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嘉乐会馆到大观茶园 草原上二百年来未停的丝竹盈耳和鼓乐喧天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200多年相当于两个多世纪,两个多世纪在历史的长河中不算太长但也不短。对于草原都市呼和浩特的歌馆舞榭来说,两个多世纪屹立不倒的唯有此家。虽然历经风吹雨打,但她就如一位风姿卓越的少妇一样抚琴,又似一位雄壮威猛的汉子纵情放歌。作为呼和浩特文化娱乐业的鼻祖从未停止过丝竹盈耳和鼓乐喧天。

  

  清朝时曾有民谚这样唱道:“从南京到北京,红火不过归化城。……”1696年(康熙35年)康熙亲征葛尔丹统一蒙古,兵革之余,归化城成为加华之地。乾隆4年(1739年),紧挨着归化城又建筑了以军事防务为主的绥远城。归化城一下成了日进斗金的繁华商业之地,“南迎府里客,北接外藩财”这是当时草原都市的真实写照。在发达的商业刺激下,娱乐业迅速崛起。难怪《绥远通志稿》中称:“归化仅弹丸之地,茶楼酒肆大小数十百区。”当时的归化城已经呈现出一派笙歌阵阵、烛火通明的景象。

  从康熙35年(1696年)到截止1949年解放,中间的两个多世纪里,建立最早、支撑最久、且沿革没有中断的剧院,是归化城小东街和三贤庙巷丁字路口座东的那座古老演戏场所。先后称“嘉乐会馆”约一百余年,叫“晏美园”五十二年,改为“大观茶园”三十九年,最后更名“反修剧场”四年。

  嘉乐会馆
国公府开设的
官僚俱乐部

  清朝康熙后期,归化城的经济贸易开始逐步发达起来,商业多集中于归化城东南的小召前的半道街、小东街和得胜街一带。归化城西北只有了北茶坊、太平街、牛桥、西顺城街小北街附近及几条巷子里的皮毛牲店。到了雍正和乾隆时期,归化城的西南的席力图召和大召之间,出现了后来居上的大南街,被称之为“南头起”闹市。

  

  归化城的戏院,自清朝以来都设有摆堂筵席的饭座,称为大戏馆子”,属于食店行的“仙翁社”。“仙翁社”系统的“大戏”、“小班”、“胡芦”、“捎壶”、“烧麦”和“饸饹”六种类型的饭馆。“仙翁社”于每年农历八月十七、十八、十九三日,一直在小东街给酒仙唱戏。

  商业的发展刺激着文化娱乐业的迅速崛起,故而出现了嘉乐会馆。嘉乐会馆是土默特部的“国公府”所开设,“国公府”是阿拉坦汗的后代扎布辅国公的府邸。土默特旗于1632年被清太宗皇太极征服以后,即将王公取消,改由平民出身的两个都统统治左翼和右翼。到了清朝乾隆初期,扎布先于1755年(乾隆20年)因协助乾隆皇帝统一天山南北的新疆,被封为一等台吉(贵族),1756年,因擒拿青衮扎布有功封为扎萨克辅国公。但在1760年便因罪削去扎萨克变为闲散王公。他于1765年(乾隆30年)病故,次子索纳木旺扎拉继任辅国公,一直延续到民国成立,共第六代。

  扎布非常喜欢热闹,他的“国公府”选择在南往小召半道街,北往小东街,从西通过设有“乡青府商务会”的三贤庙巷到大南街的那一繁华地区。“国公府”远比不上归化城北的公主府那样雄伟壮观,和城西南太管巷、牛头巷的几家“兰达”(参领)的住宅差不许多。据说扎布最爱听山西北路梆子,最爱吃本地的“烧卖”。他把建筑府邸的地基缩小,临街由东向西修了一座“大戏馆子”和一座“烧卖馆子”,后来这个“烧卖馆子”辗转到双兴厚钱庄的东家“薛老财”手中,改称为“双德园”。“大戏馆子”不叫“馆子”而叫“嘉乐会馆”,是因为最早成立时,专为归化和绥远两城的六大衙门官员和八旗驻防军的协领与土特旗的参领在此宴集会餐看戏,故这个官僚俱乐部不许四大乡耆以下的普通商民参加。

  扎布失势为闲散王公之后,门前车马就冷落起来,他除阴山北部有片牧场,再没有其它收入,光靠微薄的禄银不能维持“王爷”那样的排场,便把嘉乐会馆租给商人经营,收取租金并留有包厢看戏吃饭,直至把剧院卖掉为止。由于地点繁华、牌子很硬,历经乾隆、嘉庆、道光、咸丰等朝,倒转不少商人经营,但嘉乐会馆这个名字没有更改。

  宴美园
天天丝竹盈耳
日日鼓乐喧天

  1877年(光绪8年)嘉乐会馆转移给宴美园,但宴美园仍挂着“此是宴美园,原名嘉乐馆”的木制黑漆金字联,以保持此一剧院的古老历史。

  宴美园原来在归化城东夹道街,是山西忻县王泰祺经营的一个字号,创立于同治初年。归化城的“大戏馆子”是由饭馆的掌柜和戏班的班主双方合股组成,因顾客是为看戏而来,故按掌柜二成,班主八成分红。王泰祺手下有两个特别能干的伙计,一个是本家侄儿王禄,一个是陈二挠。

  

  王泰祺告老之后,王禄接续了晏美园。王禄非常能干,作为宴美园的掌柜,他深知必须自己领戏才能改变行业的原有格局。这样既可维持戏馆的终年演唱,又可能兼顾城内和乡下富裕行社请戏之需。所以他从一开始就由晏美园的掌柜兼任了吉升班(戏班)的班主。演员的住处设在三官庙街的小北巷内,晏美园掌管小东街的嘉乐会馆后,戏班的住处仍未移动。

  晏美园掌管嘉乐会馆时,正赶上晚晴四大名臣之一的左宗棠平定天山南北,从沙俄手中收回伊犁。由于新疆建省给归化城带来的商业黄金时代。原来嘉乐会馆的舞台坐南朝北,他改为坐东朝西,把大门对照三贤庙巷。饭座由98张八仙桌增加到120多张。每张3条板凳坐6个人,可容纳700百多观众就餐看戏。

  归化城的商人每天习惯到“烧卖馆子”喝茶,大戏馆子只演午场和晚场,晏美园每天能卖200多张桌子的酒席。王禄以薄利优质,注重雇用高手艺厨师和演唱名角,商客因能吃到好饭看到好戏,故多来晏美园照顺,所以王禄能把同行压倒。

  曾在三贤庙巷崇盛林商店当过学徒的老人说,他小的时候,曾见过晏美园被大商号包下在里面设摆堂席的隆重场面,那时每年冬天的三个月,有十万头骆驼满载皮毛药材和俄国商品,以及将近百万牛羊马匹,都由新疆、蒙古和俄罗斯等地先后抵达归化城销售。商号为了维护商业关系”,都在戏馆设宴招待,慰劳远路风尘仆仆的客商。这些客商接到请帖,都梳洗打扮前去出席,由晏美园的掌柜王禄“代东”,开席前他把东家领到戏台中央,手拿宝瓶壶,念一串很长的合辙押韵的祝酒词,念毕东家拿起黄酒缸子和来宾干杯,向台下鞠躬后,鼓板一响,演员便从后台出场。

  

  冬天“码戏”之后,晏美园把各班“梁柱”都调来露演,而山西梆子中主要的蒲州艺人讲究先在张家口(东口)和归化城(西口)“东西两口”唱红,才到太原府十县登台,以取得在梨园行中的地位。所以无不用尽浑身解数,尽显自己的拿手好戏。观众只有在此场合才能得到高质量的艺术享受。归化城的不少戏迷,订几张桌子夹带在“摆堂席”中过瘾。有的“走后门”跑进去站在露明柱前“白看”,不顾跑堂的用抹布甩打。还有的挤在戏馆门口呆若木鸡地“偷听”,虽冒零下三十多度的严寒,也能站两个多时辰。

  晏美园接替了嘉乐会馆之后,共做了30年多红旺买卖,在这30年时间里,宴美园天天丝竹盈耳,日日鼓乐喧天。尽管著名演员千二红、八百黑是因年资1200吊和800吊钱而得名(每吊合九钱白银),王禄不惜以重礼聘请名角,虽然戏班的花销很多,但还是赚了好多钱。

  大观茶园
时局多变不稳
亦未中断鼓乐喧天

  王禄最终将他的侄儿王泰和培养成为接班人,使山西忻州的王家执掌归化城的“梨园行”的牛耳,共达90多年。王泰和1911年掌管晏美园,1912年11月阎锡山的民军由晋西北占领包头,清朝派第一镇(师)的李星阁协(相当于旅)前来防守归绥。不久袁世凯篡夺了民国的政权,第一镇陆军第一师骑兵第一团(孟效曾团)仍在归绥驻防。第一镇是新式陆军,他们跑进“大戏馆子”白吃白看,砸了另一家“大戏馆子”同和园的桌子。

  1927年,王泰和把晏美园改为大观茶园之后,接着把饭座改为茶座,楼上楼下可容纳1200人。连戏班也再不成立,除了养活几个文武场的琴师、鼓师以及跑龙套的班底,专靠从外地请来名角露演维持生计。由此他后来成了归化城剧场的“揽头”。

  

  抗日战争以前,归化又出现了“财神庙剧场”。抗战结束后,大召前又出现了“共和戏园”,其中仍然以大观茶园的牌子最亮,王泰和也变成晋(山西)绥(绥远)察(察哈尔)三省“梨园行”的名人,在业内属于“呼风唤雨”级的人物。只要王泰和想调动的名角,就是再远再忙也得先来王泰和的名下报道。

  在以后各个时期的统治者都派警察宪兵维持公共娱乐场所的秩序,谁也不敢因不买门票在大庭广众之下丢人。所以票价收入相当可观,足能维持营业。虽然时局多变不稳,即使在日伪横行的年月,亦未中断鼓乐喧天。

  王泰和将晋剧的著名艺人经常约请到大观茶园演出,来此“挂头牌”的著名艺人康翠玲的日工资约达三十元银洋。王泰和把钱都花在名角的身上,干了一辈子,结果连一副戏箱也没有,不得不长期租用“老财迷”和大同人魏殿臣的戏箱。但他让呼和浩特的观众大开了眼福,使晋剧在这里大放异彩,这不能不说是他们对呼和浩特文化娱乐事业所做出的贡献。

  建国后,新绥剧社集资修葺,并在这里定点演出晋剧,之后改建为地方国营剧场,一直是晋剧专用剧场,由于年久失修,非常破烂。后更名为“反修剧场”,于1971年拆除,改建成了剧团的家属楼。

  现在的大观园在大盛魁文创园内重新获得新生,全新的大观园焕发着崭新的魅力,逢年过节这里还会举办多场惠民演出,二人台、晋剧、京剧、评书、相声以及乌兰牧骑的表演。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1 参与 1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王者观古今

独爱北方民族史那一段

头像

王者观古今

独爱北方民族史那一段

104

篇文章

70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