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加学校烧烤聚会,我才知道华人移民最痛苦的是什么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一学年快结束了,学校在放学后组织烧烤聚会,小孩子迫不及待要去参加,明明当天放学后还有他最喜欢的足球训练,都不去上了,理由是足球课每个星期都有,烧烤聚会一年只有一次。

  好吧,这个说法也有道理。

  烧烤就在学校的操场上举办。我们是提前五分钟到的,操场上已经有很多孩子了,看来这个活动对孩子的吸引力还是相当大。

  除了学生和家长,操场上还有一些摊位,比如编程机器人,轨道玩具等等。现场展示玩具给孩子们玩,还有小礼品免费赠送。

  

  要不怎么说加拿大地广人稀呢,小孩就读的这所学校,连小学带初中总共也才两百来个学生。就是这么点学生的聚会,商家也毫不懈怠。

  每个摊位前都有两个工作人员,只要有家长走近摊位,工作人员就热情得像失散多年的亲人一样,迎上去介绍自己的产品,见家长稍微表示出兴趣,就赶紧送上宣传手册。

  学生家长们散布在操场上,遇到熟人就聊天,没有熟人的就一家人坐在靠近操场的草坪开吃。

  原来这场烧烤聚会的真正组织者是家委会,家委会成员现场收钱,然后凭小票去领取食物。

  

  我以为烧烤聚会起码有烤玉米和肉串。实际上只有三明治和热狗,旁边桌子上放着一大瓶番茄酱和一瓶酸黄瓜,连新鲜蔬菜都没有。

  看那些老外一人端个盘子吃得津津有味,可是我吃完一个三明治只觉得胃里一阵反酸。

  苏伊的孩子也在这所学校读书。她9岁就从香港移民过来,已经在加拿大生活二十多年。

  和老外家长们寒暄过后,苏伊过来和我说,真不知道和老外说什么,这种聚会没意思,就是孩子们觉得好玩才陪他们参加。

  

  苏伊的先生在一家很大的公司担任设计总监,苏伊曾经和先生商量,要不要约请老外家长来家里玩,他先生说,我白天在公司整天说英语,满嘴都是英语,真的不想回家还说英语了,还是约请说中国话的朋友来家里玩吧。

  苏伊从小生活在外国人聚居区,她的生活习惯已经完全西化,可还是觉得茫然:“虽然我英语很好,法语也说的和他们一样,可还是觉得和他们不是同类。我到底是香港人,还是外国人?”

  缇娜是上大学的时候跟随父母移民到加拿大,她祖父母和外祖父母都是1949年从大陆去的台湾。

  缇娜的爸爸在船上出生,妈妈是在台湾出生。缇娜的叔叔和伯伯们也都是一半在大陆出生,一半出生在台湾。

  在台湾,他们一家很尴尬。

  “不能说我不是中国人,可我从来没去过中国大陆;说我是台湾人吧,我们不是台湾本地人。到我已经是第三代了,还是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身份。”

  莎莉十多年前从吉林技术移民到加拿大,她因为会朝鲜语,正好一家银行需要会朝鲜语的工作人员,莎莉虽然不懂银行业务,也顺利应聘。

  白天在银行办公室衣着靓丽,和老外同事也谈笑风生,莎莉还是黯然:不管怎么说,毕竟不是自己的国家。

  缇娜和苏伊的孩子都已经不会说中文了,虽然送孩子们去上中文课,可是孩子们在家里和父母也只说英文。苏伊曾经试着让孩子说中文,结果孩子还是用英文回答她。

  

  烧烤聚会的最后,是抽奖环节,很多孩子都抽到了心爱的玩具,抱着奖品的孩子们聚在一起欢呼雀跃。肤色的不同对他们毫无隔阂。

  不知道,等苏伊和缇娜的孩子们长大以后,会不会也面临父母们的困惑,自己到底是哪里人,我的根在哪里?

  到那时候,他们还能和老外朋友们毫无隔阂吗?

  作者:吴秀云,不资深媒体人,没学过英语的陪读妈妈。陪6岁的小孩在加拿大读书之余,在这里分享自己的亲身经历和见闻。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4 参与 36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傲骨前妻

她们在婚姻里那些事

头像

傲骨前妻

她们在婚姻里那些事

174

篇文章

4041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