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傍晚,两场经典,多个纪录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拉科鲁尼亚(La Coruna),地处欧洲大陆的最西端,在西班牙的西北角面向广阔的大西洋。这里不是经典的旅行目的地,却因为以这个城市命名的足球队而更多被世人所知。事实上,这里也是世界竞走运动的重要城市。西班牙地处欧洲又和南美多国有着历史关系,让它成为联结竞走世界两个最主要地区的关键纽带。

  

  

  ▲ 历届赛事前三名

  从1986年创立竞走大奖赛之初就定位高起点,高品质的赛事多次吸引如Maurizzio Damilano (意大利)和Ernesto Canto(墨西哥)等奥运冠军选手参加。2003年国际田联设立竞走挑战赛以来,每年都把拉科鲁尼亚的比赛作为重点赛事之一,这里还承办过竞走世界杯、竞走欧锦赛等等重要赛事。在赛事历史的成绩册上,几乎可以看到最近30年来每一位世界著名选手的名字。

  2015年6月,刘虹在这条赛道上创造了保持至今的女子20公里竞走世界纪录(1小时24分38秒)。

  

  今年年初,拉科鲁尼亚被选为国际田联文化遗产之一,作为唯一与竞走相关的文化遗产,同马拉松运动的文化遗产雅典城和波士顿平起平坐。有句话说得好:“想在竞走圈扬名立万,没在拉科鲁尼亚赢过那都不算数。

  

  2019年欧洲的初夏比多数年份更加清凉,以往在周末的海滩上密布着赤条条做日光浴的男男女女,今年就没那么醒目。6月8日比赛的这天云量更多,全天的气温都在15度上下徘徊,开赛之前还有阵阵细雨飘落,这是一个非常利于出好成绩的天气。虽然是国际田联的B级赛事,但由于今年的世锦赛时间较晚,这是世锦赛前最后一次高质量的国际比赛,因此吸引了全球绝大部分高手前来参赛,是堪比顶级赛事的豪华阵容。

  

  当地时间17:35分,女子20公里的比赛率先开始,发令枪声刚落,中国选手马振霞和杨家玉选择先发制人突出重围,不足百米已经和大集团拉开明显的距离,预示了今天将是一场硬实力对抗。

  

  3公里之后,马振霞和杨家玉的领先优势已经拉开到40米左右,而前进速度达到了4分16秒每公里。一般来说,竞走比赛在最初阶段领先的选手往往无法保持优势到赢得比赛,是犯了体力分配不合理的“典型错误”,但是近几年的国际比赛情况有所不同,开始有一些比赛逐渐打破了这样的惯例,能力突出的选手更愿意选择独立作战,尤其领先在前的是中国实力强劲,年轻一代选手里最具代表性的杨家玉和马振霞,这样的局面显然对于后面的主力集团来说倍感压力。

  

  此时这一集团当中,既有包括切阳什姐和刘虹在内的五位中国选手,还有来自巴西的艾丽卡·德塞娜(Erica de Sena)和厄瓜多尔的格伦达·莫雷洪(Glenda Morejon),大家不约而同加快了步伐,开始试图缩小与领先者的差距。

  

  5公里过后,计时器显示领先的马振霞和杨家玉用时21分38秒,身后的集团以5秒之差紧随,接下来的第6公里,以刘虹和莫雷洪为首追赶的集团趁马振霞和杨家玉稍稍降速的喘息之机,以一个4分14秒的分段时间化解了两位领先者的优势,并继续以这个配速带动整个集团前进。

  直到10公里结束,能够留在这个集团里的只剩下四名中国选手(刘虹、切阳什姐、杨家玉、马振霞)和莫雷洪,此刻计时器上的时间才走过42分58秒,比四年前刘虹创造世界纪录时只慢18秒钟,看来此役必将成为一场可以载入史册的经典。

  

  五个人齐头并进你追我赶的场面持续到第13公里处,马振霞首先示弱,渐渐无法跟上其他人的节奏。

  

  第15公里,赛前夺冠呼声最高的切阳什姐也体力不支退出了前三名的争夺。

  

  第18公里,又一波4分17秒的加速让身经百战的刘虹也无力回天只能退守第三的位次。

  此时,形势基本明朗,唯一的悬念是看杨家玉和莫雷洪为冠军做最后的搏杀。第19公里,两人加速到4分13秒,依然寸步不离,此时的莫雷洪两眼冒火,只见她咬紧牙关继续加速,对于胜利的极度渴望已经进入完全释放自我的状态,这一幕与曾经的墨西哥人玛利亚·冈萨雷斯(Maria Gonzalez)何其相似,身为上届世锦赛冠军、亚运会冠军的杨家玉苦苦支撑,也抵挡不住对手最后一公里4分2秒的强攻,以5秒之差遗憾落败。即便如此,也依然大幅度提高了个人最佳。

  

  这场惊心动魄比赛创造了一个纪录:这是女子20公里竞走第一次在国际比赛当中有3名运动员在1小时26分以内完赛。并且第一次在1小时29分以内完赛的运动员有12人之多。

  

  

  ▲ 点击放大显示全部女子比赛成绩

  格伦达·莫雷洪这个名字无疑是本场比赛的超级黑马。1小时25分29秒,这个成绩可以排在女子20公里竞走史的第12位。在这个成绩之前的11名选手,有8人来自俄罗斯和3人来自中国。俄罗斯的8人都有过严重的兴奋剂违规问题,而中国的3人刚好都在这一次比赛中同场竞技。所以甚至可以说,莫雷洪一战封神,直接站上了世界之巅。

  

  ▲ 世界女子20公里竞走最好成绩排名

  更令人吃惊的是,2000年5月30日出生的格伦达·莫雷洪直到比赛这天才是年满19岁的第10天,也是她第一次参加正规的20公里比赛,直接创造了这个项目青年的世界纪录,甚至比赛的过程还顺手打破了南美洲的5公里和10公里纪录,即便和成年世界纪录相比也仅差49秒。而中国选手在同年龄段,历史上成绩最好的是吕秀芝在2012年创造的1小时27分01秒。刘虹在19岁时的最好成绩是1小时28分26秒,尚且落后当时的世界纪录2分45秒。

  

  ▲ 世界青年女子20公里竞走最好成绩排名

  格伦达·莫雷洪,这个来自厄瓜多尔的女孩,技术优秀,作风顽强,又有着绝伦的天赋。只要不出现和冈萨雷斯同样的问题,有理由相信这位刚刚进入成年赛场的竞走新星,有实力在未来的10年间活跃在世界女子竞走的一线。

  

  本场比赛同时有多名选手创造了个人最佳,其中值得关注来自日本的运动员冈田久美子。

  

  ▲ 刘虹赛后祝贺冈田久美子打破日本纪录

  冈田选手虽然已经28岁,不算是年轻运动员,但是今年以来取得了几次重大突破。先是2月在神户创造了1小时28分26秒的个人最佳,5月又创造了场地5000米竞走20分42秒的日本纪录,而在本场比赛虽然仅位列第五名,但是1小时27分41秒的成绩已经创造了新的日本国家纪录,而且这个成绩也具备了国际一线水准。

  

  ▲ 马振霞

  作为中国女子竞走年轻一代的代表之一,马振霞继三月份在日本取得1小时28分28秒的个人最佳成绩后,本次比赛又提高了28秒,值得祝贺。回顾比赛过程,她在前半程始终积极地主导比赛,从她不畏强手敢于突围的作风来看,马振霞在比赛中的成长远不止此28秒,可以期待这位21岁的姑娘能够在将来有更加出色的表现。

  

  ▲ 刘虹

  曾经的行业领袖刘虹是拉科鲁尼亚的明星,重回创造过世界纪录的赛道,虽然没有去年的国际排名,却依然获得1号标签,足见组委会对于刘虹的认可和尊重。此役是刘虹今年的第五场正式比赛,以2分钟的成绩提高,收获了宝贵的第三名。这是刘虹恢复训练以来参加的级别最高,难度最大的一场比赛,能够在这样强手如林的硬碰硬中拼得三甲,真的令人吃惊。本次比赛过后,刘虹依然保持了2010年6月至今,全部参赛从未跌出前三的纪录,这个纪录或许比任何一个冠军都更具难度。恢复训练刚满一年的时间,以火箭般的速度回到一线并且不断提高,她的潜力到底有多大?刘虹用自己的持续进步把这个悬念永远留在下一场,行业领袖终将成为行业传奇。

  

  ▲切阳什姐

  相比较而言,赛前被寄予厚望的切阳什姐难免有些失意,第四名的位次和她这两年持续的国际高排位相比确实存在落差。其实今年以来切阳的表现还算不错,3月份就在黄山创造了1小时25分37秒的好成绩,5月份还赢得了太仓站挑战赛的冠军,只是本场比赛当中显然状态欠佳。据说她赛前一周一直受到感冒和过敏症状的困扰,身体虚弱,能够以1小时27分5秒完赛恰恰因为长期高质量训练积累的厚度还在。上半年的赛事统统结束,相信经过一个较长周期的调整,切阳依然是当前世界上最具竞争力的女子竞走选手。

  

  ▲ 吕秀芝

  赛场上的另一位名将吕秀芝最近两三年遭遇坎坷不断,今年三月份的比赛拉伤了大腿肌肉未能完赛,五月的世锦赛选拔又临时因故未能参加,所以本次比赛是她重回赛道以来一次重要的表现机会。可惜或许由于准备不足,吕秀芝在如此激烈的竞争中,早早就退出了主力集团,前半程44分29秒的成绩在本场比赛里中规中矩,而最后5公里用时24分01秒只能说大失水准。如此低迷的状态,对于吕秀芝来说,要想第三次站上奥运会的赛场,需要抓住证明自己实力的机会。

  

  ▲ 李毛措

  最后一位颇令人牵挂的选手是目前50公里成绩排名世界第二的藏族运动员李毛措。由于长期存在肌肉损伤,在本场高速的比拼中加剧了伤情,12公里过后离开了赛道。对于李毛措来说,今年多哈世锦赛才是重中之重,在接下来的三个多月当中需要一边治疗康复一边积极备战,这给她个人第一次世锦赛之旅又增加了不少难度。

  

  ▲ 王应柳

  

  ▲ 段丹丹

  

  ▲ 梁瑞

  总体来说,本次比赛最大的赢家当然还是中国队,9名参赛选手在前12人当中占据7个位次。而丢掉冠军虽有遗憾,却还谈不上灾难。毕竟在这样的比赛中,了解新的对手并更清晰的认识自我才是重点。我们应该正视世界同行的进步,这是行业发展的必然,我们只有更加做好自身的人才培养和项目建设,才是作为竞走大国,能够长期引领这项运动发展的根基。

  或许女子比赛的高水平也激发了男子运动员的表现,当地19点15分,天色还很亮,气温比女子比赛时又下降了一些,男子20公里的比赛如期发枪,113人的参赛规模超过了大部分的赛事,逐渐拉开的队伍连成了一条长龙。

  

  世界纪录保持者日本选手铃木雄介保持了自我一贯的比赛风格,一开始就以较高的配速独自领先。以往大赛当中,铃木多次采用这一战术,有时甚至领先100米以上,但最终都没有能够将高速维持到终点。但这一次,实力接近的一众好手并不想让铃木君单飞,而是步步紧随。铃木第一圈以4分01秒的时间通过计时拱门,拉开众人5、6秒钟的差距,随后第二圈,跟随集团便回敬一个3分49秒的配速,把铃木抓回到集团当中。

  5公里处用时19分34秒,平均3分55秒每公里。此时第一集团有五人走在一起,分别是中国选手王凯华处于领先位置,右后是两位日本选手铃木雄介与山西利和,左后是意大利选手马西莫·斯塔诺(Massimo Stano)和西班牙本土选手迭戈·加西亚(Digeo Garcia),五人小方阵阔步向前。第二集团有七八名选手落后不到10秒,中国选手张俊和尹加星在这个集体。第三个主要集团又在第二集团后10秒位置,中国选手孙松位列其中。一共有23名选手在20分钟之内完成第一个5公里,本场比赛的竞技水平可见一斑。

  

  3分53秒的速度又保持了两公里,第7公里开始,铃木君再次发起进攻,连续三个3分48秒再次突围,以5秒的优势率先通过10公里的计时处,用时38分44秒。这一战术率先甩掉了王凯华和迭戈·加西亚(Digeo Garcia),本场比赛里,两人显然并没有持续走进3分50秒的能力,而山西与斯塔诺仍并肩走在一起,聚力准备第二次追击。

  有20名选手在40分之内完成了前10公里。

  

  铃木的积极主动只换来了几公里的领先优势却没有变成最终胜势。山西与斯塔诺始终保持着和铃木间的安全距离。做好准备后,山西在第14公里开始追击铃木,只用1公里便与铃木比肩。15公里处两人同用时58分8秒,斯塔诺落后6秒,此时张俊是中国队最靠前的选手,15公里用时59分4秒排名第7。

  有16名选手在1小时之内完成15公里。中国选手张俊,王凯华和尹加星仍在其列。

  最终位次的悬念在最后5公里揭开谜底,这个5公里之内上演了多个剧情反转。先是山西利和在追上铃木雄介之后,与之并肩保持了两公里3分55秒左右的配速,终于在第18公里,以一个3分50秒的再次提速拉爆了铃木君。此时的铃木已无还手之力,咬牙坚持在3分58秒的配速上试图保住第二的位置。就在终点计处的铃声提醒选手比赛还剩最后一圈之后,怎料本已落后铃木二十多米的斯塔诺仍有余力后发制人,最后一圈冲出3分44秒的超级速度,不但一举反超铃木雄介,最终仅以4秒之差算是惜败山西利和取得亚军,铃木落在第三。

  

  但是,3分44秒还不是本场的最快单圈速度,在比赛的最后阶段,德国冠军斯多福·林克(Christopher Linke)和现阶段的俄罗斯(独立参赛)冠军的瓦西里·米齐诺夫(Vasily Mizinov)展开了速度对决,林克飙出了3分41秒的全场最快,想要前进一个名次,而被追急了的米齐诺夫也冲了个3分43秒,以不到1秒的优势险守第五。虽然不是奖牌争夺,但是全程高速的情况下,在比赛最后阶段仍能爆发出如此能量,具备这样素质的运动员在未来也不容小觑。

  

  ▲ 孙松

  

  ▲ 尹加星

  

  ▲ 扎西杨本

  

  ▲ 边通达

  

  ▲ 张俊

  

  ▲ 陈定

  中国运动员第一个抵达终点的是孙松,成绩1小时21分28秒,在本场比赛的水平之下真的不够理想,位列第27位。王凯华由于前半程的搏杀式战术,后半程无力为继,以1小时21分40秒排名第32。另一位大部分时间都在靠前位置的张俊,最后五公里仅走出23分35秒,溃不成军,总时间1小时22分39秒排在39位。同样情况的还有尹加星,以23分07秒完成最后五公里,1小时22分44秒的撞线时间仅能排在41位。随后44-46名分别是陈定,扎西杨本和边通达,成绩1小时22分57秒,1小时22分58秒和1小时23分4秒。最终完赛选手共计99人。

  
男子比赛的成绩也堪称史诗级。前三名都在1小时18分之内完赛,前八名都进入了1小时19分(这是历史第二次,第一次是2005年中国慈溪)。据不完全统计,亚军马西莫·斯塔诺(Massimo Stano)创造了意大利国家纪录,第四名珀修斯·卡尔斯特罗姆( Perseus Karlstrm)创造了瑞典国家纪录,第六名克里斯多福·林克(Christopher Linke)追平了德国19年前的国家纪录,第七名卡伊欧·邦菲姆(Caio Bonfim)创造了巴西国家纪录,更多的选手则创造了个人最佳。

  总体来说,中国男队最需要解决的是前紧后松问题,15公里之后大幅度降速是普遍现象。这当然和战术不当能力不足有关系。范例如德国选手斯多福·林克,在10公里之前始终结与孙松处于同一集团,远落后于王凯华、张俊和尹加星。到10公里处仅以39分59秒排在第19位。到第15公里才追到第14位,终点线前追到第6位,虽仅以1秒之差没有成为第5,但是最后1小时18分42秒的成绩还是非常出色的,这是一个典型聪明冷静又意志坚定的运动员的表现。

  比赛之前自信心爆炸,总希望超水平发挥,恨不能一战成名称王称霸,比赛当中看不清局面盲目使勇,遇到困难又很容易自暴自弃,不觉得争取每靠前一个名次和每一秒钟时间都重要且可贵,最后总结起来不知所以然,统统归结为状态不好。这显然不是一个成熟运动员的比赛心态和比赛方式。从运动员的角度来说,最不愿意接受的指责是缺乏足够的斗志和进取心,然而斗志和进取心是可以从比赛的细节中展现出来并被观察到的,这不是一个偏激的曲解抹黑。小伙子们真的要加油了。

  比赛既是运动员展现个人能力的舞台,同时也是运动员学习提高的课堂。失败并不总是成功之母,没有深刻的认识和可落实的改进,失败就只是失败。本次比赛虽然缺席了如蔡泽林这样有过巅峰表现的世界级运动员,但是客观上中国男队整体水平已不再具有往日的统治力,要在大赛上有所表现,和西班牙、日本、哥伦比亚以及墨西哥等传统强国处于伯仲之间互有取胜机会,还不算如意大利、瑞典、德国、乌克兰、澳大利亚等独苗型的国家时不常的涌现黑马。

  PS:

  本次比赛日本男队的最大收获,是第一次在日本之外的比赛当中创造了1小时18分以内的好成绩,打破了“日本队海外比赛不行”的说辞。

  而和日本足球队参加海外比赛打扫更衣间赢得全球赞誉一样,本次比赛结束之后的一个画面也让人感慨万千。

  山西利和在比赛最后阶段顶住压力第一个撞线,随后他并没有急着庆祝胜利,而是转身向后,等待亚军斯塔诺的到来。就在意大利小伙结束比赛迎面走来的时候,山西利和摘下帽子,很日本式的向斯塔诺深鞠一躬,这真是意味深长的一拜。

  15年前,正是日本第一次派出小分队前往意大利Saluzzo进行集训,经由意大利教练指导,潜心学习世界领先的技术和经验。不到两年时间,学成之后的教练和运动员,如同被改造过的种子,将新

  知播撒回自家的土地,精耕细作。如今,当初的种子已然开花结果,新一代的日本选手实力绝伦。徒弟终于超过了师父,而这一拜却有别样的情谊。

  

  

  时常会听到同行抱怨,为什么竞走无法得到更多的关注与重视,然而即便被全世界冷落,我们竞走人相互抱一下,不是更暖吗?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1 参与 2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走大福

一个有关竞走的账号

头像

走大福

一个有关竞走的账号

1

篇文章

0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