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隆皇帝令粤海关烧造的珐琅是“广珐琅”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粤海关曾经奉命为北京宫廷制造了大量的“珐琅”器物,这是没有问题的,但那究竟是什么品种的珐琅呢?

  

  其实,乾隆皇帝当时着令粤海关烧造的珐琅,既不是“珐琅彩瓷”,也不是“御厂洋彩制品”。它们虽是珐琅器,却并不是瓷器。根据文献记载,它们实际被称为“广珐琅”。“广珐琅”是使用各种材料(主要是金属材料,最大宗的是铜,其次是银或金,但也有玻璃质料的小件制品)制造各种珐琅(画珐琅、掐丝珐琅、錾胎珐琅——填珐琅等)器物。

  

  关于粤海关奉命为宫廷烧造珐琅事,其文献记载除了萱草园主人外,“清档”中还有较早和较晚的两条相关记载可资认定:

  (乾隆十一年,1746年)四月:

  再:广珐琅活计,嗣后不必多烧造,寻觅西洋珐琅器皿呈进。钦此。《粤海关》

  

  (乾隆四十三年,1778年)七月:初八日:将粤海关送到广珐琅盖碗一对,广珐琅金胎鼻烟壶十二个,广珐琅仿磁胎鼻烟壶十件…《记事录》701这两条记载,前一条比萱草园主人的上述引文早了10年,后一条则晚了20年。

  

  前一条的背景是:乾隆十一年时,圆明园的长春园,其中国传统式建筑群已经完成,装潢、陈设也都已基本结束;而西洋楼区建筑群才刚刚开始建造,还谈不上装潢和陈设。是故,乾隆皇帝令“广珐琅活计,嗣后不必多烧造”,而要“寻觅西洋珐琅器皿呈进”。目的是西洋楼要配西洋器物。

  

  萱草园主人所引三条资料的背景是:乾隆二十一年、二十二年、二十三年时,长春园的西洋楼区建筑群刚刚完成和接近完成,正在装潢,需要大量的陈设品,包括广珐琅和所谓西洋珐琅。是故,乾隆皇帝令粤海关“随贡陆续呈进,俟有传旨不必烧造时,再行停止烧造”。即:令其大量烧造,以供西洋楼区建筑群陈设之需。

  

  而最后一条引文的背景则是:乾隆四十三年时,长春园的所有建筑、装潢、陈设都早已完成,不再大量需要广珐琅。是故,粵海关只是进贡“广珐琅盖碗一对,广珐琅金胎鼻烟壶十二个,广珐琅仿磁胎鼻烟壶十件”等等小件物品,以供皇帝使用和把玩而已。

  注意其中的“广珐琅仿磁胎鼻烟壶十件”,显显然它们也并不是瓷胎,而是金属胎。只是仿造得像瓷胎画珐琅鼻烟壶而已。

  

  要之,乾隆皇帝让粤海关按瓶、罐纸样制造的只是“广珐琅”,即各种金属胎的珐琅制品,其中的绝大多数应该是铜胎珐琅,而不是瓷胎画珐琅和瓷胎洋彩((即粉彩)。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1 参与 1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小场历史

中国历史

头像

小场历史

中国历史

1646

篇文章

388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