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嘻哈到摇滚再到街舞,小众艺术如何成为大众爆款?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新说唱2》上周正式回归,《乐队的夏天》好评如潮,《这就是街舞2》口碑炸裂,今年夏天,注定被说唱、摇滚和街舞包围。互联网分众化的内容开发模式,让这些小众艺术有了直抵目标人群的渠道,但并不是所有小众艺术门类都适合被打造成大众爆款。

  从这三大节目的共性里,我们或者可以找到小众艺术变成热门综艺的“方法论”。

  说唱个性回归,乐队燃爆夏天, 街舞口碑炸裂

  14号晚上,《中国新说唱》第二季开播了,相比上一季中规中矩的赛制、风格和表现,这一季开篇就被观众评价找回了“嘻哈”的个性。早在今年“爱奇艺世界大会”时,中国新说唱的导演车澈就曾“检讨”,表示上一季新说唱太过保守,果然,这一季节目刚开播,就能看出节目组找回嘻哈“初心”的诚意。

  

  最直观的改变是赛制的调整,节目恢复了第一季“嘻哈”的体育馆千人海选环节,让观众在一开始就直观看到节目竞争的激烈。从首期节目来看,海选环节尚未播完,已经有不少看点产生,比如随着西奥、雾都等大神级选手被淘汰,导师们的选择标准也因此引发学员吐槽;选手黄旭不满孙旭拿到晋级金链,公开呛声,俩人之间火药味十足。

  

  有态度有个性有话题的“新说唱2”首期节目上线之后,便空降爱奇艺14号综艺热度榜榜首,是今夏爆款网综的种子选手。

  

  同为小众艺术的摇滚乐,在今年夏天也迎来了专属综艺,开播于5月25日的《乐队的夏天》,召集了31支国内顶级乐队登场,有成立超过20年的摇滚老炮,比如面孔、痛仰、新裤子等,也有来自95后新锐乐队,风格涵盖朋克、金属、FUNK、民谣、雷鬼、摇滚、电子等,让摇滚乐迷大呼过瘾,仿若置身音乐节。

  

  在15日上线的第四期节目里,从31支乐队里晋级的16支乐队正式进入“1 VS 1”竞技环节,晋级规则为命题改编。痛仰乐队和面孔乐队分别改编了王菲代表作的《我愿意》和《流年》,这两首歌风格强烈,已然深入人心,但这两支乐队均将作品演绎出了自己的风格,连张亚东也为之叫好,值得收藏;还有此次的黑马乐队九连真人,他们用客家方言改编了李宗盛的《凡人歌》,将民乐融入进音乐里,唢呐声响起的同时弾幕炸裂,好评如潮;刺猬乐队改编了张杰的《只要平凡》,在他们摇滚版重新演绎下,这首歌曲打动人心且燃爆现场;还有海龟先生改编的苏打绿的《日光》,将吴青峰歌词的幽暗意境推到了极致,给观众留下了极其深刻的记忆点。

  中国的摇滚乐在上世纪80年代至90年代到达过巅峰状态,当时的唐朝乐队、黑豹乐队、以及魔岩三杰等,都是摇滚音乐的领军人物。如今,摇滚已经退出主流舞台,摇滚乐队也只能在边缘化的小众圈子里艰难存活,与2017年之前的嘻哈音乐有着一样的憋闷。

  

  尽管《乐队的夏天》没有达到爆款的声量,当下还没有捧出摇滚明星,但却将这群音乐人的状态、才华、魅力,以及他们的困境真实摊开在了主流观众面前。更重要的是,节目让摇滚的感染力再次显现,相信随着后续节目赛事升级,乐队们还将圈粉更多年轻人。

  在今年拿下9.4分好口碑的《这就是街舞2》,在选手阵容和赛制都进行了升级。汇集一堂的这些大神级选手,不管是展示技术还是battle,都极具观赏性,在海选阶段就将节目的竞赛气氛推至高潮,激烈程度堪比上一季决赛。在上一季曾让观众念念不忘的“抢七”环节,在15日正式拉开帷幕,火花四溅的选手battle在预热阶段就成功挑起观众的情绪嗨点。

  

  嘻哈、摇滚、街舞,原本小众的艺术形式经过最高配置的综艺舞台包装,一跃成为大热综艺的硬核内容。从小众艺术到大众综艺,从这些成功的案例里,是否可以找到行之有效的“方法论”?

  不是所有小众艺术,都能成为大众爆款

  传统的综艺节目追求国民性,以满足最大范围的观众为诉求,所以不管是主打竞技、选秀、创作,还是live,都局限在流行音乐领域,屏幕上千篇一律的流行歌曲。互联网平台却打破了这样的内容开发模式,极具个性的小众化内容也能直接抵达垂直受众,越是小众反而越能满足受众的品味优越感。

  所谓的小众,是与大众化、主流市场流行的艺术形式相对而言。简而言之,所有尚未流行、或者曾经流行过的艺术品类都可以称之为“小众艺术”。但却不是所有小众艺术都适合被打造成爆款综艺,从这三大节目来看,能成为爆款综艺主题的艺术品类有以下共性:

  

  首先是个性化。不管是嘻哈、街舞,还是摇滚,都是追求极致个性、主张用鲜明态度进行自我表达的艺术形式。嘻哈和摇滚不用多说,鲜明的态度和极致的个性构成了歌手的风格,独特的风格是他们音乐魅力的最重要元素。起源于街头文化的街舞,一度被归类为嘻哈文化,同样要求舞者有张扬而极致的个性特色。

  其次是具有互动性和对抗性。嘻哈怼天怼地怼空气,嘲讽一切看不惯的人和事,气氛到位了,直接当面开怼,天然的互动性和竞技性让嘻哈音乐有着极强的感染力。街舞与嘻哈一样具有较强的竞争性,battle是常态,街舞的“抢七”环节便是将这种对抗性营造到了极致而产生的特殊赛制。

  

  最后是够燃够躁够震撼,能直观打动年轻人。嘻哈、街舞、摇滚都是有着强烈节奏感的艺术,能在第一时间给听者带来听觉和视觉的震撼,再加上这些艺术类别有着独特的潮流符号,对于追求时尚的年轻人来说更容易接受。

  

  选对小众艺术门类,是开发这类节目的第一步,而选手和导师的选择,才是决定节目能否出圈的直观元素。

  顶级选手“神仙打架”,流量明星导入话题

  说到底,以小众艺术为主题的综艺节目,主要看点还是选手们的表现,选手的水平越高,展现给观众的表演也就越精彩,只有足够精彩的内容,才能在一开始就让“门外”观众直观欣赏到这类艺术的魅力,进而产生了解的兴趣。

  “这就是街舞2”就是最好的案例。在选手阵容方面,《这!就是街舞》第一季已经很厉害了,但去年《热血街舞团》瓜分掉了一半街舞界大神,选手资源的分流让两档节目都没能成为爆款。到了今年,一家独大的“这就是街舞2”几乎召集了街舞圈子里所有的高手。

  

  比如,选手冯正是去年《热血街舞团》的冠军;97年出生的选手AC,曾获得KOD冠军;选手Franklin是易烊千玺队长的编舞师,第一季千玺的队长大秀就是出自Franklin的编舞;“中国女婿”金小根是breaking领域OG,成名已久的他被称为“世界腰王”;选手高博是KOD创始人、裁判、中国街舞界OG元老;选手周游曾经蝉联两届世界顶级街舞赛事JD中国赛区的popping冠军……“神仙打架”的battle,让节目精彩程度直观上升。

  用流量明星当导师,为节目导入话题和流量,在这方面嘻哈和新说唱较为成功,吴亦凡在第一季贡献了freestyle这个热词,第二季用sker打造出话题,今年他的punchline又隐隐有了流行的苗头。

  

  反之,同样有着神仙选手阵容的《乐队的夏天》,却因为没有流量明星加盟,尽管好评如潮,人气和热度却没有达到新说唱的量级,最新一期的节目里,节目组找来欧阳娜娜加入,目测也是希望她的关注度和话题体质能为节目带来更多话题,最终让节目和这些低调的摇滚音乐人能出圈。

  当然,节目的专业度和资源配置也很重要,前者决定了节目的口碑,后者决定了节目的品相,它们共同组成了节目的硬件。而这些让人叫好又叫座的热门综艺,在这方面都可圈可点,比如,“这就是街舞”搭建的街道场景,完美展现出街舞的特性,“乐队的夏天”舞台效果非常震撼。

  

  嘻哈也罢,摇滚也罢,街舞也罢,观众或许并不在意这些艺术形式之前有多小众,而是在乎展现在节目里的表演是否够精彩,选手是否有足够的魅力。归根到底,好看好听的内容才是商业表现的前提。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跟贴 跟贴 2 参与 2
© 1997-2020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vlinkage

娱乐市场洞察和数据测评

头像

vlinkage

娱乐市场洞察和数据测评

951

篇文章

79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