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永辉:猪肉价格对通胀影响有多大 | 宏观经济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文/中国生猪预警网首席分析师冯永辉

  中国的猪肉与韩国的泡菜,向来是本国通胀形势的风向标。今年以来,受非洲猪瘟等因素影响,猪肉价格出现了大幅上涨,引发对于未来通胀的担忧。本文梳理了近20年间猪肉价格和CPI同比变化走势,量化了猪肉价格与CPI的关系,用数据解读了4轮猪周期,分析了此轮猪肉价格上涨空间,并对CPI的影响作出了估算。

  众所周知,猪肉价格是影响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onsumer Price Index,CPI)走势的重要因素之一,那么近20年来全国猪肉价格的走势如何,其间CPI的走势如何,两者关联度有多高,猪肉价格对CPI的影响有多大?

  首先, 2001年1月以来近20年间猪肉价格和CPI同比变化走势,两条曲线经常呈现出“同上涨、共下跌”,而且从上涨和下跌的起始结束时间上保持着非常高的一致性,这种情况一直持续至2015年初。

  从2015年开始,猪肉价格和CPI的关系“仿佛出现了裂痕”,不再同上涨共下跌,开始出现“分道扬镳”的迹象。2015年3月开始猪肉价格再次开启新一轮猪周期的大幅上涨,但CPI却并未跟涨而是保持平稳,2016年猪价创历史新高后大幅下跌,CPI也并未大幅跟跌,仍保持平稳震荡。

  

  

  量化猪肉价格与CPI关系

  从猪肉价格同比变化对应CPI同比变化走势来看,2002年至2014年,猪肉价格同比变化幅度与CPI同比变化幅度均存在着明显的对应关系。

  在2003—2006年猪周期中,猪肉价格同比波动区间为-20%至40%,波动幅度达60%;对应CPI从0.3%至5.3%,波动幅度达5%。此轮猪周期猪肉同比与CPI同比波动比值为12:1,即猪肉价格同比波动12%,对应CPI同比波动1%。

  在2006—2010年猪周期中,猪肉价格同比波动区间为-38%至91%,波动幅度达129%;对应CPI从-1.8%至8.7%,波动幅度达10.5%。此轮猪周期猪肉同比与CPI同比波动比值为12.3:1,即猪肉价格同比波动12.3%,对应CPI同比波动1%。

  在2010—2015年猪周期中,猪肉价格同比波动区间为-26.3%至86.7%,波动幅度达113%;对应CPI从-0.8%至6.5%,波动幅度达7.3%。此轮猪周期猪肉同比与CPI同比波动比值为15.5:1,即猪肉价格同比波动15.5%,对应CPI同比波动1%。

  2015年至2019年初此轮猪周期明显与之前三个猪周期不同,两者变化趋势不再“夫唱妇随”同步波动。此轮猪周期中,猪肉价格同比波动区间为-30.2%至44.1%,波动幅度达74.3%;对应CPI从-0.8%至2.9%,波动幅度达3.7%。此轮猪周期猪肉同比与CPI同比波动比值为20:1,即猪肉价格同比波动20%,对应CPI同比波动1%。

  从猪肉价格和CPI近20年的变化不难看出,在进入2015年之前,确实存在猪肉价格高度影响CPI走势,且对应关系非常清晰,甚至基本上可以根据猪肉价格变化幅度直接精确地算出CPI的同比变化幅度。但2015年之后既很难根据猪肉价格变化幅度得出CPI变化幅度,甚至连CPI变化方向都很难判断,说明猪肉价格对CPI的关联度越来越低。

  通过2001年1月以来至2019年4月全国猪肉价格走势可以看出,近20年来猪肉价格呈现出剧烈的周期性波动,是从2003年开始的。2003年之前的3年左右时间里总体比较平稳。2003年至2019年,16年的时间里猪肉价格完成了4轮周期性的波动。分别是:2003年5月至2006年5月,2006年6月至2010年5月,2010年6月至2015年3月,2015年4月至2019年2月;周期长度分别达到36个月(3年)、47个月(4年)、56个月(5年)、46个月(4年)。

  很明显,随着中国养猪业规模化程度的提高、养猪企业扛风险能力的提升,猪周期逐渐被拉长。尤其是下跌期和过剩产能淘汰期被明显拉长。假如没有非洲猪瘟疫情的发生帮助去产能,可能2019年将像2014年一样继续产能过剩深度亏损。但2018年8月的非洲猪瘟疫情导致整体存栏快速大幅下降,直接将这轮猪周期的时间长度又压缩到了4年左右。

  2003年至今的4轮猪周期,每轮猪周期的猪肉平均价格依次达到了12.72元/公斤、18.72元/公斤、22.87元/公斤和24.11元/公斤,周期间涨幅依次达到了47.2%、22.2%、5.4%,第二轮猪周期较第一轮猪周期涨幅最大,第四轮猪周期较第三轮猪周期涨幅最小。

  从这四轮猪周期的周期涨幅也可看出,周期性上涨幅度最大的一轮猪周期就是第二轮猪周期,达到了144.9%,其次是第三轮猪周期达到了98%,近乎翻倍。

  这四轮猪周期涨幅差异如此之大,其主要原因就在于存栏的变化幅度差异较大。其中疫情和政策等不确定性因素是主因。周期涨幅最大的2006年至2010年这轮猪周期,就是因为2006年五六月开始发生的高致病性蓝耳病疫情,其对养猪生产造成了重创,猪只发病率死亡率为近20年来最高。由此导致供需缺口大幅扩大,创下中国生猪市场至今仍未破的两项纪录:持续上涨时间最长、累积上涨幅度最大。

  但2018年8月我国发生非洲猪瘟,这两项已经保持了十年以上、两轮周期都未破的纪录,有可能在已经开始的第五个猪周期被打破。

  

  非洲猪瘟来了

  非洲猪瘟被人类发现已经近百年时间了,其对猪只致死率极高,对养猪生产的破坏力极大,而且由于非洲猪瘟病毒结构复杂,具有多种免疫逃逸机制,找到能作为疫苗成分的“抗原”并不容易。绝大多数发生过非洲猪瘟的国家普遍采取了“根除”策略,而非通过研发疫苗来和非洲猪瘟“和谐共处”。

  2018年8月非洲猪瘟来到了生猪养殖量占全球一半以上的国家——中国,据国家统计局发布数据,我国2018年全年猪肉产量5404万吨,下降0.9%;生猪存栏42817万头,比上年下降3.0%;生猪出栏69382万头,下降1.2%。

  虽然我国生猪养殖量全球第一,但对于防控非洲猪瘟疫情来说,存在很多不利因素。如总量大、分散广、规模小、环境差、监管难等,2018年全国养猪前十名的公司年出栏总量还不足全国总量的8%。而且绝大部分生猪养殖场距离村庄较近,场外环境复杂,对外经济活动频繁,人员、车辆进出频繁。这些都非常不利于非洲猪瘟的防控。

  生猪存栏、母猪存栏大幅下降

  自2018年8月3日辽宁沈阳暴发中国第一起非洲猪瘟疫情,至2019年4月22日,新疆、西藏和海南暴发非洲猪瘟疫情。至此,除港澳台地区外,全国31个省级行政区无一幸免,全部暴发非洲猪瘟疫情。据农业农村部数据,截至2019年4月22日,我国共发生了129起非洲猪瘟疫情。目前,疫情累计捕杀生猪达到102万头。

  自2018年8月至2019年4月,近10个月的时间129起疫情,相比于全球的非洲猪瘟疫情似乎并不算严重。据世界动物卫生组织数据,自2019年起,波兰发生1起家猪和712起野猪共713起非洲猪瘟疫情,比利时发生385起野猪非洲猪瘟疫情,罗马尼亚发生86起家猪和197起野猪共283起非洲猪瘟疫情,越南发生209起家猪非洲猪瘟疫情。

  从已公布的数据看,我国非洲猪瘟疫情造成的猪死亡量和捕杀量总量不过百万头级别,相比我们全年近7亿头的出栏量来说,还不足1%。

  但根据中国政府网上发布的农业农村部400个监测县生猪存栏和能繁母猪存栏数据,3月同比已分别下降18.8%和21%。

  未来猪肉产量将减少多少?

  众所周知,猪肉的生产供应是有周期性的,而这个周期就是从母猪妊娠到仔猪出生再到肥猪出栏的生长周期,是自然世界客观规律。周期变化的源头和起始就是母猪。从50公斤左右后备母猪到发情配种需4个月以上,怀孕母猪114天左右的妊娠期、仔猪从出生到出栏150天以上的生长期,总共需一年以上。也就是说,从母猪存栏开始下降传递至生猪存栏下降、生猪出栏下降、猪肉产量下降,只须根据生长周期便可计算出来。

  若以2018年我国猪肉产量5404万吨为基数,2019年3月400个样本县母猪存栏下降幅度21%来计算,2020年3月之前的一年内我国猪肉产量可能将减少1100万吨以上。

  由于我国非洲猪瘟疫情还在继续发展中,母猪存栏仍有可能继续下降,也就意味着猪肉产量还有继续减少的可能。

  如何填补猪肉供需缺口?

  2019年我国猪肉产量将大幅下降基本已成行业共识,但猪肉需求因为非洲猪瘟疫情影响食品安全也出现下降。2018年8月发生非洲猪瘟后终端农贸、商超、餐饮猪肉销量均出现不同幅度下降,消费者转而寻找禽肉、牛羊肉、水产品等替代品,由此也导致牛羊肉价格和禽肉价格在国内爆出非洲猪瘟疫情后便已经开始上涨。

  据国家统计局发布数据,2018年我国猪牛羊禽肉产量8517万吨,比上年略降0.3%。其中,猪肉产量5404万吨,下降0.9%;牛肉产量644万吨,增长1.5%;羊肉产量475万吨,增长0.8%;禽肉产量1994万吨,增长0.6%。

  从肉类产量结构来看,猪肉占比为63.4%,禽肉为23.4%,牛肉为7.6%,羊肉为5.6%。禽肉产量是猪肉的36.9%,牛肉是猪肉的11.9%,羊肉是猪肉的8.8%。也就是说,我国猪肉产量若减少20%,就需要把牛羊肉的产量翻番才能填补,或者把禽肉产量增50%。这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增加猪肉进口能否填补缺口?

  据美国农业部统计,2018年全球猪肉产量约为1.13亿吨,中国猪肉产量5415万吨,在全球产量中所占的比重为48.0%,稳居全球猪肉生产的霸主地位;欧盟和美国猪肉产量分别为2410万吨、1199万吨,在全球总产量中所占的比重分别为21.3%、10.6%。2018年全球猪肉进口量和出口量分别可达810万吨、854万吨。

  据海关数据,2018年我国猪肉产品进口总量215万吨,同比下降7.3%。其中冷鲜冻猪肉进口119.3万吨,减少2.0%;猪杂碎进口96.1万吨,减少25.1%;加工猪肉进口量596吨,同比增加17.67%。

  由此可知,2018年我国猪肉产品进口总量占国内猪肉产量的比重仅为3.98%,相比于国内猪肉产量下降幅度有可能达到20%以上可谓微不足道、杯水车薪。而且我国猪肉进口量已经占全球猪肉进口量的25.1%,全球可供给我国出口的猪肉增长空间已经十分有限。

  未来猪肉价格上涨空间有多大

  由于我国肉类产量结构严重失衡,猪肉拥有无可撼动的地位,因此,一旦非洲猪瘟造成产量下降成为定局,可供选择的解决方案中,即使猪肉进口量增30%,总进口量也不足300万吨,增50%不足350万吨;禽肉产量增30%,牛羊肉产量增10%……这些都不足以弥补猪肉产量下降导致的供需缺口。

  因为不管是猪肉还是禽肉、牛羊肉,均存在生长周期问题,短期内均无法快速增产,即使生长周期最短的肉鸭、肉鸡,也需要先从增加原种鸭、原种鸡数量开始,然后逐级扩繁,最终增加商品肉鸭、肉鸡产量。

  猪肉产量下降导致禽肉、牛羊肉等替代品需求增加,最终结果均需通过价格上涨来体现。最终的局面就是猪肉带动禽肉、牛羊肉甚至水产品价格一起上涨。

  目前看,非洲猪瘟导致的母猪存栏下降幅度有望超过2006年高致病性蓝耳病造成的存栏下降幅度。当年造成猪肉价格的周期涨幅达到144%,起始于2019年2月的这轮猪周期猪肉价格低点为18.2元/公斤,若周期涨幅达100%,猪肉价格高点便会突破35元/公斤;若涨幅达140%,猪肉价格高点就将突破40元/公斤,这已接近于非洲猪瘟之前的牛羊肉价格。

  若以2015—2019年这轮猪周期的猪肉价格和CPI同比波动比值20:1的关系,猪肉价格周期涨幅达100%,CPI同比上涨5%以上;若猪肉价格周期涨幅达140%,CPI同比上涨就可能达7%以上。若以2015年之前的猪肉价格和CPI同比波动比值关系,CPI就可能上涨超10%以上。

  2019年4月17日,在农业农村部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市场与信息化司司长唐珂表示,2019年第二季度猪肉价格有望保持波动上行走势,下半年涨幅或创历史新高。若超2016年的历史高点,也就意味着猪肉价格将达到32元/公斤以上,相比于本轮周期起点18.2元/公斤的猪肉价格,涨幅将达到75.8%,对应CPI同比上涨将近4%。

  文刊发于《清华金融评论》2019年6月刊,2019年6月5日出刊,编辑:王晔君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1 参与 1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清华金融评论

专注于经济金融政策解读与建言

头像

清华金融评论

专注于经济金融政策解读与建言

1186

篇文章

3516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