刻烟花烧起。

  

  烟花烧,我以旧瓷搁余烬。胭脂点点化焰,洇然墨色盛开馚馧繁花。夕风在巷口设下残局,无人解,徒留烟火温柔却寂静,今是昨非。偏偏是巷口经过梨花雨般烟火。我沉睡古巷尽头千年,只是那夜惊于你素眉微微低首之刻——我竟迷离久久。待人潮渐散,烟火半瘦,繁花暮后,你背影已消逝巷口。唯我望眼守候,千年如故。

  月光老巷伴我守望。烟火迟迟。我深谙你早已去了轮回渡口,不曾蓦然回首。不朽,枯等。而我仅信仰自己,世道苍茫,有人兵荒马乱里封我信仰。我眉心笑意,他们不懂,我驻足不过是因你。你走了,我依然留恋昨日的眸子,你蹙眉低首之间,我一世刻写已定……

  

  烟火殒逝渗透旋踵灿烂。我心虞隔了烟火你业已转身古巷不知何方。一如萧然烟火挽不住,繁花暮时,我无可挽留。你只是路过巷口,我却把时光看得凝重。剪不断那刻烟火婆娑,月光冰冷,我停驻冰冷古巷尽头千年。

  我等来最后烟火半瘦繁花暮,自一纹瓷裂漾开,我的守候与我一同刹那成灰,一地砂沫成殇。我倾一时影,换千年成枯。巷陌残局如参禅,一世不足,千载有馀。逐一场空梦,葬我烟火一袭。我莫名等待,无果而终,滴下千年繁花泪。烟火逝去已久,繁花凋落已久。我为何念念不去?仍是等烟火开尽繁花暮,待一切转瞬不复,待我无可留恋,待我无可守候。你走了,我亦毋须不舍了,无言熄了等待。

  

  最后,烟火曳长长流光,抛落我风化千年的石泪。千年何谈是非?我选择等待,成灰依然无改。深深别后古巷,悠悠如故。谁知我典当千年,换取那夜烟火半瘦繁花暮。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2 参与 3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轻声细语

轻声细语,句句是真。

头像

轻声细语

轻声细语,句句是真。

3858

篇文章

9122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