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缺7个月后,80后“封疆大员”余丽娟接任融信集团总裁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日前,融信下发内部文件,任命融信中国执行董事、集团副总裁余丽娟为集团总裁,不再兼任第一事业部、第三事业部总裁,全面主持集团经营管理工作。

  同时,集团任命王卫为第三事业部总裁;任命郎辉为第一事业部常务副总裁,代为主持第一事业部经营管理工作。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自2018年11月从创业期就追随欧宗洪的融信“二号人物”吴剑离职后,接任者一直是谜,如今,空缺长达7个月之久的融信集团总裁一职终于盖棺论定。

  余丽娟究竟是何背景?未来,她又将带领融信走向何方?

  从一线销售到总裁

  相较于其他明星经理人,余丽娟的起点并不高。

  2007年,余丽娟加入融信,成为一名一线营销人员。彼时,融信刚刚成立仅4年,尚是福建一家名声不显的小型房企。此后,余丽娟历任营销总监、华东区域副总经理及杭州区域总经理等职位,经过12年的发展,如今已经成为一家千亿房企的“二把手”。

  事实上,余丽娟真正崭露头角是在被调任杭州之后。2016年1月,她从上海调任杭州,彼时,融信在杭州市场的合约销售额仅82.57亿元。随后,2016年-2018年的三年时间中,融信加大了在杭州市场的拿地力度,一时让融信成为杭州仅次于绿城和滨江两个本地大佬之外的佼佼者

  至2018年,融信在杭州区域的合约销售额为402.85亿元,占集团总销售额的33.05%。事实上,余丽娟对于杭州的野心或并不止于此,按照她当年的计划,杭州区域的销售目标被设定为550亿元和杭州市场占有率第一。虽然这一目标并未如期实现,但作为一个外来房企,融信所取得的成绩已称得上优异。

  “ 一名融信集团内部人士告知《国际金融报》记者,余丽娟接任集团总裁一职并非临时起意、无的放矢,很大程度上是对其这些年来一线营销和管理能力的肯定。融信能在短时间内实现规模的快速增长,并在未来保持住这种势头,新任总裁一职的营销和管理能力就必须过硬。 ”

  据悉,融信目前共有4大事业部和1个西南区域公司,其中第一事业部负责福建、广东、海南市场,第二事业部负责上海、江苏、山东等市场,第三事业部负责浙江、江西和湖南市场,第四事业部负责以郑州为首的中部地区。

  在接任总裁之前,余丽娟已是融信实至名归的第一“封疆大员”,她还同时兼任作为融信发家之地的大本营第一事业部总裁和作为近年来集团规模冲刺主要业绩增长点的第三事业部总裁。

  今年3月,除了两大事业部总裁之外,余丽娟又被任命为融信中国执行董事、集团副总裁。而今接任融信集团总裁一职,水到渠成。

  完成目标压力不小

  “敢于放权、性格温和、擅于调动团队积极性、极善营销”,这是多位与余丽娟共事过的地产人对她的评价。

  不过,根据融信集团的既定目标,2019年销售额将达到1400亿元,余丽娟肩头的担子并不轻松。

  “ 根据此前融信公告,2019年1月至5月,集团实现总合约销售额约466.48亿元,目标完成度约33.32%,同比增长约4.29%,这一增速相比2018年已经大幅放缓,相较全年目标的增长更是远远不及。虽然房企习惯将推货高峰定为下半年,但是目前仅三成的目标完成率对于融信来说还是具有较大的压力,即便对于营销出身的余丽娟来说,恐怕也谈不上轻松。 ”

  此外,截至去年底,融信的净负债率为105%,虽较此前下降54个百分点,但依旧高于80%的行业安全线;2018年全年净利润率10.07%,与同规模的房企相比也谈不上处于优势地位。

  相比以前较为激进的扩张方式,在成功跻身千亿后,融信开始转舵求稳,转求成本控制和利润率。

  余丽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多次提到,要提升利润率和回款率,保证项目的利润空间和现金流。负责融资工作的CFO曾飞燕则曾在业绩会上表示,融信2019年的净负债率目标是降低到70%-90%。

  在愈发激烈的竞争环境里,如何平衡规模、利润、负债三者之间的关系,对于余丽娟乃至整个集团而言,同样是一个严格的考验。

  天价挖人OR内部选拔

  值得注意的是,日前就曾有媒体发文称,某闽系上市房企总裁位置长期空缺,开出2亿元天价,希望可以挖到一位标杆房企执行总裁

  一石激起千层浪,业内除了纷纷猜测这一出手阔绰的房企究竟是哪家之外,也对近年来房企之间高管层面的频繁调换展开了激烈讨论。

  “ 对此,一名房企高管向《国际金融报》记者分析称,高管离职不外乎来自业绩的压力、与房企大老板之间的磨合、个人的职业规划和意向三个关键性因素。近年的高管变动率较高主要与市场形势密不可分,迫于业绩压力离职的情况明显增多,但也不乏一些高管在大房企镀金后,转投中小房企做一、二把手的个人考量。 ”

  “但若说某房企宁愿总裁空缺,也一定要从大房企天价挖人,我是绝对不信的。”上述高管对记者表示,一般情况下,在选择外部职业经理人与提拔内部员工培养提升两者之间,房企肯定优先选择后者的,这不仅是出于成本、情感方面考量,也是激励企业中下层员工的最有效方式。特别是随着企业体制的不断成熟,内部培养晋升的选择空间还在扩大。

  事实上,余丽娟的晋升之路也从侧面印证了这一观点。此外,接任她第一、三事业部总裁职位的王卫和郎辉两人,也均是相应事业部一步步从基层培养而来

  对于上述人士变动的考量,融信方面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集团对于人才的选择一直是内外并举,一方面由于近年来规模发展快,对外部人才的需求以及吸引力明显提升,比如四大事业部的总裁之一;另一方面,内部也给员工提供了非常多的晋升机会,比如主管投资的副总裁张立新、首席财务管理曾飞燕等,都已在集团工作多年,经过一层层选拔而来。

  同时,作为近年来高管频繁变动的企业之一,泰禾集团董事长黄其森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明确表示,“以后泰禾会更多的(进行)内部推荐,内部提拔,大规模外部招聘在6月份已经结束了。”

  或许,正如前文所述,随着行业发展的不断成熟,房企老板的用人思路也在悄然转变。

  编辑 沈玉洁

  

   欢迎关注、投稿、爆料。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跟贴 跟贴 0 参与 0
© 1997-2020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地产深度报道

深耕,不止于深度

头像

地产深度报道

深耕,不止于深度

902

篇文章

1805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