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浦海关大楼钟声 91年敲响“上海记忆”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图片说明:大钟钟面直径达5.4米,摄影记者孙中钦。

图片说明:机芯房内,就是大钟的“心脏”。

图片说明:上海海关大楼。

外滩,上海城市地标。

如果,要为外滩选一种“标志性声音”,选什么?是不是——海关大楼钟声!

1928年元月,外滩海关大钟响起。91年来,海关大钟面临首次大修。外滩依旧会钟声悠扬吗?将来,钟楼里还会有“守钟人”吗?91年后的初夏,记者走进神奇钟楼,听守钟人讲述大钟故事。

首次大修 91年“洪钟之声”依旧

家住吴淞口或者静安寺,每天清晨,都在悠扬的外滩钟声中睁开惺忪睡眼,一天的忙碌,唤醒了。

20年前,尚未高楼林立,外滩钟声能穿越半个城。外滩钟声也就成了上海人最亲切的城市记忆。

当年,上海海关大钟从伦敦运到上海,总造价高达5000多两白银,6.25吨重的大钟起吊到钟楼上,外滩马路行人无不驻足观望这一奇景,一时间叹为观止。

世界三大钟——伦敦大本钟、莫斯科红场大钟、上海海关大钟,“三兄弟”都出自同一家英国公司JB乔伊斯钟表公司。如今,这家“老字号”还在,外滩海关大钟身子骨也还硬朗,但毕竟过了90岁,到了大检修的时候。

今年春天,JB乔伊斯钟表公司的工程师拆走了大钟的两个零件,目前,大修方案还在评估流程中。

91年来,海关大钟的报时乐曲几经变化。1928年元旦伊始,每隔一刻钟,海关钟楼里的4口小钟就奏响《威斯敏斯特报刻曲》。1966年,报刻曲以《东方红》替代。1986年,英国女王访沪,报时音乐恢复为《威斯敏斯特报刻曲》。1997年7月1日,香港回归祖国,从当年6月30日零时起,停奏海关大钟报时乐曲,只响整点钟声。2003年起,海关大钟重新奏起《东方红》。

90岁,已是耄耋之年,一位老人若能声如洪钟,那一定是鹤发童颜。九旬外滩海关大钟,依然是“洪钟之声”,身子骨,硬朗的,大体检,也是必要的。

神奇钟楼 43米层高高过主楼

外滩钟楼,的确神奇。钟楼里,大钟究竟是什么样子,会有小机器人在推动指针吗?无数上海小囡走过路过外滩,听见钟声,抬头看见大钟,总要浮想联翩。

海关大楼,原称江海关大厦,1925年12月15日奠基,1927年12月19日落成。正门底层大厅,天花板上有8幅帆船壁画,由几万块彩色马赛克镶拼而成,还有国际通行的海关标识,带翅膀的双蛇环绕铁杖,中国海关的标识则是加上了一把钥匙。天花板中心位置正对的地面上,安装着水晶灯喷水装置。水晶灯、天花板和钟楼顶端旗杆位置连成一直线——20世纪20年代上海的地理原点,就在这里。

海关大楼总高79.2米;1-9层主楼是办公区域,总高36.2米;第10层是钟楼,高达43米,高过了1-9层主楼的总和。一扇小门,锁紧了钟楼,钥匙在守钟人身上。巡视时候,守钟人打开小门,走进钟楼,迎面就是一个铁质螺旋形楼梯,20多米高,大钟的核心机芯房就是楼梯最高处。螺旋楼梯陡峭,爬楼梯,手抓扶手,眼看脚下,还真有点眩晕。不过守钟人早就适应了这种“旋转”,上上下下,如履平地。

机芯房外,垂挂着三根巨大的发条。机芯房内,就是大钟的“心脏”。最初,完全手动,需要四个人才能完成上发条的工作。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技术改进,机房维护实现半自动化,一位守钟人即可胜任。

今年,要大修,大钟还能播报时间吗?能!已经取走了两个零件,也照旧听见钟声,怎么做到的?原来,目前大钟依靠卫星定位系统实现时间播报,就像一只“电子表”。

大钟,记录着时间。时间,也在改变着大钟,大钟的“维护史”,就是一部技术进化简史。将来,外滩海关大钟会从一只“机械表”变成“电子表”吗?钟楼里,还需要守钟人吗?

守钟之人 4代守护城市记忆

海关大楼的大钟敲响是在1928年。91年来,共有四代守钟人守护海关大钟。

第一任守钟人,没有留下名字,人们叫他“鲍师傅”,他的在职时间是1927-1949年。

第二任守钟人,蔡松梅,1949-1977年在职。

第三任守钟人,张鹤建,1977-1993年在职。

第四任守钟人,魏云寺,1993年至今。

看看四代守钟人的“守护时间”,分别达到22年、28年、16年和26年。不难发现,在海关大楼,“守钟人”真是一个“长情岗位”。

其实,第四任守钟人魏云寺已在今年春天退休,但至今仍在守护大钟。一来,要大修,需要一位最了解大钟的老法师;二来,他在等候新的守钟人。

其实,从1991年起,魏云寺就开始了守钟人的工作。此后28年里,每隔3天,进入钟楼,做一次维护——爬20米高螺旋楼梯,踩69级台阶,登上钟楼机芯房,给大钟上发条并校正时间,全程15分钟。

守钟人的工作很单调,重复再重复。28年来,魏云寺极少离开上海离开钟楼,唯一一次远行,是在2009年,那年他被评为先进,单位奖励他去西安旅游。他牵挂大钟,出行与否,左右为难,直到他的师傅第三任守钟人主动顶班,魏云寺才最终成行。

2017年底,海关大楼90岁生日,海关钟楼首次向市民开放。魏云寺接待了数十名市民。其实,这些市民距离钟楼并不遥远,甚至近到自家阳台距钟楼不过百米,但他们却是第一次走进钟楼,第一次“看见”钟声如何响起。他们儿时的“钟楼猜想”,也终于有了答案,豁然开朗,满心喜悦。一位市民告诉魏云寺,“海关钟声伴我入眠,钟声不响我睡不着。”

28年,弹指一挥间,要问守钟人工作的意义,意义就在钟声里。守钟人预测,大修结束后,大钟不会做“电子表”,还将是“机械表”。因为,海关钟楼,是城市地标;外滩钟声,是上海人最温暖的城市记忆,“钟楼里,永远会有守钟人,守护大钟,守护城市记忆!”第四代守钟人魏云寺说。

1949年4月

江海关大厦成为解放上海的前沿阵地

1949年5月25日

上海苏州河以南解放,4时30分,江海关大厦6楼挂出秘密缝制的巨幅标语“欢迎人民解放军解放大上海”,钟楼升起黄浦江畔第一面红旗

1949年5月30日

市军管会代表接管江海关,失落90多年的国门钥匙——海关管理权终于回到了中国人民手里

1999年5月

黄浦区人民政府将海关大楼命名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2018年

上海海关监管进出口货物总值6.41万亿元占全国21.1%

全年税收入库4267.6亿元占全国21.6%

记者手记

守钟人的心愿

第四任守钟人魏云寺有一个心愿,希望,大钟再也不要被风筝伤害。过去28年,大钟的困扰,大多来自风筝。风筝线纤细又坚韧,缠绕在大钟指针上,清理实在很麻烦。

风筝不仅干扰大钟。2017年8月的一天,黄浦消防支队河南中队接到外滩海关大楼报警,一只风筝挂在大楼顶部旗杆上。原来,风筝在清晨6时许挂上旗杆顶端,海关大楼工作人员想尽办法试图取下风筝,未果,无奈只能向消防部门求助。

消防队员到达钟楼顶部平台,平台距离旗杆顶部约有15米。当时,上海受到台风外围影响,现场风力很大,消防队员先尝试使用加长的挠钩,未能取下风筝。最后,一名消防队员穿戴好装备,做好防护措施,徒手爬上旗杆,一手抱住旗杆,另一只手操作工具。一个多小时后,“肇事风筝”终于被取下。救援困难,起因却很简单——有人在外滩观景平台上放风筝。

“简单放飞”,惹出的,却是大麻烦。守钟人有一个心愿,希望大家都来爱护海关大钟,不要再让风筝伤害大钟、钟楼和国旗。外滩,停飞风筝,行吗?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0 参与 0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东方网区域新闻

东方网区域新闻

头像

东方网区域新闻

东方网区域新闻

23770

篇文章

493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