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园牧场外资频减持,业绩两年连降,西北区域乳企春意不浓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根据港交所最新权益披露资料显示,庄园牧场遭胡克良场内减持16万股,每股均价6.3688港元,涉资约101.9万港元。

  减持后,胡克良持有权益的股份数目达6,960,000股,占已发行的有投票权股份百分比19.81%。

  另外,同花顺数据显示,2019年3月1日,庄园牧场获外资卖出25.11万股,占流通盘0.34%,上榜陆股通日减仓前十。截至目前,陆股通持有庄园牧场24.18万股,占流通股0.33%,平均买入成本-3.63元。

  庄园牧场最近5个交易日上涨1.02%,陆股通累计净卖出29.92万股,占流通盘0.40%,区间平均卖出价12.72元;最近20个交易日上涨9.11%,陆股通累计净买入22.94万股,占流通盘0.31%,区间平均买入价11.90元;最近60个交易日下跌3.83%,陆股通累计净买入20.56万股,占流通盘0.28%,区间平均买入价12.35元。

  庄园牧场年报业绩再下滑

  伴随着蒙牛、伊利的市场份额进一步提升,立足西北的庄园牧场市场份额被严重挤占,受到巨头的冲击,焦虑的庄园牧场也不断寻求资本力量,在A股和H股同时上市以抵抗巨头的经营压力。

  可实际上,即便有资本做后盾,庄园牧场也并未能摆脱业绩下滑局面。

  2018年年报显示,庄园牧场主营业务收入6.58亿元,同比增长4.67%;净利6353.32万元,同比下降7.05%。 庄园牧场已经连续两年净利润下降,但对业绩下降的原因,公司在年报中并未给出解释。

  在庄园牧场2018年度业绩说明会上,董事会秘书、执行董事张骞予对于公司2018年业绩下滑的原因作出回复:

  公司2018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63,533,162.18元,相对于2017年下滑7.0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50,655,801.25元,相对于2017年下滑0.07%。以上净利润变动属于公司经营范围内的正常波动。

  在2018年三季报中,庄园牧场将前三季度净利下降31.84%的原因,主要归为公司收入下降和期间费用增长幅度较大所致。而受期间费用增长和政府补助下降影响,庄园牧场预计其全年净利下降。

  在2014年-2016年业绩持续增长之后,2017年,庄园牧场营收、净利分别下降5.62%、9.96%,其中,巴士杀菌乳、发酵乳等低温产品营收分别下降5.57%、19.61%。

  庄园牧场曾在2017年业绩快报中坦言,随着产品区域市场竞争的加剧,公司产品销售数量和收入受到一定的影响。

  

  拖累庄园牧场利润下降的原因

  2018年5月8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网站发布了《市场监督总局关于4批次食品不合格情况的通告》(2018年第8号),庄园牧场下属全资子公司青海湖乳业生产的青海大牧场纯牛奶(超高温灭菌乳)非脂乳固体含量检验结果为7.82g/100g,低于标准最小值8.1g/100g,这意味着非脂乳固体低于国家标准3.5%,登上抽检“黑榜”。

  不过,庄园牧场表示,非脂乳固体含量为理化指标项目,该指标未达到国家标准规定不会对人体的健康产生不利影响。同时,公司将从原奶质量、生产关键控制点管理、执行产品检验程序三方面加强严格管理,避免类似问题的重复出现。

  此外,庄园牧场方面表示,该问题批次产品销量金额为人民币2.5万元,占公司2017年营业收入的0.004%,本次事件对公司的生产经营、财务状况和经营成果不会产生重大影响,目前公司生产经营一切正常。

  但由于产品抽检不合格是无可争议的事实,消费者和市场也将目光投向其经营业绩上。

  庄园牧场在2017年实现营业收入约为6.28亿元,同比下降5.62%;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接近0.68亿元,相较于2016年0.76亿元,降幅为9.96%。

  值得注意的是,乳制品作为基础农产品,受到国家及相关地方政策倾斜支持。庄园牧场不仅享受税后优惠,还享受政府各种财政补贴。

  数据显示,过去三年,庄园牧场减免所得税款金额占净利润的比例约11%;计入当期损益的各种政府财政补贴资金占净利润的比例超过20%。如果失去政府的支持,业绩或许更加难看。

  其中,庄园牧场液体乳及乳制品制造业营业收入约为5.92亿元,占营业收入94.27%,同比减少5%以上;整体毛利率为30.8%,较去年减少3.2%。

  分产品来看,庄园牧场努力增加销售冷链液态奶产品,而曾经主打的调制乳和发酵乳销售量分别下降了45.95%和19.47%,同时平均售价有所下降,致营收分别同比减少46.28%和19.61%。

  而主推的超高温乳销量大增91.97%,营收同比增加125.50%,但又在今年被市场监管总局爆出其中青海大牧场纯牛奶非脂乳固体含量不达标。

  另外,2018年7月26日,庄园牧场与胡克良、李亚南、丁建平、张陈斌和北京睿理财富投资合伙企业签订《兰州庄园牧场股份有限公司与西安东方乳业有限公司股东之支付现金购买资产协议》。

  公司支付现金2.49亿元,取得东方乳业82%股权,同时签署《兰州庄园牧场股份有限公司与胡克良、丁建平关于西安东方乳业有限公司股东之盈利预测补偿协议》。

  协议中提到,业绩承诺2018年度、2019年度和2020年度实现的净利润(已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为准)分别不低于1800万元、2200万元和2500万元。

  本次收购资金来源为募投项目“1万头进口良种奶牛养殖建设项目”,部分募集资金1.01亿元和“自助售奶机及配套设施建设项目”全部募集资金 4940.89万元,合计1.5亿元,其余9900万元为公司自筹资金。

  庄园牧场之所以收购西安东方乳业,本意是因为西安毗邻甘肃和青海,有利于公司快速进入陕西市场,以立足西北,扩大市场份额。

  而实际上蒙牛、伊利等巨头企业占市场主流,近两年也不断加码西北市场,庄园牧场市场份额被严重挤占。

  总而言之,从过期奶被罚到巨资收购西安东方乳业,都给庄园牧场业绩带来了不同程度的影响。

  

  区域性乳企需寻求新突破

  庄园牧场成立于2000年4月,属民营股份制企业,总股本18734万元,是集奶牛养殖、技术研发、乳品加工、销售为一体的专业化乳制品生产企业。

  公司分别在甘肃兰州、青海西宁、陕西西安建有三家乳品加工厂,并在甘肃、青海、陕西、宁夏四省区已建成有9个规模化、标准化的奶牛养殖牧场。

  主要产品有巴氏杀菌乳、灭菌乳、调制乳、发酵乳、含乳饮料等各类液态乳制品,有“庄园牧场”、“圣湖”、“多鲜”、“永道布”系列七大类60多个品种,能够满足不同消费者的需求。

  庄园牧场作为西北区域的乳企代表,在甘肃、青海具有一定的知名度,但在蒙牛、伊利等大企业增大西北地区投入力度后,庄园牧场的未来发展空间或将进一步被挤压。

  乳业专家宋亮在接受北京商报网采访时表示,“庄园牧场作为一个典型的区域性乳品企业,业绩下滑主要是没有一款非常有竞争优势的单品占有市场份额”。

  据北京商报网报道,一位业内人士指出,摆在庄园牧场面前的还有渠道壁垒已被突破的难题:目前,从全渠道角度来看,一二线城市渠道和三四线城市渠道之间的障碍已经慢慢被跨境电商突破,市场将会成为全渠道市场。

  对于区域性乳企来说,最大的难题是如何应对竞争对手已突破渠道壁垒,开拓市场、渠道下沉能否解决庄园牧场业绩难题还尚待观察。

  若想在巨头的冲击下得以发展,还是要依靠产品打开市场,我们期待像庄园牧场这样的区域性企业能够有更好的发展。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3 参与 3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乳业财经

报道乳业新闻 ,陪伴乳业发展

头像

乳业财经

报道乳业新闻 ,陪伴乳业发展

134

篇文章

36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