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fo无可供执行财产!债权人要求前运营商“代偿”未获法院支持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6月18日,ofo小黄车运营主体东峡大通公司被爆出“名下无财产可供执行”。法院公布的执行文书显示,东峡大通公司向法院报告财产,其名下无房产、无土地使用权、无对外投资、无车辆。虽然开设了银行账户,但已被其他法院冻结账户余额。

  如今,东峡大通“无钱还债”,有债权人开始质疑ofo小黄车的前运营主体——北京拜克洛克是否应该为债务担责。作为ofo小黄车的早期运营主体,北京拜克洛克科技有限公司至今依拥有ofo相关的多项知识产权。部分用户的单车押金缴费记录也显示,其交易对象并非东峡大通,而是北京拜克洛克。

  今年5月,天津飞鸽质疑东峡大通和拜克洛克之前存在“人格混同和关联交易”等问题,上诉法院要求追加拜克洛克为债务纠纷案的被执行人,并承担责任。不过,该主张并未获得法院支持。

  

  ofo运营主体无财产可执行 法定代表人此前被限制出境

  6月17日,天津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公布的一份执行裁定书显示,ofo小黄车运营主体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与天津富士达自行车工业有限公司存在合同纠纷,被执行标的约2.5亿元。

  执行过程中,东峡大通公司依法向法院报告,“其名下无房产及土地使用权、无对外投资、无车辆,虽开设了银行账户,但已被其他法院冻结或账户无余额”。该执行裁定书显示,因被执行人名下无财产可供执行,本次执行程序将终结。如果被执行人有可供执行财产的,可以再次申请执行。

  南都记者注意到,被ofo公司拖欠货款的不止天津富士达公司一家,天津飞鸽、上海凤凰等知名单车厂商均已被列入ofo小黄车的债务人清单。

  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显示,2018年至今,东峡大通公司被列入执行人信息超过百条,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的记录也逐日递增,截至目前已有至少13条。南都记者梳理发现,这些执行案多系债务纠纷,金额从几十万到几百万不等,具体涉及房屋租金、广告费、物流运输费、人力资源服务费等。

  今年6月初,北京市丰台区人民法院对东峡大通公司法定代表人陈正江发布限消令,限制其不得实施多项高消费及非生活和工作必需的消费行为。不久之后,陈正江又因“不履行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而被依法限制出境。

  从拜克洛克到东峡大通 ofo的“前世”和“今生”

  南都记者注意到,戴维团队名下有多家ofo小黄车关联公司。在东峡大通之前,北京拜克洛克科技有限公司(简称“拜克洛克公司”)是ofo小黄车的运营主体。

  北京拜克洛克公司成立于2015年8月,注册资金为38.5万元。2017年,该公司曾在多家招聘网站以ofo名义对外招聘。截至目前,拜克洛克公司依然拥有ofo文字及图案的商标权。

  2016年10月,东峡大通注册成立,注资资金1.5亿美元,该公司控股股东为ofo香港公司。

  南都记者注意到,东峡大通与北京拜克洛克之间并没有直接股权关联。不过,两家公司的管理层却高度“重合”,在ofo小黄车的运营上也存在千丝万缕的联系。

  裁判文书网公示的一份劳动合同纠纷案显示,东峡大通前员工张某于2016年10月10日与拜克洛克科技建立劳动关系,担任运营主管一职。2017年4月1日,在公司统一安排下,其所有员工与被告东峡大通咨询公司签订劳动合同,原告工作地点、工作内容、职务、工资收入均未发生变化。

  同时,部分用户缴纳ofo押金的缴费记录也显示,用户押金的缴纳账户显示为北京拜克洛克。而ofo小黄车APP的开发商——小黄车(北京)数据服务公司同样是拜克洛克旗下全资控股子公司。

  

  当前,东峡大通成为ofo小黄车的运营主体,频繁遭到供应商和用户的“炮轰”。而“北京拜克洛克”却逐渐避开了火力,隐居幕后。2017年,在ofo小黄车和上海凤凰单车公司的多项合同纠纷案中,债务方即显示为“东峡大通”。

  2018年10月,东峡大通公司法定代表人由ofo创始人戴威变更为陈正江。对此,ofo方面回应称,法定代表人的变更仅是“ofo内部正常的人事变动,戴威依然是公司实控人。人事变更不会影响公司的任何经营和运营”。

  被质疑存在财产输送 天津飞鸽起诉拜克洛克“代偿债务”

  南都记者注意到,随着东峡大通陷入“无财产可供执行”的窘境,有供应商开始质疑前运营主体——北京拜克洛克是否应该为债务担责。

  裁判文书网公示的一则执行裁定书显示,天津飞鸽车业发展有限公司(简称“天津飞鸽”)与东峡大通公司存在债务纠纷,执行标的累计约8000万元。因质疑东峡大通和北京拜克洛克之前存在财产输送等问题,天津飞鸽上诉法院要求追加拜克洛克公司为案件被执行人并承担责任。

  裁定书显示,天津飞鸽向法院提交多项证据,包括ofo官方app充值的银行流水、东峡大通公司账户申请查封情况明细表、拜克洛克公司注册商标列表等。天津飞鸽主张,“东峡大通公司与拜克洛克公司财产高度混同,对外宣传、营销上高度关联,名义上为两家公司,实为一体”。

  对此,北京拜克洛克公司辩称,两家不存在人格混同和关联交易,拜克洛克公司也不是大通公司的上级主管和实际控制单位。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后认为,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执行中变更、追加当事人若干问题的规定》二十二条规定,东峡大通公司目前不符合“可申请变更、追加被执行人”的若干情形,无证据证明东峡大通存在被注销或出现被吊销营业执照、被撤销、被责令关闭、歇业等解散事由。因此,天津飞鸽关于追加被执行人的主张,本院不予支持。

  同时,关于拜克洛克和东峡大通两家公司构成“人格混同和存在关联交易”的主张,法院认为,执行程序中追加当事人须有明确的法律依据和事实依据。飞鸽公司依据上述理由申请追加拜克洛克公司为本案被执行人的主张无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采写:南都记者 毛淑杰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0 参与 0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南方都市报

换一种方式,南都在现场。

头像

南方都市报

换一种方式,南都在现场。

205965

篇文章

2375693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