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线城市越来越难生存,普通年轻人如何应对?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所有事情都是一个量变到质变的过程。

  关于一线城市生存压力大的讨论,在我10多年前毕业的时候就开始了。但是这不影响我们要承认一个事实:今天奔向一线城市的年轻人,面临着比我们那个时候更为严峻的生存挑战。这个生存挑战,催生出有关“beijing折叠”这样的恐惧,也催生出有关是否要“逃离大城市”的论战。

  我注意到,大部分关于这个问题的讨论,结论偏向极端化。比如说,年轻人离开一线城市,就是回到小城市。这种极端化的对立,其实未必能够回应年轻人真正的心声。

  从房地产观察的角度来看,有几个问题需要辨析清楚。

  第一个问题是,要正视一线城市留给普通年轻人的机会空间在缩窄

  以深圳这样一个超大城市为例,现在的这座城市,什么样的年轻人会更有优势?

  我观察到,会有两类人。

  举两个亲身接触的例子。

  一个是,我前段时间在文章中谈到的,一位中介小哥转述,有一个在福田CBD做金融行业的90后,海外留学归来深圳,老爸打了3000万,要他先在深圳买套房作为安身之所。像这样的父母给钱的案例,这些年来不是个案。我相信各位身边都遇到过不少了,当然像这种千万级的属于极少。

  另一个是,我在一个“孔雀群”,所谓孔雀群,就是深圳的“孔雀计划”——引进境外精英人才(包括香港)的。我注意到,里面讨论比较多的是:深圳的购房补贴。我们都知道,深圳为了引进“孔雀”人才,给出了大手笔补贴——最新的补贴政策是,最低的C类人才补贴总额为五年160万,A类人才补贴总额为五年300万。(这个侧面也说明了:哪怕是高学历年轻人,现实压力都够大)。

  可以归纳出的一个结论是,未来深圳两类人才会比较有相对竞争优势。第一类是比较有才的,就是带着才华来的,竞争能力很突出,比如学历更高、精通外语更多、专业能力更突出等等。另一类是比较有财的,就是带着钱来的,家里比较有钱(可以一来到深圳就能买得起房子),甚至是富二代。我们说,在一线城市买房,你需要6个钱包来支持,那么,这类人是属于自带6个钱包来的

  这里面,前一类人才还会得到政策加持——就是上面说的孔雀计划或者是人才住房政策。如果你学历特别高、专业又特别属于深圳急需,那么就很有机会获得更多的政策支持,这个支持包括购房补贴,也包括之前新闻披露的税收减免(有机会执行15%税率),相当于是实际收入大幅提升。

  压力山大的是家庭背景普通的年轻人。如果你家境普通,而才华也一般,那么就属于压力最大的一类。当然,在一线城市,年轻人也从来都没有轻松过。但现在的情形,对那些家境普通(无论才华普不普通)的年轻人,城市给他们的机会更加窄仄了。他们想要在大城市活得还不错,需要更加倍的努力才行。

  这是我们需要正视的一个实情转变,这个实情,会影响到我们讨论的侧重点——比如原来侧重说大城市的机会多,现在可能要侧重说年轻人的调适。

  第二个问题是,要正视逃离“大城市”是个伪命题,真正逃离的只有“超大城市”。

  大量的讨论文章,直接冠以“我劝你死活都要留在大城市”的论调,其实都是伪命题。年轻人从北京“逃离”到武汉,从深圳“逃离”到东莞,从上海“逃离”到成都,这不叫逃离“大城市”,因为武汉、东莞、成都,不但是“大城市”,而且是“特大城市”,你只是从“超大城市”去了“特大城市”,连特大都没有跑出去,何谈逃离“大城市”(城区常住人口300万+)。也就是说,这里面存在着非常不严谨的理解。

  要说逃离,真正进入我们讨论范畴的“逃离”,仅仅是年轻人对“北上广深”那几个“超大城市”的“逃离”。更为广泛的故事是,中国660多座城市中,年轻人依然是挤破头的想进入“特大城市“大城市”。即便是对北上广深的“逃离”,也并未成为一种无比严峻的挑战。当然,情况比以前是越来越压力大了,这是需要正视的实情转变之二。

  所以,中国目下真正发生的人口调整,不是“深圳”和“三亚”之间的人口竞争,而是“深圳”和“成都”之间的竞争。除非有特别的理由,每年千万级的移民中,没有多少年轻人会选择去大理、三亚。的确是山清水秀,也的确是清水豆腐。

  第三个问题是,年轻人还要不要来“超大城市”,或者是要不要逃离?

  这个问题在我看来,去常住人口1000万+的“超大城市”,和去常住人口500万+的“特大城市”,都差不多。或者说,城市规模、形象,不是我们判断的标准。真正的判断标准是:工作和发展机会

  按常理推断,超大城市当然更多,但是特大城市也并非弱势。对于个人而言,这个选择是千差万别、因人而异。但是对于我们观察者而言,你在超大还是特大,差别并不那么大。并不是说你离开深圳去武汉,就是一种“逃离”,(仅仅是因为生存压力)离开深圳去兴化,也许那才叫逃离。

  如同前述所言,年轻人还要不要来“超大城市”,还取决于一点:你的竞争能力和勇气。如果你有财又有才又能得到政策的扶持,那当然要去超大城市——也许那类的年轻人也根本不需要你去给他什么建议。但如果你什么都很一般,你还要不要去超大城市?现在的确需要费一番思量,大而化之的给出一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建议,认为鼓励每一个年轻人杀向“超大城市”才是对他们“负责任”,未必适合他们。个人需要认真评估自己,如果你特别想挑战自己,又自觉有一身好武艺,自然还是要去超大城市闯荡一番。年纪轻轻,争不恣狂荡?如果不是,选择“适合”自己的城市,一样有另一番收获。

  第四个问题是,城市的政策取向甚为重要。

  我注意到,有一类观点很走俏:大城市的竞争是公平的,是优胜劣汰的,大家都要愿赌服输,“当年我们也是这么苦过来的,凭什么你们就要不一样?”

  道理显然是对的,但我想讲的是,这个问题恰恰是政策制定者应该注意的:政策不能一边说着帮助年轻人,一边又推行妨碍公平竞争的政策取向

  现在的实情是,各大城市,包括深圳在内,都推出了吸引人才的诸多优待政策,补贴一个比一个多。这样的思路,当然不能一棒子打死。好处自然有,最大的好处是,(通过财政转移)实际上大幅提高了优秀年轻人的收入水平。但是也有弊处,对于普通的年轻人来说,可能竞争优势更差。因为,政策制定者给出的政策,是倾向于优秀人才,越优秀的人才得到的补贴支持越多,越一般的人才越得不到补贴。到最后,实际结果反而是加剧了大部分普通年轻人在城市生存的困境

  我们用了很长的时间,成功扭转了“结果公平”,“机会均等”是城市迈向伟大一个非常重要的指标。但实际上,机会均等耶很难做到,眼下的政策取向,更难以实现,这是需要认真审视的。

  最后一个问题,普通的年轻人要怎样面对这些实情?

  大部分的普通年轻人,当天空手空臂来到超大城市,是没有6个钱包的,而且可能还需要给老家额外预留1个钱包

  又在超大城市上述欢迎与包容年轻人的政策取向下,普通年轻人如何去面对、理解、以及适应这般新状况?

  如果说有什么有用的建议,我认为,普通年轻人最需要建立的一种心态是:继续坚定接受竞争。在所有的劝勉中,这是我认为唯一一个最不骗人的思维了

  个人如何选择不论,但倘若你选择了继续呆在超大城市,那么,早日树立这个心态是至关重要的。竞争,是人类之所以能够进步最为重要的概念。无论在哪个时间段,出现了多少妨碍竞争的政策,最终,我们还是要回到这个根本点上。就像贸易理论里最重要的一点——“必须要进行贸易”一样。无论你现在打得再凶、时间多久,早晚还是要回来老老实实做生意。“起点”不一致,的确值得重视,但过分担忧也于事无补。不妨豁达一些,要注意到,那些获得政策补贴的优秀人才,代表的更多是“过往”的优秀,未必就代表未来。从“人才”的最终发展来看,大家还是得靠精神的进取、才能的提升、机遇的把握,政策只能管一时。

  最为不取的,是耽于外物,牢骚太盛,却少行动。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8 参与 33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朱罗纪

房产自媒体

头像

朱罗纪

房产自媒体

370

篇文章

14968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